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57章 客居寡妇家

0857章 客居寡妇家

“你来……你来……”

宛如梦呓的声音,孤独的背影,红sè的衣服,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宁涛以雪未央的视角看着她,等待着她转过身来,与她说话。他相信,那也是对他这个寻祖之人说的话。

可是这一次红衣女子迟迟不肯转身。

篝火熊熊燃烧着,四周却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可即便是那跳跃的火焰,它也无法驱散她身上的孤独,还有此间的寒冷。

“你……是谁?”雪未央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你来啦。”红衣女子的声音。

宁涛心中一动,这话是对雪未央说的,还是对他说的?

这时红衣女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缓缓转过了身来。火光映照着她的脸庞,她的脸还是骷髅脸庞,可也不全是,她有一双眼睛,乌黑明亮,那眼神仿佛能穿透世间的一切。她还有一张嘴巴,红唇柔软小巧,未开口却也好像在说话,声声撩人。

可是,那么漂亮的眼睛和嘴唇出现在一张骷髅脸庞上,这却又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宁涛倒只是有一点瘆人的感觉,可雪未央却被吓到了,一声尖叫,转身就跑。

“回去!回去啊!”宁涛心里吼叫着。

可是这是雪未央的梦境,她哪里听得到有什么人在叫她回去。

忽然,雪未央脚下一绊,摔倒在了地上。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因为太过恐惧,她竟无法控制她的手脚,就连一个简单的爬起来的动作也完成不了。

踢踏、踢踏……

脚步声传来。

雪未央紧张得发抖,可还是动弹不了。

这就是噩梦,人在噩梦里就像是有绳子捆住了手脚,勒住了脖子,挣扎不了,逃不掉。

宁涛想她回头看一眼,可她非但没有回头,却还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这胆量……

她不睁眼,宁涛也看不见。

即便是在雪未央的身边停了下来,一只手也抓住了雪未央的手,然后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并说了一句话:“不要害怕,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这是一个暗示吗?

宁涛的心中一片激动,期待她说更多。

可是红衣女子却闭上了嘴巴。

雪未央睁开了眼睛,那张有着眼睛和嘴巴的骷髅脸庞就在她的面前,近在咫尺。她还是很紧张,很害怕,手脚抖个不停。

“丹圆之时,便是你我相见之时,你快来呀。”红衣女子又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宁涛听过,可是这一次他却生出了一点以前不曾有过的感受。

丹圆之时?

便是你我相见之时……

这是指仙丹级的寻祖丹,还是……

忽然,宁涛想到了一点,激动难抑!

红衣女忽然伸手推了雪未央一把:“去吧。”

天旋地转,宁涛被推出了那个梦境。

他离开了雪未央的脑海,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元婴进,他出。

他睁开了眼睛,雪未央却还闭着眼睛昏睡,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叔叔,水来了。”丁玲的声音。

宁涛收起了思绪,回头看去,丁玲刚刚进门,手里捧着一只小木桶,里面装着烧好的热水,还有一块麻布抹巾。小木桶里装了大半桶水,她提着很吃力,可还是咬牙坚持着。他慌忙起身去接过了小木桶,放在了床边的地上。

“叔叔,我娘睡着了吗?”丁玲站在床边,紧张兮兮地问道。

宁涛笑着说道:“我刚给她治疗过,她睡着了,她的病已经好了,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真的吗?”丁玲很惊讶很激动的样子。

宁涛点了一下头:“真的。”

“太好了,我……叔叔,我给你磕头。”丁玲说着就要跪下去磕头。

宁涛伸手扶住了她,面带微笑:“你磕过了,不必再磕了。”

“可是……我……我不知道拿什么来报答叔叔呀。”丁玲很着急的样子。

宁涛笑着说道:“你的善良,你的孝心就是最好的报答。”

丁玲的眼眸里噙着泪花,想哭又不敢哭,生怕吵醒了她的母亲。

就这么一点功夫,她身上又冒出了一缕至善能量。

宁涛伸手采走,然后拿起那块麻布抹巾,拧干水,用它擦拭雪未央脸上的黑sè汗珠,还有从毛孔之中被逼出来的毒素粘液。

丁玲站在床边眼巴巴地看着。

宁涛很快就没地方可擦了,因为他只能擦脸庞、脖子和手,人家的身上他总不能解开人家的衣服也帮人家擦拭吧?

“玲儿,你来给你娘擦拭一下身上吧,我去外面等你们。”宁涛说。

“嗯。”丁玲很乖巧地应了一声。

宁涛往雪未央的身子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在她的大脑之中轻轻震荡了一下,然后放下麻布抹巾往门口走去。

丁玲拿起麻布抹巾,解开她娘的衣襟为她娘擦拭身上的汗珠和污渍。

那曝露出来的神秘风景,却是非礼勿视。

宁涛来到了庭院中,望着院子外面的一片青青竹林。

有风吹动,竹叶起起伏伏,发出沙沙的声音。一只黄莺栖在竹枝上,叽叽叫着,声声清脆。

宁涛的思绪仿佛随着那风飞了起来。

丹圆之时便是你我相见之时……

丹圆……

“呵呵……”他忍不住笑了,“这还真是当局者迷啊,我一直都把这件事想得过于复杂,却不了答案就在我的身边。”

他想明白了。

“从前,我嗅寻祖丹进入药物过敏反应,我就能看到过去时空,她也一准会出现。后来,我吃一点点寻祖丹,以过去之身进入过去时空,每次她就在我的身边。寻祖丹从一开始就是关键啊,她的骷髅面,那不就是我只吃了一点寻祖丹的原因吗?丹圆之时便是你我相见之时,说的不就是我要吃下一整颗寻祖丹吗?”

这个谜解开了。

一个新的问题却又摆在了他的面前,吃一点点都有极其强烈的丹药过敏反应,吃下一整颗,那能受得了吗?正宗医科大学毕业的他深知道药物过敏反应的可怕,如果超量,最严重的后果就是——死!

他忽然又想起了寻祖丹丹灵留下的预言。

众神寂灭天道卒,镇时塔下现建树。

寻祖还需身先故,生死之间有秘路。

寻祖还需身先故,他已经做到了,利用标识符渲染身体灵魂,变成了过去之身。只是最后一句他一直没有弄明白,现在看来说的就是要他吃下整颗寻祖丹,经历一次生育与死的考验,去寻那所谓的秘路啊!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挂在腰间的大日葫芦,要吃吗?

他还不知道寻祖丹能不能来到这个时空,不能,他一放出来就会让这个过去时空崩塌。能,他就要面对吃与不吃的问题,也就是要面对生死未知的选择。

先试一试能不能拿出来吧。

他拔掉了大日葫芦的塞子,念诵法咒:“放。”

一只小瓷瓶凭空出现在了地上。

虚空并没有颤动,这个过去时空也没有不稳定要崩塌的迹象。

他将小瓷瓶拿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拔掉瓶塞,将里面的一颗寻祖丹倒了处来。

虚空还是没有颤动,这个过去时空也还稳固。

他忽然明白了过来,他身上的天宝法衣都能来过去时空,同样是他用美香鼎炼制的东西,都是天家之物,天大于一切,寻祖丹又怎么可能不能存在于这个过去时空呢?

拿着寻祖丹,皮肤触碰,闻丹香,药物过敏的反应陡然增强。他慌忙将寻祖丹放回了小瓷瓶中,然后塞上了塞子。

寻祖丹能在这个时空之中存在,可他却做不出那个整颗吃下去的决定。

“恩公。”身后忽然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宁涛转身过去,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雪未央,丁玲站在她娘的身边,拉着她娘的手,小脸蛋上满是笑容。

宁涛走了过去,笑着说道:“感觉怎么样?”

雪未央从门槛里出来,双腿一曲就要跪下去。

宁涛慌忙伸手将她扶住:“使不得,使不得。”

雪未央说道:“似的,使得,先生救我一命就等于是救了我母女两条命,我家庭赤贫,无以为报,就让我给先生磕个头吧。”

说话的这点时间里,她的身上也冒出了一缕至善能量。

宁涛当然毫不客气地收了,却也没有让雪未央跪下去,他说道:“玲儿已经给我磕过头了,我也受了,再受就要折寿了,所以使不得。”

折寿不折寿那只是一种说法,他只是不想她给他下跪。

“那……先生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吧,我去做饭。”雪未央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笑着说道:“那就叨扰了。”

这时丁玲拉了一下她娘亲的衣袖,小声说道:“娘,家里没粟啦。”

雪未央顿时愣在了当场,尴尬得很。

宁涛说道:“没关系,我会打猎,我去后面林子里看看,运气好的话说不一定还能吃上野味呢。”

“这……这怎么使得?”雪未央尴尬地道。

宁涛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使不得的,我去了,你们在家等我吧。”

雪未央说道:“那我和玲儿去林子里采点野菜,煮一锅野菜也好。玲儿,快去拿篮子。”

“嗯,我这就去拿。”丁玲跑着去了杂屋,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只竹篮子。

三人进了林子。

宁涛一点都不着急,与她在一起等于是跟寻祖丹的丹灵在一起,他这一次来也有着一个测试时间的目的,那又为什么不留下来,客居寡妇家呢?

朝夕相处,或许还能发现新的线索,得到新的启发。

看网友对 0857章 客居寡妇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