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归途迷雾

第二百七十七章 归途迷雾

卷天犼郁闷之极。

前后还不到一个时辰的光景,那家伙就又来了,然后再不到有一个时辰,那家伙又来了……

每一次自己都能将之打得拼命逃走,但不过一个时辰又回来了。

而就只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的时间根本不够我恢复疲劳好么?!

卷天犼对于这个现状很无奈,更加不满。

但是却不能放着不管,只能一次次的奋力战斗,心中更加是发了狠: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恢复多少次,千万不要给我逮到机会,只要被我瞄准空隙,老子一定干死你,粉身碎体,挫骨扬灰!

可是一次,两次,三次……好多次之后。

云扬始终保持着快速恢复的状态,一旦恢复绝不稍待,立即前来再战,而只要感到自身力量耗尽,亦会在第一时间逃离,绝不给卷天吼反杀自己的机会。

及至后来,卷天犼的状态越来越差,径自在一块石头上蹲着大口喘气,浑身上下的毛sè都暗淡起来,有鉴于此,云扬干脆就在卷天犼面前数十丈的位置直接运功恢复。

显然云扬已经可以确定了:到了最近这几次,自己去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对方的那头妖兽的状况也比自己强不到那里去,即便不是油尽灯枯也差不多。基本到达极限之后,大家都无力再动,倒是不须再对方有反杀自己的可能了。

卷天犼气喘如牛,死死的看着对面的人类,心下又气又急又恨。

你说你打不过我,你他么的还不赶紧快走!

非要在这里耗是几个意思?

再耗下去,本王也要撑不下去了啊啊。

还有就是……你一个人类咋能恢复得这么快呢,你这还是人么,你这分明是要气死兽啊!

尤其是这一次……我快喘死了啊。

看着对面的人类呼吸逐渐的平稳……慢慢的,居然睁开眼睛对着自己微微一笑。

卷天犼眼睛都红了。

果然,对面这个人类又站了起来。

卷天犼身体都在颤抖。

悲愤至极!

你还是人么?怎么能比我这个兽王恢复的还要快?

好好好,我承认你禽兽不如行不行?!

云扬调息又毕,径自站起来,晃了晃脑袋,随即锵的一声擎出天意之刃,一声大喝,又再度冲了上来。

卷天犼吼了一声,强行提起精神,对着冲了过去。

输人不输阵,就算本王状态不全,也不会当真怕你!

可是这一次,卷天吼却是越打越不得劲,貌似对面这个人类,真的是越来越强了,强到足以威胁本王的程度……每一刀砍在自己身上,都是疼痛至极,岂非在在佐证了此点……

打了没有半刻钟,卷天犼一声大叫,浑身上下尽皆冒出巨大的火光圈子!

云扬退后一步,单手持刀,全神贯注的戒备。

这是卷天犼的杀招即将要用出来了。

这一招,此前可是让云扬吃过不少亏,第二次照面的时候,还险险倾覆在此招之下。

但,出乎他预料的是,卷天犼一声大吼之后,居然……呼的一声跳出战圈,随后就夹着尾巴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连守护偌久的灵药都不要了!

云扬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幕的出现,直接愣了,半晌没有后续动作。

我擦,您可是四品圣王巅峰修为,半步圣尊的妖王强者……居然,虚晃一招夺路而走!?

这太不合理了吧。

简直让我闪了腰。

不过,能够正面打跑卷天吼,还能够得到七sè藤,云扬表示自己已经很满足的。

大敌甫去,云扬仍不怠慢,径自上前收取七sè藤,却是直接连七sè藤生长所在地的一大块土地岩石,都整齐的挖了出来,将方圆十几丈深度十几丈的一个小小土丘整块搬进了神识空间!

绿绿都被这一幕吓了一跳。

这是进来个什么东东?

秘境修炼一共就只得三十天,无论再如何不舍也好,时轮总是不会停下脚步,赫然去到了停留秘境的最后一日,亦是在这最后一天,方才大胜圣尊玄兽卷天吼的云扬正自百无聊赖,静候最后时刻到来。

以云扬本心而言,此次秘境收获已经太多,再无贪欲之心,是故在最后一天时间里,既没有刻意寻找其他妖兽的下落,也没有再收割天材地宝。

然而就在其平心静气,转而思量这段时日的收获之瞬,却惊觉体内气机骤然鼓荡,几乎无能自抑;而体内气血持续鼓动,渐次攀升去到某一个顶点的瞬间,浑身上下登时被一种恍如即将爆炸的感觉充盈。

然后,体内的某处经脉壁垒,在那一瞬之余,陡然碎裂了!

原本异常充盈,无处宣泄的大量玄气,籍此空隙,夺路而出,汹涌澎湃的冲突而去:圣王第四品,就此突破!

云扬骤觉自己整个人彷如飘飘欲飞;大地的恒久束缚在这一瞬恍如不存。

玄黄界高阶修者,存在着一个普遍的认知。

圣王三品晋升四品难度极高,甚至比圣王四品升为圣尊还要更难,只因此道修途关隘,须得修为,机缘,气数三项均至临界点,才有望跨越,单纯的修为增长,水磨功夫,根本无能突破圣王三品屏障!

云扬对于这次的突破,可谓惊喜交加,却迅速调整心态,仔细领略当前这种独特的氛围,感觉着体内如潮如海的涌动玄气,瞬间便判断出,自己当前的实力较之之前增长了将近三倍。

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的感觉,油然而生,难以磨灭。

一瞬间,他甚至敢断言,若是自己以当前状态与那头卷天犼对战的话,十招之内就能拿下那头圣尊级妖兽!

相比较于云扬的意气风发,志得意满,空间里的绿绿也不遑多让,正在对比着什么,还不时地发出啊呀呀的声音,只是语气表现得很是疑惑。

云扬心神骤动,凝思看去,只见绿绿正自关注于面前的两堆圆悠悠物事。

一边足足有数百枚之数,尽是玄兽的玄丹。

而另一边却就只十数枚,正云扬此次来到秘境所获取到的妖兽妖丹。

说到玄丹妖丹,单从从外型上来说,云扬是分不出来两者有任何区别的:表象如一,也没有什么气息散发出来,自然难以判别。

但绿绿分明是发现了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正在用藤蔓拨弄着,一个个的翻看。

随即,一枚妖丹上突然间腾的一下子散发出一股黑sè妖雾,一股强大的力量,随之升腾弥漫开来。内中掺杂的无数驳杂而邪恶力量,尽皆彰显无遗。

而另一枚玄丹上所涌现出来的气息,却是中正平和;直接用来修炼亦是全无问题。

若是从这一点两相比较的话,妖丹所内蕴的威能自然更大一些,但绝不适合修炼;而玄丹内蕴之威能固然稍小,但只要修为臻至圣者级数,一点点的逐步吸收内中威能,足可助长修者修行进度。

“或者,这就是玄丹和妖丹的根本不同之处吧……”云扬心头泛起一份明悟。

“或许也是玄兽和妖兽的不同。”

来不及查看玄丹与妖丹到底有什么不同,云扬陡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面前场景亦随之出现好似斗转星移一般的变化,无数的景物在面前一晃而过。

下一刻,面前再现光明绽放,却是已然置身于秘境之外了!

此际的立身之地乃是五重山中品天运旗的决战场地,也就是彼时进入秘境之时的出发地点,只是……现在的五重山,却是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云扬心思转动之际,人影又自不断闪现,史无尘等人陆续出现在云扬面前。

众人每个人都是一脸意犹未尽的喜sè。

云扬看了一眼,人没少,且每个人都是发自心底意气风发,兴致盎然。

显然大家此次于秘境之中都是获益良多,修为大进!

云扬更无废话,径自挥挥手:“走!我们回家,一边走一边说。”

在五重山,看不出众人真实修为为何,于之前的天运旗竞旗之征是一份保护,现在就有点遮蔽耳目了,眼前的都是自己人,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无法看破彼此深浅的地方是正经!

一路走,众人七嘴八舌,几乎就是抢着宣扬自己的战绩还有收获,史无尘首先开始开腔:“我的修为可是提升到了圣王四品,初,这修为,可是头一份了吧?!”洛大江笑了笑:“这么巧啊,小弟我也是。”

随即“我也是”的声音不断响起,任轻狂等人的修为竟也都臻至了圣王四品,单纯以进步而论,竟是追上了原本修为最高的史无尘。

云扬看了众人一眼,脸上流露出止不住的喜sè,沉声道:“大家在这次的秘境之中全都提升了两品,真的不错。不过有件事……在里面得到的天材地宝与妖丹,回头全都上缴门派,记录贡献。”

“好,明白。”

“妖丹,任何人不得私藏,更不许服用!无论什么时候!”

云扬加重了口气说了一句嘱咐。

众人纷纷点头,对于云扬的话,众人几乎就是言之所向,绝无犹疑的地步。

洛大江代表问了一句:“是不是妖丹对于提升修为有害处?”

“不错。”云扬郑重道:“若是强行服用妖丹增长修为的话,走火入魔犹在其次,我担心会有出现妖魔化的可能。”

“嘶……”众人闻言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尤其是一干弟子,人人都是一脸后怕。

幸亏……没有冲动。

万一跟胡小凡似的直接吃下肚,麻烦可就大了。

云秀心雀跃的举手:“师尊,我现在已经是尊者三品巅峰了。”

这小丫头显然是自觉进步不小,此刻更是一脸得意洋洋,自我感觉良好。

“我尊者三级,中阶。”白夜行随后跟着汇报到。

“尊者三,初阶。”孙明秀亦道。

“尊者三级,中阶。”胡小凡呵呵的笑了笑,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白夜行,白夜行平静的对视,目光深邃,个中深意不言而喻:小样儿,修为相当不等于战力同等,不服大可以来试试!

其他弟子,也都在尊者二级巅峰和三级初之间,尽皆进步许多

这么算下来,九尊府的实力,在这一次的秘境历练之余,又来了一次大飞跃。

“此番回去,十大弟子每人都要进行一两个月的巩固磨砺,然后各自行道江湖,历练人生,无须再一味的在山门内潜修了。”云扬淡淡的笑着,道:“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很向往的……闯荡江湖的日子!”

弟子们闻言尽皆一脸兴奋,互相看看,一个个眼神晶晶亮,跃跃欲试一心昭然若揭。

史无尘等人却是相对苦笑。

毫无疑问,在少年少女们心中,“闯荡江湖”这四个字,乃是如诗如画的妙境。

策马天下,闯荡江湖,惩恶扬善,四海为家,行侠仗义,以上种种简直是想一想就让人为之神往,欲罢不能。

江湖,有朋友,有热血,有酒,有美人,有传说,有侠客,有剑客,有杀手……

哇,多么的多姿多彩,瑰丽无限啊……

但是,当你真正闯荡江湖了才会知道,所谓的闯荡江湖……跟你的想象绝对不一样,你自己之前想的那些,就是一个梦!

话本里面的江湖,与真正的江湖,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写那些话本的江湖的那些人……那些作者,至少他们根本是绝对绝对没有闯荡过江湖滴!

在你当真闯荡江湖过之后,你肯定会很想要将那些写江湖话本的人直接打死:这帮傻逼写的什么急吧玩意儿!做梦都没这么做的!你们自己痴人呓语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误导其他人,为什么要误导我?

为什么?!

往昔,史无尘等人可是尝尽了闯荡江湖的诸般苦楚,单就本心而言,自然不想让自己的弟子再步自己的后尘;但众人却更明白:自己的这帮弟子们可是如自己最初之时一般的做着闯荡江湖美梦,自己不但不能阻止,甚至不能提前点醒他们。

因为,这份残酷,必须要他们自己去历练,经历。

才能化作一生的财富

外力的灌输,永远比不上现实残酷的真相,更加夯实在他们的心田深处、

一路走来,众人情绪仍旧持续高涨;连一直冷着脸的史无尘,此刻也难得的笑容不断,更别说小字辈的众弟子,尤其个性跳脱的胡小凡,此子的运道端的惊人,非但在秘境之中修为进步最大,收获亦极丰,所收取的天材地宝,犹在史无尘等人之上,几乎都要追上云扬,被众多弟子好一通的羡慕嫉妒恨。

及至出了五重山地界的一瞬,云扬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见一片浓雾,倏忽之间从天而降,瞬间便将整个五重山尽数淹没了!

刹那间,五重山恍如不存,只留下一片浓雾,浓郁深邃,全然不能透视观看,恍如实质

云扬心念电转,尝试着原路返回,但走出十几步之后,突然失去了方向感,更觉浓雾以一种无可抗拒的方式积压过来……

云扬急疾抽身,可是一路退回竟也花了些许时间才找对了方向。

五重山,赫然成为了难以涉足的禁地!

“果然是集天地之造化的妙境!”云扬赞叹一声。

看来这五重山,是要等到三年后再开启了。

“三年后,我要在这里,晋升入上品宗门,甚至,取代圣心殿的位置!”

云扬心中默默地说道。

众人踏归途,归途何其远。

一路上黄沙飞卷尘土飞扬,满目沙尘直如遮天蔽日,但在云扬等一行人的心中,每个人都是艳阳高照,心情快活得不得了。

只是……在走过某一片树林的时候,这边才刚刚靠近,在前面开路的史无尘却是乍然然停下脚步,进而打出手势,整支队伍登时停步,不再前行。

霎时间,满场鸦雀无声。

众人眯起了眼睛,仔细看向树林方向;云扬一挥手,吴梦幻与孔落月二话不说,径自化作了两道青烟,飘进了树林中。

云扬负手而立,看着yīn暗的树林,目光平静,波澜不兴。

稍顷,吴梦幻与孔落月飞身而出,脸sè凝重至极。

“什么事?”

“树林中有许多尸体,足足有十三具尸体之多。”孔落月目光凝重空前,更夹杂了一丝隐忧:“是中品天运旗门派排名第五的黑山盟中人。”

“除此之外,别无异常。”

云扬等人闻言即时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别无异常?

黑山盟的人死在这里,这就已经是莫大的异常好么。这里距离五重山并不远;而且黑山盟还是中品天运旗派门,综合实力还要胜过之前的九尊府,岂是弱者!

如此强者,却死在了这里?

http:///txt/73/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七章 归途迷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