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60章 柴房

0860章 柴房

月朗星稀,夜风习习。

一堆篝火在院子里燃烧着,火光跳跃,架在篝火上的一只獐子冒着油珠子,香气四溢。

宁涛徐徐转动着窜着獐子的木杆,让火苗均匀地烤灼獐子肉。丁玲蹲在宁涛的身边,眼巴巴地瞅着那已经被烤得金黄的獐子肉,时不时吞一口口水。

雪未央端着一盆野菜从厨房里走出来,来到了篝火旁边:“玲儿,去拿碗筷出来。”

丁玲没动,仍旧眼巴巴地瞅着獐子肉。

雪未央催促道:“快去,肉又不会跑。”

丁玲这才起身去厨房拿碗筷。

宁涛笑着说道:“玲儿有多久没吃肉了?”

雪未央想了一下吃说道:“四年吧,她爹走了以后我们就没有吃过肉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道不尽的是四年的艰辛苦难。

宁涛的心中一片酸楚,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四年没有吃过肉,这是怎样的一种生活?他不仅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心里暗暗地道:“这世界真的是囚牢吗?芸芸众生都是关在这囚牢里受苦的囚徒。”

“先生,你在看什么?”雪未央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暗蓝的天空深处,有星辰闪烁,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呵,没什么。”宁涛收回了视线,轻声说道:“那待会儿就给她多吃一些,没了我再去打猎。”

“你……”雪未央低垂着螓首,脸颊生晕,不敢看宁涛的眼睛,“你愿意留下来吗?”

宁涛笑着说道:“愿意,为什么不愿意,我流浪太久了,有个落脚的地方也不错。”

雪未央的脸更红了,声音也更轻柔了:“先生的意思是……”

宁涛说道:“不要再叫我先生了,叫我宁大哥就好。”

雪未央轻轻点了一下螓首,轻轻叫了一声:“宁大哥。”

宁涛看着她笑了。

他来过去时空不就是为了找她吗?

他能在这个过去时空待多久?

他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哪怕能让她们母女俩过几天幸福的日子,那也好过没有。

天长是多长?

地久是多久?

有些感情不需要天长地久。

有些故事很短,可它的光亮却如流星一般耀眼。

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雪未央抬起了头来,直盯盯地看着宁涛,这一刹那间她的眼神与两人身边的篝火一样灼热。火光映照下,那如仙子一般清美的脸庞有着荡人心魄的美丽。

她毕竟是寻祖丹的丹灵啊,本来就是仙子。

宁涛看得微微呆了一下。

雪未央忽然依偎了过来,靠在了宁涛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她的神情安详,嘴角含着笑,一副幸福的模样。

宁涛的身子僵硬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说留下来,那是实打实的在这里住下的意思。却没想到雪未央有了不一样的解读,还钻到了他的怀里来了。

这是一个误会。

可这个太美,美得他不想解释。

而且,他又怎么忍心打碎一个苦难女人的美梦?

忽然,雪未央的身上释放出了一缕至爱能量,极其难能可贵的是一出来就非

常纯净,没有杂质,完全符合采集的标准。

宁涛心中惊讶,却也能想通。她压抑了五年的情感突然爆发,她的情感能不强烈吗?而古人与现代人不同,心中没有那么多**和杂念,爱就是爱,付出爱的时候心里不会去想着他也没有钱,也没有车,工资多少什么的。爱就是爱,不掺杂其它的东西。

宁涛轻轻一吸,那一缕至爱能量被他采走了。

也就是这一缕至爱能量入体,宁涛的身体忽然有了一点前所未有的奇特反应。

那感觉……

就像是打开了一道什么门!

可是,它又非常模糊,转瞬即逝,无法捕捉。

宁涛的心中一片惊讶好奇:“这是什么感觉?”

他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依偎在怀中的雪未央。

恰好雪未央也在这时瞧瞧睁开了眼睛,偷偷瞧他。

四目相对。

默默无言。

宁涛的心脏却毫无来由地鹿跳了一下,那好像打开了什么门的感觉又冒出了一下。

雪未央又闭上了眼睛,下颚微微有个上扬的动作。

这是要他吻她吗?

宁涛的脖子上好像多了一只手,摁着他的脖子往下去,可是他的脑海里又放幻灯片似的闪过一张张女人的“照片”,江好的、青追的、白婧的、林清妤的、软天音的……

宁家五虎好像就在旁边看着他,压力山大。

就在这个时候丁玲捧着碗筷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见她的母亲依偎在宁涛的怀里,跟着就嚷道:“羞羞!羞羞!”

一语打飞野鸳鸯。

雪未央慌忙从宁涛的怀里离开,宁涛也假装去转动木棍烤獐子。

两个成年人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配合倒也默契。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丁玲调皮地道。

“肉熟了,玲儿你过来,我把最肥的后腿给你。”宁涛伸手将獐子的一条后腿扯了下来,递向了丁玲。

丁玲放下碗筷,拿着后腿就开啃。

有肉吃,她哪里还顾得上嘴碎。

宁涛笑着说道:“别着急,小心烫,慢慢吃,这里还有很多。”

雪未央看着宁涛,眸子里满是情意……

明月下,雪未央和丁玲吃着獐子肉,宁涛却对那一盆连盐都没有的野菜汤情有独钟。三个人,两大一小一边享用晚餐,一边说说笑笑。

“宁大哥,今晚你睡我的房间吧。”晚餐结束,雪未央忽然鼓起勇气对宁涛说了这句话。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承认他的确是心动了,只因为她是寻祖丹的丹灵,可这发展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吧?

“我……我和玲儿去柴房睡。”雪未央又补了一句。

宁涛松了一口气:“那怎么行,我去睡柴房,你们娘俩睡床。”

丁玲说道:“你们两个别争了,我去睡柴房,你们两个睡床。”

宁涛:“……”

雪未央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羞恼地道:“小孩子家不懂就别乱说话,不然我打你。”

丁玲却理直气壮地道:“我看过别人成亲,新郎和新娘要睡一张床的,新娘子

还要盖红盖头。”

雪未央:“……”

宁涛尴尬得要死,慌忙说道:“我这就去柴房收拾一下,明儿有时间我做张床,以后就没那么麻烦了。”

也不管雪未央和丁玲是什么反应,他自个儿就溜了。

柴房里堆了些柴禾,还要干草,大概是因为雪未央此前卧病在床的原因,柴禾不多,柴房也显得空荡。宁涛选了一个地方,铺上干草,一个地铺就成了。

他其实是有床的,也就是他的天赐天生床。可是放出来的话,难免又要去解释怎么会有那样一张床,反倒显得麻烦。再说,干草铺的地铺其实也很舒服,松松软软,还有草的味道,他也就懒得去添那样的麻烦了。

躺在松软的干草上,宁涛的脑海里不断地回味着晚餐前的那两次怦然心动,好像打开了什么门户的感觉。

窗外夜sè撩人。

干草堆里的人细细琢磨:“那感觉好奇怪,好像我和她早就认识,我们分开了好几百年,甚至好几千年,突然相遇了……如果我和她在一起,我会不会唤醒她?”

或许有这种可能,或许没有。

可不管怎么样,他心动了。

丹圆之时便是你我相见之时。

这话又在他的脑海之中回响起来,声声敲击他的心灵。这些个疑问也在他的心头缠绕,犹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有着好几道破缝的柴房门外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月光将一个身影从没有窗纸的窗户口投进来,倒影在了墙壁上。那倒影窈窕,长发及腰,惹人遐想。

她来了。

宁涛莫名紧张了起来。

他没想到她如此勇敢,明知道柴房里有狼,却还带着肉来喂狼。

他却不知道,一个女人在遇到自己的想要的男人,想要的幸福的时候会有多么勇敢。

柴房外的女人轻手轻脚来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下却又往后退。

宁涛暗暗松了一口气,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有一点失落感,很矛盾。

几秒钟后,沙沙的脚步声又来了,墙壁上又投下了那个窈窕的身影。

她又来了。

墙上的倒影有一个抬手的动作,慢慢的,犹犹豫豫。

这一次,宁涛的心里又有了一点期待感,想她敲门,想她进来。

可是,几秒钟之后她又把手放了下去,然后转身离开了。

沙沙的脚步声远去。

她的心中似乎有一道坎,她想迈过去,可是尝试了两次都失败了。

她心中的那道坎是什么?

没人知道。

宁涛忽然从干草堆里爬了起来,大步走到门口,拉来了破败的房门。

月光下的女人转身,骤然紧张了起来:“宁大哥,你……”

宁涛的心里也有一道坎,他也正在尝试迈过那道坎,以至于他明明听到她在说什么,却没有回应。他只是看着她,眼神灼热。

月光下的女人支支吾吾:“我、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睡着,要不要被子。”

她在撒谎,她家里根本就没有被子。

宁涛忽然大步走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柴房里走……

看网友对 0860章 柴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