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原来我不是一般人 > 第49章 真的不是这个老头吗?

第49章 真的不是这个老头吗?

  “谁?”李木一惊,沉声问道。

  “小伙子,是我啊,刚才麻烦您开电视机的人。”门外竟然响起了208老大爷的声音。

  这个老头儿不是正在殴打他的老婆吗?

  难道刚才突然隔壁没动静了,是因为这个老头发现了李木在偷听?

  对了!

  这个老头说今晚上所有人都要死,会不会并不是他知道杀人狂的存在,而是他自己就是那个杀人狂,所以才敢说这样的话?

  “我,我已经睡了!”李木找了一个借口,万一外面的老头真是杀人狂,那他现在开门出去,可就危险了。

  说不定。

  此时的老头已经杀掉了他的妻子,然后满身鲜血,拎着一把血淋淋的刀站在门外,只要李木一开门,刀子就会噗嗤一声刺入他的心脏。

  “小伙子,感谢您帮我们开电视,我老伴儿非要请你过来吃水果,她这个人比较地固执,不然今晚上都不肯睡觉,麻烦您帮帮忙。”老大爷的声音听上去比较地真诚。

  但是,李木是越听越头皮发麻。

  大半夜的,隔壁老妪非要请他吃水果,不去吃还一晚上都不睡觉,这个理由谁能信啊。

  这越发地让李木觉得,这不过是门外面的老头想要引诱他开门的劣质理由,一旦他开门了,老头就会疯狂地扑杀向他。

  老头还说什么是自己的老伴儿非要请李木吃水果,就他刚才那么大力地揪住老伴儿的头发,将其脑袋往墙上撞,恐怕他的老伴儿早就是脑浆遍地,鲜血直流地倒在地上死掉了。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听得李木是精神紧绷,头皮发麻。

  “小伙子,小伙子……”老头的声音从门外面飘了进来,充斥着整个房间,就像是鬼魅一般,语调都变得yīn恻恻的,好像他人都要从门外钻进来似的。

  “他吗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坐以待毙绝对不是我的风格,老子也不是好惹的!”李木咬了咬牙,从木盒子里面拿出了斧头,将其插在了背后裤子的皮带上。

  想着只要待会儿开门,老头敢扑上来杀他的话,他就跟老头拼了!

  嘎吱一声。

  木门感觉都要散架了似的,发出痛苦的叫声。

  李木是左手开门,右手一直都握在背后斧子的斧柄上,做好了随时抽出来砍人的准备。

  可当他打开门的时候,老头还是一脸善意的笑容:

  “小伙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老伴儿这个人固执,麻烦你了!”

  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老头,发现老头双手上没有拿什么凶器,身上也没有血迹,防备的心才松懈了一些:

  “没事。”

  老头转身朝着208屋子里面走。

  李木将握住斧柄的右手松开,跟着老头又走进了208的房间里面。

  一走进去。

  他就愣了一下。

  老妪好像已经睡了,躺在床上,将被子从头到脚都是盖着的,连头发丝都没有露出来一点点。

  不是这个老妪非要请他吃水果吗?

  等他来的时候,老妪却是睡了,这……

  “我老伴儿自从出了车祸后,特别容易犯困,说睡就睡,一刻都不能耽误,小伙子你别见怪哈!”老头在旁边用刀子削着苹果。

  李木转头一看,发现老头并不是用水果刀才削苹果,而是用的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老头和老妪都有问题。

  先是非得喊他过来吃水果。

  然后是等他过来的时候,热情邀请他的老妪居然躺在床上睡了。

  现在老头削苹果的刀子,竟然是一把大西瓜刀……

  这时。

  李木的目光看到了208的墙壁上。

  这扇墙壁正好是隔开他210房间的。

  刚才他就是在这扇墙壁的另一面,听到了头撞击墙的声音,也明显地看到了墙被撞击的抖动画面。

  当他看向墙壁上时,果然发现了有一大滩类似于血迹一样的东西,还在不断地往下流。

  杀人狂。

  这个老头果然就是杀人狂,他现在先杀掉了自己的妻子,接着就是要杀光整个旅馆所有的人。

  下一刻要被杀的就是他李木了。

  李木看着墙壁上流下来的液体,想着自己竟然这么快就遇到了杀人狂,而且杀人狂魔就在他的身边,脸sè刷的一下子就惨白了。

  “小伙子……”老头拿着渗人的西瓜刀走到了李木的身边。

  唰!

  噹!

  李木抽出背后的斧子,一下子将老头手中的西瓜刀打落在地上,并且斧刃直指向老头。

  “啊,小伙子,你,你干什么?”老头像是被吓倒了,连忙后退,表情惊恐地看着李木。

  “别过来,你这个杀人狂魔别过来,你杀掉了自己的妻子,现在又想杀我!”李木握住右手中的斧子有些发抖,毕竟他也是第一次拿凶器对准活人。

  如果老头真的冲上来,他肯定会杀掉老头,可这杀人……谁不害怕?

  就算是对方是一个该杀的人,你是正当防卫,心里面也会发颤抖的。

  “什么?什么杀人狂魔,小伙子你在说什么啊?”老头一脸茫然地看着李木。

  “哼!休想骗我,你刚才在这边杀自己的妻子,全都被我听见了,墙上就是你杀妻后留下的鲜血。”李木右手中的斧子指着老头,左手指了指还在往下流液体的墙壁。

  “小伙子,你,你弄错了吧,墙壁上的是水啊,我刚才不小心泼上去的,不信你走近看看。”老头吓得脸sè都惨白了,浑身发抖地指了指墙壁。

  李木愣了一下,双眼紧盯着老头,以防老头暴起发难,然后慢慢地移动脚步走到了湿润的墙壁处。

  房间里面的灯光有点昏暗,刚才距离有点远,现在靠近一看,墙壁上果然是水渍,而不是鲜血。

  为了完全确定到底是水渍还是鲜血,李木用左手摸了一下湿润的墙壁,看到手上真的是水:

  “就算是水渍,那你刚才在这边打自己的老婆怎么解释?我可是亲耳听到的。”

  “小伙子,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打我的老伴儿,她从十八岁就跟着我,我们两个在一起快五十年了,要是我对她这么不好的话,她出车祸摔坏了脑子,截肢了双腿,我早就不要她了,而且刚才就是她想看电视我才去麻烦你的呀,对了,我想起来,刚才是电视里面在演老公打老婆的戏,应该是被你听见了,才误会啦!”老头急忙解释着,好像非常害怕李木挥起斧子砍向他。

  李木皱了皱眉头,心想真的是自己判断错误,老头并不是那个杀人狂吗?

看网友对 第49章 真的不是这个老头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