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69章 飞将军吕布

0869章 飞将军吕布

来的是王允,还有他的女儿闭月。

这个小名知道的人很少,但她的大名却是无人不知,那就是貂蝉。

上次见她也在这里,就在那小桥之上,一袭白sè的留仙裙,戴一斗笠,黑纱遮面。这一次还是戴了一只斗笠,黑纱遮面,只是白sè的留仙裙换了一袭青sè的,样式更复杂,搭配更讲究,在一群男人拱卫之下,犹如淤泥之中的青莲,倍显突出。

走在最前面的是王允,穿了黑底红边的汉朝官服,头戴进贤冠,非常正式。队伍后面跟着两个挑夫,一人挑了一担礼箱。

这阵仗,显然也是来招纳“贤才”来了,就那两个挑夫的步履沉重吃力的样子,那两担礼显然不轻,很重。两边一比较,刘关张三兄弟的礼就轻了太多太多了。

这时雪未央提了一壶茶出来,丁玲跟在她娘后面,小手里捧着几只粗瓷碗。雪未央还没有走到桌前便瞧见了往这边走来的一大群人,她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夫君,有……贵客来了。”

前呼后拥,穿朝服,在她的眼里就是贵客。

这个家里何曾来过这样的贵客,以致于她有些紧张了。

丁玲站在她娘身边,也变成了呆瓜,连碗都不知道放了。

刘关张兄弟三人这才移目过去。

张飞的浓眉顿时竖了起来:“那不是王允那老儿吗,他来这里作甚?”

刘备说道:“三弟不可无礼,少说话,随我去迎接一下。”

张飞谁的话都不听,但刘备的话却是要听的。书上是这么写的,这个过去时空里的真人也是这样的。

刘关张兄弟三人起身往门口走去。

宁涛也携着雪未央和丁玲来到门前。

来者是客,当然要迎接一下。

看到刘关张三兄弟,王允微微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料到刘备也在这里。不过也只是转瞬的意外,一转眼他便进入了状态,老远便作揖道:“没想到刘皇叔也在这里,幸会幸会。”

刘备作揖道:“本想作夜与王司徒煮酒畅谈,却不了在此间相遇,真是幸会幸会。”

宁涛也客气了一句:“王大人登门,真是蓬荜生辉,请进,请进。”

客气了几句,王允和貂蝉了进了院门,两个挑夫将礼担挑了进了,放下之后也出去了。

雪未央给王允与貂蝉安了座,并上了茶。

貂蝉隔着黑纱打量雪未央,却看不见她的表情眼神。

张飞和关羽也不坐了,站在刘备身后。

这个时代尊卑观念是很重的,这个时期的刘关张还只是创业板的无名新股,蜀国遥不可及,甚至连大势力都算不上,全靠刘备用他的皇叔身份刷脸混饭吃。两人作为连官职都没有的武将,肯定是不能跟王允这样的朝廷大员同桌的。

宁涛也不坐了,与雪未央还有一直呆瓜的丹灵站在桌边。

这倒不是宁涛自低身份,或者自知之明什么的,只是因为关二爷和张三爷都站着,他要给这二位爷面子。尊敬这二位爷,等于是尊敬祖先,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另外,坐着或者站着与他而言并无什么区别,他不认为坐着是高贵的,站着就是低人一等的。

又是几句闲聊。

王允便不想跟刘备说话了,看着宁涛,一声叹息:“如此英雄人物,怎

么能在山野之间埋没时光?好男儿当为国效力,建功立业。宁涛,现在正是朝廷为难之际,你这样的英雄人物应该出山为国效力。昨日老夫留下地址,本以为你会来,苦等了一夜你却没来。今日老夫厚着脸皮登门拜访,一定要请你出山,为国效力。”

刘备的脸sè有点难看,这不是当着面抢人吗?

关张二弟兄也面露怒容,只是忍着没发作而已。

宁涛早就知道王允的来意,心中也早就准备好了回答:“王大人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这个人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做官,也不喜欢当兵,我只想陪着我的娘子和孩子过安稳日子,所以……”

不等宁涛说完,王允便打断了宁涛的话:“我已经备好大院和仆人,自有仆人照顾你的妻子和孩子。只要你出山,我就会为你谋一个安远将军之职。”

刘关张三兄弟的视线聚集到了宁涛的身上,似乎都认为宁涛会答应。安远将军是三国时期的一个杂号将军,但好歹也是一个将军,从四品。一个草民一入行伍就是四品将军,这已经是大造化了,谁能不心动?

雪未央和丁玲也都看着宁涛,母女俩都很紧张。她们并不稀罕住大院,也不稀罕什么仆人伺候,她们只想和宁涛在一起。可眼下,这事似乎已经不是她们能决定的了。

所有人都等着宁涛的决定。

宁涛并没有考虑,他笑了笑:“多谢王大人好意,我不想做什么安远将军,我只想留在这里陪我的妻子和孩子。如果王大人只为此事而来,还是请回吧,你的礼我也不能收。”

雪未央顿时松了一口气,心中一片温暖和感动。有夫如此,此生何求

刘关张三兄弟平静了。

王允的脸sè却很难看了:“你就不再考虑一下吗?”

宁涛说道:“不用在考虑了,王大人请回吧。”

王允叹了一口气。

忽然……

一支羽箭贯空而来,直奔宁涛的胸膛扎来!

关张兄弟二人有所察觉,却来不及出手,那支箭矢就那么一闪便扎在了宁涛的胸膛上。

然而……

那支箭矢只差了那么一点点便停止不动了,因为它的箭杆在宁涛的手上。

它没有箭头。

没有箭头的箭矢也射得这么准,这么狠,这箭术在三国时期也就两人,一是百步穿杨的黄忠,再就是辕门射戟的吕布。

果然,一匹红sè大马疾驰而来,骑在马背上的人高大魁梧,相貌英俊,披银sè战甲,威风凛凛。射箭的弓已经还鞘,他的手里提着一支长杆兵器,正是那赫赫有名的方天画戟。

这骏马、这方天画戟,还有刚才的箭术,无一不指向了一个人吕布!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被人这样射一箭,虽说取了箭头,可也算是无礼至极的事情。可宁涛却还愣在那里,心里也想着一个众人不知道的问题。

这货怎么来了

“夫君,你……没事吧?”雪未央这才回过神来,着急地凑到宁涛的身前去看他手中的箭矢。

宁涛将没有箭头的箭矢扔在了地上,温声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你和孩子回屋去吧,这货固然还要动手。”

“那你……”雪未央哪里放心得下又哪里肯离开。

宁涛笑了笑:“我是你的盖世英雄,谁也伤不了我。”

这话,这笑,雪未央总算是放松了一些,拉着丁玲就往屋里走。

雪未央和丁玲前脚刚进屋,吕布便在院门口勒停了赤兔马,翻身下马,提着方天画戟便走了进来。他的视线锁定着宁涛,杀气腾腾。

刘备起身,与关张二人一起作揖致礼。

王允、貂蝉起身行礼。

这人可是三国第一猛将飞将军吕布,董卓的义子温候,他的势力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这院里的几个人都得罪不起。

吕布只是简简单单地拱了一下手,算是回应:“王司徒,你说要给本候举荐一员猛将,可是这人?”

王允说道:“温候,是这人,他就是宁涛。”

吕布看着宁涛:“听说你能力举千斤,是吗?”

宁涛淡淡地道:“是又怎么样?”

刚才他惊讶居然还能与遇上三国第一猛将吕布,可那股兴奋激动的劲儿一过去,脑子里想的就是被吕布射了一箭的事了。虽然事先摘了箭头,可这终究是一种傲慢无礼的行为,他心里有些不爽。

吕布说道:“你若能接下本候十招,本候便将你纳入账下听命,给你一个抚远将军之职,如何?”

宁涛笑而不语。

王允说道:“温候,此事暂缓,小女一直仰慕将军威名,今日碰巧也随行来了,容她给将军见个礼吧。”

吕布的视线总算是从宁涛的身上移到了貂蝉的身上。

貂蝉给吕布行了一个万福礼,脆生生地道:“貂蝉拜见将军。”

吕布只是淡淡地点了一下头。

貂蝉站直,伸手揭下了斗笠。

吕布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宁涛也微微呆了一下。

那貂蝉,真的是一个羞花闭月的绝世美人。就脸蛋而言,比雪未央还要精致漂亮,甚至比他家里的五虎也要漂亮一些。可是,她的身上没有雪未央的清新可人的味道,也没有那淡淡的仙味,比之宁家五虎,也是少了点妖味。

一眼的印象,她就像是一朵开在金碧辉煌里的宫殿的花。上不接仙气妖气,下不接地气,好看是好看,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可毕竟是四大美人之一,仅仅是她那绝世美颜就足以迷倒这世间绝大多数男人了。

吕布就是那绝大多数中的一个。

刘关张三兄弟反应淡淡,这三人从来就不是迷恋女sè之人,是真英雄。

王允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宁涛却是另外一种感受,他的心里暗暗地道:“我了个去……这和历史书上的说法不一样啊,吕布和貂蝉怎么在我家里相遇了呢?不是在王允的家里先许了吕布,然后又送给董卓的吗?不过……也正常啊,我介入了,我就是那变数,他们的轨迹也都变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现在就是曹操挑着担子过来卖烧饼,他也不会感到奇怪了。

他就是变数。

如果他能在这个过去时空之中停留几年,那么三国莫名其妙提前统一,那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可他能停留几年吗?

“哈哈哈!”吕布忽然大笑了起来,手中的方天画戟忽然捅向了宁涛的胸膛。

看网友对 0869章 飞将军吕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