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72章 阴墟

0872章 阴墟

这yīn风不是自然之风。

可它是yīn魂还是元婴却很难区分,因为这两者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

如果是yīn魂,那就是死人之魂。

如果是元婴,那方圆几公里之内必然会有一个灵力修为起码是元婴出窍境的修真者。

宁涛出声警告之后,那股yīn风吹进了树林,消失不见了。

“难道是元婴?”宁涛的心里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因为yīn魂不可能这么听话,他说句狠话就把鬼吓跑了。但如果是元婴,听到那句狠话的就是修真者,那么那个修真者就会衡量出手的厉害得失了。

忽然,旁边的树林里传来了异样的响声。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那个方向,那是他给雪未央看法器施法的小树林,刘备所赠的那匹马也是从那里离开的。

一团黑气从林间弥散了出来。

宁涛骤然紧张了起来,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他无所畏惧,就算打不赢走就是了,可是雪未央和丁玲却是羸弱的女子和孩子,他是她们唯一的依仗,他怎么能退?

“是谁?出来!”宁涛吼道。

一团黑气从树林之中滚动出来,看不见有什么人或者东西。

忽然,黑气左右分开,一匹马从黑气之中走了出来。

宁涛顿时惊愣当场。

那匹马正是刘备赠与他的那匹马。

然而,却又不是那匹马。

此刻的它双眼赤红,身上冒着黑sè的烟气,如火焰燃烧!

鬼马!

“你……你是谁?”宁涛如临大敌,手中的肉中枪一抬,指向了鬼马,枪身上爆出了一团水墨枪气。他的身上也释放出了天火,黑白火焰跳跃,妖魔不可近!

那鬼马停下了脚步,马嘴里冒出了一个yīn恻恻的声音;“原来是天家的人,你来yīn墟做什么?”

yīn墟?

宁涛第一次听说,心中困惑,他问了一句:“yīn墟?这里不是yīn间或者冥界吗?”

那鬼马说道:“你还真是奇怪,你既然能来这yīn墟,那就说明你有通天的手段,可你却不知道这是yīn墟,还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这里当然不是yīn间,yīn间就是冥界,你想去,我带你去。”

说完,它发出了一串诡异的笑声:“桀桀桀……”

宁涛忽然想起了一个传说中的存在马面。

牛头马面是名剑传说中的勾魂使者,阎王的鬼差。牛头名阿傍,牛头人手,两脚牛蹄,力壮排山,持钢铁钗。马面又叫马头罗刹,罗刹是恶鬼,马面也就是一个恶鬼,他是牛头的搭档。

yīn间的勾魂使者马面怎么会来到这里?

宁涛想不通,他试探地问了一句:“yīn墟和yīn间又有什么区别?”

“你怎么有这么多的问题?你违天道进入yīn墟,我本应该拿你去yīn间问罪,你倒好,不但不知错,还问我一堆问题,你当我是吃素的?”马面的声音冰冷。

宁涛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是天家的人,那我不怕告诉你,我来此就是执行天家的任务,但我不能告诉你。我有没有违反天规,自由天道处置我,还轮不到你。”

“狂妄!”马面忽然向宁涛冲撞了过来。

宁涛朗声念诵道:“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当!

神钟敲响,大道之音跌宕。

马身上的黑气瞬间被震碎,那匹马也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

宁涛飞身上千,手中的肉中枪哗啦一下抵在了马的脖子上:“我不想跟你动手,但你要是纠缠我的话,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你竟敢对yīn差出手?你还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家伙!”马面的声音里带着滔天的怒意,他似乎并不害怕宁涛手中的肉中枪扎下去。

宁涛说道:“你在这里不过是一个元婴或者yīn魂,你能奈我何?我倒是要警告你,我有天家的手段让你的yīn魂或者元婴灰飞烟灭!不过,你要是肯跟我聊聊,我也不会让你白费口水,你要yīn间的钱财我可以烧给你,你要丹药,我也可以给你炼制,总之你可以向我要一点好处,不管是什么,只要我能给的,我一定给你。”

马面沉默了,血sè的马目圆鼓鼓地盯着宁涛。他似乎是在权衡,是继续针尖对麦芒,还是和气生财。

沉默了一下,马面开口说道:“你说你会炼丹,那你是一个修真医生?”

宁涛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肉中枪也收了回来。

马面说道:“我女人快死了,你要是能治好她,我就告诉你yīn墟和yīn间的秘密。”

宁涛说道:“别的我不敢说,但你说这治病救人,我可以给你打包票,除了天收之人,我保准给你治好,你的女人在哪?”

马面说道:“距此百里,yīn家村。我那女人姓马,单字一个容,这yīn墟就没有什么天收之人,你一定可以救她。”

“也在这yīn墟?”

“废话,我不来yīn墟找女人,我还去yīn间找女鬼不成?阳间也不行,鬼王知道了要剥皮,再说我也受不了阳间女子身上的那气味。”马面说。

“那好,你走前带路,我跟着你走。”宁涛说。

马面从地上爬了起来:“你和你的妻儿都上来,我载你们去。”

宁涛说道:“那倒不必了,你跑不过我。”

“那我和你比一比!”马面身上又冒出了一团黑气,马身上的肌肉波浪运动。

这马不是他的身体,被他这么一搞肯定是活不长了。

可是,谁又管得了一个yīn差祸害一匹马?

这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拳头硬就有道理。

宁涛脱下天宝法衣,将雪未央背在了背上,然后用天宝法衣缠缚,随后他抱起了丁玲,然后甩出了肉中枪,飞身上枪。

马面惊讶地道:“你这枪居然还可以当飞剑用?”

宁涛淡然一笑:“小意思,带路吧。”

马面迈开四蹄向山坡南面奔跑,脚下如有狂风助力,瞬间就拉开了数十米的距离。

宁涛一个法诀指往南面一指,肉中枪嗖一声飞了出去,瞬间就追上了马面。

一个是飞,一个是跑,谁更快并没有悬念。

“还真是有两下子!”马面哼了一声,突然化作一团黑气离开了那匹马。

那匹马失去控制,一头撞在了一棵树上,马头轰然爆裂。

宁涛心中一声叹息,可也无可奈何。

黑气在前,宁涛的肉中枪就比不上马面的速度了,跟着马面往南飞去。

肉中枪上,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原来过去时空是yīn墟,并不是真正的yīn间,是我弄错了,那真正的yīn间又是什么样的?我有来自yīn间也就是冥界的灵材黄泉柑桔和鬼谷,这说明yīn间也有实物,还有鬼王……”

终究是没有去过的地方,无法想象。

一百里的地转瞬过去了,领路的马面降落在了一个村庄的一户人家里。

那是一个大户人家,有马厩,养着一匹驮马。

化作一片黑气的马面一头扎进了那匹驮马的身上,一转眼,那匹马浑身冒出了黑气,双眼血红。

宁涛将肉中枪停在了马厩旁边,收了肉中枪,但他没将雪未央和丁玲放下来,依旧背着抱着。

活人尚且不可信,更何况是恶鬼?

马面探出一只前腿拨开了马厩的栅栏走了处来,一边走一边说道:“跟我来。”

宁涛跟着马面走,不动声sè地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及闻术状态。

这个大户的院子里笼罩着一团死气。

没有一个活人。

这也是很正常的情况,一个恶鬼看上了一个女人,并与之厮混,那女人包括她身边的女人还有谁活得了?

更何况,这家伙还喜欢上马的身。

宁涛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了那马容和这匹驮马那什么的画面,想想都感到恶心。

在马面的带来下,宁涛来到了一间屋子前,马面轻车熟路地推开了门。

一股死气顿时弥散出来。

宁涛还是没放下雪未央和丁玲,背着抱着母女俩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三十左右的年龄,一张大长脸,身材臃肿,脸sè死灰,呼吸微弱。

这种长相身材的女人,恐怕也只有马面这种特殊存在才会喜欢。

“就是她,她就是我最爱的女人。”马面的血sè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温柔的情意,“我有过不少的女人,可只有她最美,也最懂我的心和满足我。”

这话听得宁涛心中一片恶寒,不过也在这点时间里他已经完成了诊断,开门见山地道:“她被你玩坏了,生机衰弱,不出意外的话明早就会死。”

“你快救救她啊!”马面顿时紧张了起来。

宁涛说道:“我先稳住她的心脉,你看看效果,然后告诉我yīn间和yīn墟的秘密。你告诉我,我再彻底治好她。”

马面一脸怒容:“你!”

宁涛说道:“这院子里全是活死人,唯有这个女人还有一息尚存。你这恶鬼,我实在信不过,我当然得留一手。”

“行!”马面冷声说道:“你先稳住她的心脉,我再告诉你yīn间和yīn墟的秘密。”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我能救你的女人,自然也能要她的命。我要的东西对你来说并没有价值,你要好自为之。”说完,宁涛来到了床榻便,伸手抓住了马蓉的左手手腕。

一丝灵力注入。

马蓉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点血sè,呼吸也稳健了一些。

宁涛淡淡地道:“说吧,yīn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ps:现在是年终盘点的时候,书页上有投票的选项,一个是年度最佳作品,一个是年度年度最佳作者,每个人每天都有一张免费的票,订阅了的也有订阅了的票,如果你们喜欢翻车鱼,喜欢这本书,请开始你的表演,抬起你的黄金食指,把票投给老衲,谢谢。

看网友对 0872章 阴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