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八章抢亲?

第三十八章抢亲?

看着鹿国公带人闯了进来,宾客们很是吃惊,心想这是怎么了?

有些人想到,鹿国公与岑相爷是亲家,而且相邻而居,今天居然没有被岑相爷请过来,难道两府之间真出了什么事?很多视线下意识落在鹿鸣夫妇身上。

鹿鸣早就已经迎了过来,状作吃惊说道:“父亲,您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忽然来了?”

他夫人的惊慌却是真的,声音微颤说道:“公公,您这是……您这是……”

鹿国公挥手示意鹿鸣让开,今天没必要弄这些虚的,然后对着儿媳妇温和一笑,说道:“无事,来与你父亲叙叙旧。”

说完这话,他向着庭院前方走去。

宾客人群赶紧让开一条道路,急急躬身行礼,不敢有半点怠慢。

以前鹿国公很低调,但过去了这么多年,尤其是被井九差着做了这么多事,他早就已经无法再低调下去,谁不知道他才是陛下身前毫无争议的第一红人?

岑相爷看着走过来的那群人,自然知道跟在鹿国公身边的那位官员便是井商,而井商身后那个看着……有些顺眼的年轻人便是井梨。他深深吸了口气,强自压制住心头的怒意,望向鹿国公沉声说道:“国公今日突然前来,有何要事?”

鹿国公佯作不悦道:“我们是亲家,你要嫁孙女,我怎么能不来?你不请我,是你失礼,但我不怪你。”

岑相面无表情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何不请你?”

他指着井商说道:“就算你来有道理,那井大人呢?你带着他来做什么?太常寺办案吗!”

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高了起来,明显极为愤怒。

“我本来准备说咱们三家都是邻居,你不请他也是失礼,但你知道他的来意,来,你自己说吧。”

鹿国公说完这句话,把井商让了出来。

多年前,井九横空出世,在某些有心人的刻意奉承与安排下,井宅进行了一次扩修,便与鹿国公及宰相府正式连着了。

井梨便是那时候在院墙处认识的岑诗,当时都还是小孩子。

这些事情,场间的宾客们可能不清楚,但他们三家人哪里不知道。

岑相盯着井商的眼睛,说道:“井大人,难道你真要强人所难?”

听着这话,场间变得鸦雀无声。

有位宾客很是吃惊,低声问道:“这不是太常寺的井大人吗?相爷为何……”

数道轻蔑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有官员冷笑道:“你不知道井大人的弟弟是谁?井家能与相府、国公府作邻居,难道你就不想想这是为什么?”

数百年前的梅会之后,景氏皇朝变成为连通修行界与人间的桥梁,百姓不知道井九是谁,朝歌城的大臣们却很清楚。

举世公认,井九是年轻修行者里的最强者,更是青山指向朝歌城的一把剑。

问题在于,今天是詹国公向相府提亲,鹿国公与井商来做什么?

井商叹息说道:“下官哪里敢为难相爷,只是为人父母罢了。”

岑相爷自然比谁都清楚井商的背景,换作往年,井家当然是联姻的好对象。

问题在于,他作为坚定反对景尧继位的文官领袖,怎么可能把孙女嫁给景尧的伴读、有青山宗背景的井梨?

不要说井九只是神末峰的长老,就算他是青山宗掌门,岑相爷也不可能答应这门婚事,甚至会反对的更加坚决。

詹国公向前走了两步,面无表情说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反对这门婚事吗?”

井商说道:“不,我只是想替犬子向相府七小姐提亲。”

鹿国公感慨说道:“井梨与七小姐自幼相识,两小无猜,情深意长,相爷你何必从中阻拦?”

话是对相爷说的,他的视线却是落在了詹国公的脸上。

詹国公怒极,心想老匹夫真是欺人太盛,厉声喝道:“我看谁敢阻止这门婚事!”

三代詹国公皆是中州派外系弟子,到他这一代在军中的权势极重,虽不如鹿国公圣眷在身,却也丝毫不惧。

有些官员则是反应极快,心想这门婚事居然能让向来低调的鹿国公杀上门来,只怕……是宫里的意思。

果不其然,鹿国公也不与詹国公争辩,直接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圣旨,看着宰相平静说道:“相爷,请接旨吧。”

宰相府里一片哗然,然后迅速变得没有半点声音,安静至极。

岑相爷看着洒扫一净的庭院,看着备好准备祭天的香烛,唇角微翘,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却没有跪下的意思。

鹿国公心里咯噔一声,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展开圣旨开始宣读。

庭院里哗啦啦,跪下去一片人,却有数人依然站着,包括岑相爷。

正如很多人料到的那样,陛下的旨意非常清楚,直接替井梨与岑诗指婚。

鹿国公宣读完旨意,把圣旨递到宰相身前,再次提醒道:“老岑,还不接旨?”

岑相爷背着双手,静静看着鹿国公,说道:“我把最疼爱的小女儿,嫁给你府里当时最顽劣的鹿鸣,我一直觉得,那是我眼光好,当然也是你教的好,我们两家是亲家,今天这是什么意思,你要逼我吗?”

鹿国公沉默不语。

整个朝天大陆都知道,陛下一直想立二皇子景尧为储,只是被以宰相为首的文武百官们硬顶着。

今日这张指婚的旨意,只怕还有别的意味。

庭院安静无声,气氛异常紧张。

岑相爷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就算陛下指婚,我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所以这张圣旨,我是不会接的。”

人群微有骚动,很快便安静下来,官员们面面相觑,对视无语。

岑相爷面无表情说道:“我只在斋里读了七年书,但我始终没有忘记一句话,那就是君有乱命,臣不应。”

如果说神皇陛下的指婚隐有深意,宰相的回答也自有深意。

鹿国公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应该很清楚,这不仅仅是陛下的意思。”

“青山宗很了不起吗?”

詹国公身后传来一道漠然的声音。

人们望了过去,发现说话的男子便是先前没有下跪的数人之一。

那男子身形高大,气息冷酷而暴戾,给人一种极其可怕的感觉。

白千军在问道大会里排名第二,是位天赋极强的元婴期强者,更重要的是,他是白真人的远亲。

他在宰相府出现,自然是代表中州派为詹国公站台。

这时,鹿国公身后也响起了一道声音。

那声音有些懒洋洋的,显得很没有精神,说出来的内容,却是令很多人身躯微震。

“不错,青山宗就是这么了不起……”

卓如岁从鹿国公身后走了出来。

宾客们不知道他是谁,但猜到了他的来历,骚动起来。

白千军的脸sè有些难看。

卓如岁看着他无精打采说道:“有本事你打过我啊。”

……

……

http:///txt/5/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抢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