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原来我不是一般人 > 第55章 全部被困!

第55章 全部被困!

  李木站在旅馆一楼的大厅里。

  看着跪倒在大厅中间,继续燃烧冥纸,口中还念念有词的女老板,心里面的疑惑越来越重。

  但他也不敢再擅自去判断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他肯定希望第一时间找出这个杀人狂,这样他就可以报警和有所防备。

  可是,当207房间的年轻女人死掉,所有的嫌疑都指向208房间的老妪时,老妪却又瞬间死亡……

  这时,李木才发现整件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杀人狂不但心狠手辣,而且隐藏得很深。

  看上去旅馆的每一个人,都很有像是杀人狂的嫌疑。

  所以,他现在决定静观其变,不再像之前那么冲动和武断,提高警惕防备每一个人,慢慢地观察,将真正的杀人狂找出来。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中年女老板转头看了一眼李木后,又转头回去继续烧着手中的冥纸,口中喃喃自语。

  女老板说他回来了。

  他是谁?

  李木在心里思考着。

  咚咚咚!

  二楼的楼道口,传来了下楼的脚步声。

  蓉城大学化学系的那两名学生,吴乾和周涛急急忙忙下楼。

  刚才这两名大学生对话的时候,李木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就是两个喜欢寻找刺激的人,既然兴趣相投,所以就跑到这个福贵旅馆来待着。

  不过,现在看来吴乾与周涛两个人都已经有些害怕了。

  有人死的时候,他们还不那么害怕,毕竟知道这个福贵旅馆有问题,还敢跑来住宿,本身胆量还是不小的。

  可如今手机突然都没有信号了,这就意味着会跟外界失去联系。

  真要是发生什么生命危险,或者被人杀害碎尸在了这个福贵旅馆里面,说不定自己的亲朋一辈子连你的尸体都找不到。

  这绝对是一个细思极恐的情况。

  吴乾和周涛从李木的身边路过,急急忙忙地走向了中年女老板。

  “老板娘,我们要退房。”吴乾走到女老板的身后,将钥匙拿了出来。

  可女老板没有回应他,还是背对着在烧冥纸。

  周涛皱了皱秀眉,走到了中年女老板的正对面,突然惊叫起来:

  “啊!老板娘,你,你……”

  吴乾见周涛似乎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立刻也是走到了女老板的面前,却同样是脸sè突然大变,身体都有些不由自主地发抖,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李木一直站在中年女老板的身后,只知道中年女老板一边在烧冥纸,一边在自言自语地说着话,至于女老板的面前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并没有看见。

  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走到了中年女老板的正对面。

  双眼忽然看到的场景,令他也是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凉气。

  在女老板的面前,放着一只硕大的破旧铁盆。

  盆中一大堆冥纸在激烈燃烧,淡黄sè的火光妖冶地闪动着,无风自动飘飞起来的纸灰,就好像在寻找通往yīn间的道路,要把这些死人用的钱送过去……

  噼里啪啦!

  火盆下面传来了怪声。

  那是因为在盆中不光是有燃烧的冥纸,还有那条本已经被烧焦的死狗。

  狗被仰头放着,双眼睁大地瞪着。

  狗尸体上的毛发都被烧焦了,发出恶心的臭味儿,闻着都让人想吐。

  可女老板还是一张又一张的冥纸往狗尸体上放,似乎想用这些冥纸将狗尸体给烧熟。

  “老,老板娘……”周涛刚刚开口,就被女老板打断了。

  “嘘!”中年女老板将左手食指放在了嘴边,然后无比警惕地看了看房间四周,好像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窥视着她,让她只敢小声开口:“别大声说话,会被他听见的,他喜欢安静,如果你们谁太吵了的话,他就一定会先把谁的脑袋敲碎……”

  敲碎人的脑袋?

  207房间的年轻女人。

  208房间的老妪。

  都是被人用利器敲碎了头颅致死。

  现在中年女老板提到了这一点,难道她口中的那个“他”,就是杀人狂吗?

  “老板娘,他……是谁啊?”吴乾忍不住追问。

  哗!

  女老板忽然右手拎起了一把菜刀。

  就是她之前杀鱼,后面又拎着上楼的那把菜刀。

  李木、吴乾、周涛都是一惊,连忙后退。

  噗!

  眨眼之间,手起刀落。

  那条在火盆里面的狗尸体,被开膛破肚了。

  哗啦啦!

  狗的肚子被女老板一刀刨开,鲜血喷洒,内脏流出,瞬间就是扑灭了还在燃烧的冥纸,装了满满的一盆。

  突如其来的血腥场景,刺鼻难闻的狗尸臭气,让人胃里翻腾。

  “呕……”周涛左手紧紧地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吐出来。

  可接下来的画面,

  中年女老板双手抓住了火盆的两边,一头扎进了火盆中,大口大口地喝着狗的血,那是腥臭无比的生血啊。

  火盆中没有烧尽的冥纸和纸灰漂浮着,鲜血从盆沿边溢出来,还冒着热气的内脏摇晃着。

  “咕咚!”

  “咕咚!”

  “咕咚!”

  女老板大口大口地吞咽着腥臭无比的鲜血,好像是什么美味佳肴似的。

  “噗!”周涛再也忍不住,跑到墙角吐了起来。

  哗!

  女老板抬头了,用那张满是鲜血直流的脸,盯着李木和吴乾,目光鬼魅,咧嘴狞笑,红口红牙:

  “你们喝吗?这么大一盆,我一个人喝不完……”

  “啊!”

  吴乾吓得惨叫了一声,转身就是冲向了大厅的门,他的唯一念头就是跑,离开这个鬼地方。

  哐当!

  哐当!

  哐当!

  …………

  大厅的废旧铁门疯狂地抖动,是因为吴乾发现他打不开门,情急之下就拼命地推搡。

  嘭!

  嘭!

  嘭!

  …………

  推搡不开,吴乾就用脚飞踹。

  可这个旅馆唯一的进出口铁门,始终坚不可破。

  “打不开,为什么?为什么打不开?为什么门打不开了?”吴乾忽然转身,浑身都在发抖,脸上表情无比惊恐地吼叫起来。

  李木一愣,越想越是心惊。

  因为在旅馆里面,现在所有人的手机信号全无,而唯一能够进出的这扇铁门,也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了。

  至于各个房间的窗口,都只有碗口大小,人是绝对钻不出去的。

  加上旅馆所处的位置偏僻无比,周围除了高高的围墙,荒无人烟,就是想要呼救,叫破喉咙也没有人能听得见。

  等于是旅馆中所有人都被困在这里了,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逃离。

看网友对 第55章 全部被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