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零七章 血战兖州

第五百零七章 血战兖州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铫期率领着麾下一万多汉军,连续打退了铜马军四个营的攻势,不过经过这一番激烈的厮杀,铫期身边的将士们也锐减到数千人。

听闻己方第四个营又被敌人打退,东山荒秃和上淮况等人皆是眉头紧锁。

前者气急败坏地摘下头盔,抓了抓头发,狠声说道:“我就不信,敌军还都是铁打的不成!给我派第五个营上阵!”

轮番上阵的铜马军,随之又派出了第五个营,又是一万之众的生力军向铫期这边冲杀过来。

此时,铫期已然杀得浑身是血,眼珠子通红,死在他滨铁点钢枪下的敌军将士,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了。

铜马军这个营的主将,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他手持一杆大铁枪,骑着高头大马,哇哇怪叫着向铫期直冲过来。

铫期想都没想,双脚一夹马腹,断喝一声,战马咴咴嘶吼,迎着敌军主将反冲了上去。

两匹战马,逆向而行,两杆长枪,几乎同一时间刺出,双枪的锋芒,都是直取对方的面门。

沙!枪头与枪头在空中交汇、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并蹭出一团火星子。铜马军将领的长枪被弹开,而铫期的长枪则是去势不减。

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铜马军将领的枪尖,由铫期的头侧掠过,而铫期的滨铁点钢枪,则结结实实刺在对方的脸上,枪尖的锋芒由对方的脑后探出。

只一个照面,这位铜马军将领便被铫期刺于马下。

铫期看都没看落地的尸体,催马继续前冲,杀向对面人山人海的铜马军阵营。后面的汉军将士们也跟着冲杀上来,与敌军展开了近身肉搏战。

双方拼杀了这么久,汉军弓箭手的箭矢早已射个精光,现在连弓箭手这种珍惜兵种都端起长矛、长戟,与敌军打起近身战。

正当铫期奋力杀敌的时候,前方的铜马军兵卒突然向左右分开,人群当中,显露出来的是一大群弩手。这些铜马军兵卒都是手持弩机,锋芒一致对准了铫期。

啪、啪、啪!

弩机齐齐弹射,一支支的弩箭飞射出来,射向铫期的周身要害。

铫期震喝一声,挥枪拨打箭矢,叮叮当当,他一口气挑飞了七八支弩箭,他是把自己的要害护住了,但却没能护住战马。

两支弩箭钉在战马的胸前,另有两支弩箭射入战马的脖颈。战马哀鸣一声,侧身翻倒。

落马的铫期,从地上一跃而起,与此同时,长枪横扫而出。以为有机可乘,围攻上来的铜马军兵卒首当其中,被枪尖划破前胸,哀嚎着仰面摔倒。

侧方的一名贼兵高举着佩剑,嘶吼着砍向铫期的脑袋。后者侧身闪躲,将手中长枪横着向前一推,枪杆撞在对方的面门上,把那名贼兵打得口鼻窜血,踉跄而退。铫期接踵而至的一枪,将对方的胸膛刺穿。这时候,又有一名铜马军将领策马冲出人群,大刀在空中画出一道长长的寒芒,向铫期的脖颈闪来。铫期低头闪躲,让开锋芒的同时,将手中枪向地上一戳,然后双手齐出,将对方战马的脖颈死死搂抱住。铫期以一己之力,将战马给硬生生地拽停下来,马上的将领大惊失sè,他举起大刀,正想

要劈砍铫期,后者猛然大吼一声,臂膀用力,向旁一拧,只见连战马带马上的敌将,一并侧翻,轰隆一声,人、马一并摔倒在地。

铜马军将领摔得七荤八素,躺在地上,半晌站不起来。

战马则是四蹄连蹬,在地上挣扎着重新站起。铫期一拉缰绳,飞身跳上马背,回手将戳在地上的滨铁点钢枪抓起,一枪将躺在地上,还没恢复过来的敌将刺毙。

他催马冲入弩兵的人群里,长枪在空中来回穿梭,挽出一朵朵的枪花,每一朵枪花盛开处,皆有血光喷射出来。

数十名弩兵,都来不及重新装箭,进行第二轮的齐射,便被铫期杀伤大半。

剩余的弩兵,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逗留,一个个仿佛丧家之犬般,转身钻入己方的人群里,消失不见。

铫期怒吼一声,找不到敌人的弩手,他的长枪便招呼到周围的敌军兵卒身上。东山荒秃派出的第五个营,又一次被铫期等汉军硬生生的杀退。此情此景,让在远处观战的东山荒秃和上淮况等人都不由得暗暗咋舌。东山荒秃用马鞭遥指战场中央的铫

期,喃喃说道:“此人怎生如此了得?”

此战之前,铫期一直在刘秀身边偷偷摸摸的做情报工作,不显山不露水,默默无闻,也没有太辉煌的战绩。

在河北这里,铫期的名声别说无法与邓禹、吴汉、贾复、耿弇、寇恂等人相比,即便是与景丹、王梁、刘植等将领们相比,也要差上一大截。所以铜马军这边听闻是铫期率汉军入兖州,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他们唯一担心的是铫期会跑路,不过连继派出水鬼,偷偷凿沉了铫期部的船只,打消了他们心中的顾虑

,认为此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战全歼铫期一部,易如反掌。可真正交上手才猛然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名不见经传的铫期,竟然如此骁勇善战,一杆长枪,挑杀己方战将十数员,杀伤己方兵卒不计其数,只统帅两万兵马,可

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不次于五六万人,竟然不可思议地打残了己方五个营。

厉害啊!东山荒秃暗暗咧嘴,在心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他这声厉害,不仅是在感叹铫期的骁勇,更是在感叹刘秀的雄厚实力。

刘秀麾下,一个没什么名气的铫期尚且如此难缠,如此善战,倘若换成邓禹、吴汉、贾复、耿弇等成名的将领前来,己方岂不更加难以应对?

其实东山荒秃并不知道,就领兵打仗的本事,铫期并不比这些大名鼎鼎的将领们差,以前他领兵征战的才干,只不过因为帮刘秀搞情报,被埋没了而已。

上淮况转头看向东山荒秃,问道:“大将军,现在怎么办?”

二十万人,吃不下刘秀军的两万人,这要是传出去,都得被人笑掉大牙。现在,反而是铜马军这边有点骑虎难下。

东山荒秃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一字一顿地说道:“再派出两个营!倘若还是不行,就给我再派三个营!哪怕拼光了全军将士,我也要把铫期这竖子碎尸万段!”

上淮况看了一眼东山荒秃,心里暗道,大将军这是打上头了啊!心里虽是这么想的,他还是传达了东山荒秃的命令,又派出两个营去进攻汉军。

双方的战斗,已经从早上打到了下午,铫期再勇猛,再善战,这时候,他的体力也吃不消了。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浑身是铁,又能碾碎几根钉子。

即便铫期还能咬牙坚持,但他麾下的汉军将士们也坚持不住了。

两万人打到现在,已经连五千人都不到了,面对着再次杀上阵来的两万敌军,人们都生出浓浓的无力感。

他们不怕死,不怕与敌拼命,但凡还有一线希望,他们都能与敌军死磕到底,拼个鱼死网破。

可是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杀都杀不完,己方这边,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可取胜的希望。

这种哪怕自己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扭转大局的无力感,很快便演变成了绝望感。铫期回头看看,见己方将士们眼中都失去了光彩,剩下的只有绝望和死灰,他将手中枪很向一挥,枪头拍打在马臀上,战马吃痛,但缰绳又被铫期死死拉住,战马两只前

蹄高高抬起,直立在地上,咴咴嘶叫。

战马的叫声,让垂首而立的汉军将士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看向铫期。后者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提枪,与众将士面前来回徘徊,振声喝道:“期自追随大王,便已置生死与度外,志在闯出一番大业!堂堂七尺男儿,当志向高远,岂能活的蝇营

狗苟?今日之战,既是死战,也要打出我汉军之威仪,不辱大王之威名!苟且偷生,非期之所盼,今日之战,可助大王成大业,我等亦可名垂青史!”

铫期的这番话,再次激起众将士的斗志,人们眼中又重燃火焰,齐声说道:“我等愿随将军,与敌决一死战!”“我等愿与敌军决一死战!”

环视麾下早已杀得浑身是血、精疲力尽的弟兄,铫期心头一热,他深吸口气,长枪指向冲来的铜马军,大声说道:“诸位兄弟,随期再做一次冲阵!”

“杀——”

面对着铜马军的两万生力军,铫期等汉军没有怯战,反而还主动上前迎击。接踵而至的又是一场昏天暗地的血战。

此战,从下午打到了傍晚,等到天sè渐黑的时候,两个营的铜马军都开始坚持不住,只能被迫选择后撤。反观汉军这边,已只剩下两千来人,且没有一人是完好无损的,铫期更是身负大小伤口十余处之多,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已然分不清楚哪些是敌人的,哪些是他自己的

鏖战了一整天,别说汉军方面精疲力竭,即便是还没有上阵作战过的铜马军将士,也是疲惫不堪。

随着两个营的铜马军被打退,接下来,铜马军又派上来三个营。

战斗至此,汉军已实在无力作战。铫期带领着残余的汉军,且战且退,等战斗至天sè大黑,铫期等汉军已退回到黄河岸边。

望望对面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火光连天的铜马军,再瞧瞧己方这边早已所剩无几的将士们,铫期禁不住轻轻叹息一声。

仗打到这个地步,他和下面的兄弟们,真的都已经尽了全力,可仍不能退敌,他是真的没办法了。

此时铫期忍不住暗想,如果主公在此,面对这样的局面,当如何应对?

有一点铫期可以确定,主公一定不会向敌军投降,也一定不会绝望,只有一息尚在,主公就总是充满着希望,充满着信心。想到这里,铫期眼中突又闪现出晶亮的光彩,他问周围的将士道:“你等谁识水性?”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七章 血战兖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