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零八章 无愧于心

第五百零八章 无愧于心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有几名兵卒站出来,说道:“将军,小人识水性!”

铫期点点头,正sè说道:“你等立刻渡河,去寻大王,如见大王,就说,我等已于兖州与敌死战,无愧于汉,也未辱大王之威名!”

听闻这话,几名站出来的兵卒又都不约而同地退了回去,其中一人眼圈湿红,说道:“将军,我等绝非贪生怕死之辈!将军于河南与敌死战,我等绝不会河北!”

另外那几名兵卒也都异口同声道:“小人愿追随将军,与敌死战到底,绝不回苟且偷生回河北!”

铫期看了看几名兵卒,说道:“你等回河北寻大王,我等今日之死战,还能被后人所铭记,倘若无人回河北,我等之名声,只能任由铜马贼寇污蔑!”

如果这一战打完,一个活口都没剩下,那么他们在兖州的作战,就随便铜马军去胡编乱造了,铜马军甚至都可污蔑他们是先投降,后被杀。

铫期自己不愿意背负这样的骂名,更不愿意下面的兄弟们去背负这样的骂名。他们是不惧死,但也要死得有价值,不能死后还背上骂名,被人们所唾弃。

在场的众将士纷纷看向那几名水性好的弟兄,说道:“你们就听将军的话,游回到对岸吧,只要你们能活下来,我等今日之死战,便不会被埋没!”

“将军——”几名兵卒齐刷刷地屈膝跪地,哭得泣不成声。铫期勾了勾嘴角,脸上露出笑容,他向几人摆了摆手,说道:“快去吧,贼军又快攻上来了!”

说着话,他回头看了看,三个营的铜马军,正在步步逼近。铫期眼中寒芒一闪,幽幽说道:“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

铫期说的自句话,是引用于马援的话。马援是位名士,原本是王莽的臣子,后来王莽被杀,他便逃到了西凉。

‘马革裹尸’这句成语,就是来出于马援的这句话。

铫期命令几名水性好的部下,泅渡黄河,返回河北,将己方在兖州这里的战事,禀报给刘秀。他自己则率领着余下的汉军,再次与铜马军交战。

不到两千的汉军,被三万铜马军团团包围,这一战,当真是成了一场死战。

铫期光是胯下的战马便拼死了三匹,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已不计其数,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骑着战马,于乱军当中左突右冲。

周围时不时飞射过来的冷箭,钉在铫期的肩头、大腿,也钉在他胯下的战马身上,战马不堪重负,轰然倒地,铫期也再一次从战马背上摔了下来。

附近的铜马军将士蜂拥而上,可是已和个血人差不多的铫期,不可思议的从地上再次站起来,挥舞起滨铁点钢枪,将围攻上来的一圈敌军,以长枪锋芒全部扫倒在地。

看着整张脸都被鲜血染红,只有眼珠子还带着白sè的铫期,从没怕过的铜马军这时候也不敢贸然上前了,人们围站在铫期的四周,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

人群中有人大喊道:“放箭!放箭射杀他!”

随着喊声,人群当中弩机弹射声四起,数支弩箭飞射向铫期。铫期大吼一声,身子向旁翻滚,躲让开几支弩箭,站起身的同时,一枪刺了出去。

枪头贯穿一名兵卒的胸膛,而后又刺中后面一名手持弩机的兵卒胸口上。

一枪两命!铫期断喝着,将手中枪继续向前捅。铁枪的锋芒贯穿第二人,又刺到第三人身上。一旁有名铜马军兵卒嘶吼着,端着长矛冲上来,刺向铫期的胸口,后者扭转身形,沙,矛头蹭着他身侧的甲胄划过。他向回一收手臂,用腋下将矛身死死夹住,身子稍微

一拧,咔嚓,长矛应声而断,铫期回手将夹在腋下的半截长矛抓起,一矛反刺了过去,噗,长矛刺在那名兵卒的脸上,将其直接刺翻在地。

铫期向后连退,顺带着,将长枪从三具尸体的体内硬拔出来,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充血的眼睛扫视四周。

周围的铜马军举着剑、端着矛,冲着铫期干比划,却无一人上前。

铫期知道,自己现在已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多久,在倒下之前,能多杀一人是一人吧!

想到这里,他手臂向外一挥,半截长矛飞射出去,正中一名兵卒的胸口,而后他双手持枪,再次杀入铜马军的人群里。

此时的铫期,根本就没想过要求生,完全是一心求死。

他杀入铜马军的人群当中,放于对方的攻击,只要不是奔自己要害而来的,他干脆就不躲了,以此来节省自己的体力。

他这种不要命的打发,还真把周围的铜马军将士给震慑住了,如果此时站在高空向下俯视的话,便会发现战场上这诡异的一幕。

铫期明明身在铜马军的正中央,四面八方全是敌人,但他周围的一圈完全是没有人的,好像铫期的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身上带有致命病毒似的,无论他走到哪里,周围的人群立刻向后退避。

铜马军将士的选择倒是很明智,这个时候,无论谁往上冲,那都是嫌自己命长了,人们避让着铫期,这反而让铫期多拉上几名贼军做垫背的想法落空。他在铜马军的人群里,一会向左冲,一会向右冲,但铜马军就是躲避、退让,就是不肯与他交战,只一会的工夫,铫期已累得气喘吁吁,汗珠子由他的脸颊流淌下来,将

他脸上的血水冲洗出一条条的白痕。

就在铫期愤怒的大声嘶吼之际,铜马军的后方突然一阵大乱。与此同时,天边传来的轰隆隆的闷雷声。

“是……是骑兵?”铜马军将士经验丰富,立刻判断出来,传来的轰鸣声不是雷声,而像是大队骑兵奔驰的声响。

铜马军的判断没错,的确是有大队的骑兵正在向这里赶过来,为首的一位,不是旁人,正是刘秀。刘秀本打算去往河内追杀铜马军残部,可是他率军只走到一半,刚到魏郡,突然接到云兮阁传来的情报,称逃至河内的铜马军,兵力有限,只数万人,而且多为铜马眷属

,且东山荒秃、上淮况等铜马首领,皆不在其中。

既然逃到河内的铜马残部里没有东山荒秃和上淮况,那么他二人肯定是逃到了兖州。既然东山荒秃和上淮况在兖州,那么铜马军的主力肯定也在那里。

想到这儿,刘秀可是惊出一身的冷汗,要知道铫期只率军两万去的兖州,一旦遭遇到铜马军的主力,只这点兵马,都不够铜马军塞牙缝的。

刘秀也是低估了铫期的实力,铫期一部兵力是很少,体量也很小,但他们可不是块肥肉,而是块小石子,差点没格碎铜马军的两颗后槽牙。

判断出铜马军的主力在兖州,刘秀立刻改变了行军路线,他率领己方的骑兵,先行一步,由魏郡向东疾驰,直本兖州而去。

就在铫期等汉军,已经横下一条心,欲与敌死战到底的时候,刘秀率领着一万多幽州突骑,终于赶到了战场。

与铫期激战一整天的铜马军,早已身心俱疲,此仗打到现在,对于他们而言,剩下的就只是扫尾。

可铜马军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以刘秀为首的幽州突骑,仿佛从天下掉下来似的,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在一万多幽州突骑的铁蹄之下,毫无防备又精疲力尽的铜马军,没有做出像样的抵抗,更确切的说,铜马军是完全没来得及做出抵抗,全军的阵容便被突如其来的骑兵冲

散。

东山荒秃和上淮况还想率领部下,与幽州突骑再较量较量,这时候,就听幽州突骑内,人们的喊声之声四起:“萧王在此,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听闻这话,东山荒秃和上淮况等人,同是惊出一身的冷汗,刘秀竟然来了!刘秀竟然亲自率军进入了兖州!难道,他就不怕赤眉军围攻他吗?

铜马军将领们彻底丧失了抵抗下去的斗志,以东山荒秃和上淮况为首的铜马军,一路向西溃败。汉军不依不饶,骑兵们兜着铜马军的屁股进行追杀。

尤其是吴汉和耿弇,这两位都擅长统帅骑兵,此时两人一马当先,各自率领着三千精骑,对一溃千里的铜马军穷追不舍。

刘秀没有再继续追击,而在策马在战场上狂奔,寻找铫期的身影。黄河南岸战场,现在已然是尸横遍野,叠叠罗罗,血流成河。

汉军将士的尸体在地上铺了一层,铜马军将士的尸体则更多,在地上铺了好几层,有些地方双方将士的尸体都罗起好高。

通过这些触目惊心的景象,也可看出今日一战之惨烈。

刘秀越看越心慌,跑着跑着,他忍不住开始扯脖子大喊道:“次况?铫期?铫次况?”

对于自己的部下,刘秀的确称得上是有情有义。现在更始朝廷和赤眉军已经杀红了眼,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而刘秀身为更始朝廷的萧王,刘玄的宗亲,进入赤眉军的地盘内,可以说这本身就冒着极大的风

险,随时都可能陷入被赤眉军围攻的境地。

但为了解救铫期,刘秀不仅来了,而且为了赶时间,他只带着一万多骑兵先行一步进入的兖州。为了不愧对刘秀的知遇之恩,铫期能在战场上横下心来,与十倍于己方的敌军死战到底,而为了保下铫期,刘秀能把自己的性命豁出去,不惜深入敌境,君臣二人都做到

这等地步,古往今来,也实属罕见了。

就在刘秀大声呼喊铫期的名字时,前方突然出现一大群的兵卒,但却看不出来对方是汉军还是铜马军,一个个几乎都成了血人。

龙渊等人立刻催马上前,护住刘秀,刘秀则骑马从人群当中冲了出去,直奔那群兵卒而去。“大王!真的是大王!”这群兵卒,正是铫期的部下。看到骑马而来的刘秀,众人无不是连声尖叫,而后又忍不住喜极而泣。

看网友对 第五百零八章 无愧于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