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84章 不是孟婆的汤

0884章 不是孟婆的汤

低矮狭小的房间里亮着一盏灯,那灯悬挂在房梁上,套着一只惨白sè的灯笼罩子。看不见电线,那只是一盏点着蜡烛的灯笼,与白婧坏掉的那一只很相似。

灯笼下站着一个老妪,脸上的皱纹就像是干裂的树皮一样,一头雪白的头发,就像是银丝一样在微凉的夜风中微微飘动。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老妪,处处都透露着一股yīn森诡异的气息。

老妪一幕看了站在门外的宁家一家四口和坐在轮椅上的马面一眼,随后伸手拿碗放碗,动作娴熟。她在一张方桌上放了五只碗,然后又从一只大瓮中舀汤,装进五只碗里。

这操作……

宁涛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背皮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会是……传说之中的孟婆吧?”

民间的鬼怪故事里,人死之后去yīn间,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孟婆。那孟婆在奈何桥上,专门给死人喝孟婆汤,死人一喝孟婆汤就会忘记一生所做的事,所遇的人,也等于是斩断与阳间的一切牵连。

这样的说法现在恐怕已经没人相信了,可细思极恐,如果人真的有前世今生,转世轮回的话,那些新生儿又有谁记得前世?如果不记得前世,那不就是喝了孟婆汤吗?

可是,孟婆不应该在奈何桥上吗,怎么会在这里开小店?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小店里的老妪开口说道:“马差爷,这是人都是你要带走的吧?来,夜深凉气重,喝碗热汤吧。”

“我们进去。”马面说。

宁涛推着他进了门。

江好、白靖和青追跟着进了门。

“来来来,喝碗热汤。”老妪端着一碗汤递向了宁涛。

宁涛递眼瞅了一下,心中顿时一片恶寒,喉咙发痒,差点一口吐出来。

那黑不溜秋的大海碗里装的哪是什么热汤啊,那汤又黑又稠,汤里还混着疑是人的指甲盖、眼珠什么的,那气味也腥臭扑鼻,看一眼都能让人吐,更别说是喝下去了。

“嗯?”老妪走了一下眉头,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件冷芒,似乎是不满宁涛不接她的汤碗。

“孟大娘,这几位可不是我要带下去的人,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也都是大人物,你把眼睛擦亮一点。”马面说。

说完,他自己接过了那一碗汤,咕噜咕噜往肚子里灌。

宁涛总算是明白他为什么想要吃一碗鬼谷了,yīn间没得吃,要吃只能吃死人。

宁涛身后的三个女人也是一个毛骨悚然的感受,忍得很辛苦才没吐出来。

老妪仔细瞅了瞅宁涛,还有站在宁涛身后的三个女人,忽然叹了一口气:“我老啦,眼睛花啦,的确是有眼不识泰山了,来了一个半仙,两个蛟龙女,还有一个大妖精。见谅见谅,快请坐,这汤我就收了。”

马面说道:“收什么收,都给我吧,我饿坏了。”

老妪数落了一句:“你还真是一个饿死鬼。”

宁家一家四口落座,宁涛和青追坐一条长凳,白婧和江好坐一条长凳,马面还坐他的轮椅。老妪则把她舀的汤一碗接着一碗

地递给马面喝,眼角的余光把宁涛瞅了又瞅。

宁涛试探地道:“这位老前辈不会就是……孟婆吧?”

“孟婆?”老妪呵呵笑道:“老身姓孟,但可不是孟婆,只是在这yīn地儿开了个鬼食店,专门给上来的鬼差熬汤煮饭,也开个门户,方便死人下去。”然后,她又补了一句,“老身姓孟名娇容,永乐十二年的人。老身家原是一个大户,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

一个人都没有了,也就是说她也不是活人。

孟娇容,这名字很美,可本人却一点都不娇容。

江好好奇问了一句:“孟大娘,你不是孟婆的话,孟婆在哪里?”

孟娇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干瘪的笑容:“孟婆自然在yīn间啦,我们倒是熟人,你要是想见她的话,我领你去。她家还有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

江好慌忙说道:“不不不,这个就不必了,我只是好奇问一问。”

马面已经喝完了最后一碗汤,他摸了摸嘴,打个饱嗝:“总算是吃饱了,孟大娘,找你帮个忙。”

“你说。”孟娇容开始收拾空碗,看似老迈手脚却很利索。

马面说道:“帮我打听打听yīn墟里的一个人。”

“yīn墟里的人?马差爷,你莫要开老身的玩笑,那yīn墟里哪有什么人在。”孟娇容说。

马面说道:“一个叫林清华的人藏进了yīn墟,有可能去了唐玄宗在位的某一个时间点,你路子广,帮我打听打听。”

孟娇容沉默不语。

马面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叠死人钱放在了桌上。

宁涛和三个女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移到了那叠钱上,那叠钱和市面上卖的死人钱并不一样,好像是用人皮割成长方形状,也没有什么银行或者钱庄的字样,甚至没有数额,只有一个冒着黑气的方块形状的烙印。或许金额什么的都在那个烙印里面,类似二维码一样的存在。

这就是yīn间的钱,还真是长见识了。

孟娇容的皱巴巴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了一个干瘪的笑容,她伸手抓过了那叠死人钱:“马差爷还真是阔绰,没问题,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收了你的钱,自然要为你办事,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回头我就去打听。”

马面说道:“你要是找到了那个林清华,我这里还有重谢。”

“哎哟,那老身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找到那个死鬼。”孟娇容笑得更开心了。

宁涛说道:“他不是死鬼,是活人。”

孟娇容顿时愣了一下:“活人怎么去了yīn墟?”

马面说道:“这个你就别管了,把找人的事办好就成。”

“得嘞。”孟娇容收起了那爹死人钱,“马差爷,还要不要我再给你舀几碗?”

马面摸了摸肚皮:“不用了,我吃饱了。去,去把门打开,我带我朋友去yīn间看看。”

“行,老身这就去。”孟娇容折身进了内室。

宁涛看了看他的三个妻子,试探地道:“你们想去看看吗?”

三个女人连想都没想就摇了

摇头。

宁涛其实也是一样的想法。

谁特么想去yīn间看看啊!

却就在宁涛统一了意见,准备婉拒马面的“好意”的时候,一个青年,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走了进来。

乍一眼宁涛以为是一家人,可第二眼就愣住了。

刚刚进门的青年正是马面白日里上身的那个青年,瘦高的个儿,脸sè没有半点血sè。那女人三十出头的年龄,拉着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不过五六岁的样子。女人和小女孩都穿得很精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也就与那青年不是一家人了。

可是,不管是不是一家人,这青年都火化了,哪里还能走到这里来吃东西?他不是活人,是鬼。那一对后进门的母子也不是活人,也是鬼。

“老板,弄点热乎的吃的来,好冷。”青年大声说道。

“来了来了。”孟波端着一只盆子走了出来,放下盆子,看了那青年和母女俩一眼,笑呵呵地道:“哎哟,来客了,我先招呼一下。”

她从大瓮里舀了一碗汤端到了那个青年的面前:“这是要到哪里去?”

青年抬起头来,看着孟娇容,一脸的茫然。

孟娇容说道:“时候不早了,吃了就回家吧。”

青年点了点头:“对对对,时候不早了,吃了就回家。”

说完,他低头喝碗里的汤。

那对母女也坐了下来,穿着时髦的女人说道:“老板,也给我们来两碗。”

“好叻,马上就来。”孟娇容又舀了两碗汤端了过去,也问了一句,“这是要到哪里去?”

穿着时髦的女人抬头看着孟娇容,一脸的茫然:“这附近怎么黑灯瞎火的,连个人都没有,车也不见一辆,我的手机也没信号,导航开不了……”

“你家在哪?”孟娇容问。

“我家……”女人根本就答不上来。

孟娇容说道:“你家在下面,吃了就回家吧。”

“谢谢啊,妞妞,快吃,吃了我们就回家。”女人说。

小女孩脆声说道:“马面,这冰激凌里有巧克力,我最喜欢吃巧克力了。”

女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那就多吃点。”

母女俩也埋头喝汤。

宁涛和三个妻子面面相觑,明明是恶心得要死的汤,那女孩居然说是冰激凌。这不是眼花了,这是她们看见的东西不一样。

人和鬼看见的东西,能一样吗?

孟娇容倒转回来,双手捧着那只盆的边沿,然后缓缓转动。

那盆是青铜材质,看上去普普通通,也没什么修真符文,盆地仅有一个方块烙印。随着孟娇容的转动,小店的地面上赫然打开了一条裂缝,一点点变宽,最后停下来的时候与一道门的长度和宽度相当。

门里漆黑如墨,一股股yīn气从门里弥散出来,给人带来一种直达骨髓的寒意!

这就是地狱门吗?

简装的,直接可以拎包入住的那种?

宁涛一家四口你看我一眼,你看我一眼,四脸茫然。

看网友对 0884章 不是孟婆的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