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原来我不是一般人 > 第60章 原来他是这样杀人的

第60章 原来他是这样杀人的

  事情跟老头所说的一样。

  光头壮汉是老头的二儿子。

  福贵旅馆中年男老板,是老大的大儿子。

  自从光头壮汉知道家里有一幅价值连城的古画后,就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得到。

  老头夫妻俩当然知道自己二儿子是个什么货sè,祖先传下来的唯一一张古画,绝不能够就这样被他糟蹋了。

  所以,为了让二儿子死心,不再打古画的主意,老两口就说已经把古画给了他哥哥和嫂子,也就是福贵旅馆的中年男老板和女老板。

  却不想。

  这给女老板夫妻俩带来了杀身之祸。

  当天晚上,光头壮汉就找了一群社会上心狠手辣的人,住进了旅馆里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往往在金钱的诱惑下,人就会变得胆大包天,做出灭绝人性的事情。

  为了逼迫女老板夫妻俩交出古画。

  光头壮汉弄死了他的亲哥哥,还将亲哥哥的尸体砍成了几十块,威胁和震慑女老板说出古画的下落。

  不光是如此。

  女老板还遭受到了其他男歹徒的奸=淫,以至于神经有时候都有些失常了。

  逃跑是不可能的,这些凶残的歹徒24小时都守在旅馆里。

  报警更是不敢,一旦报警,老头夫妻俩,女老板还有她唯一的儿子,都一定会被杀死。

  这样的折磨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五岁的小男孩每天都会看见妈妈被毒打,被奸=淫,被各种非人的折磨。

  可是,女老板都咬牙坚持,打落了满口牙齿都要混着血往肚子里面吞,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死了,儿子也活不下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五岁小男孩的心理开始扭曲。

  当一个人的心理开始扭曲时,那是非常可怕的,可怕到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不管你几岁,当亲眼所见自己的爸爸被杀,被碎尸成了几十块,自己的妈妈每天都被毒打、折磨、奸-=淫的时候,你一定恨不得将这些歹徒剁成肉酱,扒他们的皮、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啃他们的骨头。

  所以,小男孩开始行动了,他利用自己年龄小,这些歹徒不会将他放在眼里的漏洞,接二连三地杀人。

  “就算我有杀人动机,可我怎么杀得了那些成年人?”小男孩的语气变了,完全不像一个五岁的小孩,倒像是一个五十岁饱经苦难的老年人,他眼神怨毒地盯着李木。

  “答案就在你的右手上。”李木指着小男孩的右手。

  小男孩一惊,似乎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有人发现他右手上的秘密,却还是很有底气,直接将右手摊开:

  “我的右手怎么了?很正常。”

  “吴乾和周涛在楼道口看见四具尸体,被吓得大叫,我冲过去的时候看到有人影跑上二楼,等我追上二楼,就看见你蹲在二楼的墙角哭,其实,那四个人就是你刚刚杀的,你骗我说找不到爸爸,我就牵着你的手往楼下走。”

  “还记得在我触碰到你的右手时,愣了一下吗?那是因为我发现你的右手掌心有很多细小裂痕,一个小孩子的手心怎么会有那么多小的裂痕?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天天触碰一种会让皮肤开裂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就是随处可见的曼陀罗植物。”

  “知道我为什么确定你经常触碰曼陀罗花吗?因为在抱你下楼的时候,我闻到了你身上特别重的曼陀罗花粉气味,这种植物随处可见,闷热的季节花开得最旺盛,含有剧毒,气味很特别,别说是误食了,就是闻多了都会让人全身酸软无力,它也是麻醉剂的最主要成分,你就是利用曼陀罗的花,先让这些被杀的人中毒,全身无力,你再用铁锤敲碎他们的脑袋。”李木逐步分析,将小男孩的杀人手法全部都说了出来。

  “我小看了你,本以为你跟那两名大学生和后面来的那些警察一样笨,都会认定我爷爷就是杀人狂,丝毫不会怀疑到我头上,没想到,你不但知道了我是真正的杀人凶手,还将整件事情都分析出来了!”小男孩咬牙切齿,右手中带血的八角铁榔头越握越紧。

  “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有怀疑你,可当你爷爷用八角铁榔头砸死了光头壮汉,然后他承认自己就是杀人凶手,讲述事情的经过时,我从他使用的八角铁榔头上发现了疑点,那就是一个之前砸死了无数人的铁榔头,为什么会崭新如初,不应该早就是血迹斑斑了吗?后面我将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都回忆和梳理了一遍,就发现你才是真正的杀人狂!”李木看着这名五岁的小男孩,心里面一样很震撼。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他也很难相信一个五岁的小男孩,会是一个心思缜密的杀人狂。

  当然,这个五岁的小男孩也是可怜可悲的人,这么小就要亲眼见到爸爸被碎尸,妈妈每天遭受非人的折磨,那种痛楚光是想想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更何况是亲身经历!

  有了这样的遭遇,一个人的心理变态,扭曲到了极致,也就不难理解了!

  “既然你知道我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打算怎么办?”小男孩真的很老成,是一种让人惋惜和痛惜的老成。

  李木看了一眼小男孩,又看了一眼燃烧的冥纸堆前面那个黑sè塑料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黑sè塑料袋里面应该是每一个被你杀掉的人一片头盖骨,你敲碎这些人的脑袋后,就拿走一片头骨,当作是他们的头颅,然后放在一起进行焚纸拜祭,告慰自己的父亲,告诉他,你做儿子的为他报仇雪恨了对吗?”

  “你是唯一一个能够看出真相的人,早知道的话,从你进旅馆的时候,我就该第一个杀你!”小男孩眼神怨毒地盯着李木,那种杀气从一个小孩子身上散发出来,反而显得更为可怕。

  “我一开始没有想到这些,是因为你故意让你妈妈还有爷爷奶奶误导我,你真的很聪明,但我劝你去警局自首,因为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李木劝说小男孩。

  小男孩却是忽然脸sè一变,指着大厅墙壁上的古画:

  “你看那个新郎,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你知道这个新郎是什么人吗?”

  “你知道?”李木一惊,他总觉得搞清楚了古画上的新郎是谁,自己身上的重大秘密就能揭开。

  “我当然知道,他就是……”小男孩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冥纸火堆就是忽然猛烈燃烧,火苗冲起一人多高。

看网友对 第60章 原来他是这样杀人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