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九十章 你不是雷沐风!

第二百九十章 你不是雷沐风!

云扬施以救援,尽断被囚禁者桎梏锁链的瞬间,嗖嗖两声异响骤起,两头白白胖胖的吸灵虫突然间飞了起来,扭曲着身体向着云扬冲来。

吸灵虫对于玄气灵由着本能的热衷,亦对周遭环境灵气氛围敏感至极,云扬进入它们的领地范围,自然引动了他们第一时间的来袭。

云扬对这两头邪恶的东西可是半点好感也欠奉,毫无犹豫的两脚连出,砰砰两声轻响,那两头吸灵虫犹在半空中的身子乍然变成了一片星星点点的肉屑。

吸灵虫虽然拥有吸纳玄气、灵能的特异天赋,但针对目标若非是全无抵抗能力的被禁锢者,却就是实力异常浅薄之辈,如云扬者,纵然只是轻轻两脚也告承受不起,即时粉身碎骨,化为齑粉。

吸灵虫陨灭之瞬,便即有一片浓郁至极的玄气弥散出来,那却是吸灵虫集聚在体内的灵晶菁华,若是尽数吸纳之,必然大有裨益,但云扬却是一挥衣袖,直接将之驱除的无影无踪。这种尽皆外求的邪恶力量,莫说是吸进身体,就算接触一二,都要恶心得要命!

那三叔公连番波折之下,愈发的虚弱,但原本浑浊的眼神却意外的亮了起来,一眨不眨的定着云扬,他的残躯被云扬小心解放了下来,平稳的放在地上,虽然状态仍旧堪虞,却已经是桎梏尽去,恢复自由,可那三叔公却仍旧没有眨眼,死死的盯着云扬,此外就只有大口大口的喘息,死尸一般的脸上,径自现出了一缕红晕。

其他的五个人也都是一脸激动,窟窿一般的眼眶里,眼神熠熠发光。

“沐风?”

三叔公看着云扬,声音颤抖:“你是沐风?你真的是沐风么?”

云扬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轻声到:“三叔公,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先将这些渣滓处理掉……”

事实,早有几名侥幸未死的守卫亡命逃窜,外面也因而得知了有敌入侵的信息,喊杀声陡然大作,更有无数人手往里冲进来。

云扬哪里会把这点人力放在心上,手中刀信手挥洒之瞬,一团刀光再度爆发,如同滚筒一般,充斥了整个通道,一时间,刀光绚烂如龙,一直往外推出去,挡者披靡,挡路者死!

刀光过处,非但那几个正往外逃的几个守卫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被切成了一片血肉,更随着刀光持续,远远的响起了一连串惊呼惨叫,不绝于耳……

如是好半晌的密集声响之余,地牢这边重归死一般的寂静氛围之中。

显然不是没人想出声,而是,所有人都被云扬杀死了,杀光了,杀尽了!

所有正冲进来的人,在这一刀之下,没有半个存留。

声音寂然之余,空前浓郁的血腥味道,扑鼻而至,满目唯有赤sè,不见其他。

雷家方面的人手纵然修为不弱,但比起现在已臻至圣王四品巅峰层次的云扬来说,却是太小儿科了,端的易如反掌,手到擒来。

眼见雷家众人尽灭,云扬又是一伸手,嗖的一声,天意之刃从远方飞回,重新落回到他的手中,刀身清亮如昔,一尘不染。

这等神乎其神的超绝手段,让三叔公等人看得目眩神迷,心下无限震撼。

当年,那独自一人离家出走的弱小少年,居然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就连一边断了腿断了胳膊的雷军明等人,也都是震惊得连惨叫都忘了。

“道路已经肃清了。”云扬不动声sè之间,早已将六道生命之气打入了六个人的身体,包括之前那个一直求饶的人。

然而云扬很知道,纵然生命之气乃是疗伤续命回元的逸品,但对这六个人而言,顶多也就只能稍稍延缓他们的死亡时间而言,并不能当真起死回生,但云扬仍旧这么做了,相信这点回光返照的生命余烬时间,对这六个人而言,乃是至关重要的!

“三叔公,这雷军明父子几个人,您想要怎么处理?”

地面上人仰马翻,四面八方的人都在向着这边赶来;但云扬并不在意,全然不曾放在心上。

不过蝼蚁而已,即便来了,随手斩杀就是。

三叔公仍自艰难的喘息着,唇边却是绽现出一抹快意的笑容:“老夫这一生……不求家族兴盛,不求无敌天下,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到雷军明在我面前授首,原以为老天无眼,祸害活千年,不意天竟从人愿,老天待我不薄,待我不薄啊……”

“老夫做梦都无数次看到这畜生丧命在我的面前,再开眼时,唯有失望满满……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一天,这个畜生的性命当真会因我的一言而决,天不负我,天不负我。”

他哈哈大笑:“雷军明啊雷军明,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你可有有想到,你会有这么一天么?!”

他大笑之中,看着云扬的眼神,却是闪过了一丝奇异之sè。

雷军明萎顿在地上,冷哼道:“雷沐风,你既然是为了报仇而来,还要费什么话,痛快动手就是。图逞口舌之利,能济得什么事,想要折磨报复么?!只管动手就是,看本家主可会有一句哼哈!”

三叔公冷冷一笑,一字一句的道:“雷军明,你错了,我从来就没打算过要折磨你。你折磨我们的身体,不过是想要得到,想要知道。但是……你想要得到的,你想要知道的,我都知道,而你却注定不会知道答案,做鬼也是一只糊涂鬼!”

“我真的没有任何想要折磨你的想法,我只要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早早去死,再不要活在这个人世间,就足够了。”

三叔公挣扎着,眼中露出凶狠至极的光芒,一只手勉力撑在地上,努力的想要撑起来自己的残躯,喘息道:“给……给我一把刀,老夫要……要亲手送他……上路。”

云扬上前一步,将三叔公扶了起来,说是扶起,实则三叔公的大半个身子全都压在云扬肩膀上,唯有那只骷髅也似的手,却固执的伸出来了。

云扬有心成全,将天意之刀放在三叔公手上,三叔公努力的提着刀,再三尝试,却根本就举不起来,口中艰难道:“沐风……三叔公是不成了……你要记住,以后,若是有敌人……万万不要给他站起来的机会。斩草除根虽然毒辣,却是一劳永逸……切记切记!”

“以后,若是你自己的手下有异心……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处理掉,千万不要给他任何对付你的机会……你父亲……就是心不够狠,因为一点妇人之仁,这才遭了雷军明的道儿……我曾经提醒他多次,他总是不信,总惦念着同宗血脉……”

“宁杀错,勿放过……纵然过于凉薄,但是,却能保证你在这江湖人间长久的活下去……唯有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根本……”

一番言语未尽,三叔公手中刀的刀尖,已然顶在雷军明的咽喉要害,三叔公鼓动仅余的力量的往下插,但他现在委实已经去到油尽灯枯的地步,纵然直指要害,利刃加身,仍如强弩之末,难穿缟素,始终扎不破雷军明的脖子。

云扬低声答应,顺手扶在三叔公的手上,微微用力一按。

噗的一声轻响,血花溅起,雷军明的大好头颅直接咕噜噜的滚落出去。

三叔公的手臂晃晃荡荡,刀当啷落地;苦笑一声:“不成了不成了,老夫命在顷刻,绝无转圜了……不过,能看到雷军明死在我自己手里……怎地也够了。”

他看着云扬将刀收起来,浑浊的眼神露出难以言喻的浓浓疲倦之sè,道:“沐风……你将我们带出去,找几张软床,让我们躺一躺吧……”

“我们已经……十几年,都没有躺下来休息了,让我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好好的休息休息……”

云扬心中一酸,道:“好。”

“至于这几个人,你看着处理就好,以你现如今的修为,雷家上下,没有人能阻止你做,任何事!”三叔公疲倦的闭上眼睛:“沐风,你很好,真的很好。”

其他的几个人,在看到雷军明死去之后,心神全面放松,尽数晕了过去,总算生命之气的余韵尚在,还能苟活一点时间。

云扬心念电转,直接用玄气构建了了一张绵密的气床,将六人尽皆安置放在那上面,想了想,又额外再做了一张,将雷动天等人封了经脉,扔在上面。

雷动天叫骂不休满口污言秽语:“有种杀了我啊!雷沐风,你这没种的乌龟王八蛋,我看不起你,你就算是现在赢了,我仍是看不起你,你动手啊,怎么不敢动手了!”

云扬听着心烦,干脆将三人声音也尽都给封了;一路拖着两张无形的玄气床往外走;而这会的地牢外面,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只是这些人,云扬真的不会放在心上,就如三叔公所言,以云扬所展现的修为论,凭雷家满门上下,真的阻止不了云扬做,任何事!

雷家闻询来援之人看到云扬出来,辨认之下只是一张陌生面孔,不禁群情鼎沸,一拥而上,意欲将云扬乱刃分尸。

只可惜他们跟云扬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悬殊了,云扬眼中杀机密布,天意之刀再度脱手射出,化作了一道犀利刀芒,十几丈的刀罡在场中不住的盘旋飞舞,所到之处,只见其死,不见其伤。

前后不过百息时间,雷家来援的数百人被云扬一人一刀杀得干干净净。

云扬大开杀戒,没有丝毫留情的结果还导致了另一个结果,久违的因果之气,有如百川汇海一般地向着云扬涌过来,其浓郁程度,让云扬感觉到,自己几乎是屠戮了一个军团一般。

云扬这次的大开杀戒,屠戮固然极重,但还真没杀到什么高手,修为最高者也就只得圣者级数,但收获的因果之气,却是收获极丰,其中尤以助力三叔公斩杀雷军明之时为最甚,那股浓郁的因果之气,几乎让云扬生出斩杀了上几千人的感觉!

这个结果只能说明,非但雷军明本人恶贯满盈,该死至极,雷家满门上下亦都是积恶之家,死有余辜!

云扬一路往外走,一路往外杀,这一路之上,丧命在云扬刀下的人头数,超过了两千人!

而这一轮开杀之下获得的因果之气,充沛浓郁得让空间里的绿绿都是惊讶得一个劲儿啊呀呀;这都多长时间了,好久都没有这样的丰收过了啊!

外面这是怎么了?难道主人化身杀神了不成?

这也太多了啊,按照天玄大陆的算法的话……

这是在短短时间里杀了十几万的恶人么?

云扬持续大开杀戒,一路杀到雷家主宅之前,杀意丝毫未减,无远弗届的杀意,令到周遭幸存的雷家之人再也不敢动手。这会的每一个活人,全都是脸sè煞白,簌簌发抖。

云扬强大的圣王神念,笼罩住整个雷家大院,没有任何人能够逃得出去!

所有意图侥幸,敢往外逃走的,尽都被一道刀光决杀,身首异处!

一时间,整个雷家大院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囚笼,雷家满门上下,尽为待宰羔羊。

谁也别想出去,静候生命尽头的到来。

而此刻累积的大量血腥味愈发浓郁,足足弥漫出数十里地域,雷家主宅这边的血腥味,浓郁得令人无法呼吸。

云扬卓然立于雷家大院最中间的位置,颐气指使道:“你们几个过来,从房中抬几张大床出来。”

几个人被他一指,心惊胆战太过之下,直接吓得两眼一阵翻白,啪的一下子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云扬哼了一声,信手行刀,尽杀昏迷之人,旋即又重新指了几个人。

有了前车之鉴,重新被指派的那几人,连滚带爬的抬出来几张大床抬;云扬小心翼翼的将三叔公等人抬了上去,安置妥当。

六个人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不约而同的发出舒服的呻吟声,之前那个一直求饶的人舒爽的叹了口气,突然哈哈大笑,道:“舒坦舒坦了。能有这么一天,此生也值了,虽死无憾。”

他持续大笑着,笑声震动之下,牵动整副身躯,两条腿的小腿骨,突然自胫骨位置整个崩坏。

但他丝毫感觉也没有,仍旧在开怀大笑着。

“我求饶求了十几年,始终没有人相信我,又或者你们只是在鄙夷我的志气……”这人哈哈大笑,眼泪滚滚而出:“但我是真的不认识雷军平啊……那天我就只是凑巧路过,原本我甚至都不知道这边还有个雷家……就这么被抓起来囚禁了十三年……严刑拷打,逼问了我十三年……”

“哈哈哈哈……这个世界,真是有趣,有趣哈哈哈……”

这番大笑之下,又有两行清泪乍现,旋即便是笑声停,呼吸止,性命终焉!

三叔公枯草一般的头发抖了抖,用尽了全部力量,缓缓转头,看着那刚刚还在大笑现在已经彻底静止的人,嘴唇蠕动了两下,喃喃道:“对不起。”

对不起,我们的确一直鄙视你……你一直都在求饶。

但连我们都没有想过,你真的是无辜的,一切尽都是无妄之灾……

其他四人的状况亦是不堪,全都陷入昏迷之中,又或许是睡着了,睡过去了……

三叔公看着云扬,眼中乍现一抹复杂难言的神sè,喃喃道:“沐风,你过来。”

云扬走近了他。

“你且屏蔽了周围这些人的视听,我不想除你之外的人,听到这个秘密,纵然你不在乎,我还是不想……”

三叔公气息愈发微弱的说道。

“好。”

云扬一挥手,浑厚玄气登时禁锢了这一片空间,更有漫天云雾乍现,彻底遮蔽了在场其余认等的视线。

对于这位三叔公,虽然今天不过是第一次见面,但云扬却对他充满了敬意,包括对其他的四个人,也都是充满了敬意。

面对这样残酷的非人折磨,连续坚持了十三年,始终没有屈服!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坚持!

只是这份坚持,就值得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为之肃然起敬!这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云扬扪心自问,若是易位处之,自己也未必能够坚持隐忍下来,或者在知道事不可为的第一时间就自尽了,省去了那份零碎折磨,希冀近乎无望的等待!

“我知道,你,不是沐风。”三叔公看着云扬,口中说着不是,但眼神却很温暖。

…………

http:///txt/73/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章 你不是雷沐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