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97章 圣山之巅

0897章 圣山之巅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一步踏出已经是珠穆朗玛峰之巅,雪风扑面而来,给人一种刮胡刀的感觉。雪白晶莹的雪花覆盖了一切,让这里变得非常干净。

这里是这个世界上最高最干净的地方,的确适合渡劫飞升。

狐姬就站在万仞悬崖边,翘首伫立,一袭白sè的留仙裙随风飘荡,那窈窕的身影仿佛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你来了。”狐姬没有回头,可她的后脑勺上似乎也长着一双迷人的眼睛。

宁涛向她走去,然后站在他的身边。

身前是一眼看不到底的峡谷深渊,往前是连绵起伏的巍峨大山,座座雪峰竞比高。那些山,已经是尼泊尔的山了。

宁涛还是感觉不到她身上有作为女人的气息,她就像是这雪山,这雪风的一部分,唯独没有她自己。

超然物外,跳出轮回,是为仙。

如果还能感受到俗人的气息,那还仙个鸟啊?

“你……”宁涛开口想说句什么,可就说了一个“你”字,然后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伤感和失落在他的心里蔓延。

狐姬看了他一眼,嫣然一笑:“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可是很勉强。

狐姬笑着说道:“你是在担心我渡劫失败,灰飞烟灭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据我所知,失败的几率是很高的。”

狐姬说道:“是的,失败的几率的确很高,一百个大概就只有两三个能成功吧,或许一个。可那又有什么,等你触摸到了那道屏障,你就会知道你也必走一步。你会放下你的一切,与天争一个机会。”

宁涛的理解却是越狱,只是这样的话说出来就大煞风景了。

“我准备了酒,陪我喝两杯吧。”狐姬折身向一旁边的一块背风的山石走去。

那块山石下的积雪被人清扫过,比较平坦的褐sè石面上摆着一坛酒,还有一盘瓜果。

狐姬席地而坐,嘴角含笑:“这酒是我自己酿造的狐仙酒,为的就是今日,这瓜果也是我特意从深山老林里采的灵材瓜果。今日此时,这世上我只想与你一人喝这酒。”

宁涛心中莫名感到,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深感荣幸。”

这次的笑容一点都不勉强,是发自内心的笑。

狐姬开了封,往两只酒碗里倒满了酒。

那酒sè泽嫣红,弥散出来的不只是酒的香气,还有这酒的灵气。

人是至美之人,酒是至好之酒,还有什么理由失落?

宁涛端起了酒碗:“来,我敬你一碗酒,祝你渡劫成功。”

“借你吉言。”狐姬与宁涛碰了酒碗,掩面饮酒。

在许多人的眼里她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可这个时候的一举一动却是那么的温柔妩媚。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有说有笑。

又一碗酒下肚,宁涛笑着说道:“真是想不到啊,当初的你还是一个立志要做社会主义接班人的小姑娘,一转眼你就要乘风而去,要去仙界了。”

“如果不觉醒,就做一个普通女人也好啊。”狐姬一声感叹,“不过你也快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天才,我相信要不来得及你也会触碰到那道屏障,渡劫成仙。”

宁涛心中一动:“我听你说了几次那道屏障,那究竟是一道什么样的屏障?”

狐姬说道:“我说的屏障,它不是一堵墙,也不是一张网,而是这天的法则。你看不见它,唯有去感应才能感应到它的存在。”

宁涛闭上了眼睛,试着感应了一下这方的天地自然,可是他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狐姬微笑着说道:“等你的灵力的达到巅峰,肉身灵魂完美融合,强大到影响天地气机的时候,你自然就感觉得到了。”

宁涛有些明白了。

这天地本来就是一个囚牢,世上的人都是囚徒,你一个囚徒想要出去,监狱长还不惩治?

这就有了天劫。

那屏障不需要可以去触碰,强大到影响天地气机的时候,自然就会触碰到,天劫也会来到。

不过,宁涛还是有一个地方想不明白:“你我坐在这里喝酒,那天劫 在哪里,又什么时候来?”

狐姬说道:“你感觉不到,可是我能感觉到。每个人的天劫都不同,你不必弄懂这些,当你触碰到屏障的时候,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好,有你告诉我这些也够了,我们喝酒。”宁涛端起了酒碗。

两人又开始喝酒。

狐姬有时候会抬头看一眼天空,也不知道是在观察天相,还是感应到了那天劫就要降临。

宁涛说道:“这次来,除了看你渡劫,送你最后一程,我也有一件事想跟你聊聊。”

狐姬看着宁涛:“你想跟我聊的是寻祖丹的丹灵吧?”

宁涛露齿一笑:“你猜对了,我去过时空,不止一次,我每一次去都会见到她。对了,她叫南门寻仙,是灵古时代的一个丹仙。”

“南门寻仙……”狐姬念了念,眼眸里浮现出了异样的神采,“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给我说说你与她的故事。”

宁涛慢慢讲述,从寻仙到雪未央。

一坛狐仙酒空了。

他的故事讲完了。

狐姬沉默了好半响才开口说道:“当初,我为了寻祖丹造了许多杀孽,幸好遇见了你。那日你在武当山飞升崖阻止了我,没让我去复仇,我那时很生气,可现在回头去看,你是对的。你给了我四颗寻祖丹,都有三分之一仙丹的品质,我用它们闭关也达到了仙丹级寻祖丹的效果,我也就不需要去抓丹灵了。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去找她?”

从来没人问宁涛这个问题,他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个问题。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狐姬接着说道:“你已经有完整的丹方,以你在炼丹领域的天赋和造诣,你要炼制出完全符合仙丹品质的寻祖丹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你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去找她呢?”

宁涛苦笑了一下:“她说过,我是她苦等的人。”

狐姬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我还真是多此一问,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你为情而去,我不拦你,但你要小心。”

宁涛慢慢叙说:“最初,我们没有感情,我只是想找到她,将她带回来,解开灵古时代终结的谜。可后来,随着我与她的接触增多,我与她有了感情,而且我真是她苦等的那个人,没有她我根本就吃不了寻祖丹。”

狐姬讶然道:“为什么?”

“我对寻祖丹过敏。”宁涛说道:“我需要她帮助我,我才能吃下一颗寻祖丹,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吃下一整颗的寻祖丹的话,以我的丹药过敏反应的强度而言,我大概会死。”

“其实你也没必要非吃那寻祖丹不可,你修的是天道,与我们不同。yīn阳相隔,你和她的情本不应该存在。”狐姬说。

宁涛苦笑了一下:“我之所以如此执着,情字其实是最轻的,我也有我的难处……算了,不提也罢。今天是你的好日子,说这些干什么。”

“与那诊所有关。”

宁涛不说,可她却能猜到。

“那的确是一个无情的地方。”狐姬说道:“如果是别的人,我可以为你杀,如果是别的事,我可以为你做,可唯独与它有关的话……我也帮不了你。我不劝你,但你要多加小心。”

宁涛点了点头,抬头看天。

天空雪花纷纷扬扬。

“仙界在什么地方?”他忽然问了一句。

狐姬也抬头看着天空,却过了半响才说道:“我其实也不知道,不过传说里……那个地方应该很美吧。”

宁涛笑着说道:“你先去,我随后来找你。”

狐姬这一去,他在仙界就有两个熟人了,另一个是yīn月仙子唐子娴。

狐姬忽然撑着爬过了两人之间的“酒桌”,来到了宁涛的身边。宁涛以为她要坐他旁边,却不了她顺势一躺,将头放在了他盘着的大腿上。

“你……”宁涛莫名紧张了起来。

狐姬露齿一笑:“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就要走了,我想在你的怀里躺一会儿,就像是小时后被你抱在怀里一样。”

宁涛起身不是,抱也不是,尴尬得要死。

狐姬仰看着宁涛,笑容妩媚:“爸爸。”

宁涛:“……”

他一直认为是她的爸爸,可真当人家要爸爸抱抱,叫他爸爸的时候,他却不敢答应了。

狐姬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很平静。

宁涛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盘腿坐着,看着她的脸孔。她就要走了,他想记住她的脸,每一个细节都要记住。

他要去天劫,他要过得可不只是天劫那道坎,还有林清华和天家采补院这两道坎。他并不知道他能不能去仙界,而即便是去了,他又怎么确定能与她见面?

仙界,或许是另一个宇宙空间。

她在百亿光年的某个地方。

他在百亿光年的这里。

怎么见面?

轰隆!

雪花飞扬的天空深处忽然传来一声闷雷,震天动地!

天空中的雪花变得极其缓慢,好像有无数只小手托着它们,担心它们会摔碎,要将它们小心翼翼地安放。

这天,变了!

PS:去小区外买烟,被狗咬了一口,下午去打狂犬疫苗……真是倒霉啊啊啊,今天只有两更了。

看网友对 0897章 圣山之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