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原来我不是一般人 > 第69章 杀一个,跑一个!【求推荐票】

第69章 杀一个,跑一个!【求推荐票】

  “它们既然关上了门,就肯定不想让我们活着出去,一定还在这里面,我们背对背防守着,这样比较安全。”李木想了一下,向阿娜窕建议。

  “嗯!”阿娜窕点了点头。

  两个人背靠背站在小储藏间正中。

  眼睛的视线都是警惕地看着周围。

  但是,两人都没有发现一只黑影从地板上,爬到了脚跟前。

  哗!

  哗!

  突然间。

  这只黑影的双手就像是绳索,将李木和阿娜窕的双脚死死地勒住了。

  “啊!脚下!”阿娜窕一声尖叫,她低头看见在地板上有着一个黑sè的人影,就像人死后躺在地上那样,可这个人影的右手像绳子一样,捆绑住了她的双脚。

  噹!

  挥起右手中的银镯子,阿娜窕砸向地上鬼魅黑影的脑袋。

  黑影的脑袋一闪,银镯子砸空了,滚落到了门边。

  哗啦啦!

  捆绑在阿娜窕双腿上的黑sè“绳子”,就像一条蠕动的蛇,一下子就是爬行到了她的双手上,将她双手也缠住了。

  李木见状,挥动手中的斧子,没有先去砍掉缠在自己脚上的东西,而是去救阿娜窕。

  突然。

  从侧面的梳妆镜玻璃里面,伸出来一只女人惨白的手,五根手指甲比手指都还长,全部都是涂了鲜血一样的颜sè。

  “小心!”阿娜窕见到这只女人的手抓向李木的脖子,立刻大声提醒。

  唰!

  噗!

  银白sè的光芒一闪。

  这只镜子里面伸出来的女人手掌,被斧子劈斩出来的光,从手腕处斩断了。

  “啊!”凄厉的鬼叫声,从玻璃中传出来。

  一股乌黑的血迹喷洒向四周,但立刻就是化为了黑sè雾气消散了。

  女人光秃秃的手干,快速地往镜子里面回收,画面十分血腥恐怖。

  李木毫不迟疑,挥起斧子就斩向阿娜窕的脚下,想要先解除她的危险。

  可在他斩掉镜中女人一只手时,缠绕在他脚上的黑sè“绳子”,已经爬了上来,将他的双手也给捆住,想要挥动斧子是不可能的了。

  糟了!

  李木和阿娜窕的身体都被地上的黑影缠住,两个人拼命地挣扎,都无济于事。

  噼里啪啦!

  那是镜子破碎的声音。

  两个人都震惊地看向了旁边的梳妆镜。

  由内到外。

  梳妆镜的玻璃不断地碎裂出细小的裂缝,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

  裂缝逐渐从小变大。

  慢慢地。

  一个女人的脑袋从镜子里面硬挤出来。

  玻璃的碎片割伤了这个女人的脸和头,鲜血不断地通过裂缝流出来。

  “咯咯,咯咯……”这个女人一边发出凄厉的叫声,一边拼命地把脑袋往镜子外面挤。

  李木和阿娜窕都是惊呆了,倒吸一口凉气,浑身发冷冒汗。

  “怎么会是她?”当这个镜中女人的脑袋,从玻璃里面鲜血直流地挤出来时,李木震惊得一双眼珠子都瞪大了。

  镜中女人只是伸出来了一个脑袋,但看不见她的脸,因为她的脸上笼罩着一块红布。

  是古代娶亲时,新娘子头上才会盖的那种红布,非常有特点和醒目,一眼就能认出来。

  李木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幅古画。

  在荒村凶宅中见过。

  在梦到爷爷时见过。

  在福贵旅馆的大厅里面见过。

  这幅古画上的新郎,跟李木长得一模一样。

  并不只是长得像而已,而是无论从脑袋和脸的哪个方面去看,都是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的。

  所以,李木都下意识觉得,千年古画上的新郎就是他。

  只是,为什么会是他呢?

  千年之前,他怎么会被人画在了珍贵金蚕丝编织的布上?

  太诡异!

  太不可思议!

  太让人想要知道其中的秘密了。

  但是。

  李木的确没有想到,在他还没搞清楚古画上的新郎为什么是他时,在新郎旁边的新娘,竟然化为了鬼魅妖邪之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要杀掉他。

  为什么?

  既然两个结婚的人都被画在了古画上。

  能够在一起结婚,那就说明至少没有深仇大恨。

  可新娘子为何要杀他?

  甚至还是穿越千年来杀他?

  “小心她的手!”阿娜窕见到新娘子另一只红袖笼罩的惨白手爪,鹰爪似的抓向了李木的脖子,大声叫喊。

  而李木还在愣神思考。

  唰!

  噗!

  斧子被扔到了上空,银白sè的光芒在空中闪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新娘yīn魂的另一只手也被斩断了。

  嘭!

  斧子落下来的时候,斧刃砍在了地面黑影的脑袋上。

  “啊!”

  篷!

  地上黑影发出一声鬼叫,整个影子都是爆开,化为了黑雾消散。

  李木和阿娜窕身上被捆绑的黑sè“绳子”,一样是变成黑雾消失了。

  “厉害!”阿娜窕朝着李木竖起了大拇指。

  刚才李木握住斧子的右手动不了,但他利用手腕的力量,将斧子抛起来,不但斩掉了新娘yīn魂的另一只手,还消灭了地上的黑影,的确没有一定的头脑,很难做到临时的机智!

  “咯咯……”

  新娘yīn魂一声鬼叫,竟然整个人头从镜子里面冲了出来。

  没有身子,只有一颗头飘在空中。

  唰!

  李木面sè冷酷,右手一把拎起插在地上的斧子,劈向新娘yīn魂的头。

  “啊!”

  新娘yīn魂的头见到斧子斩出的银白sè光,凄厉地尖叫一声,冲向了小储藏间的门,竟然是穿门而过地跑掉了。

  “咯咯,咯咯……”空气中,新娘yīn魂的鬼声飘来,充满了愤怒和怨气。

  阿娜窕连忙走到门边,捡起自己的银镯子,大口大口地喘气:

  “你这店里居然藏了两只厉魂,我的天啦!”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在杀了一只,另一只打跑了!”李木有些歉疚地看着阿娜窕。

  “被杀那只一点也不厉害,最多只能够困住人的行动一会儿,还没有那个力量用本体杀人,跑掉的那只才可怕,根据我的估计,它比纸人厉魂凶残十倍不止,而且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肯定还会来杀你!”阿娜窕心有余悸的表情看着李木。

  “为什么?”李木一惊,连忙追问。

看网友对 第69章 杀一个,跑一个!【求推荐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