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03章 夜探感业寺

0903章 夜探感业寺

一个脚下有梯,宁涛越过高高的庙门来到了感业寺中,落脚无声。

感业寺里静悄悄的。

佛殿里没有人,供的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长长的神龛上摆满了长明灯,一盏一盏排列整齐。

宁涛穿过佛殿,从神像后面的门进入了后院。

后院是尼姑们居住的地方。

不过住在这里的尼姑可都不是一般的尼姑,绝大多数都是唐太宗的嫔妃。唐太宗死后,那些没有子嗣的嫔妃就会被送到这感业寺中出家为尼。

后院里有几间房屋亮着灯,其中一间隐约传出诵念佛经的声音。那门前还站着两个披甲带刀的侍卫,身材高大,威风凌凌。

看甲胄和武器,那两个侍卫一看便是大明宫中的金吾卫,这么晚了却在一个尼姑门前站岗,那屋子里的尼姑的身份还能简单吗?

“难道是武才人?”宁涛心里有了一个判断。

这个时期的武帝才只是李治的情人,最拿得出手的身份也只是先帝才人,距离称帝还有十万八千里路,好几十年时光。

黑暗的角落里,宁涛闭上了眼睛。

元婴说出就出。

无端一股yīn风吹来,厢房门前的两个金吾卫警惕地看向了后院,可是后院一片漆黑,没看见有人,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响动。

“兄弟,那只是一股风而已。”一个金吾卫说道。

另一个金吾卫说道:“还是警惕一点好,陈总管交代过了,这屋子里住的可是陛下最喜欢的女人,不能有半点闪失。”

“都怪那个该死的昆仑奴,如果不是她来捣乱,我们兄弟二人怎么会在这里站夜岗?”另一个抱怨道。

“陈总管找的那些人真是废物,就连一个女人都抓不住,白日里如果是我们兄弟追出去,那个女人的脑袋恐怕早就摆在陈总管的面前了。”

“我听说陈总管明天要杀了那些昆仑奴,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听说陛下这几天可能要过来,那些昆仑奴留在这里是个祸患,当然要杀。”

“杀了好,那个女人一定会再来救人,到时候定不会让她逃脱。”

两个金吾卫低声交谈,却不知有个人就站在他们旁边,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

其实不是人,是宁涛的元婴。

宁涛心中暗自庆幸听了昆仑玉的话,今天晚上就来救人,如果依照他的计划,明天晚上再过来救人的话,他这个大侠大概就只能帮着收尸了。

不过他也有他的道理,昆仑玉手中拿着照夜天书,正常情况下那个陈康会用昆仑玉的族人要挟她,引诱她去救人,然后实施抓捕,再夺走宝物。却不想唐高宗要来会情人,这个变数就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

厢房的门紧闭着,可这门对于宁涛来说形同虚设。他轻轻一倾,元婴的头就从门板上钻了进去,然后又是他的身子。

房间里坐着一个女尼,二十出头的年龄,身材曼妙,一张脸蛋也漂亮得很。仔细看她,还真是见过一次的武则天的年轻版,可即便如此年轻,她的眉宇间也有着一种别的女人所没有的英武之气,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武瞾坐在一张小方桌前,桌上摊着一本金刚经,金刚经的旁边放着一只木鱼。她一手敲木鱼,一手盘佛珠,嘴里咿咿呜呜的念着金刚经。

看一眼也就够了,却就在宁涛准备收回收回的时候,坐在小方桌前的武曌抬头看了门口一眼,也不念经了,直盯盯的看着什么都没有的门口。

宁涛心中一动,难道被她发现了?

这不可能啊,元婴之眼便是天眼。可在他的天眼之下,这个年轻的武瞾没有半点异常,没有作为修真者的灵气,也没有作为活死人的死气。在他的天眼里,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怎么可能发现他这个半仙的元婴?

“或许,她有点灵性,能稍微感应一点元婴的存在。”他的心里这样想着,也只有这种可能。

却就在这个时候,武曌轻轻地说了一句话:“何方宵小,来我这里干什么?”

宁涛顿时愣住了。

这就不是感应不感应的问题了,这是知道他的存在,说的这话也带着一点威胁的意味,这可不是历史上的那个武才人在这种情况下能说出来的话。

试想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面对元婴这种存在,不被吓尿出来就已经算胆大了,怎么可能还出言威胁?

难道她是……

武玥!

这个念头在心中冒起,宁涛的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复杂的感受。

这时武瞾站了起来,往宁涛的走来。

有那么一刹那间的犹豫,宁涛离开了她的房间,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今夜他来不是来调查这个年轻的武瞾是不是武玥的,他是来救人的。

房间里,武瞾停下了脚步,眼睛里满是疑惑的神光。

这个时候宁涛已经潜行到了别处,他很快就找到了昆仑玉所标注的地牢所在的位置。

那是一个堆放杂物的房间,门敞开着,亮着灯,一眼就可以看见几个人围着一方桌,正在喝酒吃肉。看仔细了,正是白日里追捕昆仑玉的那四个人。

地牢的入口就在那个房间之中。

宁涛直接走了进去。

四个正在喝酒的汉子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看着宁涛,原本是一个热热闹闹吃吃喝喝的场面一下子就静了。

忽然,那个射了昆仑玉一箭的汉子认出了宁涛,指着宁涛说道:“这不是白日里那个女贼的同伙吗?”

“就是他!”

“操家伙!”

屋子里顿时乱成一团。

宁涛也动了。

不过也就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屋子里就只剩下一个还站着的人,

也就是那个射了昆仑玉一箭的家伙,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刀,而那把刀还没来得及出鞘。

“来”他张开喉咙要吼叫,可一个“来”字没来得及出口,一把黑红sè的手术刀就插进了他的嘴里,他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刀锋锋利,只要他一动,他的舌头就会被割掉。

宁涛淡淡地道:“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我就说一次,你听清楚了就活命,你听不清楚就死。”

他点了点头,双腿直颤。

宁涛说道:“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带我去地窖见那十个被囚禁在这里的昆仑奴,然后放了他们,你听清楚了吗?”

他点了点头。

宁涛将日时之刃从他的嘴里抽了出来。

那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家伙忽然又张大了嘴巴:“来”

嗤!

一线寒芒闪过。

那个家伙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一条喷血的伤口,那血就像是喷泉一样从切开的动脉血管之中喷出来。

宁涛摇了摇头:“就算你把那几个金吾卫引过来又如何?你就没有想过我能杀你,我就能杀他们。”

可是这样的金玉良言,躺在地上喷血的家伙肯定是听不见了。

宁涛迈过几具尸体,来到了一处墙角。

墙角下平放着一块木栅栏,栅栏下就是昆仑玉所说的地窖。里面黑漆漆的,不过宁涛的视线并不受影响,他看到了被囚禁在地窖之中的昆仑奴,不多不少正好是十个。

宁涛移开了木栅栏,把放在旁边的一条绳梯放了下去。

地窖并不是地牢,没有什么地道下去,只能用绳梯。这里毕竟是寺庙,不是衙门,根本就没有什么专业的地牢用来囚禁人。那个陈康把人囚禁在这里,大概也只是因为他能掌控这个地方,方便他行事。

宁涛提起挂在墙壁上的一只灯笼,直接跳了下去。他拿灯笼下去倒不是给他自己照明,而是让下面的昆仑奴能看清楚他。

一只灯笼下来,黑暗的地窖里顿时有了光亮,十个戴着脚镣手铐的不能如紧张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青年,一个个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警惕。

宁涛说道:“不用紧张,我是昆仑玉的朋友,我是来救你们的。”

一个老者试探的道:“敢问大侠尊姓大名?”

宁涛说道:“免贵,在下姓宁,单字一个涛,江湖人称不日新君。”

“宁大侠你说你是我家玉儿的朋友,请问我家玉儿在什么地方?”老者还在试探。

他这么谨慎自然有他的原因,万一这个青年是陈康的人,假装救他们出去,引昆仑玉现身,那就中计了。

宁涛说道:“玉姑娘就在感业寺外面,你们大可以相信我。”

他将昆仑玉给他的簪子拿了出来,递到了那个老者的面前。

这个老者就是昆仑玉的父亲,照夜白。

来的时候昆仑玉还谈及过她的弟弟,她的弟弟叫黑玉冲,不过他也就知道一个名字,具体谁是黑玉冲,他暂时还不知道,而现在也不是认小舅子的时候。

照夜白看了看宁涛递给她的簪子,书中的警惕和怀疑顿时消了许多,他抱了一下拳:“大恩不言谢,宁大侠的救命之恩……”

宁涛没等他把话说完,手中日食之刃。一挥,照夜白手上的截至手铐咔嚓一声就断了。再一挥,照夜白脚上的脚镣也断了。

一群昆仑奴眼神惊讶,看宁涛的眼神之中也充满了敬畏。

这个是真大侠!

宁涛的动作很快,一转眼就将所有昆仑奴身上脚镣手铐劈断,然后搂着照夜白的腰纵身一跃,一下就跃上了地窖。

“你们爬上来吧,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宁涛说。

他只带他老丈人上来,别人没这样的优待。

余下的九个昆仑奴都是年轻力壮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从梯上爬了上来,随后跟着宁涛离开。

看网友对 0903章 夜探感业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