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章山神庙与红灯笼

第五十章山神庙与红灯笼

南忘向湖畔望去。

只是简单的一个转身,她眼里的醉意便尽数消失不见,身上散发出山野清新之气,更重要的是气度威严至极,变回了青山的清容峰主。

小船无桨而动,破浪而前,激起无数水花,很快便来到湖畔不远的地方。

大夫跪在地上,双手高举着一个案卷,不敢抬头。

南忘伸手隔空取过案卷,展开扫了两眼,对井九说道:“还是要去鹿山。”

无数道极细的剑弦在湖面生出,结成一张网状的事物。

南忘凌空而起,赤足轻踩网面,嗖的一声向着天空飞去。

紧接着,宇宙锋破空而起。

湖面生波,过了会儿才渐渐平静。

……

……

鹿山是朝天大陆西南的一座名山,名气主要来自于南蛮部落,据说南蛮祭祖的神庙就在这里面。

两道剑光落在山谷里,南忘望向四周的山野,沉默不语。

她是这里的主人,但多年未回,难免有些陌生,而且因为南趋的事情,心情有些沉重。

南趋当然不在鹿山,如果卷帘人都能找到他,青山何至于如临大敌?

这是柳词真人请水月庵用天人通算出的一条线索。

她挥动衣袖,手腕上的银镯撞击,发出好听的清脆声音,山野间的花树里飞出数百只野蜂,循着声音向远处飞去。

井九知道她是在通知那些部落里的长老帮忙。

没过多长时间,数十里外忽然生起一道黑烟。

……

……

剑光破开密林,树叶被切断,簌簌落下,不停翻飞,就像是被杀死的鸟群。

树林里有片空地,修着一座有些简陋的庙,不知供着哪一座山神。

山神庙四周已经被人用幔布围住,打结处有些潦草,明显做的很是匆忙。

井九的视线透过幔布,看到至少有数十名蛮人跪在地上,以额触地,身体微微颤抖,不是恐惧而是激动。

远处的山野里还有更多蛮人正在向这边赶过来,同样没有人敢向幔布里看一眼,都是低着头跪行,显得极为虔诚。

有几名老者的打扮明显不同,衣着更加华丽,身上挂着银sè的项圈,应该是巫师、长老之类的人物。

南忘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看来非常习惯这种待遇。

她说了一句有些含混难懂的话。

幔布外的南蛮们连连叩首,亲吻地面,然后退到了更远些的地方。

井九走进庙里,看着那尊结着半莲、以手撑颌、意态雍容的神像,觉得有些眼熟,问道:“这是你的祖上?”

南忘说道:“是我。”

井九怔了怔,然后释然。

修行者与凡人最大的差别就是寿命。

而时间就是神话。

神庙里的地面已经被人挖开,露出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

从泥土的新鲜程度来看,应该是这里的部落长老收到南忘的传信,刚刚挖出来的。

那些黑乎乎的东西不是煤,是yīn木。

南蛮神庙地底会埋着很多千年古木,名为神木,这些神木忽然之间变成yīn木,自然意味着很多事情。

南忘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坐到地上,气息却更加慵懒。

她的左脚收回臀下,右腿向前伸出,赤足如白莲,以手撑颌,若有所思。

如果这时候她的手里再拎一个酒壶,便是常见的星空下清容峰顶巨石美人醉饮画面。

没有酒壶。

这时候的她似极了庙里的那尊神像。

井九静静看着她。

南忘闭上眼睛,仿佛沉睡。

她身上的那些银铃忽然响了起来。

这些缀在她身上的小银铃平时从来不会随意响动,无论走路还是驭剑飞行的时候。

银铃振动的越来越快,发出的清脆声音越来越密集,穿过幔布,响彻山野。

庙外响起南蛮们的欢呼声,紧接着响起粗犷而富有生命活力的乐声与歌声,然后是脚步踩踏地面的声音。

应该是开始跳舞了。

时间缓慢流逝,南忘依然沉睡,银铃依然响着,直至夜sè降临。

篝火点起,蛮人们不觉疲累,依然歌舞不歇,反而在酒精的作用下,更加热烈。

井九感受到至少有数千道气息,汇聚到了山神庙里,越来越浓,快要变成欢乐的雨滴。

南忘忽然睁开眼睛,眼神毫无情绪,随意一指点向空中。

看似简单的一指,却是清容峰无端剑法与南蛮通神术的结合,放眼朝天大陆,只有她一个人能够施展出来。

无数道极其细密的光丝,从她的指尖喷涌而出,瞬间织成一张极大的图案。

这张图案明暗分明,渐成形状,隐约能够分辨出是天南大陆的地图。

越靠近鹿山的地方,地图便越是清楚,哪怕一条小溪,一个山洞都会被标识出来,而越往远处去,图案便越是模糊,至于遥远的冰雪王国在这张地图上则完全是空白一片。

图上有一个明显的光点就在鹿山附近,应该就是他们现在所在的山神庙。

一道极暗的线条从那个光点向着远方伸去。

井九知道该自己了。

他的视线落在地图下方那片空白里,那里便多了一个光点。

那里是南海,是蓬莱神岛宝船被屠的位置。

第二个光点已经到了南方的岸边,那是整个村庄居民离奇死亡的地方。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光点出现,那是最近这些天青山宗认为值得怀疑的地方。这些光点的分布看似没有什么规律,但如果隔得远些再看,可以隐约看出就像一个扇子,从南海深处到岸边小村庄是一条线,然后逐渐向北散开。

那条离开山神庙的暗线来到了这片扇形里,渐渐分离,变成十余个光斑,整齐地上下排列着。

益州就在离这条光斑带不远的地方。

那么西海也不算太远。

井九沉默不语。

他本以为南趋会做别的选择,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自信。

南忘坐了一夜时间,消耗了太量心神,难免有些累,伸了个懒腰,说道:“到底在哪儿呢?”

那些光斑只是在地图上看着小,实际上至少有数百里方圆,要查清楚那十几个光斑,

说话的时候,她前仰后合,银铃微动,噘着小嘴,就像受了委屈的普通蛮部少女。

井九看着她雪白的肚子,心想不喝酒多好。

南忘注意到他的视线,说道:“你想……”

井九不想死,也不想摸,指着图上某个光斑说道:“在这里。”

南忘顿时忘了前面的事情,问道:“为什么?”

井九指着海边那个村庄说道:“按照正常的移动速度,他现在最可能到的地方就是这里。”

南忘心想雾岛老祖的境界堪称深不可测,如剑仙般数千里来去自如,什么叫正常的速度?

井九说道:“如果南趋泄露出来一丝气息,便会被青山剑阵查知,所以他一定是找到了某个方法可以暂时屏蔽气息,就像萧皇帝那样。但不管是何种方法,他都不能动,不然便一定会泄露气息。”

朝天大陆没有人能做到真正的动静如一。

就算是他学会了幽冥仙剑,也只能做到无限近似。

既然南趋绝对不能动,便只能让别人来送,而且为了不引起修行界注意,只能用最普通的方法运输。

把南趋送进朝天大陆深处的人是谁?肯定不是西海剑派,因为青山宗一直盯着那边。

井九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只知道另外一个事实,说道:“他在棺材里。”

南忘想着先前施展通神术时感应到的那道yīn暗气息,神情微变。

……

……

一辆载着棺材的马车,前些天一直在官道上向北进发。

棺材是老棺材,一看就知道养的极好。

驾车的那位少女同样养得极好。

那少女身形娇小,容峰娇媚,穿着白sè孝衣,更显娇俏,引发了很多恶人的兴致。

但那些恶人哪里知道,那个少女曾经是不老林里的真正恶人。

南筝不敢随意杀人,但想摆脱这些人还是很容易。

十余日后,她驾着车来到了一片莽莽野山里,山道已经到了尽头,崖外远处隐见城廓,却是数百里外的事情。

这里的山脉里连一丝灵气都感应不到,真正荒芜到了极点,她猜到应该是益州周边的那片野山。

这片野山人烟稀少,更没有什么修行宗派,只有当年禅宗为了清理毒瘴而创建的宝通禅院,还留在这里。

南筝没想到在这片野山里居然有一座庙。

还是她曾经很熟悉的、却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的部落里的山神庙。

这里离鹿山至少有数千里远,为何会有部落里的庙?

山神庙很旧而且很小,把棺材抬进去后,便只剩下很狭窄的空间,勉强可以躺下。

当她转身望向那口黑棺材时,心里的诡异感觉更加强烈。

黑棺材里没有任何气息,里面的那位老祖仿佛真的死了。

她不知道老祖来这里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这里等多久,却根本不敢离开。

夜sè来临,野山如墨,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连野兽的叫声都没有。

南筝是不老林的高手,自然不害怕野兽,却害怕这种安静。

她在山神庙的石像下找到一些油,倒进庙外的灯笼里。

灯笼已经残破却还能点亮,而且居然是红sè的。

红暖的灯光照亮破庙。

看着有些喜庆。

也有些恐怖。

……

‘……

手机上传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写了一堆感言,烦

http:///txt/5/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十章山神庙与红灯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