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长安惊变

第五百二十九章 长安惊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己方已相继平定青犊、铜马、高湖、重连、五校、尤来、大枪、五幡等多支起义军,大大打击了河北起义军的气焰,河北的局势也逐渐趋于稳定,这个时候,刘秀麾下的

众将再次开始了有组织的劝进。刘秀若不称帝,他们别说去谋取天下,即便是占据河北,都是名不正、言不顺。只有刘秀称帝,贵为了天子,那么从此以后,刘秀说谁是贼,谁就是贼,刘秀指到哪,他

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打到哪。

可要命的是,刘秀一直对称帝之事十分排斥,起码到目前为止,刘秀完全没表现出来准备称帝的野心,也没有做任何这方面的准备,这让下面的众人,无不是心急如范。

以前指望朱祐劝进,屡次无果,这次他们换了代表,让马武带头来劝进,结果依旧无果,被刘秀从营帐里打发了出来。

此事过后,以刘秀为首的汉军继续南下,由幽州进入冀州的中山。到了中山郡境内,汉军众将再次发起一次大规模的劝进。

众将一同来到刘秀的营帐里。看到进来这么大的一群人,刘秀一怔,不解地环视众人。吴汉跨前一步,大声说道:“王莽篡位,汉统中断,纲常败坏,贼寇遍地,豪杰愤怒,百姓蒙难!大王先战昆阳,王莽败,后战邯郸,王郎败,北方州郡,因大王之武功,得以平定。今天下三分,大王得其二,跨州据土,甲士百万。论武力,何人能出大王之左右?论文德,何人能与大王相提并论?我等皆听说帝位不能久空,天命不可违背

,还望大王顺应天命,为国家着想,为天下百姓着想!”

说完话,吴汉一甩征袍,屈膝跪地,向前叩首。

“子颜请起……”

刘秀正要上前去搀扶吴汉,后面的耿弇、岑彭、朱祐、铫期、马武诸将,纷纷跪地叩首,齐声说道:“还请大王顺应天命,为国着想,为天下黎民着想!”

看着跪下一片的众将,刘秀轻轻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要说刘秀一点没有称帝的野心,那是不可能的,可是,称帝不是一件小事,涉及到方方面面。

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走上这条路,就再也无法回头了。很多人原本都可以活得好好的,皆因贸然称帝,最后身败名裂,一命呜呼。

汝南的刘圣,因为称帝而被杀,河北的王郎,因称帝而被杀,汉室遗孤孺子婴,亦因称帝而被杀。

当今天下,时不时就冒出个皇帝,然后成为众矢之的,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有这么多的前车之鉴,刘秀不能不慎重考虑。刘秀做事,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现在要他称帝,他总觉得欠缺了点什么,心中很是没底。

他幽幽说道:“诸位都起来吧!现今河北,贼寇未定,刘玄、赤眉,皆对河北虎视眈眈,内忧外患之际,又何必匆匆称帝?此事,以后再议!”跪地叩首的耿纯,猛然抬起头来,大声说道:“天下士大夫,抛家舍业,背井离乡,千里迢迢,追随大王,南征北战,出生入死,游走于刀剑之间,未曾有过怨言,只盼能攀龙附凤,一展雄心抱负!现,大业初定,天时、地利、人和皆在大王这边,大王却一拖再拖,迟迟不肯称帝,岂不让士大夫们都寒了心,认为自己即便留在大王身边也

毫无建树。末将担心,一旦让士大夫们心生去意,将来难以再聚。大王,万万不可错失眼下之良机啊!”

吴汉抬头,说道:“末将附议!”

耿弇等人也都纷纷抬头看向刘秀,齐声说道:“伯山言之甚善,末将附议!”

刘植直接改口说道:“微臣附议!”

刘秀做事,向来果决,只有在称帝这件事上,显得犹豫不决。

因为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而是直接关系到他麾下数十万将士们的生死,他不能不慎重,不能不把所有的后果都考虑清楚。

他沉默许久,幽幽说道:“好了,你们心中所想,我都知道了,现在,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纷纷无奈地摇头,退出刘秀的营帐。

到了外面,众人纷纷聚集到吴汉的周围,七嘴八舌地说道:“直到现在,大王还是无法下定决心,真不知道大王在顾虑什么。”马武说道:“河北贼军,现已元气大伤,不足为虑,而刘玄和赤眉,又打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北顾,大王现坐拥幽州、冀州、河内,试问天下,何人能有大王之天象、人

事?”

景丹若有所思地说道:“我想,大王不是不想称帝,只是现在还缺少一个契机!”

“什么契机?”众人纷纷不解地看向景丹。

景丹苦笑着耸耸肩,说道:“至于缺少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这恐怕只有大王心里清楚。”

刘秀是刘玄授封的萧王,是更始朝廷的司隶校尉,是奉刘玄的命令,行大司马事,巡抚河北。

他若在河北称帝,就等于是背叛了朝廷,背叛了刘玄。那他刘秀,岂不成了恩将仇报、卑鄙无耻的小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秀与古往今来的枭雄有一处很大的不同。

有些枭雄,更在乎实的,而不太在乎虚的,像后世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我只要牢牢控制住了权力即可,至于别人怎么说我,我完全不在乎。

而有些枭雄,更在乎虚的,不太在乎实的。像项羽,明明可以在鸿门宴上杀了刘邦这个最大的威胁,但为了自己的好名声,他偏偏没有这么做。刘秀与项羽、曹操这些枭雄都不一样,他是既要实的,也要虚的,我既想要得到天下,也要一个好名声,我既要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皇位,也要得到天下人的敬仰,我是

想鱼肉与熊掌兼得。

实的权势、虚的名声,为什么那么多旷烁古今的英雄豪杰只能两者选其一?难道他们不想两者兼得吗?不是不想,而是要两者兼得,实在太难了。

刘秀直到现在还不肯称帝,说白了,他就是想实的、虚的一起要,自己在给自己的称帝之路加难度。

正如景丹所言,现在刘秀的确是在等一个契机,一个可以让他实的、虚的一把抓的契机。

他本以为自己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不过,这个契机的出现,比他预料中的要早很多。

李松和苏茂在与赤眉军的交战中落败,苏茂逃到了洛阳,投靠到朱鲔和李轶麾下,而李松则逃回到长安。此战一败,长安已无抵御赤眉西进的实力。这个时候,申屠建、廖湛、张卬等绿林系将领们都恢复了贼军本sè,向刘玄提议,长安已经守不住了,反正长安早晚都要落入赤眉军之手,要被赤眉军洗劫,不如我们自

己先动手,先这么干。

我们自己先把长安洗劫一番,然后撤离长安,到别处避难。只要我们手里有钱有粮,无论到哪都可以东山再起。

要知道申屠建、廖湛、张卬这些人,可都是更始朝廷里的王公贵胄,是更始朝廷的开国功臣。

可是现在,他们这些人竟然向刘玄提议,要自己洗劫自己的都城,由此可见,这些绿林系的将领们都是一群什么人。

即便用厚颜无耻、卑鄙下作来形容他们,都显得不那么贴切。

刘玄是昏庸,是贪好女sè,重用奸臣,但刘玄还真没下作到要自己洗劫自己都城的地步。

听完申屠建、廖湛等人的提议后,连刘玄都是火冒三丈,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但他又不敢当着申屠建等人的面发火,脸sèyīn沉地拒绝了绿林众人的提议。

刘玄未接受申屠建等人的建议,申屠建、廖湛、张卬、胡殷等绿林系贵胄门反而勃然大怒,几人聚到一起,埋怨起刘玄的不是。

你是怎么称的帝,怎么做的天子,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当初可是我们把你推倒天子宝座上的,现在你做了两年皇帝,以为自己就真是天之骄子了,就可以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不听我们的建议了?

几人大骂刘玄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他们私下里一商议,刘玄不是不听他们的话吗?干脆,他们与御史大夫隗嚣联手,直接绑架了刘玄,把长安洗劫一番,然后带着刘玄和金银珠宝,逃离长安。

如果以后有东山再起的机会,那自然是最好,如果没机会东山再起,就把刘玄杀了了事,他们回绿林山,继续做绿林好汉。

在这些绿林系将领们的眼中,绑架刘玄,和绑架个普通人没什么分别。可见当时绿林系的人已经胡作非为到何种地步。

不过,他们的密谋,恰巧被同为绿林系出身的侍中刘能卿听到,刘能卿和谢躬一样,虽为绿林出身,但却是刘玄的心腹。

得知申屠建、廖湛、张卬、胡殷、隗嚣等人要绑架刘玄的消息,刘能卿没敢耽搁,第一时间把此事密报给刘玄。刘玄听后,恨得牙根都痒痒,平日里,绿林系的人欺压自己,自己已是一忍再忍,现在倒好,他们把自己的退让当成软弱好欺,变本加厉,进而要绑架自己,甚至是杀了

自己。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刘玄假装生病,不再上朝,私下里,他给申屠建、廖湛、张卬、胡殷、隗嚣五人各送去一封诏书,召见他们入宫议事。

申屠建、廖湛、张卬、胡殷四人,不疑有他,纷纷入宫。只有御使大夫隗嚣迟迟不见踪影。

刘玄的本意是,等他们五人都到齐了,再把他们一并杀掉,可由于隗嚣没到,刘玄便让先到的申屠建等人去偏殿等候。

到了偏殿,廖湛、张卬、胡殷三人,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不久前,他们五人才刚刚密谋,准备绑架刘玄,洗劫长安,可今日,刘玄便突然召见了他们五人,事情未免也太巧了吧?

廖湛、张卬、胡殷三人意识到其中有危险,便叫申屠建和他们一起离开皇宫。

可是申屠建却自信满满地认为他们是多虑了,刘玄是他们扶植起来的傀儡天子,哪怕借给刘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他们动手。见自己劝不动申屠建,廖湛、张卬、胡殷三人无奈,只好自己离开,留下申屠建一个人继续待在偏殿。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九章 长安惊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