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09章 命火

0909章 命火

昆仑玉自己选了一个平坦的地方,还捧来枯叶在地上铺了一层,看上去很像是鸟做的一个窝。

做窝的树叶宁涛也有出力捧和铺,可他还在林间收集树叶的时候,昆仑玉却钻进了“鸟窝”里,侧躺着睡了。也不招呼宁涛,而且还背对着宁涛,一副不搭理你,你爱睡不睡的样子。

宁涛忍俊不已,他知道她显然不是不想搭理他,而是害羞。

这毕竟是她和他成亲的第一夜,是正儿八经的洞房花烛夜。作为新娘的她,怎么不想跟她的新郎渡过一个浪漫而富有激情的夜呢?这是她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日子,她怎么会让它平平无奇地虚度过去?

宁涛将手里的一捧枯叶扔在了地上,然后向他和她的“鸟窝”走去。

听到脚步声响,昆仑玉的身子微微颤了颤,但还是没有回过头来看宁涛一眼。她明显是在装睡,而且很紧张。

宁涛爬进了枯叶鸟窝里,平躺了下来。厚厚的枯叶给与了后背松软舒适的感觉,他也放松了下来。不过也只是这样,他心里琢磨着什么时候把营地里的照夜族人带到西域黑潭沙漠去。

他绞尽脑汁回想自己学过的地理知识,可“黑潭沙漠”对他来说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也就没法确定它的方位,然后驾驭肉中枪飞过去了。

从照夜白的描述去分析,他怀疑照夜族的领地应该是在新省地域之中,或许再往西一点。可新省有许多沙漠,最小的一个霍城沙漠也有将近五百平方公里,要在那许多的沙漠之中找到照夜族的领地,那和大海捞针其实没什么区别。

不过,他也有他的办法,那就是元婴出窍,进入照夜白或者某个照夜族人的脑袋里去读取相关的记忆就可以找到路线,确定照夜族领地的位置。

却就在他琢磨这些的时候……

“嗯咳。”拿屁股和背对着新婚丈夫的女侠轻轻咳嗽了一声,但还是没有转过身来。

宁涛忍着笑,翻身过去,柔声问道:“娘子,是不是有点冷,着凉了?”

“没……没有,我很暖和。”新婚的女侠更紧张了。

宁涛伸手搂住了新婚女人的腰:“我看你一定是有点冷,我抱着你,你感觉会暖和一点。”

“我真不冷。”

“你不要逞强,你一定冷。”

“我……我热得想脱衣服!”

“这么奇怪?”

昆仑玉忽然转了伸来,直盯盯地看着她的新郎,两只眼睛里就像是要喷出火来了。只是不知道那是怒火,还是别的什么火。

宁涛关切地道:“娘子,你怎么啦?”

昆仑玉一个白眼过来,没好气地道:“我说我热得想脱衣服!”

你是猪啊!

就差没把这话说出口了。

宁涛说道:“那我往旁边去点?”

他挪屁股,真要往旁边去。

昆仑玉忽然抓住了他:“夫君,你是故意捉弄我是不是?”

“当然不是……只是,娘子,岳父他们就在那边,不好吧?”

“咱们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宁涛:“……”

人家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了,他这个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人还有什么好矜持的?

他要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他说到做到了。

开门见仙。

这不是刻意,而是寻祖丹过敏反应的一部分,他也控制不了。这种特殊的见面方式也使他成了唯一一个可以见到她的人,而他也的的确确是她苦等了千百世的人。

黑暗在视野里往前延伸,任何一个方向都没有边际。唯有一团火光在黑暗之中跳跃着,它好像是这个一片死寂的黑暗世界的火种,艰难地积蓄着力量,等待撕开黑暗的那一刻的到来。

宁涛又见到了她,南门寻仙。

“你来啦。”这一次的她,面部非常完整,美若嫡仙,与他见过的纯能量形态的她一模一样。

这是他的炼丹的能力较之上一次有了一点进步的原因,可这种进步相当有限,她的身体还是骷髅身体,没有血肉。

这其实也证明了她说的话的真实性,他要想带她走,唯一的途径就是只能是带一颗仙丹级的寻祖丹来,在她的帮助下吃下去。而她,也会在那个过程之中血肉丰满,获得重生。

你来啦。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给人一种无比温馨和体贴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妻子对自己心爱的丈夫说的话。

不过,她的声音里透着疲惫。

上一次开门见她,她就说了,频繁的与她见面会让她虚弱。

宁涛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她,心中充满了连他自己也解析不了的复杂情感:“我知道我来会给你带来一些伤害,可是这一次不同,我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我想从你这里获得信息,或者你也可以给我一个建议。”

“什么事?”南门寻仙也看着他,眼神无比的温柔。

宁涛说道:“我在我的天家采补院里得到了一个炼制仙丹级寻祖丹的丹方,那其实不是什么丹方,而是一个契约……”

用阳寿换取一颗仙丹级的寻祖丹。

这就是他要告诉南门寻仙并征求她的意见的事。

南门寻仙沉默了半响才说道:“宁郎,再给我说一说那善恶鼎的器灵吧。”

宁涛点了一下头:“最初的它并不现身,只是在我治疗诊金病人的时候才现身……”

他说了很多很多。

南门寻仙静静地听着,她的视线始终都在宁涛的脸庞上,一秒钟也不曾移开过。她的眼神就像是雪未央和昆仑玉看他的眼神,满是浓浓的情意和欢喜。

其实,从某种角度上讲,她不就是雪未央和昆仑玉吗?不同的只是名字,和一部分记忆,而不变的是灵魂,还有这冥冥之中早就注定的情。

篝火跳跃着,可与他来时相比,明显要虚弱了一些。

他心中泛起一点不好的预感,可又说不清楚那是什么。

南门寻仙略微沉默了一下说道:“宁郎,不要听它的。听你说它,我倒是觉得从头到尾都是它在利用你,你利用你赚的善恶诊金苏醒,现在他又利用你赚的神晶准备……我说不准,有可能是重生,也有可能是取代某个曾经的存在。”

宁涛忽然想起了那些死在诊所里的人,那些人都消失了,又一次他撬开地砖看到的却是一片无法穿透的金光,除了那光什么都看不见。

此刻,听了南门寻仙说的话,他的心里猛然冒出了一个猜想,他说道:“难道那些死在诊所里的恶人,还有恶魁,他们的血肉被它藏起来了?它利用我赚的神晶在重塑新身,那它要我的阳寿干什么?”

南门寻仙说道:“宁郎,我不知道,可是我有一个预感,它绝对不会安什么好心,不要签那炼丹的契约。”

宁涛看着身前明显衰弱了许多的篝火,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发明显了,他说道:“我每次来你都守着这团火,这团伙是你的命火吧?”

南门寻仙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宁涛的心顿时往下一沉:“它为什么越来越弱了?”

南门寻仙说道:“不要自责,这与你无关,你来见我的确会让我虚弱一点时间,可每次也都能恢复。”

宁涛说道:“你撒谎,上次我见你已经很久了,可这命火明显比上次更弱了。告诉我真相,不然我就算离开也不会安心。”

“你走吧,不要逼我。”

“我不走,除非你告诉我真相。你等了我千百世,眼见我们就要在一起了,可你现在明显遇到了麻烦,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真相?如果你不告诉我,那我回去签那纸契约!”

“宁郎……”

“你倒是说呀。”宁涛很着急,“不管是什么事,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担。”

“有人在抓我。”南门寻仙终于说了出来。

宁涛想到了一个人,林清华。他心中的怒火顿时燃烧了起来,双眼转黑。

“不要,你这个样子让我感到害怕。”南门寻仙有些紧张的样子。

宁涛不敢诵念你的经,深吸了两口气,努力将心中的怒火镇压下去,稍微平静一点之后才说道:“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他叫林清华。你告诉我,他在哪,我宰了他!”

南门寻仙一声叹息:“宁郎,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只有你能见我,可我的命火却是代代相传。你见到的寻仙,你见到的雪未央,你见到的昆仑玉,她们都是我的命火。你当然不会伤害她们,可是抓我的人却会炼化她们,将我的命火剥离。你见我是要和我在一起,抓我的人妖见我,他采用的是一种杀鸡取卵的方式。我相信,他已经抓了不少的转世,所以我这命火看上去就弱了,但是你也别紧张,他不可能全都抓到,你大可以放心,不必签那器灵的天家契约,在不伤害你自己的情况下炼制出仙丹级的寻祖丹再来找我。”

宁涛沉默了半响才说道:“你也不用担心,我在yīn间有朋友,他正在帮我找林清华,只要一找到,我立刻去宰了她。还有,我不想你有半点危险。我签那契约也不会死,因为它还需要我帮它赚取神晶。”

“可是……”

“你休息吧,等我回来。”宁涛退了出去。

他本来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跟她说,可是他在她的身边她就会受到影响,会更加虚弱。她的命火已经虚弱了,他怎么忍心再让她受到伤害?

看网友对 0909章 命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