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10章 千里之行始于枪下

0910章 千里之行始于枪下

睁开眼,人还是那个人,魂却不是那个魂。

“我……是不是昏过去了?”昆仑玉有点紧张的样子。

宁涛忍俊不已:“娘子,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奇怪的想法?”

昆仑玉眨巴了一下眼睛,似在回忆:“那我刚才……嗯!”

语言障碍。

夜风吹拂,山间的林木摇动,朵朵树冠如波浪一般起伏,起起伏伏。

篝火熄灭了,仅有几块木炭发着红光。一大群照夜族人睡得很香,鼾声很响,也是起起伏伏。他们实在是太累了,需要休息。

这边的火也熄灭了。

昆仑玉蜷缩在一个舒适的位置里,也睡得很香。她倒是不怎么疲累,可喝了太多幸福和快乐酿造的酒,有点醉了。她似乎正在做一个很美的梦,就连呼吸都带着香甜的味道。

宁涛闭上了眼睛。

元婴说出就出。

下一秒钟,他的元婴进入了她的脑海。

一个美梦正在她的脑海之中上演,他一进来就在那个美梦之前,那感觉就像是在看巨幕电影一样。

那是一片青青的草原。

昆仑玉和他骑着一匹白马奔驰在大草原上,天空瓦蓝,白云朵朵,金sè的阳光照耀着每一个角落,还有他和她的脸庞。

他俯身从地上摘下了一朵野花给她插在了发梢上。

她回过头来对他笑,那笑阳光般明媚。

忽然,白马消失了。

他和她躺在了草地上。

他变着花样讨好她,甚至脱了衣服给她展示八块腹肌诱惑她,可她就是不给他。

最后,他单膝跪在了地上,她才勉强亲了他一下,他欢呼着,高兴得就像是一个傻子……

宁涛很是无语:“这就是女人做的梦么,真幼稚啊,要是我来做……”

要是他来做这个梦,剧情肯定在白马消失之后就变了。

他不再看那个梦境,开始在她的脑海之中寻找去黑潭沙漠的路线,也顺带了解一下那个地方的情况。

片刻之后他从她的脑海之中出来,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体之中。

她动了一下,嘴里也冒出了一个含混的声音:“不行的,不行……”

做那么幼稚和纯洁的梦还说什么不行,有意思吗?

宁涛忍着笑,他的手从她的腰间抬起,悄悄移到了她的脖颈上,贴着她的颈动脉,一下灵力震荡,她顿时昏厥了过去。

美梦暂停。

宁涛从鸟窝里爬了出来,收拾了一下身上,然后向营地走去。他的脚下没有任何声音,他走到黑玉冲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脖子上点了一下,黑玉冲也昏厥了过去……

他围着熄灭的篝火走了一圈,十个男性照夜族人的梦都暂停了,就连鼾声都消失了,整个营地显得很安静。

宁涛从大日葫芦之中放出采药绳,拉长绳子的长度,然后从老丈人照夜白开始绑起,将一个个照夜族人串在了采药绳上,十个一串。

随后,宁涛返回他和昆仑玉的鸟窝,将昆仑玉的鞋袜什么的穿好,然后抱着她回到了营地。

肉中枪出,采药绳的一端缠缚在了肉中枪的枪身上。

“走!”宁涛一声清喝,肉中枪从林间飞起,往着西北的方向飞去。

飞行的高度不高,也就仅比秦岭的山峰高一点点而已。

这是唐朝,他根本就不担心与飞机撞上。这个时期人口也不过八千余万,放在一千多年后的世界也就几个特大城市的人口而已,所以他也不担心在这荒山野岭飞行会吓唬到小朋友什么的。

至于飞行的速度也不是很快,他用肉中枪的枪气能量场保护着掉在挂在绳子上的老丈人小舅子和八个部落勇士,时速也就三百公里的样子,与一千多年后的直升机差不多,比客机慢了差不多两倍的样子。

不过要去大致在新省腹地的黑潭沙漠,直线飞行路线,这速度也够了。

翻秦岭,穿青海。

一个巨大的沙漠出现在了前方,浩瀚无边。

凭借学过的地理知识,宁涛估摸着那个沙漠应该就是塔里木沙漠了。

这个时期的塔里木河应该还没有断流,神秘的罗布泊也还真是个湖。这片沙漠之中孕育了不少的西域文明,楼兰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

照夜族人的领地就在塔里木沙漠之中,宁涛从昆仑玉的记忆之中获取的信息,依照她和照夜族人去长安的路线继续往西飞行。他的路线,当然是大致的路线。进入沙漠之后就有点迷失感了,只知道大致的方向。

不过他也有解决的办法。

他将肉中枪拔升起来,进入五千米的高空。

这样一来,连绵起伏的沙漠在他的视野里就变得开阔了。他很快就找到了那条有水源的路线,然后顺着那路线继续往西飞行。沿路,他看见了不少的绿洲。绝大多数绿洲里没有人居住,只有一些大的绿洲有人居住。他还看见了一支骆驼商队在一个小绿洲里休息,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波斯过来的商队。

又往前飞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一个很大的绿洲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个时候已经天亮了,一轮旭日悬挂在东边的天际上,橙黄的阳光下,那大约几十平方公里的绿洲就像是一块绿sè的碧玉一样,静静地躺在连绵起伏的山丘之中。

绿洲的中心有一块澄清的水潭,就像是月牙的形状。

水潭的水很.深,或许是潭下又黑sè岩石的原因,一转眼它看上去像是一块黑sè的水潭。

水潭的旁边矗立着一座座棚屋和帐篷,一眼看过,大概三四百户的样子。

观察之后,宁涛确认无疑,这个绿洲就是照夜族的领地。那水潭就是养育照夜族人的黑潭,这片沙漠也因它得名。

如果按一家三口来计算,这照夜族不过也就一千来人口,只能算是一个小族。

这样一个小族消失在历史之中,连个记载都没有,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历史毕竟也是人写的,而古时候的人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又是那么的贫乏。

宁涛压下了枪头,肉中枪俯冲了下去,最后降落在了一座沙丘脚下。

这座沙丘距离照夜族的领地还有好几里路。

宁涛将怀里抱着的昆仑玉放在了沙丘上,动作温柔。老丈人和小舅子还有几个部落勇士则直接砸在沙丘上,在沙地上活生生犁出了一条槽。

这是典型的区别待遇。

放下昆仑玉之后,宁涛才将老丈人、小舅子和八个部落勇士解开,收了采药绳,然后在他们和昆仑玉的身上注入了一旦灵力。

几秒钟之后,一群照夜族的大老爷们和昆仑玉苏醒了过来。

然后,十一张懵逼的脸。

“我们……这里是?”

“这里是我们的家啊!”

“我们怎么回家了?”

“我们不是在长安吗?”

“发生了什么?”

“是啊,我明明记得我吃饱了就睡了,一觉醒来怎么就回家了?”

“我姐夫呢?”黑玉冲的声音。

“对啊,贤婿去哪了?”照夜白的声音。

“你们看……”昆仑玉看见了宁涛,抬手指着一个方向。

宁涛就站在沙丘顶上,背对着他们,双手高举着照夜天书。阳光照射下,那天书闪闪发光。

“姐夫!你在那上面干什么?”黑玉冲大声喊道。

“夫君!”昆仑玉也大声唤了一声。

宁涛这才将照夜天书放下来,转身过来,也懒得下沙丘,纵身一跃就从沙丘上飞跃了下来。那沙丘好几十米高,他的脚尖只在沙坡上点了两下就到了沙丘下。

“好轻功!”一个部落勇士艳羡地道。

宁涛报以微笑,深藏功与名。

“夫君,发生了什么?”昆仑玉迎了上来。

宁涛笑而不语,只是晃了晃手中的照夜天书。

“姐夫,你倒是说啊,我们怎么回来了?”黑玉冲着急地道。

“贤婿,贤婿?”照夜白也很着急。

宁涛这才开口说道:“是这照夜天书,你们还记得我施展的那个法术吗?”

“记得,好多星星,可这与我们回来有什么关系?”黑玉冲满脸困惑的表情。

宁涛笑着说道:“我当时不是说了吗,它有可能会带我们回家,没想到那是真的,不过我也说不清楚,我当时也在睡觉,一觉醒来我就在这里了。”

一大群照夜族人的额头上都浮出了一个大大的“?”。

宁涛耸了一下肩:“真的是这样,当时我念了那法咒,这照夜天书可能就活了,然后趁我们睡着了之后将我们带回到了这里,这里也是它的家啊,不是吗?”

漂亮的反问句。

“贤婿,这事……”照夜白心里有话,可就连他自己都不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他的照夜族人也是一样的感受,面对这样奇诡的事情,宁姑爷的解释就像是小孩的玩具,怎么看都觉得不是真的。

宁涛说道:“这事蹊跷,我懂,我回头再研究一下,等我弄孟波了再告诉你们。”

“姐夫,等你弄明白了也教我这个法术行不行?”黑玉冲的眼里充满了渴望。

宁涛爽快地道:“行,没问题。”

“嘿!真是我的好姐夫。”黑玉冲笑了。

照夜白说道:“这事暂且保密,回去以后谁都不要提说,如果传到黄沙族人的耳朵里,他们肯定会来抢照夜天书,孟波了吗?”

“明白!”包括黑玉冲在内,几个部落勇士应了应了一声。

“贤婿,走,跟我们回家。”照夜白领头向照夜族领地所在的绿洲走去。

宁涛伸手拉住了昆仑玉的手。

昆仑玉轻轻抽了一下,可那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后就干脆任由宁涛拉着她的手了。

都是事实上的夫妻了,拉下手又有什么?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看网友对 0910章 千里之行始于枪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