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14章 元婴下黑潭

0914章 元婴下黑潭

黑潭边上长了一排柳树,枝繁叶茂。微风吹过,一条一条柳枝摇动。阳光下,月牙形的潭池倒映着天空,蓝天白云之下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宁涛站在潭池边,对岸有浆洗衣服的部落女人冲他挥手,还有人冲他笑。他也礼貌性的挥了挥手,然后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然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这黑潭有一丝丝灵气弥散,但也算是正常的范畴。

这一点他在来的时候用望术诊断黑潭石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当时他就觉得像这样的地方有一点点灵气存在也是很正常的现。毕竟,沙漠里的绿洲差不多都会存在一点点灵气,不然绿洲也不太可能存在。

他结束了望术状态,在一块上坐了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元婴说出就出。

湖水荡起了一片异常的涟漪。

元婴入水,于水中快速下潜,阻尼感有,但并不明显,不像是在水中或者土壤之中下潜那么强烈。

早在小涅槃境的时候他的元婴就拥有六公里的直线移动范围,现他已然进入大涅槃境,是一个标准的半仙,他的元婴已经从泥丸宫出来,与身体完美融合在了一起,强度大大提升,甚至能拿起二十斤重的物体。现在他的元婴能移动到多远的距离却是不好猜测的事情,因为他还没有进行针对性的测试,这次正好测试一下。

深不见底?

他不相信这黑潭真的深不见底,因为凡事都会有一个极限,这地球都有一个可以测量的厚度,更何况区区一个水潭?

越往下潜,光线越微弱,潭底光线更为微弱,与黑夜无异,不过元婴之眼即天眼,宁涛的视线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下潜到大约三百米深度的时候他看到了潭底,他估摸那潭底距离他还有两百米的距离。整个黑潭的深度也就是五百多米,这样的深度,一般的潜艇都没法下来,更别说是当年的照夜白了。

看到潭池的底部,宁涛停止下潜,元婴悬停在了水中,居高临下,整个黑潭的底部都进入了他的眼中。

那是一块几乎覆盖了整个潭底的巨大的黑sè的岩石。

它的形状也和潭池的形状差不多,是一个类似月牙的形状。

“等等!”俯瞰的过程之中,宁涛忽然愣住了,一脸惊骇的表情。

这潭底的岩石的形状……

它像是一个脚印!

它有脚后跟,有脚弓,还有脚趾!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存在,那就是一脚踩碎月神殿的恐怖存在。如果这只脚印是那个巨神留下的话,它一脚踩碎月神殿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可问题是,是同一个存在吗?

如果是同一个存在,它来这里干什么?

无法想象。

宁涛收起了思绪,继续往下潜,来到潭底。也就在过程中,他越发确定这是一个脚印了,因为他看到了潭底周边的岩层有着很明显的挤压和断裂的现象。

潭底的岩石的特征与陨石的特征很相似,甚至让他怀疑是一颗从天外飞来的巨型陨石,可是仔细看过之后才发现,那黑sè竟是被烈焰烧灼出来的特征,并不是真正的陨石。

他的心中一片震撼。

他的脑海之中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个头顶苍天,脚踩大地,群山在它的脚下战抖的存在。它的周身燃烧着熊熊烈焰,被它踩过的地方森林焚毁,岩石熔断!

那是一个多么逆天的存在啊!

他绕着脚印的边缘走,没走多远便停下了脚步,他的视线移到了一面岩壁上,无法移开了。

岩壁上刻着一些符号和图案,与那石山山洞之中的符号和图案很是相似,但又不同。

他一一数过,数目不多不少也是四十九个。

他伸手去触摸,可是并没有出现大脑里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看到了什么影像的感觉。

他接连摸了几个符号和图案,结果是一样的,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他想了想,很快就想明白了。他的大脑还在500米外的潭边上,他的元婴能给他反馈一些普通的触碰感,但一些有灵性的东西却不是元婴所能传递的,还得他的真身亲自下来。

他不再触碰岩壁上的符号和图案,只是站在岩壁下,仔细观察和记忆那些符号和图案的结构。

也就是这一观察,一个诡异的情况出现了。

他观察岩壁上的那些符号和图案的时候,他发现这里的符号和图案和石山山洞中的符号和图案是一一对应和互补的。

简单直白的说法就是拼图,把石山山洞中的一个符号和这里的一个符号放在一起的话 那就是一个他能辨认的天家符文。如果把所有的图案放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天家的法阵的阵印,或者是一个什么封印一般的存在。

符文可以组成法咒。

那么阵印或者封印意味着什么?

还有那照夜天书,那宛如整个宇宙浓缩在一起的星图,还有最后所产生的通道,那又意味着什么?

一时间宁涛的脑海里充满了困惑,他的想象力在这些不可思议的事物之前显得苍白无力。

他记住了所有的符号和图案,然后继续饶边走,最后又回到了这面刻有符号和图案的岩壁下。除了这里,别的地方都没有类似的符号和图案。

“究竟是谁刻下了这些东西?”他的心里忍不住要去琢磨这个问题。

没有答案。

他静静地在石壁下待了一会儿,然后回到了身体之中。

他睁开眼,阳光明媚,那几个部落的女人还在潭池边上浆洗衣服,其中一个还唱起了歌,那歌声欢快。

宁涛看着身前的潭水,很想一头扎下去。

“夫君,吃饭了。”身后忽然传来了昆仑玉的声音。

宁涛收起了乱糟糟的思绪,起身往回走。

昆仑玉就站在不远处,笑盈盈的看着他:“出门的时候我真担心你下潭洗澡,还好你没有下去,看来你把我的提醒放在了心上。”

宁涛笑了笑:“那是,娘子大人的话我岂能不听。”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今天晚上等她睡着以后,他就亲自选下黑潭,触碰一下那些符号和图案。他心里隐约有一个预感,那就是他在石山山洞中触碰那些符号和图案所接收到的信息是不完整的,如果他在潭池底部的岩壁上接收到另一半的话,那就有可能得到完整的声音和影像。

回到家里,昆仑玉给宁涛盛了一碗面皮汤。

宁涛捧着碗喝着面皮汤,问了一句:“岳父大人不回来吃午饭吗?”

昆仑玉说道:“父亲还在跟那几个长老议事,我估计不会回来吃饭了吧,不用管他。”

“玉冲也不回来吃饭吗?”宁涛想起了他的小舅子。

昆仑玉笑着说道:“还在后面枣林里练功,你教了他两招,他心急得想要练好。”

宁涛忍不住笑了:“哪有一朝一夕就能练好的武功,他也太心急了一点。”

昆仑玉说道:“夫君,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你一定要教好他。”

宁涛伸手搂住了她的腰,笑着说道:“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为夫一定把一身绝学倾囊相授。”

昆仑玉笑得甜蜜:“嗯,我再给你盛一碗面皮汤。”

宁涛心中一荡,忍不住凑了过去,在那花瓣一般娇嫩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昆仑玉一脸的嫌弃:“你都不擦一下嘴,我的脸又不喝面汤。”

她不这么说还好,她这么一说,宁涛干脆又凑过去堵住了她的嘴。

“哎呦!我什么都没有看见。”黑玉冲出现在了门口,伸手捂住了眼睛,两只眼珠子在眼眶里瞪得浑圆,看得是一眨不眨。

宁涛慌忙松开了昆仑玉。

昆仑玉的脸红了,瞪着黑玉冲,但这一次她似乎实在是找不到骂弟弟的理由。

宁涛干咳了一声:“玉冲,我教你的两招练得怎么样了?”

黑玉冲比划了两下,兴奋地道:“姐夫,我练得怎么样?”

他的动作很快,很有几分猫挥爪子的感觉,但绝对不像是什么拳法,更别说是打出猫爪拳的快若子弹一般的凌厉气势了。

不过宁涛也没有泼他小舅子的冷水,赞许地道:“还不错,回头姐夫给你找点药材给你熬点药汤,帮你洗髓伐筋,那样的话你提升会更快一些。”

黑玉冲眼汪汪的看着宁涛:“姐夫……”

宁涛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这里又没有外人。”

黑玉冲说道:“姐夫你这么好,我要是再有一个姐姐,我还把我姐姐嫁给你。”

宁涛:“……”

昆仑玉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她终于找到出手的理由了。

黑玉冲这小子一天不挨他姐姐几下,他好像浑身都不自在。

吃了午饭,宁涛将黑玉冲带到了午后的枣林里,教他练武。纠正姿势的时候,悄悄用灵力帮他打通闭塞的经脉。黑玉冲哪里知道是姐夫暗自相助,越练越觉得身上有劲,甚至还臭屁地说出了自己是练武奇才之类的话。

宁涛教得也很认真,虽然他只能在这个过去时空停留几天的时间,可他却不觉得这是多余的。他可以让昆仑玉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活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他也可以让他的小舅子心怀伟大的梦想并为之奋斗。

这多余吗?

这不多余。

朝闻道夕死足矣。

看网友对 0914章 元婴下黑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