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合作、悲歌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合作、悲歌

在如斯气机牵引之下,断断没有任何人能够逃出升天,贸然动作。只会加促死期而已。

白冰璇咬着牙,愤恨的看着云扬,道:“你想要做什么?”

云扬微笑:“看来白姑娘是聪明人。”

白冰璇冷笑一声:“你隐瞒实力,不对我们下杀手;一直到了现在才展现实力,极尽血腥的斩杀我们之中一个……以为震慑;如此大费周章,显然是对我等剩余之人,别有用心,另有盘算的。”

云扬抚掌赞叹:“果然聪明!聪慧如白姑娘不妨再猜上一猜,我想要从你们那得到什么?”

白冰璇哼了一声,冷淡到了极点的道:“不管你想要得到什么,但你注定无法从我的口中得到什么信息线索。”

云扬温柔的笑了笑,道:“真的么?我怎么看白姑娘不像是一个狠心的人啊!”

白冰璇闻言登时脸sè一变,怒道:“你要做什么?”

云扬从空中悠然落下,直接降落在白冰璇的眼前,一派温文的微笑道:“不过就是想请白姑娘与我一谈罢了,这点面子白姑娘总不会不给吧”

“大家份属敌对,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白冰璇冷冷道。

随着白冰璇此言一出,话音未落,犀利刀光再闪,九道锋锐刀芒急疾而去。

旁边一个小心翼翼盯着云扬的猫妖惨叫一声,先是脑袋被削落,随即左手掉落,右手掉落;左肩掉落,右肩掉落,左腿掉落,右腿掉落……

还没有等到直劈胸腹的那一刀,那猫妖就已经显现了原形,赫然又是一头大花猫!

这头猫妖的修为较之刚才陨灭的那头猫妖还要再弱一筹,至此便告陨灭!

显然这妖族秘术,除了与自身天赋,更与本身修为挂钩,倒算是又得到一宗情报!

其他五个人见状齐齐惊叫一声,呼的一下子尽数聚集在一起,挪到了白冰璇身后,眼神警惕万分的看着对面的云扬,目光充满了惊悚意味,如同看着一个魔鬼死神,随时取己小命。

“白姑娘,咱们还是谈一谈的好,你说呢?!”

云扬温柔的劝说道:“我这个人啊,其他都还好,就是好奇心比较重。一旦对什么事情生出了兴趣了,不搞明白简直睡不着觉吃不下饭。”

“而我现在,对你们这次行动就非常的有兴趣,还望白姑娘成全。”

白冰璇脸sè苍白:“我仍是不答应的话,你是否就要再杀我一个族人?云扬,你好卑鄙!”

云扬叹口气,怜悯的说道:“所有的取决权尽在白姑娘手中,怎地就是我卑鄙了,姑娘刚才岂非也说了,彼此份属敌对,我对异族痛下杀手,无论放在哪,也是该当大大夸耀的善事吧!至于说,是否还会再杀姑娘的另一名族人,这就要看他们几个,谁的运气比较不好了……毕竟我出手之前,我也不知道这次要杀谁,对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压抑自身实力,压抑得过分了,力度控制有些失衡,等下也许不是再杀一人,再杀两人甚至三人,也是很有可能的,我真的可以做到,姑娘不会有所质疑么?!”

白冰璇尖声叫道:“云扬,你可是新晋的中品天运旗掌门,现如今如此胁迫一个小女子,你不觉得可耻么?”

云扬笑了笑:“怎么会么?若是对付别人,云扬这般的盛气凌人,目无余子,或许心里还会有点不自在,但此际对白姑娘,却不会有半点岔然。”

“为什么?”白冰璇咬着牙愤怒问道。

“因为白姑娘你……哪里是普通的妇人女子。”云扬露齿一笑。

“有何不同?”白冰璇不服气的追问。

“因为你……就是一只母猫啊!”云扬目光转为满满的冰寒,迥异于之前的温文尔雅。

这句话来得突如其来,更兼扎心至极。

被当面揭穿老底的白冰璇脸sè一阵苍白,迎着云扬冷电一般的目光,似乎感觉这道目光能够将自己直接斩杀一般的锐利,无可抗衡。

云扬之前的震慑,斩杀,此刻的故意激怒,就是要将白冰璇的精神给撕开一道口子。那便是云扬乘虚而入的机会。

现在,云扬也已经感觉到了白冰璇精神力的剧烈波动。

但是,云扬正要开展行动的时候……却突然愕然。

因为,这剧烈波动居然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死灰一般的绝望的平静!

云扬蓦然抬头,看着白冰璇的脸:心如死灰?

为什么?

白冰璇紧紧地闭住嘴,狠狠的看着云扬,道:“云掌门,眼前种种尽都告一段落,你不用再白费心机,妄想用这种以人胁迫的手段打击我,我不会就范的!”

她惨然一笑,看着身后的五个手下,又道:“他们就算是现在不被你斩杀,回去之后,我们也难得有好下场……真到了那个时候,死对我们来说,反而是最轻松的结局。”

她的眼中一片绝望的死灰:“我们杀不了你,就已经是死罪。现在第二重任务亦因你失败,我们已经注定了死路一条。”

“是故你无论怎样折辱如何折磨,都已经无济于事。”

白冰璇眼神中有刻骨的恨意:“技不如人,便是认命。云扬,你想要怎么样便怎么样吧,无需再用什么别的方式方法来恶心我们了!”

“白姑娘怎地会以为此番已是必死之局,再无转圜余地?”云扬满脸诧异道。既然知道症结在哪里,云扬赶紧转。

最起码之前的一味暴虐是不会成功的。

“事已至此,岂有转圜?!”

“白姑娘,我之前还以为你是真聪明,现在看来却也不过尔尔。此地早已经被你们用神识封锁,及至我出手的时候,再加了一道。”

云扬轻松的笑着说道:“换句话说,此地除了咱们几个人,再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地所发生的一切,尤其的这下面的隐藏物事。”

“而我们离开之后,更不虞会有人知道,可说全无后患。”

白冰璇淡淡道:“但是那绝脉血珠已然不存,岂非事实。我们纵然将这里瞒报了;但等待我们的,还是办事不利的死罪。”

“绝脉血珠固然不存,但是坑里仍有异常浓郁的气血之力,可转化为大有裨益之物事,我想……贵主上固然心心念念绝脉血珠,却未必笃定此地一定能够诞生绝脉血珠吧?!”

云扬轻松笑道:“白姑娘,对于这一点,我倒是有办法。只要你与我合作,云某自有办法可以保证你们不死,既然是合作,自然是彼此互惠,各得其利。”

白冰璇哼了一声,别过脸去,显然对云扬的说法,不屑一顾。

“在这世上,生命可是就只得一次。一旦失去了,也就再没有了……我向来很珍惜。”云扬循循善诱道:“白姑娘,在这个世界上,多几个朋友,总比多几个敌人要好得多吧。”

“事实上,我真的可以保证,只要你按照我说的方法行事,不但不会有惩罚,还会有大功。”

云扬看着面前六个人,微笑:“白姑娘,怎么样?认真考虑一下,再做决定。以白姑娘这般国sè天香,我见犹怜,云某也不是铁石心肠之辈,还真不忍心就这么将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直接拍成肉酱啊!”

白冰璇目光闪烁,道:“你当真有办法?”

“当然。”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嗯,咱们……挪一步详谈。”

云扬的确一开始要直接威慑得到自己想要的,但随即发现居然不能,这几个人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还怕死么?

所以云扬干脆的转变方向。

同样是以生死为诱惑,但是,换了一种说法之后,白冰璇居然表露出来一丝意动;再非之前的决然。

……

云扬与众妖来到梅园。

云扬极为小心谨慎的探查一番,再三确定没有任何异常动静,这才一起进入。

“白姑娘这五个属下,可都确认可靠么?”云扬问道。

“他们都是跟随我多年的族人。”白冰璇咬牙说道,同时感觉到一阵难言的屈辱。

居然被人如此逼迫着谈条件,根本就是奇耻大辱!

“嗯,那我就不废话了,直接明言。”云扬道:“我这人素来讲究公平合作,便先来谈一谈,你的后顾之忧的问题,那绝脉血珠虽然被我毁掉了,再难重得;但我刚才曾言,在这样的地方,除了绝脉血珠之外,还可能滋生玄yīn冥珠。”

“玄yīn冥珠?”白冰璇目光一亮:“若是玄yīn冥珠自然比绝脉血珠更为珍贵,但玄yīn冥珠更是罕见,多少万年都难得现世一回……难不成你有?更愿意给我呈交给主上?!”

说着说着,满眼怀疑的盯着云扬,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这家伙连绝脉血珠都给人家干净利落的毁掉,会这么好心送给人家一枚比绝脉血珠还要贵重许多倍的玄yīn冥珠?

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傻子!

“只要双方精诚合作,区区玄yīn冥珠又何足道哉。”云扬径自从戒指里取出来一个小小盒子,甫一拿出盒子,周围便好似陷入yīn气森森的氛围,如同到了乱葬场一般,霎时间鬼门关开,万鬼纷现!

及至打开盒子一角,但见一张狰狞的鬼脸显现,呼的一下子乘隙而出。

云扬断喝一声:“孽障!”

伸手一把抓住。

云扬看似随意的将那鬼影奇物抓住后塞进盒子里,微笑道:“姑娘既知玄yīn冥珠的珍贵程度,自能确认我手上的这一枚乃是已经完全成型的玄yīn冥珠,不过呢,我却又不打算将此物直接给你,如斯珍贵宝物……以你能为即便是连收取也难以做到,当真拿回去了,你的主上只会更添疑窦,一手受宝,一手灭杀,绝非说笑。”

白冰璇道:“这一节我自然能够理会的,但我应该如何做法,才能最大限度的取信主上?”

白冰璇此言一出,代表其对合作意向已有认可,其余猫妖的目光亦是齐齐一亮,原本死气沉沉的面孔上,涌现出来一丝希望。

毕竟能够活下去,任谁也是不想死的,无论人或妖,举凡生灵,莫不如是。

白冰璇一问出口,不等云扬作答,反而开始认真考虑,该如何周全这个方向。

显而易见,她已经认同云扬的这个方案,认为可以尝试一下,对于这次合作,她第一次打起了精神,积极筹谋,毕竟他家主上的心意想法,她所知肯定比云扬更多,必须方方面面都考量周全了,才有可能渡过当前死劫。

“说到取信贵主上,乃至后续发展,在我看来,只要有些必要关联,就足够了,比如……足够证明玄yīn冥珠存在的某种事物……”

云扬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白冰璇眼睁睁看着他伸手进入盒子里面,似乎只是信手揉捏了一番,然后就看其拿出来一团似雾非雾,似水非水,很有点鼻涕也似的一小团东西,珍而重之的放在另一只玉盒里。

然而随着那小团物事出现,只历时片刻,周遭的气温却一下子下降了十好几度。

“这是……唳魂?”白冰璇目光一亮,脱口问道。

“不错,正是唳魂;举凡有唳魂出没的地方,几乎就定然会有玄yīn冥珠伴生,或者是正在形成之中,或者已经成型完全;而且两者之间的距离,绝不会超过方圆万里之地……”

白冰璇撇撇嘴。

啥?

绝不会超过方圆万里之地!?

你知道方圆万里有多大么?

再说了……有唳魂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有正在成型的玄yīn冥珠,但若是说一定就有玄yīn冥珠,却未必了,云扬此说根本就是偷换概念。

但是,这个偷换概念无疑是异常成功的,就算只得一点点的机会,白冰璇的主上仍旧会生出意向,毕竟玄yīn冥珠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梦幻瑰宝,强甚那绝脉血珠太多太多!

至少在白冰璇的预判中,自家主上应该绝对无法抗拒这个近在咫尺的机会!

“这就是我为你解决当前燃眉之急的办法,如何?”云扬笑吟吟的将盒子放在了桌子上:“相信你只需要拿出这个,其他后续的一切,都不需要你再用操心,你的主上自然会另派人手主持后续,凭你实力……绝无应对相关玄yīn冥珠之事,自然置身事外,再也无忧。”

白冰璇皱着眉头,认真考虑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我将这个拿回去,顺便解释这次事情的始末,大方向并无问题……但我是装作全然不知情好呢?还是知道这是唳魂好呢?”

“这个在你对你家主上的脾性了解,我并无更多的发言权,唯一建议是……还是一知半解的好,知道是好东西,而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才能佐证,献上异物的初衷是为了将功抵过。”云扬呵呵笑道。

“嗯,你所面临的变数,不外就只有这么几种选择;一个就是你那上家不信你;二就是半信半疑;三就是相信你。而不管他信你还是不信你,你都保持一个装糊涂就好了。”

“反正你在雷家主宅就只发现了这个,别的都没什么发现。”

云扬笑眯眯的说道:“而你主上……只要是识货的,必然对你另眼相看,此后你即便不是他的最得力助手,仍旧是运道使然之人。在他一天没有找到玄yīn冥珠之前,你就一天不可或缺!这一节你可明白么?”

“因为他要找到玄yīn冥珠,而我是始作俑者,根源所在?”

“就是如此,一颗玄yīn冥珠的真正价值,可是超过太多太多绝脉血珠的。血珠充其量只能提升一定程度的修为,血气,底蕴,而玄yīn冥珠却是直指大道的超凡之物!”

白冰璇眼神越来越亮。

可行!

绝对可行啊。

“但他肯定会来查看的,即便不是亲身将临,也会派最为得力的手下前来。”

“这是必然的下一步。我自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无论到时候是他亲身将临,还是另派他人前来,固然无法直接取得玄yīn冥珠,但蛛丝马迹的收获却一定是有的,而这点收获,便已经足够了!”

“嗯……这个合作办法,我可以接受。”白冰璇沉吟了良久,沉声道:“但是,相比于你的付出,你所能够从我这里得到的东西,却不多。”

云扬愣了愣:“哦?”

“我所知道的东西真的不多。”白冰璇很是光棍的说道:“甚至就是几乎什么也不知道。这是实话,我的实力于妖族而言不过末流,我跟我的手下之所以受到指派,进行这次任务,更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化形之能,保命之术,非关修为战力,若非雷家真实修为有限得很,我们根本连监督的资格都欠奉。”

云扬哈哈一笑,道:“这点我早有判断,你所需要的付出简单至极,就是单纯我问,你答。你答不出来,我也不强人所难,仍旧欠我人情就是;相信我们以后仍旧有可以合作的空间,甚至……可以长久的合作下去。”

白冰璇勉力堆出一个笑脸,脸sè虽然还有些僵硬,但却已经没有了原本的剑拔弩张的氛围。

“如此,那就请阁下发问吧。”

“好,我第一个问题是……你们是猫族?妖族?”

白冰璇脸上的神sè,刹那间一变,咬了咬嘴唇,点点头。

“据我所知,猫族……在妖族不应该是很厉害的种族么?怎么会被派遣至此……”

云扬狐疑的看着白冰璇:“传言中,九命猫王……那可是比妖皇也逊sè不了多少的存在啊,我原本对此颇有微词,但通过今日一战,果然传言非虚。”

传言当年九命猫王曾与圣心殿主霍大人一战,那一战之后,霍大人又有新的感悟,就此闭关尝试突破,至今未出,这才换了战无非当圣心殿主。

而那九命猫王回去之后,貌似也颇有收获……

别的不说,就说云扬今天亲身试验过的猫族保命秘法,枭首不死,碎身不灭,那可是先后在两人身上得到印证。

虽然那两人都亡命在云扬手中,但云扬却相信,此种秘法会因当事人的修为愈高,秘法效能更强,放在白冰璇身上,效能势必将更上层楼,再推想及修为更高的存在比如九命猫王本身,或许就是一个完全无法杀死的存在,岂是等闲!

不意白冰璇闻言之下脸sè更加苦涩到了极点:“当年……猫祖与圣心殿主一役,实有前因……大战之后,猫祖大人因缘际会之下得知某件事真相,勃然暴怒,直接杀上妖皇宫,杀死了妖皇二太子……整个二太子宫中所有人,都被发狂的猫祖尽数灭杀!”

听得白冰璇此言,云扬可谓吃惊非小。

自己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并没有想深挖出什么,不意却直接问出来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内幕。

“再之后,猫祖被妖皇亲手擒拿镇压,纵使猫祖大人肉身长存不灭,仍旧脱不了妖皇的无限封禁,再难有复出之日,随着猫祖被镇压,九命猫一族,尽皆被皇后和她的族人们全面打压,轻则削爵流放,重则损命伤身……几乎所有在妖皇王庭任职的九命妖猫一族前辈,尽都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囚禁,杀害;前后不过十数年间……已经化形的数百万人口,没有化形的数十亿子民……已是万不活一!现如今的九命妖猫族人,能够化形之人,不足千数,没有化形的……也不过十万余。”

“昔日鼎盛一时,纵横妖皇域的九命妖猫,如今,早已经是名存实亡,覆灭可期。”

白冰璇目光凄迷,如泣如诉。

“原来竟是如此……”云扬道:“这件事,在外界倒是根本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

“那是当然,此事被列为妖皇一族百万年来最大丑闻,岂能不掩盖下去?”白冰璇眼中露出愤恨的光芒:“更有甚者,原本与九命猫妖族交情最厚,自诩数百万年来唇齿相依的天犬一族一朝倒戈;更令我们九命猫族雪上加霜,百上加斤。”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出传言,说是犬生性忠诚,一生只认一主,忠心耿耿至死不渝;而猫则生性奸猾,贪图享受,嗜好美食,好逸恶劳;随时都可能因为些许利益而做出背主之事……”

“偏偏这则无稽之谈在妖皇界传播甚广,越演越烈,甚嚣尘上,整个妖皇界更加没有了九命猫族的立身之地……族中长辈迫于无奈,为求生机存续,举族外迁,不意却间接证实了所谓背主而去的谣言。”

“那段被妖皇界全民追杀的岁月,堪称是九命猫族最黑暗的日子……最终能够逃出妖皇界,平安到达外界,并且生存下来的……”白冰璇悲切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数量绝对不多。我的父亲,母亲,叔叔,姑姑等人,全都在逃亡之中殒身而死……只是我们那一路,足有六七千人一起逃亡,但到了最后,活下来的,却只有我们八个。”

她红着眼圈,喃喃道:“现在……只剩下六个了……”

云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居然问出来这么一个惊天猛料,只此一项,几乎就已经值回此次布局的票价了。

………………

http:///txt/73/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六章 合作、悲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