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贺年新番外《礼物》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贺年新番外《礼物》

《礼物》

林浅觉得,厉致诚其实是个很有个性的人。只不过他的不羁,都隐藏在城府之下,让你觉得他是个无欲无求的非人类。

譬如说,林浅曾经以为,按照这家伙的性子,每逢生日过节,大概不会有什么浪漫情怀给她精心准备礼物。即使准备了,应该也是一套房啊、一条钻石项链啊这种霸气省心的吧。当然他要是送了,她也一定笑纳。谁要跟腹黑直男的表白欲过不去呢?

结果两人在一块第一年的新年,他既没暴发户似地丢套房子给她,也没去给她拍卖什么海洋之心。

那天当她下班回家时,发现床头放着个木头盒子,她还以为是厉致诚把什么扳手工具掉在这儿了呢。随手打开一看,居然是个小城堡。

而且是用子弹头拼成的城堡。有的子弹头光滑明亮,有的锈迹斑斑。

林浅拿着这盒子,走进书房。某人正坐在书桌前看文件,黑sè西装脱了搭在椅背上,领带也摘了丢桌上,白衬衫领子微微扯开,很英俊又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

林浅问:“这哪儿来的?”

厉致诚看她一眼,不答反问:“喜欢吗?”

林浅不由得又看了看手里的“城堡”,尽管用料半旧不新,但看得出来制作者手很巧,很细致,半点涂胶线头都没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还有炮楼、坦克、高墙……

林浅:“当然喜欢。”

厉致诚便笑了,放下手里文件:“过来。”

她一走过去,就被他拉腿上坐着,他握住了她的手,同时也就握住了城堡一角。

林浅:“不会真是你做的吧?”

厉致诚扫她一眼:“我在办公室做了三个晚上。”

“哎呦……”林浅捏了捏他的脸,“孺子可教,这么用心,简直无以为报。”

厉致诚一点都不喜欢被人这么捏脸,事实上这辈子除了她,也没人敢。哪怕当年作为新兵入伍,他不苟言笑的模样,也足以让老兵们不太敢欺负。

被捏了十几秒后,他不紧不慢开口:“不需要,你报答得……已经够多了。”

林浅的心居然突地一跳,被他整个抱着的身体,似乎也有点紧绷起来。她和他对视一眼,轻声骂道:“臭不要脸。”

厉致诚一丝神sè变化都没有,手指继续摩挲着那“城堡”。他的女人,和曾经用废的子弹,都被他握在掌心,这种感觉很好。

林浅问:“怎么想到送这个给我?”

他将她的手指一屈,令她握紧那城堡,说:“和你很配。”

林浅有些惊讶,下意识抬头,看着对面玻璃上映出的自己,回家后她是白T恤牛仔裤,黑发赤足,背后是面容半隐的英挺男子,手里握着它,配吗?

厉致诚盯着弹壳上的锈迹和划痕,有些的由来,他还记得很清。连带想起的,还有刚退伍回来时,尽管很清楚肩上的重任,和前方的千难万难,但在天空驰骋太久的黑鹰,如今要暂时收起爪牙,去应付那些蝇营狗苟,心中还是有些少年意气难平。

那天他拒绝了公司的车来接,自己搭公交,一顶戴了很多年的鸭舌帽,压住隐有戾气的脸,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

这女人就这么出现了。那双眼仿佛永远汪着水,带着几分好奇,几分关心,其实还有几分男人眼中的勾引,偷偷看他。那时候,她总是偷偷看那个看起来落魄又卑微的退伍军官。哪像现在,他明明已是她的控股大股东,她却越发明目张胆颐指气使,还捏他的脸。

这时林浅故意双手捧起那城堡,放到脸蛋前,眼眸黑漆漆的:“告诉我,这玩意儿和我配在哪里?我这么精致干练,对吧。这玩意儿虽然是你手工做的,粗糙啊,而且男性化啊……”

话没讲完,被他直接吻住,吻得有点凶,林浅赶紧护着“城堡”,免得被他撞掉了。她忍不住笑,却被他轻易就吻得身体发软:“干什么突然……”

厉致诚嗓音轻哑:“因为,明明很配。”

因为你和他,青鸟与子弹,疾空飞行,惊鸿一遇,从此比翼齐眉,天生一对。

————

(PS图片源于闹和棉花篓)

看网友对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贺年新番外《礼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