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三章剑舟出青山

第五十三章剑舟出青山

如果真如井九判断的那样,棺材里的南趋不会醒过来,那么他就只是一具尸体,可如果他醒来,那便是一位剑下无敌手的半仙。怎么选看起来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南忘转身向深山里走去,白猫的速度比她更快,化作一道白影,瞬间消失不见,而且还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井九没有在意,这本来就是他的建议,而且他没有信心棺材里的那具尸体真的不会醒来。

朝阳越来越高,天空越来越蓝,山sè越来越清楚。

荒山离海不远,雨水却不多,生命种类很少,甚至比冷山都远远不如。

冷山看着荒芜,事实上地底有着极其丰富的火脉与暗河,不知道生存着多少野兽与妖物。

不过可能正是因为太单调的原因,这里秋sè反而更加好看,更加浓烈,金黄的树叶与火红的树叶依据高度,整齐的排列着,就像是画笔涂出来的sè带。

井九收回视线,望向自己的右手。

当年在西海,剑西来一剑隔着数十里的距离把他的身体斩成两截,其后随意一剑又让阿大付出了受伤的代价。

这些年的他正值巅峰境界,确实配得上剑神的称号,而不像过去那些年被曹园衬得有些黯淡无光。

南趋是他的师父,境界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但这些都不应该成为问题。

柳词是青山宗的掌门真人。

他是青山的最强者。

那就必然是朝天大陆的最强者。

不管是剑西来还是南趋,都不应该是柳词的对手。

问题在于,柳词没有剑。

那年景阳真人飞升,他把剑西来逼回了西海,没有杀死对方,那年云台之役,他与剑西来对了一剑,在海空之上平分秋sè,都是因为他没有剑。

如果南趋以剑鬼战之,没有剑的柳词能够应付得了吗?

井九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他知道柳词也是这样希望的,但他不想接受。

那道不好的预感,似乎在不断地警告他,如果接受了柳词的请求,一定会出问题,他会后悔。

野草无风而动。

南忘拎着白猫的颈走了回来,对他问道:“按照你的推算,他醒来的可能有多大?”

井九伸手把白猫接了过来,再次算了一遍,说道:“不超过一成。”

白猫轻轻喵了一声,很是委屈的样子。

井九当然知道南忘没办法把它抓回来,它回来是想回来,或者说不好意思离开。

果成寺的事情给它带去了很多烦恼,比如赵腊月不再抱它,比如顾清与元曲的态度变化,教训很深刻。

至于南忘为什么会回来……井九发现她的鬓角有些微湿,猜到她去溪里洗了一个澡。

南忘喝酒喝的开心之后就喜欢唱山歌,不方便唱山歌的时候便喜欢戏水,看着溪与湖便要脱光衣服跳进去。

很多年前她就喜欢这样做,弄得柳词没办法,只好把碧湖峰顶的湖划给她做了禁地,直到她接任清容峰主才撤消。

“九成啊……那确实很高了。”

南忘确实已经喝高了,又拎起酒壶灌了一大口,说道:“应该没事。”

井九说道:“有我没事。”

南忘转头,睁着明亮而大的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是井九第三怕的事情。

他转头,避开她的视线望向十余里外那座破庙。

“你到底是谁呢?”南忘问道。

井九知道她猜不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就像过冬开始的时候也猜不到。

都是一样的道理。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我还是建议你们离开。”

南忘说道:“你还记得道州城里那辆马车吗?”

盛夏的时候,他们在世间找寻南趋藏身的线索,那辆马车直接冲到湖边,带来了最新的消息。那个医生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是因为那片湖是东山派的禁地,没有人能靠近。

东山派是程家支持的地方门派,而程家是适越峰的一个不起眼的外家。

类似的情况很多,尤其在天南。像宝树居这样的商家至少有数十家,像顾家这样的大族也有六七家。南蛮部落也是全靠南忘撑腰,才能在这片闷热的大山里过着相对平静的生活,朝廷从来都没想过征收赋税、徭役。

她在井九眼里是个酒鬼,在南蛮部落里却是真神。

如果青山倒了,这些都将不复存在,这些普通人都可能会死。

这就是理由。

所以南忘不能离开,白猫不会走,井九更如此。

……

……

剑光照亮青山的天空,带来了不祥的血sè与战斗的信号。

那道血线从天光峰落在神末峰,在赵腊月的手里变回弗思剑的模样。

她把弗思剑插入地面用力一转,开启了神末峰的禁制,然后向崖外走去。

崖外的云海上停着一只很小的剑舟,数名适越峰弟子正躬身相迎。

元曲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带着平咏佳跟了上去,崖下传来猿猴们送别的声音。

这只剑舟确实很少,只能容纳数十人,但极为奢华。

平咏佳看着舟首的破罡小剑阵,吃惊说道:“这要来回西海一趟,得消耗多少晶石?”

元曲说道:“这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平咏佳还是觉得太过浪费,说道:“我这种境界水平糟糕的弟子坐剑舟也罢了,为何师长们不驭剑?那可要更快些。”

元曲心想你也是井师叔亲自选中的弟子,怎么就能这么白痴?

“我来问你,是驭剑舒服还是乘剑舟舒服?”

平咏佳理所当然说道:“当然是后者。”

元曲没好气说道:“那你准备让师长们辛苦驭剑,自己在舟里睡觉?”

其余诸峰的长老与弟子也在登舟,只不过那些峰里的人数要比神末峰多很多,剑舟自然要大很多。

上德峰寒雾四散,剑舟在其间若隐若现。

元骑鲸已经率先登舟,迟宴、段莲田等长老在安排弟子的位置。

玉山师妹被护得极好,位置离剑律大人最近,四周到处都是师兄,相信就算剑舟毁了,她也不会出事。

碧湖峰顶湖水乱荡,生出无数雪浪。

成由天带着数十名剑修登舟,今日才知道原来湖水的味道有些咸。

两忘峰的弟子们也在登舟,剑光闪动,衣袂飘舞。

过南山等人刚从雪原归来不足百日,便又要踏上战场。

适越峰的弟子们也在广元真人的带领下登舟。

那道终年雾气缭绕的石梁上响起一道清鸣。

一道黑影破雾而起,却没有落在适越峰的剑舟,而是落在上德峰的剑舟上。

看着那只模样寻常、尾翼妖艳奇长的锦鸡,上德峰弟子们吓了一跳,然后才猜到它的身份,赶紧躬身行礼。

玉山师妹睁大眼睛,心想yīn凤大人原来这般好看啊。

迟宴与段莲田却在想着,连镇守大人都离了青山,看来这次掌门真是要灭了西海啊。

……

……

“小四,你就在青山好好看家。”

柳词对着昔来峰传话,没有再看方景天一眼。

方景天在想什么他很清楚,今日这声小四算是提醒也算是警告。

他走到石碑前,伸手取下承天剑鞘,沉默片刻后说道:“师叔还是没有做出决定。”

元龟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不是废话,谁愿意给自己脖子上套根绳子?

他可不是那只笨鸡,更不是笨蛋。

柳词没有再说什么,手指轻弹。

一声剑鸣。

响彻青山。

十七艘剑舟缓缓离开各自山峰,向着天空飞去。

大阵开启,秋雨微落,剑舟破云而出,向着遥远的西方飞去。

所有人都出动了,甚至包括洗剑阁里那些刚入门、还没有来得及承剑的少年少女们。

现在的青山只剩下方景天、神末峰山坡上的那匹马与猴子,剑狱里的那只狗与囚犯。

……

……

朝霞里。

十七艘剑舟杀向西海。

何其壮观。

最前方、也是最大的那座剑舟上。

柳词站在舟首,长须迎风而飘,袍袖翻飞,仿佛仙人。

数十份剑书已经投往朝天大陆各处——伐西海。

堂堂正正。

正大光明。

这就是青山做事的风范。

当然还有个原因。

柳词没剑。

如果不坐剑舟,会飞得比较慢。

……

……

(本来想明天写一章再开始休假,但断在这里感觉更有美感,所以临时决定,明天大年三十就开始休息啦,今年的假期比去年要短,比前年要长些,正月十五的时候,准时回来与大家见面。明天会在微信公众号里与大家聊几句天,就不在这里啰嗦了。在这里认真地祝大家身体健康,新年快乐。我是真的很爱你们的,虽然我不能具体知道你们谁是谁,但总之过去的一年感谢大家了,即将到来的这一年里,我们都好好的,继续开心地混日子吧。)

(本章完)

http:///txt/5/576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剑舟出青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