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18章 幻由心生

0918章 幻由心生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黑sè云层之中压了下来,那脑袋就像是一座大山悬挂在空中,头上和脸上的毛发就是那大山的森林。就这颗脑袋,宁涛觉得他上去的话大概要好几天才能逛完。与它相比,就体积而言他几乎就是人体上的一只跳蚤。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如果出现在一千多年后的世界,那些什么航母舰队还不是一脚下去就踩成一堆废铁?那些什么f35、b52什么的就如同是它面前的蚊虫,还不是一巴掌就扇飞?

宁涛的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他也有些后悔解开封印了,因为他一点都不了解它,而它看上去又是如此的恐怖和暴戾,似乎稍有不顺意它就会大发雷霆,毁天灭地!

黑sè云层之中又探下来一只手,直接伸到了宁涛的脚下。那手掌,给宁涛的感觉就像是一块大地凭空飞来,每一根指头都是一座巍峨的大山。

宁涛心里暗暗地道:“这家伙不会是想把孙大圣镇压在它的五指山下吧?”

却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它的五指开始合拢。

宁涛想开门逃走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了,可是就这么离开的话他又不甘心,他有太多的事情想要问问它,从它这里获得答案。而且,他也不相信它留下信息让他来是为了弄死他。

“你不害怕吗?”它开口说道。

“我怕你个锤子,我一秒钟就可以开门离开。”这话是在宁涛的心里说的,表面上他却说道:“你是不日星君,执掌善恶,我也是不日星君,我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我为什么要怕你?”

“哈哈哈……”它的笑声震天动地。

宁涛关闭了耳膜,他担心这笑声将他的耳膜撕裂。

忽然,漫天的黑云消失了,岩浆流淌的大地和高耸入云的大山也消失了。这个空间瞬间被清空,剩下的只是一片白。宁涛本来是踩在肉中枪上的,而肉中枪就悬浮在虚空之中,可是一转眼他还站在肉中枪上,而肉中枪却是平躺在了地上。

雪白的大地,雪白的天空,宁涛成了这个诡异空间里的一个唯一有颜sè的存在。

怎么会这样?

宁涛的心中一片惊骇。

此前,他向那座大山走去的时候,那大地是真实的,那岩浆也是真实的,就连岩浆的灼热气息和硫磺味道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一切怎么说变就变了?

即便是川剧的变脸,那也有个过程,更何况是改变一方世界?

踢踏、踢踏……

脚步声传来。

宁涛移目看去,一个黑sè的身影正从白茫茫的空间中向他走来。

是它。

它还是那个样子,却并不巨大,与他差不多高矮,浑身长满黑毛。那一双眼睛也还是金sè的,眼神摄人。

宁涛特意瞅了它身上的某个地方一眼,也正常了,不是横跨英吉利海峡的大桥。他有些困惑了,不知道哪一种形态的它是它的本尊。不过面对这样的它远比面对刚才的庞然大物的感觉要好得多,至少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

它停下了脚步,一双金sè大眼盯着宁涛。

宁涛也看着他,几秒钟之后开口说道:“前辈,这里是

什么地方?”

它说道:“这里是神墟。”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yīn墟他是经常逛,但这神墟却是第一次逛。

它又说道:“你看你身后。”

宁涛慌忙回头,身后一片白茫茫的空间,什么都没有,眼角的余光里却捕捉到了一件小东西。他低头仔细一看,那不就是他第一次打开通道扔进来的袜子吗?

他弯腰将那只天宝袜捡了起来,也不在乎失礼不失礼,脱掉鞋子穿上了。

它就看着他穿袜子穿鞋子。

宁涛穿好了袜子,好奇地道:“前辈,神墟就是这个样子的吗?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看见,还有刚才的那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它说道:“yīn墟是凡间万物留下的影子,这神墟是仙界留下的影子。而这里不过是神墟的一隅,我用法阵封印了这里的一切虚影,我喜欢干净,可你却在这么干净的地方扔了一只袜子。”

宁涛有些尴尬,他岔开了话题:“那刚才的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它说道:“那是封神印给你带来的幻觉,幻由心生,你觉得我是那齐天大圣,那山也就变成了五指山。”

“前辈你怎么知道齐天大圣?”宁涛心中好奇,齐天大圣是吴承恩创作出来的人物,它在这里封印了不知多少万万年,怎么可能知道齐天大圣?

“你自言自语还少了吗?”

宁涛:“……”

幻由心生。

他是先入为主,他的脑海之中留在月球月神殿看见的大脚的印象,更有齐天大圣这个从小就刻在记忆之中的神话人物,所以就造成了刚才的一切那不过是他看到的幻像,而更诡异的是,那幻像竟是由他自己造成的。

与这神墟相比,yīn墟显然要简单得多,有血有肉,还有爱恨情仇。而神墟却要复杂得多,虽然还没有离开这里出去看一看,但幻由心生这一点就今将它和yīn墟区分开了,是更神秘和高级的空间世界。

毕竟是仙界的影子,怎么可能和凡间一样?

“那么前辈你……”宁涛想要说的话没人说出来。

它说道:“我已经死了,我留下来的信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开印见我魂。”

宁涛这才醒悟过来,yīn墟里的人都是过去之人,换个说法就是已经死了的并不存在的人。而这神墟是仙界的影子,那么自然也是仙界的死了的人。他去yīn虚,所到之处影子会动。他来神墟,神族墟的影子也会动。

“如果我离开这里,前辈岂不是就……”宁涛欲言又止。

它说道:“是的,我会回到这白茫茫的世界之中,什么都没有。我已经死了,封神印封印的只是我的残魂。我留下照夜天书,引你来这里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前辈要我做什么?”宁涛不敢相信如此强大的一个存在居然还有什么未了的遗愿。

它说道:“我的尸身在仙界封神山,至今未能入土,而我也不得安息。你去仙界帮我收尸,安葬到蓬莱仙岛,让我入土为安。”

入土为安,人死之后要埋在泥土里灵魂才会安息。这是人的传统,没想到仙界的神灵居然

也有这样的传统。事实上,这样的话从它的嘴里说出来你那其实已经不是随便说说的传统,而是规矩,是法度。

宁涛说道:“如果我能渡过天劫,上去仙界,我会帮前辈了去这桩心事。如果我渡不过天劫,身死魂消,那我也没有办法。”

它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修天道,你要成仙便是天仙,渡劫虽难,可以你的能力应该不是问题,除非你有什么难言之隐,说出来吧。”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前辈你也是执掌善恶的存在,那你一定知道天外诊所吗?”

“天外诊所?”它的语气有点奇怪。

宁涛的感觉更加奇怪:“天外诊所,天道医馆,天家采补院,我说的都是一个地方,它里面有一只善恶鼎,前辈你是执掌善恶的存在,你不会不知道它吧?”

它说道:“你说的那什么天外诊所,天道医馆,天家采补院我不知道,但你说的那只鼎,我知道,因为它是我的炼丹的鼎。”

居然是这种关系!

宁涛激动地道:“那鼎上有一张人脸对不对?”

它说道:“人脸?没有,你说的那善恶鼎莫不是别的鼎?”

宁涛想了想又开口说道:“我觉得我说的就你前辈的炼丹善恶鼎,那人脸本来就是它的器灵显现。它一直在人间收集善念功德和恶念罪孽完成自己的进化,我就是被它以一纸灵魂契约束缚的天生的善恶中间人。它以租金的方式向我收取善念功德和恶念罪孽,现在更是要我用神晶将它填满。还有,我一直怀疑它想拥有真身,并对你心怀怨恨,不然也不会给我取一个与前辈一样的修真名,它驱使我也等于是在驱使前辈你。”

它说道:“你这么一说,我相信是它了。它是神级鼎,器灵通神,它想获得真身,甚至成为主宰一方的神,它有这样的野心也是很正常的。”

宁涛说道:“前辈若帮我摆脱它的禁锢,我一定帮前辈了却心愿,前辈你若还有别的什么未了的心愿,我一并帮你了却。”

“我已经死了。”它说。

宁涛瞅着它,不说话了。

连这点忙都不肯帮,你还想让我帮你收尸?

天家的人物包括东西都有这种理所当然的个性么?让人做事是顺应天意,要毁人则是天网恢恢。

“杀我者天,不出意外将来杀你者也是天,天道无情,天网恢恢。”它说。

宁涛:“……”

刚想这茬,它就说出来了。

“前辈,你说的天是什么,是昊天上帝,还是玉皇大帝,亦或者是帝俊、东皇太一?”宁涛说的这四个都是神话故事中的四个天帝。

古代帝王祭拜最多的是昊天上帝,现代最熟悉和认同的则是玉皇大帝。帝俊被称作是日月之父,因为他的两个妻子一个给他生了十二个太阳,一个给他生了十二个月亮。至于东皇太一,在古代的神话体系之中的神格甚至比帝俊和玉皇大帝还要高,但民间的知名度却远不及玉皇大帝。

“哈哈哈……”它笑了。

宁涛看着他笑,他很清楚话题偏了,但他却也想知道杀它的天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九天神皇

看网友对 0918章 幻由心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