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再度来袭

第五百三十九章 再度来袭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行刺刘秀的那名刺客,身在大军军营里,即便他的武艺再高强,面对着人山人海的将士们,也是插翅难飞。

在刺客被俘之前,他本想吞食包裹着蜡皮的毒药自尽,不过赵桂抢先一步,及时的一箭,正好射穿了刺客的手腕,他的药丸也未能吞进肚子里。

赵桂等人趁势生擒下刺客,而后龙渊亲自进行审问。刺客是名死士,嘴巴硬得很,但龙渊刑讯的手段也极多,各种折磨人的酷刑,可令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龙渊用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敲开了刺客的嘴巴。

弩箭上淬的毒,是五步蛇毒。五步蛇又被称为七步蛇、百步蛇,不管是几步,只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种剧毒毒蛇。五步蛇的学名就是尖吻蝮,在南方十分常见,它的毒牙可以施放出血液循环毒素。这种毒素很是霸道,中毒之后,人体会产生剧痛,伤口呈现黑紫sè,血流不止,只需三

四个时辰,毒素就会扩散到人体全身,摧毁人体的各种组织器官,像淋巴系统等等。

知道了对方使用的是五步蛇毒,龙渊急忙返回中军帐,将此事禀报给刘秀和在场的医官。一听是五步蛇毒,众医官虽然紧张,但也都长松了口气。

五步蛇毒固然霸道,但还没到无药可解的地步,而刘秀手下的这些医官,很多都是北方名医,善于解毒之术。

医官们有条不紊的配药、调药,先是给朱鲔喂下一大碗黑乎乎的药汤,而后为他起箭,拔掉弩箭后,又给伤口上药。一番折腾下来,朱鲔的情况出现明显的好转,身体不再发生痉挛、抽搐,铁青的脸sè恢复了血sè,嘴唇不再是黑紫sè,而是开始泛白,箭伤的伤口,更是流淌出鲜红的血

液。

见状,众医官们长松口气,刘秀也长松口气。不管他以前和朱鲔有多深的私人恩怨,现在都随着朱鲔为他挡下这一箭而一笔勾销了。

其实即便朱鲔不帮刘秀挡箭,刘秀自己也未必闪躲不开,即便没闪躲开,只要不是命中他的要害,他也没事,毕竟他喝过金液,是百毒不侵之躯。

可当时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朱鲔能毫不犹豫,本能的扑向刘秀,帮他挡下这一箭,也足以证明朱鲔的忠诚。

等朱鲔的伤势稳定下来,看他昏睡过去,刘秀令人把朱鲔抬到寝帐里休息,他坐在中军帐的帅案后,脸sèyīn沉地看向龙渊,问道:“刺客是受何人指使?”

龙渊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刘秀,垂首说道:“是……李轶。”

“什么?”刘秀扬起眉毛,李轶不是死了吗?朱鲔早已派人暗杀了李轶!他沉声说道:“简直一派胡言!”龙渊解释道:“刺客交代,他是李轶的门客,平日里,一直深受李轶的照顾,这次李轶遇害,他认定陛下才是真凶,是陛下指使冯将军私通李轶,然后又是陛下让冯将军公

开了他与李轶私通的信件,这才导致李轶最终遇害身亡。”

刘秀眯了眯眼睛,如果这么说,倒是解释得通了。他沉吟片刻,问道:“刺客可还有同党?”

龙渊小声说道:“刺客说,整个洛阳,要杀陛下者,千千万万,他的同党,也有千千万万。”

刘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气笑的。他问道:“龙渊,你认为,刺客交代的这些,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龙渊正sè说道:“陛下,臣有派人去做了调查,这名刺客,的确是李轶的门客,与李轶的关系,也的确非常亲近。”

刘秀点了点头,沉思未语。龙渊问道:“陛下,当如何处置此人?”

“如果在他身上查不出来别的什么,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是!陛下!”龙渊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朱鲔的箭伤并不严重,只不过中了毒比较吓人,现在毒已解了,当天人就苏醒了过来,又睡了一宿,第二天已能下床走动。

他一大早便来到刘秀的营帐,向刘秀请罪。

刺客出现在他的军营里,朱鲔又哪能没有责任呢?

刘秀非但没有责怪于他,更没有顺水推舟的拿此事大做文章,伺机问朱鲔的罪,反而对朱鲔嘘寒问暖,十分关注他的身体状况有无大碍。

如果说以前朱鲔对刘秀还有那么一层防备和隔膜,但通过这件事,朱鲔算是彻底对刘秀放下了防备,那一层隔膜也瞬间消失不见。

他情绪激动地拍着胸脯,大声说道:“陛下尽管放心!微臣征战沙场的时候,什么样的伤没受过,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见朱鲔的确是精气神十足,刘秀也放下心来,对朱鲔含笑说道:“昨日,被刺客耽误了一天的时间,今日,我们要把南营、北营、西营都巡查完!”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的脸sè同是一变。在东营,已经潜藏着一名刺客,谁又敢保证,南营、北营、西营没有潜藏的刺客?陛下还要去这三营巡视,未免太危险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朱鲔也觉得不妥,劝阻道:“陛下,还是让大司马代陛下去巡视吧!”

吴汉闻言,立刻出列,插手说道:“陛下,让微臣前去吧!”

刘秀摇头,说道:“倘若只因为东营出了一名刺客,而不敢亲自去巡查南、北、西三营,既寒了三营将士的心,也会让将士们轻视了我啊!”

众人相互看看,本还想劝阻,但看刘秀态度坚决,人们都不言语了,只能提起精神,做好万全的防范。

在刘秀去巡视南营、北营、西营之前,朱鲔特意先到三营走了一圈,命令部下,相互监督,倘若发现身边有人图谋不轨,立刻禀报,凡举报者,皆有重赏。

倘若知情不报,无论刺客出自哪个曲、哪个部,全体将士,皆受连带责任。

另外,吴汉也派出大批的部下,进入三营,进行监督和戒备。

朱鲔和吴汉的双管齐下,行之有效,刘秀在巡视三营的时候,没有再发生任何的意外。

三营的将士们也都对刘秀的亲自到来,表现出了高亢的情绪,校军场内,人们齐呼陛下,声浪震天。

巡视完三营,天sè已然暗了下来,刘秀对陪同自己的朱鲔说道:“长舒,我们去行宫看看吧!”

朱鲔立刻应道:“是!陛下!”

而后,他又说道:“微臣驻守洛阳期间,一直没有松懈对行宫的戒备,行宫内的一切,皆未改变!说起来,洛阳行宫,陛下最为熟悉啊!”

说完这话,朱鲔立刻又后悔了,觉得自己这么说,好像是在故意嘲笑陛下当场做过司隶校尉,为刘玄修过行宫。

刘秀闻言,却是毫不在意地仰面而笑,还颇感自豪地老神在在道:“洛阳行宫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我皆有铭记在心!”

朱鲔也乐了,对于刘秀心胸的宽广,很是佩服。

真正自信的人,就从不怕被人揭短,你揭我的短,那也是我曾经的经历,没什么不好意思去面对的。

刘秀一行人是从南营去往行宫,行宫就位于南城,距离南营并没有多远。洛阳南城非常繁华,商铺林立,左面有金市,右面有马市,中央还有两大菜市。

现在已是傍晚,洛阳街头,人头涌涌,马车穿行,店家的外面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刘秀没有乘坐马车,而是骑着马,和朱鲔等人同行。

当刘秀一行人走到开阳街和耗街十字路口的时候,从耗街那边突然传出连声尖叫,与此同时,伴随着马蹄急促的奔跑声。

刘秀等人下意识地扭头一瞧,只见耗街那边奔跑过来十数匹受惊的马,马背上没人,冲着己方这边直撞过来。

护卫在刘秀身边的龙渊急声喊喝道:“护驾!”

随着龙渊的喊喝,大批的侍卫于刘秀的身侧列阵,最前面的一排侍卫,齐刷刷地举起盾牌,以盾阵来抵挡奔跑过来的马,后面的侍卫,则纷纷端起弩机。

等那些受惊的马要冲到近前的时候,有侍卫头领大声喊喝道:“放箭——”

啪、啪、啪!一时间,弩机的弹射之声不绝于耳,奔跑的马儿,有的是身中数箭,有的是身中数十箭,嘶鸣着扑倒在地。

跑在前面的几匹马皆被射翻倒地,后面的马则是狠狠撞在了侍卫的盾阵上。

咚!咚!咚!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声的巨响。

即便人们已经拼尽了全力,但盾阵仍被马儿撞得七零八落,可就在这时,从那些马的腹下,竟然跳下来一名名手持利剑的黑衣人。

马背上是没有人,这些黑衣人都是倒挂在马腹的下面,此时天sè已暗,人们并未能看清楚马腹的下面竟然还藏着人。

这些黑衣人从马腹下钻出来后,各持利刃,向侍卫的人群中冲杀。黑衣人如同一台台冷血的杀人机器,剑锋所过之处,必血溅三尺。刘秀身边的贴身侍卫,也是个顶个的精锐,但在这些黑衣人面前,就如同纸糊的一般,成群成片的被对

方的利刃砍倒在地。

众黑衣人的目标一致,就是刘秀。

就在刘秀身边的侍卫们拼命抵挡黑衣人进攻的时候,十字路口四周的屋顶上,又站起来十数名黑衣人,他们手中端着弩机,箭锋对准刘秀,一同搬动悬刀。

啪、啪、啪!

十数支弩箭,分从东西南北,集中射向刘秀这一点。

好在刘秀是位马上皇帝,而不是文弱皇帝。对面着四周飞射过来的箭矢,他倒也不惊慌,身子向旁一翻,直接从马背上栽了下去。

噗、噗、噗!有几支弩箭没有射中刘秀,倒是结结实实地钉在马颈上,战马嘶鸣一声,轰然倒地。跳下马的刘秀顺势把肋下的赤霄剑拔出,眯缝着眼睛,冷冷环视着四周。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九章 再度来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