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22章 一个人的战争

0922章 一个人的战争

“夫君,他是夜里黑!”昆仑玉出声提醒道。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宁涛的手一挥,一道黑芒撕开虚空,于虚空一闪然后停顿在了夜里黑的额头上。

日食之刃。

长安郊外,宁涛把日食之刃当作聘礼给照夜白,照夜白死活不要,他也就没有送出去。而这里并没有值得他放出肉中枪的对手,杀夜里黑这样的土鸡瓦狗,他的小手术刀足以。

直到日食之刃在夜里黑的额头上停顿下来,刚刚还在想宁涛面对这样的侮辱会做出何种反应的照夜族的族人们才看见那把黑sè的小刀,一个个目瞪口呆。

对方只是对他吐了一口口水,他什么都没说,直接就杀了黄沙族的飞骑将军!

虽说一个部落将自己的骑兵统领命名为飞骑将军有往脸上贴金的嫌疑,可人家好歹也是黄沙族的二号人物,就这么杀了?

夜里黑的尸体从马背上栽落下去,落地溅起了一片沙尘。

他身后的黄沙族的骑兵们这才发现发生了什么事,一地下巴。

黄沙族的飞骑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就只是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就被人干掉了?

宁涛向骑兵走去。

“杀了他!”骑兵里有人吼了一声。

上百战马冲向了宁涛。

宁涛突然加快速度对冲了上去。

这是一个人的冲锋。

一人对百骑,这画面给人一种孤单和悲壮的感觉。

“夫君!”昆仑玉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上了,拔腿冲了上去。

可是,不等她冲上去,也不等照夜白下达冲锋救人的命令,宁涛已经与一匹战马迎面撞上了。

轰!

整匹战马连带马背上的骑兵轰然离开了地面,往后倒飞,撞上它身后的战马,瞬间一片人仰马翻。

宁涛的身形却没有停下,侧着肩头继续往前冲。

他身后,几百个照夜族的男女老少全都拉长了下巴,一双双眼睛里充满了惊骇和崇拜。

照夜白没有下令冲锋。

昆仑玉也停下了脚步。

父女俩都想起了在感业寺发生的事,那一晚宁涛刚将他们从地窖里救出来,结果被金吾卫堵住,宁涛一头撞垮了一堵石墙给他们“开了路”。那坚厚的石墙在宁涛的面前都不堪一击,犹如纸板。更何况是这些战马?

嘭!嘭!嘭……

一转眼,百骑冲锋的骑兵阵被宁涛活生生撞出了一条槽。

黑玉冲看着他的姐夫,眼睛里全都是崇拜,他振声吼道:“战神!战神!战神!”

“战神!”

“战神!战神!”

照夜族里一片吼喊的声音。

至信的能量出现了,无需宁涛可以去引导或者“加工”,一出现就很纯净。

而黄沙族这边却是另外一种情况,他们杀气腾腾地来到这里,本以为会杀得照夜族七零八落,轻松灭掉照夜族,可他们万万没想到对方只一人应战,却杀得他们人仰马翻!

恐惧和绝望,还有愤怒和不甘,这些所产生的则是至恶能量。

宁涛也没白打这一场仗,黄沙族的战士们所产生的至恶能量,还有照夜族的族人所产生的至信能量都是他的“辛苦费”。

嘭!

挡在身前的一匹战马被撞飞,宁涛双腿在地上一点,整个身体拔地而起,扑向了一个已经调转马头往后跑的骑兵。

那个人就是黄沙族的族长巴尔萨。

宁涛以为夜里黑是黄沙族的族长,昆仑玉说不是,他就锁定了这个家伙。

刚才,正是这个家伙下令骑兵冲锋,他身上的华丽衣服也说明了他的身份。

黄沙族的步兵已经很近了,差不多一千人的队伍卷起了一片浓厚的沙尘。

可是,没人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情况。

“救我——”巴尔萨惊恐呼喊。

却不等他再叫一声,一团yīn影已经将他笼罩,他慌忙抬头,一只大手也就在那个时候从上面抓下来,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他从马背上提了下去。

砰!

宁涛将巴尔萨扔在了地上,一脚踩住了他的胸膛。

噗!

巴尔萨喷出了一口血,眼神里满是惊恐:“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宁涛说道:“我是照夜族昆仑玉的男人,照夜族的守护者。”

巴尔萨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与照夜白斗了一辈子,却没想到输在了起跑线上,照夜白生了一个照夜一朵花,而他没有。

黄沙族的上千步兵,还有幸存下来的骑兵包围了上来,一个圆形的包围圈正在形成。

“准备战斗!”照夜白举起了配剑。

“岳父!”宁涛吼道:“待着别动,我一人足矣!”

照夜白的高举在空中的剑僵住了,挥不出去了。就他个人的意愿而言,他非常渴望与宁涛一起战斗。可作为族长,他却知道他的剑要是挥下去的话,照夜族的族人就会冲上去与黄沙族的人厮杀,那个时候能有多少人回来?

黄沙族的包围圈关门了。

宁涛探手从巴尔萨的腰间抽出了他的弯刀,阳光下,那刀寒芒闪闪。

“你不能杀我!”巴尔萨骤然紧张了起来,“我是奉了陈总管的命令行事,是他要灭照夜族,也是他要照夜天书,我们……我们不过只是想要照夜族的领地而已。”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声冷笑:“你只是想要照夜族的领地……而已?”

弯刀下压。

巴尔萨忽然吼道:“上差救我啊!”

嘶!

一个裂空的声音贯空而来。

宁涛回手一掏,一把剑被他抓在了手中。

剑不是普通的剑,而是修真者的飞剑。

灵力波动,锋利的坚韧割破了宁涛的手掌,有鲜血从他的抓着剑身的指缝之中冒出来,低落在黄沙之上。

放出飞剑偷袭的人是一个身穿道袍的女人,一头银发。宁涛徒手抓住她的飞剑的那一刹那间,她的瞳孔陡地睁大到了极限。

徒手……

徒手抓飞剑!

宁涛这才回头,视线瞬间就找到了偷袭他的道姑,眼里闪过一丝黑芒。

如果说他对这次战斗还有什么没用掌控的地方,也就只是这个道姑了。他没想到黄沙族之中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来自修真界的帮手,而且这也是他数次进入yīn墟,遇到的第一个比较厉害的修真者。杨玉环也算一个,可她太弱了。而这个道姑,她的灵力修为起码是小涅槃境。

不过,宁涛很快就想通了,不觉得奇怪了。那陈康敢冒欺君之罪抢夺照夜天书,他毕竟知道些什么,多半也是一个修真者。他这边刚刚回到黑潭沙漠,黄沙族隔天就收到命令采取了军事行动,这个时候又没有电话,除了派有飞剑的修真者过来,那陈康的命令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传递到这里来?

看来,真得去一趟长安了。

不只为了陈康的狗命,他还想弄明白一个人,那就是武媚娘,她是不是武玥。

“上差救我啊!”巴尔萨哀嚎道。

那道姑捏了一个法诀指,口中念念有词。

宁涛手中的飞剑一震,剑柄上仿佛有一只手紧握着,使劲往他的后背刺来。

“自不量力!”宁涛说。

音落,他诵念了一句法咒,观自在印法。

飞剑自在的法器烙印顿时显现了出来。

第二句抹印咒从他的口中出来,字字如火炉铁锤,那器主烙印转眼淡化,快速消散。

那道姑顿时惊愣当场。

剑还是飞剑,可已经不是她的飞剑了,一转眼就变成了一把无主的飞剑!

宁涛回过头来,看着脚下的巴尔萨:“没什么上差能救你,就连上天都救不了你!”

手起刀落。

巴尔萨的脑袋从脖子上滚落了下来。

“杀了他!”有人吼道。

嗖嗖嗖!

弓箭兵放箭,箭如雨下!

宁涛张开了双臂,迎着那漫天的箭雨,一动不动。

嚓!嚓!嚓……

转瞬间,不知道多少支箭矢扎在了宁涛的身上,可是那些箭矢全都掉在了地上,有些甚至被反震力折断。

一波箭雨之后,整个战场上死一般寂静。

至恶能量快速攀升。

那个道姑最先回过神来,转身就跑。

宁涛振声吼道:“跪下免死!”

一个胆小的孩子愣了一下,双腿一软跪在了黄沙地上。

随即,所有的黄沙族人纷纷跪了下去。

宁涛并没有去追那个道姑,因为他知道她会去哪里,而没有飞剑的她,他可以让她先跑两天。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那就是采集黄沙族人的至恶能量,还有照夜族人身上的至信能量,这可比追杀一个本就死了的道姑更重要。

照夜族的人涌了上来,拿走黄沙族人放下的武器。相当一部分照夜族人的眼里都噙着泪水,他们非但不用死,还结束了困扰两族百年的部落战争。

和平是什么滋味?

只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才能体会到。

“姐夫,这个家伙怎么处理?”黑玉冲拖着黑潭石走了过来,眼睛里满是崇拜的神光。

宁涛看了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黑潭石,什么都没说,只是将手中的无主飞剑扎了下去。

噗嗤!

黑潭石的脑袋上多了一把飞剑。

这就是姐夫的处理方式。

黑玉冲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PS:今日两更,明日见。

看网友对 0922章 一个人的战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