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23章 论古代的先进性

0923章 论古代的先进性

黄沙族的人绝大多数都被放回去,战马和武器则被收缴,还有一部分手上沾满了照夜族人的鲜血的人被扣留了下来。不过宁涛并不关心这些人的命运,这里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的存在而存在,而他却只还有两天多一点的时间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对于这些照夜族人来说,宁涛来黑潭沙漠的这几天时间才是他们建族以来最扬眉吐气,最幸福的几天,他们还有什么遗憾?

“娘子,这把剑给你。”宁涛将他缴获的并抹除了器主烙印的飞剑递给了昆仑玉,眼神里满是宠溺。

昆仑玉接过那把飞剑仔细看了看,还用手指敲了敲剑身,赞叹地道:“好剑啊!”

宁涛笑着说道:“好剑配美人,这把剑生来就是你的。”

昆仑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只听说过宝剑配英雄,却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宝剑配美人,你是故意哄我开心的吧?”

“那你开心吗?”宁涛的眼神温柔。

部落的广场上密密麻麻都是人,昆仑玉哪里好意思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与宁涛打情骂俏,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难掩心中欢喜,她的嘴角也浮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宁涛又将照夜天书拿了出来,递给了照夜白:“岳父,这个你收好。”

照夜白连连摆手:“这怎么行?贤婿,我们不是说好的吗,照夜天书应该由你来保管,不信你问问大伙儿,问问他们愿不愿意把照夜天书交给你来保管。”

“愿意!”

“战神!”

“战神!战神!”

照夜族人的呼喊的声音此起彼伏。

“夫君你就收下吧,不然我爹会伤心的。”昆仑玉说。

宁涛苦笑了一下:“那好吧,我就暂时保管了。”

他知道带不走照夜天书,只要他一离开这里,除了他收集的那些灵魂能量,他什么都带不走,所以这照夜天书他留在身上也没用。不过,昆仑玉都这样说了,他再推迟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贤婿,这不就对了吗?”照夜白这下开心了,他搂着宁涛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只要有你在,从今往后再没人敢欺负我们照夜族,族人们已经将你当成是我们照夜族的守护神,那照夜天书自然要留在你的身上才稳当。”

宁涛点了点头:“我听岳父安排。”

“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到时候我们爷俩好好喝几碗,不醉不归。”照夜白说。

宁涛笑着说道:“行,不醉不归。”

昆仑玉给了照夜白一个白眼:“爹,喝点就好了,干嘛要不醉不归?”

照夜白正要教训昆仑玉一句什么,站在他旁边的黑玉冲用胳膊肘碰了一下他的腰。

“爹,你还想不想早点抱孙子?”黑玉冲嘀咕道:“你把姐夫灌醉了,我姐还怎么给你生孙子?”

照夜白幡然醒悟,猛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哈哈笑道:“对对对,喝点就好了,说什么不醉不归,喝醉了伤身子嘛。”

宁涛尴尬得很。

昆仑玉一个人脸红。

遇到这种实力坑姐的弟弟和父亲,她还能怎么办?

晚上,部落的广场上点燃了好几堆篝火。照夜族人们围着篝火唱歌跳舞,喝酒吃肉,场面欢快热闹得很。

宁涛陪照夜白喝了几碗酒,一大群族人涌上来敬酒,宁涛推脱不过,一碗接着一碗往肚子里灌。他倒是没什么,他的灵力和血液都能解酒,就算是喝到明天天亮也不会醉。可是昆仑玉却心疼他,凶巴巴地赶走了那些来敬酒的族人,没让他待多久便将他拖回了家。

“夫君,我去给你烧点水泡碗茶醒醒酒,然后再给你泡泡脚。”昆仑玉一脸的关切。

宁涛面带微笑,温柔地道:“今天晚上我也给你洗洗脚。”

“那怎么行呀?不行不行。”昆仑玉一口拒绝。

宁涛凑到了她的耳朵边上:“听说男人给女人洗脚容易生男孩。”

“真的?”

“为夫什么时候骗过你?”

昆仑玉的双眼顿时一亮:“嗯!”

一听男人洗脚会生男孩,她仅有的一点矜持也没了。

她去厨房烧水去了,宁涛早早的脱了鞋袜,挽起了袖子,只等热水一来就给娘子洗脚。

他喜欢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洗脚,这却不是什么怪癖,而是他觉得这种方式能让自己的女人感受到他心中的温柔与爱。

忽然一股yīn风从虚掩的窗口吹了进来。

宁涛的视线瞬间移到了窗户的方向,冷哼了一声:“你是找死吗?白天我没有杀你,不是我忌惮你身后的那些人,而是懒得杀你,可你居然敢闯到我家里来!”

那股yīn风可不是什么自然的风,是修真者的元婴。他来到这个世界就遇到了一个修真者,就是白日里的丢了飞剑的道姑。所以,他根本就不用元婴出窍也能猜出对方的身份。

可是那道姑的元婴根本就没法开口说话,突然被宁涛发现,她显然也有些慌张,慌忙后退。

宁涛说道:“你暂且别走,我有一句话让你带回去。”

yīn风静止。

宁涛说道:“你回去告诉那陈康,就这一两日我会来长安找他。就这句话,滚吧!”

一股yīn风从屋里吹了出去,虚掩的窗户晃动了一下,转眼就静了下来。

那个道姑的元婴已经走了。

她就在方圆几公里之内,此刻他要去追踪她的话,她就是长出一双翅膀也逃不掉。可是他还是没有去追她,毕竟对方是一个道姑。

那个道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为陈康卖命,但白日里他诊断过,那个道姑其实并不坏,身上还有一点善气。而他又或许是因为峨眉派的原因对道姑有着好感和怜悯之心,所以潜意识里并不想杀那个道姑。

那道姑的元婴追到这里来的目的也不难猜到,她想找回那把飞剑,另外还想侦察一些情报回去也好交差。

不管是什么原因,宁涛都不感兴趣,就连那个追踪她的念头也逐渐失去了兴趣。他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他想花在昆仑玉的身上,其他的人他都不在乎。

除了武玥。

“夫君,你刚才在跟谁说话?”昆仑玉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洗脚水走了进来,右手的手腕上还套着一只茶壶。

宁涛说道:“我刚才好像看见一个女鬼进来,所以骂了她两句。”

昆仑玉顿时紧张了起来,四下张望:“女鬼?在哪?”

宁涛说道:“被我骂走了。”

昆仑玉移目看着宁涛,忽然明白了什么,笑着说道:“还说没有喝醉,那些家伙灌了你那么多酒,你酒量再好也扛不住。你看,你不都开始说酒话了吗?”

宁涛:“……”

昆仑玉将洗脚水放在了床边,然后将茶壶递给了宁涛:“夫君,你喝口热茶醒醒酒。”

“嗯。”宁涛应了一声,接过茶壶喝茶。他没有半点醉意,可他喝的不是醒酒的茶,喝的是女人的温柔与情意。

昆仑玉蹲在床边准备给宁涛脱鞋袜,她的看见宁涛已经脱了鞋袜,抓着宁涛的脚便放进了洗脚盆里,温柔细心地伺候着男人的一双脚。

宁涛一边喝着茶,一遍享受着女人的伺候,心中满满都是温柔的情意,却也有一点伤感。她是如此的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他多么想留在这里陪他几年,给她留个孩子再离开,可是他只还剩下两天的时间了,两天后他和她便是天人永隔,情断yīn墟。

“娘子,我来给你洗吧。”宁涛很喜欢她给他洗脚的感觉,可是他又担心待会儿他给她洗脚的时候那水就凉了。

“我才开始给你洗,都还没洗好。”她说。

宁涛却从洗脚盆里站了起来,将她摁在了床沿上,脱去她的鞋袜,又将她的一双脚摁在洗脚盆里。

“夫君,你……”

“水凉了,那个说法就不灵了,要趁热。”宁涛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昆仑玉的矜持又不见了,老老实实地坐在床沿上享受着夫君的伺候。

宁涛洗得很仔细,也很温柔,那感觉就像是在清晰两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一样,小心翼翼,生怕用的力气大一点就会碰破那吹弹得破的娇嫩皮肤。

“夫君。”

“嗯。”

“父亲今天跟我说了一件事,让我来问问你的意见。”

宁涛笑着说道:“岳父也真是的,有话直接跟我说就可以了,怎么还让你当传话人,一家人那么见外干什么?”

“不是,这事……”昆仑玉欲言又止。

宁涛好奇地道:“究竟是什么事,你怎么也吞吞吐吐的了?”

昆仑玉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来:“爹说你是盖世英雄,我一个人恐怕伺候不好你,让我问问你要不要纳妾,族里的姑娘你看上谁都行,只要你喜欢,你都可以娶回来。”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事情,难怪照夜白不好意思当面跟他说。

“夫君,你……你的意思怎么样?”昆仑玉直盯盯地看着宁涛,有点紧张的样子。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我有你就够了,我谁都不娶,以后这事也不要再提了,不然我会生气的。”

“可是……”

“不是说了不让再提吗?”宁涛假装不高兴的样子。

这就是古代的先进性,男人之所以喜欢古代的原因也就在这里,娶小妾什么的根本就吧需要当丈夫的操心,媳妇就帮你搞定了。放一千多年后,别说媳妇帮男人找小妾,一旦被发现,不死也脱层皮。

“那……我好了。”昆仑玉说。

“什么好了?”

“你不是说要趁热么?”她往后一仰。

宁涛:“……”

看网友对 0923章 论古代的先进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