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38章 愣头青年

0938章 愣头青年

夜幕降下,梅斋张灯结彩,一片喜气。

江采苹没有邀请什么客人,当然也不可能去邀请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参加这个婚礼,只有梅斋的几个仆人丫鬟,虽然显得人少冷清,可人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从心里为新娘子感到高兴。

房间里,宁涛的心里百感交集。

从他第一次丹药过敏看见红衣女子,再到yīn墟之中的雪未央、昆仑玉,还有被武则天杀死的大才女寻仙,他已经受够了这种生离死别,不想再经历哪怕一次。

而这一次不同,这一次他带着一颗拿命换来的仙丹级的寻祖丹。这一次开门见仙,他就要唤醒她,带她离开yīn墟,与她永远在一起。

还有那个天大的造化,他也要得到!

“今晚一定要成功!”宁涛自言自语,这句话他不知道已经念叨了多少遍了。

东梅来到了门口,笑盈盈地道:“姑爷,良辰已到,你跟我去见新娘子吧。”

宁涛这才收起思绪往门口走去,一边说道:“姑爷今天没什么好礼物给你,不过明天姑爷给你买一百串糖葫芦,你看好不好?”

东梅两眼放光的道:“这可是你说的,一百串糖葫芦,骗人是小狗!”

真是一个小吃货。

宁涛跟着冬梅来到了前院大堂,大堂的门楣上挂了红布编织成的喜花,地上铺着红sè的地毯。江采苹坐在堂屋正中的太师椅上,她身后的长案上点着两根又粗又大的喜烛,还放着四只竹篮子,篮子里面分别装满了红枣、桂圆、花生和莲子。这是给新人的祝福,早生贵子。长案后面的墙壁上张贴了一个用红纸剪出来的大大的“囍”字,烛火映照下,红得发亮。

宁涛前脚进了大堂,一个丫鬟便搀扶着春梅走了进来。春梅的身上穿着红sè的长裙,脚上穿了一双绣着鸳鸯的绣花鞋,头上顶着一只大红的盖头,肩膀上披着绣了花鸟的霞披,一身的娇俏,一身的喜气。

宁涛直盯盯的看着他的新娘子,不舍得移开眼,直到那丫鬟搀扶着春梅来到了他的身边,与他并肩站着,他都还看着人家。

那丫鬟小声提醒道:“姑爷,拜了天地送你们回洞房,你想怎么看都可以,你这会儿想看也看不见呀。”

宁涛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离开了视线,面对着正墙正坐的江彩苹。

江采苹说道:“吉时已到,开始吧。”

梅斋的老仆福伯杨声说道:“良辰吉日到,新人拜天地。一拜天地之灵气,三生石上有姻缘,一鞠躬”

宁涛与春梅鞠躬。

“二拜日月之精华,万物生长全靠它,二鞠躬”

宁涛与春梅鞠躬。

“三拜春夏与秋冬,风调雨顺五谷丰,三鞠躬”

宁涛与春梅鞠躬。

“二拜高堂,一拜父母养我身,一鞠躬……二拜父母教导恩,二鞠躬……”

宁涛和春梅拜了又拜。

“夫妻对拜……”

听到福伯喊夫妻对拜,春梅忙慌忙转身,弯腰鞠躬。结果没意识到他和宁涛是肩并着肩站着的,两人的手中同牵着一朵红布大红花,也就一朵花的间隔,结果她这一弯腰鞠躬,脑袋咚一下就撞在了宁涛的头上。

“哎哟……”春梅疼的叫了一声。

宁涛慌忙将她扶住,关切地道:“娘子,你没事吧?”

春梅揉了揉脑袋:“你的头好硬。”

大堂里顿时一片哄笑的声音。

江采苹咳嗽了一声:“你们笑什么,这是能笑的地方吗?都给本宫安静一点。福伯,你接着主持。”

福伯听了一下嗓子,又吆喝道:“夫妻对拜,一拜风雨同舟,福祸共享,一鞠躬。二拜夫妻同心连理,早生贵子,二鞠躬。三拜夫妻风雨同舟,白头偕老,三鞠躬送入洞房!”

一对新人被送入洞房。

两个送新人的丫鬟进了洞房却赖在屋里不走。

春梅坐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这是什么情况?

宁涛想了想,忽然明白这两个丫鬟是要讨个红包,可他没钱啊。找知道,下午就出去抢个身上有恶念罪孽的奸商、恶霸什么的,也不至于此刻这般尴尬。

两个丫鬟也很尴尬,想走又不甘心。

这时春梅掏出了一只小巧的钱袋来,放在了床边的桌上:“你们拿去那点瓜果零食吧。”

“谢谢春妹儿。”两个丫鬟拿了钱袋,欢天喜地地走了,出门之后还带上了房门。

宁涛走去给门上了门闩,然后折身向春梅走去。

春梅用手拧着一张白底的绣花手帕,手指有用力的迹象。这是她的心理反应,她很紧张。

宁涛笑着说道:“娘子,我这么穷,你嫁给我,你怕不怕吃苦?”

春梅的声音小小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若去讨口,我来拿碗。”

宁涛忍俊不已,笑出了声来:“那我们夫妻俩明天就去讨饭。”

“明天就去讨饭?”春梅忽然自己解开了盖头,一脸惊讶的表情。

她打了腮红,涂了口红,青涩之中又显现出了一点成熟,红烛映照下别有一番动容的风韵。

她是如此年轻的南门寻仙啊,才十六岁……

“呃……盖头应该夫君来揭开。”春梅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跟着又将盖头盖在了头上。

宁涛伸手揭开了她的盖头,眼神温柔地看着她。

春梅羞涩地垂下了螓首,把一张手绢拧了又拧。

宁涛坐到了她的身边,捉住了她的拧手绢的手。

春梅本能反应的抽了一下,但没使劲,只是象征性的一个动作而已。倒是她的脸,害羞的红晕比抹在脸颊上的胭脂还要浓。她毕竟是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拉过的女孩子,宁涛的这个举动对她来说已经是大尺度的动作了。

江采苹的确教了她许多东西,可真到了独自面对的时候,她的脑袋瓜子里却是一片空白,还嗡嗡直响,哪里还记得什么大唐秘术。

宁涛柔声说道:“你不用紧张,我们聊聊。”

春梅微微放松了一些:“只聊聊?”

宁涛笑了一下:“聊聊再说。”

春梅忽然想起了什么,起身去桌边斟了两杯酒,然后端着两只酒杯走了过来,给宁涛递了一杯酒,略有点结巴地道:“小姐说……说今夜一定要和你喝交杯酒。”

宁涛接过了酒杯,挽住了她的藕臂:“那我们就喝交杯酒。”

春梅喝了一口酒,辣得直皱眉头,可她还是硬着头皮将一杯酒喝了下去。

宁涛从她的手里拿走了杯子,放在了桌上,然后拉着她的手坐到了床榻上。

红烛静静地燃烧着,火光跳跃,照亮的是温馨与喜悦。

宁涛怎么看新娘子都看不够,他的声音温柔:“我知道你觉得与我成亲太快了,可你知道吗,对我来说,我好像已经等了你一辈子。而你,你等我的时间更漫长,你等了千百世。今天,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拜了天地,成了真正的夫妻。”

“我……我等了你千百世?”春梅抬起了头来,看着宁涛,眼神脉脉。

“你仔细感受一下,你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也没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受?也没有等了我许久许久,终于见到我的感觉?”

春梅仔细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我要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即便是这天,它也伤害不了你。”这些话,都是宁涛的心里话,但也有暗示她的用意。

他虽然带来了仙丹级的寻祖丹,而且还是七品的寻祖丹,可他也不知道这次开门见仙之后会是什么结果,所以他心里的紧张一点都不比春梅少,以至于想方设法要给她打一针“预防针”。

“为什么是我呢?”春梅的声音轻轻的。

宁涛伸手勾起了她的下颚:“因为你是南门寻仙,我是宁涛。”

“嗯?”春梅眨巴了一下眼睛,她显然听不懂宁涛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宁涛并没有解释,他跟她解释不清楚,却也无需解释。他俯首下去,堵住了她的嘴。

该说的都说了,他需要的是开门见仙。

“唔……等等。”春兰脖子后仰,躲开了,喘着气说道:“夫君,等我一下。”

“你?”宁涛不知道该说什么。

却见春梅掀开被子,将那张被她拧得皱巴巴的白底绣花手帕铺在了床单上,然后她脱了鞋袜,躺在了床上,屁股就压在那张白底绣花的床单上。

“你这是?”宁涛一头雾水的样子。

春梅羞得闭上了眼睛:“不要问妾身,这个……这个你不用管。”

宁涛忽然明白了过来,心中一片难以抑制的激动,他也脱了鞋袜爬上了床。

春梅忽然又睁开了眼睛,紧张兮兮地道:“夫君,我、我害怕……”

宁涛笑了笑:“我又不是老虎,你害怕什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什么故事?”

“为夫要给你讲的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故事,阿里巴巴是一个快乐的青年,话说有一天阿里巴巴来到一座门前……”

“你说……呀!”

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故事的精髓是芝麻开门。

可他讲的阿里巴巴是愣头的青年……

看网友对 0938章 愣头青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