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39章 她是谁?

0939章 她是谁?

那一个颤音激动又紧张,却又充满幸福与愉悦。

开门见仙。

就像是魔法,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刹那间静止了下来。

宁涛的眼前是一片黑暗,无边无际,唯有一团跳跃的篝火在黑暗之中苦苦坚守。

那是南门寻仙的命火,它比上一次更微弱了。与其说是篝火,倒不如说是一盆炭火,那微微跳跃的火光好像随时都会熄灭。

她就坐在那一团命火旁边,红衣似火。

她看着他,眼神温柔:“你来了。”

宁涛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我来了。”

简简单单的对话,却好像是夹带着千百世的感情,每一个字的声音都好像带着无尽的思念和期盼。

宁涛也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这一次的她与上一次不同,她的脸不再是可怕的骷髅脸,清美脱俗,仙气十足。她的身子也是有血有肉,玲珑浮凸,媚而不妖。看着让人浮想联翩,却又给人一种高贵圣洁的韵味。

“我不要是让你不要签那天命炼丹术的契约吗?”南门寻仙的眉头微蹙,这语气,这模样儿,她心里似乎有点责怪宁涛。

宁涛指了一下身前的微弱的命火,苦笑了一下:“我有选择吗?你的命火就快要熄灭了,如果我不签那天命炼丹术的契约,万一你……”

他不想把那话说出来。

“可是如果没有你,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她说。

宁涛笑了笑:“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虽然少了寿命,但我只需要渡过天劫飞升仙界,我就可以跳出轮回。不用担心我,告诉我,我怎么才能带你出去?”

她沉默了一下:“开门见仙。”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我不是已经开门见到你了吗?”

她的嘴角含笑:“你开那门不算,只是院门,我这才是进屋的门。”

宁涛:“……”

照这说法,她家有院门,闺房的门,岂不是还有后门?

她接着说道:“不管是雪未央还是昆仑玉,她们代表的都是我的皮相,我是她们的灵魂,你要唤醒我就只有这个方式。待我苏醒之时就是你吃下那颗仙丹级的寻祖丹的时候。”

她倾斜了过来,靠在了宁涛的肩头上。

她的身子很冷,没有一丝温度。

这个情况倒也正常,想那涅波娜出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浑身冰冷,而且怕冷。这也说明了她一直守着这团命火的原因,如果这团命火熄灭,那她就真的魂飞魄散了。

“你有点紧张。”她说。

宁涛有点尴尬:“我哪有紧张,我一点都不紧张,你从哪里看出我紧张了?”

他一点都不紧张,只是这句话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他。

她抿嘴笑了,从他的肩头上抬起头来,正面看着他。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

她还是她,可是身上的衣服、发型甚至是看她的眼神都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叫雪未央。

“你……”

她笑着说:“我不就是她吗?”

宁涛也笑了,是啊,她不就是雪未央吗?

她伸手遮住了他的眼,只一下又移开了。

她身上的衣服、发型、皮肤和看他的眼神又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叫昆仑玉。

突然看见雪未央和昆仑玉,宁涛心中的悲伤禁不住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他说道:“寻仙,你不用……”

她将一根手指抵在了他的唇上,打断了他的话之后又遮住了他的一眼,同样是只遮掩了一下就移开了。

她身上的衣服、发型、年龄和看他的眼神又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叫春梅,他的新婚妻子。

她的手里多了一块大红的盖头,她当着他的面将盖头盖在了头上,她的声音也变成了春梅的羞涩而胆怯的声音:“夫君,你不打算揭开妾身的盖头吗?妾身等了你千百世,你要让这**虚度?”

宁涛也笑了,伸手解开了她的盖头。

答案其实就在眼前,只是他不曾留意到而已。这里是春梅的意识世界,也可以说是她的灵魂居所。他也不是真人进来,他本人还在洞房里。这是他的灵魂通过特殊的渠道来到了这里,见到了她——一个等了他千百世的女人。

今晚是他与春梅洞房花烛的好日子,说到底其实是他与她的洞房花烛的好日子。

历史上的那个春梅,她不曾遇见他,她会在大明宫中死去或者被送出大明宫,孤苦伶仃度完余生。宫女是没人敢娶的,哪怕她们离开皇宫不再做宫女,所以她的孤独也是注定的。

他做了那么多,甚至是付出了天命的代价,为的不就是此刻的洞房花烛,真正的在一起吗?

心念一动,他身上的天宝法衣快速淡化,转眼就消失了。

她移开了视线,那羞涩的反应不就是春梅吗?

“夫君,你怎么突然就……”

宁涛笑着说道:“你我做了两世夫妻,这算是第三世,我们算是老夫老妻了,害什么羞?”

“我怀疑我嫁错人了,你怎么这么孟浪?”她说,依旧害羞,还是不敢看他。

这样的她哪里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完全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天真少女。

宁涛捉住她的手,声音温柔:“娘子,我们现在就吃那颗寻祖丹吧。”

她点了点头,身子往他的怀里靠去……

开门见仙。

如果将正在发生的事情比喻成盗墓寻宝,他此前算是开了墓道,现在算是把棺材板掀开了。

轰!

一片圣洁的光辉涌来,遮掩了一切。一股神奇的力量将宁涛缠缚,拖着他飞向了天际。那感觉就像是在白云端上飞,无拘无束,大自由,大自在。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或许是几秒钟,或许是几分钟,又或许是一生一世那么漫长。宛如仙丹灵光的圣洁光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弱的烛光。

那激动人心的接触更像是一个仪式。

他回来了。

她回来了吗?

宁涛直盯盯地看着她。

可是这是很难分辨的事情,刚才她也是春梅的样子。

她也看着他,眼神脉脉。

两人间的气氛一片宁静,却又显得有点诡异。

一动不动,一分零一秒钟。

“你……”宁涛实在忍不住了,他难受。

她忽然露齿一笑:“我看你能忍多久。”

宁涛:“……”

这是他苦苦寻找拿命换回来的仙女吗?

她这一笑有雪未央的温柔妩媚,她的这句话又有昆仑玉的野性和调皮,她此刻的眼神却又是典型的春梅的作为新娘子的羞涩与幸福的眼神。

可是还是不能确定她就是南门寻仙啊,因为春梅也会说这样的话。

所以,他还是不敢动,生怕一动她就消失了。

又过了一分零一秒钟。

这次开口打破尴尬和沉默的是她:“你快把寻祖丹拿出来啊,你不觉得你太沉了吗?”

宁涛忍不住笑了。

是她,她回来了。

虽然她还是这个十六岁的新娘,可她已经回来了。如果不是她觉醒,春梅怎么可能知道寻祖丹?

宁涛将早就准备好的装着七品寻祖丹的小瓷瓶拿了出来,然后拔掉了瓶塞,将它倒在了她的胸膛上。

仙丹灵光和丹气,还有等了他千百世的女人和未知的大造化,这一切都在眼前,触手可及,却给他的感觉却就像是一个梦。

“我等了千百世的男人是个坏蛋。”她说。

宁涛对她笑:“我该叫你雪儿、玉儿还是春梅?”

“你喜欢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名字不代表什么,我就是雪未央,我就是昆仑玉,我就是春梅,我还有千百个名字,我是南门寻仙。”她说。

“那我就叫你寻仙吧。”宁涛说。

南门寻仙用手指戳了他一下:“你快吃掉它。”

宁涛张嘴咬了下去,可即将碰到那颗七品寻祖丹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寻仙,告诉我,吃下去会发生什么?”

南门寻仙说道:“不用担心丹药过敏,有我在,你会没事的。这寻祖丹里藏着一个天大的造化,这个造化属于你,也属于我,吃下它。”

“那个天大的造化是什么?”宁涛实在控制不住他的好奇心。

南门寻仙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问过我,我说还不是时候,没有告诉你。我现在告诉你真相,那个天大的造化其实是……”

“啊——”屋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惨叫的声音。

宁涛和南门寻仙的视线不约而同地移到了门口的方向。

“救命……”一个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冬梅的声音。

南门寻仙骤然紧张了起来:“快!快把它收起来。”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慌忙用小瓷瓶将那颗七品寻祖丹收了:“可能是杨贵妃派来的人。”

南门寻仙轻轻推了宁涛一下:“快出去看看。”

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洞房花烛显然是没法进行下去的了,寻祖丹也没法吃了。

两人分开,慌慌张张穿衣。

砰!

房门突然被轰开,碎裂的木料弹片一般飞射。

也就在那一瞬间,一道水墨烟云穿空而去,一头扎向了出现在门口的人。

那人蒙着脸,身材前凸后翘,是个女人。

她似乎也没料到宁涛的反应会这么快,她这边刚刚踹开门,肉中枪就杀到了她的面前!

她一个侧扑,狼狈躲开。

宁涛手一招,肉中枪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可他却没有追出去,他的视线还盯着那空荡荡的门口,有点愣神的反应。

刚才那个女人虽然蒙着脸,却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她是谁?

看网友对 0939章 她是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