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4章

第4章

  “我说了那么多连环杀手的消息,你们看我,像不像他呢?”明韬说这话时,嗓音有点低,有点冷,刘海后的双眼,当真露出几分诡异的光。

  车厢里陷入一片寂静。

  片刻后,顾天成先笑了,那笑意挡都挡不住,转头继续开车。尤明许也笑了,是和他有点心有灵犀的笑,顺带还翘起了二郎腿。顾天成轻声说:“Give me five.”尤明许犹豫了一下,不知怎的,不太想和他更亲近,没有伸出手,只低声含笑说:“别闹。”

  顾天成看她一眼,眼里还藏着笑,不说话。

  倒是明韬,知道被他俩耍了,脸上原本夸张的笑,无人欣赏地慢慢收起。不过他坐了一会儿,又不安分了,指挥尤明许:“换个频道,听听新闻啊。说不定真的有连环杀手报道。”

  尤明许依言调了台,本地新闻台却正在播今日下了大雨,部分公路塌方和泥石流的消息。大批警力被抽调去抗洪救灾。明韬咂咂嘴:“这样一来,杀手更难抓了。不过这种天气,他也不好杀人了,唉……”

  尤明许轻轻“呵”了一声,顾天成也没理他。

  “那边有房子!”明韬忽然惊喜地喊道。

  尤明许抬起头,果然看到前方很远的山脚下,影影绰绰有几间房,还有橘sè灯光。只是离公路有点远。但这不重要了。

  尤明许说:“过去看看?”

  顾天成说:“好。”

  车开到近处,在车灯的照射下,那几间房也清楚了,是很低的黄土泥房,旧得不能再旧了,有间屋只有半边。有两个人,从两个房间的窗户望出来,是两个女孩。

  顾天成三人下车。那两个女孩并没有出来,都穿着冲锋衣,看样子是驴友。看到他们三个的样貌打扮,女孩们的神sè倒是放松了些。

  尤明许看了看周围,房子边上停着两辆自行车,这两人也是骑行过来的。忽然间有人碰了碰她的胳膊,是顾天成在她身边说:“去打个招呼。”约莫是觉得都是女孩子开口比较容易。

  “知道。”尤明许轻声说,有点嗔怪的味道。

  顾天成笑了,双手插裤兜,站在她身后等。明韬则左晃晃,右晃晃,一副一切尽在老子掌控的洒脱模样。最后晃了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可掌控的,就和顾天成并肩站在一起。

  两人一起看着尤明许站在小屋子外,微笑和那两个女孩说话。即使穿着宽大的冲锋衣和运动裤,也显得腰肢娉婷,腿很长。

  顾天成望了一会儿,靠在车上,低头点烟。明韬感叹道:“三个年轻女孩,要是连环杀手在这儿,就是一顿大餐了吧。”

  顾天成冷冷说:“再胡说八道,我把你丢出去。”

  明韬轻哼一声,却也不说话了。

  两个女孩,都跟尤明许差不多年龄,是都市白领。玩户外也好几年了,西藏线走过两次,所以并不怵两个女孩结伴出行。一个叫宋兰,一个叫邹芙瑢。宋兰长得高高的,面目清瘦中带着倔强,单眼皮,很清秀。一看就是很干练,有想法那种。邹芙瑢人如其名,长了张鹅蛋脸,甜甜的,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破房子里,冲锋衣下居然还穿了条红裙子,化着淡妆。她趴在一个窗台上,一边和尤明许聊着,一边打量着她身后的两个男人。颇有那种我美我的,不管是否有人欣赏的态度。

  既然彼此认识了,两个女孩很快走出房间,两个男人也走过来,彼此认识了一下。

  宋兰说:“来这条路上的人很少,我们是想明天一早去山后面的一个湖看日出,所以歇在这里。你们怎么来了?”

  明韬率先举手:“我迷路了,也骑不动了,就搭了他们的车过来。”

  尤明许说:“我也是想看这边的风景。”

  顾天成说:“我随意开过来的,没有什么目的地。”他生得高大俊朗,讲话又低沉温和,宋兰“哦”了一声,笑了。

  邹芙瑢轻轻柔柔地说:“所以你们三个也是刚认识的?”

  顾天成答:“是的。”

  宋兰说:“这里应该曾经是某个小营地,现在废弃了。我们也是偶然发现的。就是房间里非常小,并且没有卧具,我们在房间里也是搭帐篷睡,你们看看。”

  三人跟着宋兰到两个房间门口都看了眼,空间确实非常窄逼,宋兰的帐篷撑开,几乎就把地方占满了。邹芙瑢睡的那间房也是一样。

  宋兰看着尤明许:“你要和我一起睡吗?就是会比较挤。”

  尤明许说:“不用了,我们都带了帐篷,睡外面,大家今晚做个伴就好。”

  明韬这个人身上,总算出现了个闪光点。他整理帐篷又快又好,反倒是尤明许和顾天成,显得笨手笨脚一些,基本就是给他打下手。

  很快,三顶单人帐篷立了起来。明韬拍拍手,无比讥讽地说:“你们俩是玩户外的吗?搭个最简易的帐篷都慢得要死。”

  尤明许沉默了一会儿,对顾天成说:“我是从来都干不好这些事,心不灵手不巧。你怎么不行?”

  顾天成答:“我带着帐篷只是备用,基本都是住酒店或者民宿。以后再认真学学。”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明韬嘲讽完,一回头,却看到幽幽的光线里,一对俊男美女,站在帐篷间,相视而笑。不知怎的,明韬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无趣和落寞了。静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虚情假意,真没意思,难怪他喜欢杀人。”

  这个黑暗的世界,广阔无边。天是黑的,山是黑的,大地也是黑的。有风不断吹过,猎猎作响,用那空洞的声音,提醒你身处一个离现代社会多么遥远的无人知晓的角落。

  不过,因为有了五个陌生人的相聚,这一片小小的废弃营地,瞬间变得热闹温暖起来。

  明韬钻进睡袋,坐在帐篷里,和屋里的两个女孩相距两米,吹着牛~逼。听得宋兰笑而不语,邹芙瑢似笑非笑。

看网友对 第4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