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5章

第5章

  尤明许把睡袋整理好,又从包里拿出些巧克力和零食,去与女孩们分享。她们都收下了,回赠她一些零食和水。女孩们相处得客气而愉快。

  邹芙瑢还说:“喂,你那个朋友好酷啊,他是干什么的?”完全是一副女孩对于陌生帅哥的八卦姿态。宋兰说:“够了啊你,收敛点。”邹芙瑢哈哈笑,尤明许答:“他说是干IT的。”

  邹芙瑢:“他哪儿人啊?”

  尤明许:“没问。”

  邹芙瑢说:“那我回头问问。”宋兰白她一眼,邹芙瑢说:“我靠,帅哥欣赏一下不行吗?真以为我想干嘛啊?旅途无聊,这就叫艳遇了懂不懂?至少他养眼啊好不好?”

  这下尤明许都笑了,脑海中浮现顾天成这一路沉默开车的样子,他的侧脸他的肩膀他的手。心想,的确是挺养眼的。那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有点勾人的气质。

  旁边的明韬插嘴道:“你们对陌生男人,怎么一点防备心理都没有?小心遇到连环杀手。”

  刚才他就跟两位女士安利过那位“公路连环杀手”,不过她俩也只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并不太在意。邹芙瑢说:“就算有连环杀手,西藏这么大,哪有那么巧会遇到。”李兰也说:“是啊,我们其实戒心很强的,你们有三个人,看起来也都不像坏人啊。”

  所以此刻听到明韬又在鼓吹杀手危险论,两人只是一笑,继续和尤明许聊别的。明韬得不到女士的关注,发了一会儿呆,低头折腾手机仅剩的那点电量去了。

  尤明许刚打算回自己帐篷,就看到那个得到几个女孩青眼的身影,从房子背后走出来。毕竟在户外,尤明许不难猜出,他刚才干啥去了。

  他走近了,望着她,也笑了:“看着我干什么?”

  尤明许答:“在想……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顾天成一怔,在自己帐篷里坐下。两人的帐篷本就相邻,尤明许看着这青年冲锋衣半披肩头,露出好看的肩线。他低头点了支烟,脸在光影里明暗隐约,答:“我从来出来,要到去处去。”说完自己先笑了,又说:“不开玩笑,我从江城过来的,还得回江城去。你呢?从哪里来?”

  这大抵是极为静好温柔的一个瞬间吧。天空已大晴,墨蓝通透,星光纷纷冒头。高山草地间,风从夜sè里吹过。灯火隐约,两个人,都盘腿坐在帐篷里的地上,随意聊着天。

  尤明许避开他的直视,答:“我是湘城的。和明韬的连环杀手偶像,来自同一个地方。”说完她就笑了,顾天成也笑,说:“很近。”

  “是啊,一江之隔。”

  他问:“来一支吗?”

  “好。”她接过烟和打火机,“和天下”牌香烟,还剩下不到半包。

  “湖南的这个烟不错。”他说。

  她笑了,含一根在嘴里,说:“我平时都抽不起,谢了。”

  顾天成低低笑了,说:“以后你要是来江城,我管够。”说完顿了顿,尤明许也没接话,只是手指夹着烟,微微笑着。

  她的长发披落着,冲锋衣也是披在身上的,露出里头黑sè紧身T恤。那张脸咋一看,凤眼朱唇,神sè淡漠,天生就带着几分媚sè。可仔细一看,她的眼睛十分清澈明亮,眉宇间有股坚定的气息,人就显得沉稳干净。

  顾天成很少对女人上心,此时和这么个人儿相对而坐,竟有了几分意动的感觉。这一路行来,孤单又沉默,都叫他有点想念城市的繁华和商场上的厮杀了。却不期遇到了这么个女人,美丽、倔强、神秘、聪颖,让人捉摸不定。

  “你的工作有趣吗?”尤明许问。

  顾天成淡淡答:“还好吧。平时太忙了,总是到处飞,应酬也多。我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呆着。”

  尤明许薄唇轻启,吐了个漂亮的烟圈,说:“你不是做IT技术的吗?怎么还要出差应酬?”

  顾天成笑了笑,说:“我管技术。”

  尤明许:“哦。”心想搞半天原来还是个总裁之类的人物。又问:“那你来西藏是为了什么?寻梦?避世?心灵解脱?”

  顾天成静了静,目光盯着空气,然后笑了,说:“你相信人来西藏一趟,就能得到心灵解脱吗?”

  尤明许直接摇头:“我当然是不信的。我只信人要自救。”

  顾天成看着她,点头:“你说得对。所以我来西藏,纯玩而已。那些不切实际的期待,我从来不热衷。你呢,来西藏是为了什么?”

  尤明许抽完最后一口烟,轻轻在泥土上戳熄,头也不抬地答:“一段完全未知的旅程,不是挺有意思的吗?你完全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譬如说,我今天遇到了抢劫的,可也遇到了你。现在,和四个陌生人,在荒原上搭帐篷过夜,还抽到了平时买不起的和天下。”

  顾天成双臂撑在身侧,那张脸微微扬起,眼里泛起浓浓笑意,轻声说了两个字:“知己。”

  这大概是在车上哼歌之后,这个外表刚硬内敛的男人,第二次露出神采飞扬的模样。然而尤明许既不十分高兴,也不紧张脸红,她只是学他的样子,双臂舒展撑在地上,干脆把双腿也伸直,那双漂亮的长腿,动了几下,又问:“你有女朋友吗?或者说结婚没有?别告诉我你这么个男人,还是单身啊。”

  顾天成原本轻松的脸sè,淡下来几分,又抽出支烟,低头用手捂着火点了,慢慢抽了两口,然后脸上露出挺温柔挺平静的笑容,答:“有过。”

  尤明许探寻地望着他。

  他说:“那时候工作实在太忙太苦了,陪她的时间又太少。她等不到我有所成就,就离开了。”

  尤明许静默。很普通的话语,很常见的故事。可他这样一个男人说出来,实在有几分动人的味道。

  她说:“人要朝前看。”

  “嗯。”他说,“我早就忘了她。不值得。人生还有很多事,值得我去追求。”

  尤明许微笑赞同,又问:“那现在呢?”

  顾天成凝望着她,嗓音里也含了笑:“什么?”

  “一直没交女朋友吗?”

  他的眼中飞快闪过一丝玩味,可瞳仁清清亮亮:“没有。我一直等着某个人的出现。问我半天了,那你呢?别告诉我你这么个女人,没有男朋友。”

  他把她的话原番奉还,尤明许噙着笑说:“谢谢啊。我……”她抬头看了看天,仿佛要从浩瀚深空中看到什么,顾天成听到她轻声说:“我也一直在等着某个人的出现。”

  顾天成随着她一起望向天空。那里的颜sè深得像一片永远醒不来的迷梦,星光却在其上温柔闪烁。顾天成想,原来真的是这样。有的人相处了几年,爱了几年,你却依然不知道她是谁。有的人只相处了几个小时,却真的会让你感觉到,人生中会有白sè闪电在某个瞬间无声炸裂,而你恍恍惚惚就要看到什么。

看网友对 第5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