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家事难平

第五百五十三章 家事难平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对护送yīn丽华到洛阳的傅俊、邓奉、邓晨、yīn识、yīn兴都给予了封赏,通过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yīn丽华在刘秀心目当中的分量有多重。

等到酒席结束后,刘秀特意把傅俊、邓晨、邓奉、yīn识、yīn兴留了下来,去到偏殿喝茶醒酒。在喝茶的时候,刘秀看向傅俊,问道:“子卫,你的伤势如何?”

傅俊向刘秀欠了欠身,说道:“多谢陛下关心,一路休养,微臣现在已经好多了。”

刘秀感叹道:“倘若没有子卫拼死保护,大姐和丽华,现在恐怕都已凶多吉少。”

傅俊连忙说道:“是微臣未尽到保护之责,让夫人和长公主在路上受了惊吓。”刘秀摆了摆手,带着歉意说道:“儿时家境贫寒,大姐为了不给叔父添负担,主动提出随母亲回汝南乡下居住,这些年来,一直住在村子里,未见过世面,有失礼之处,还

望子卫多担待,不要介怀。”

傅俊闻言,立刻起身离席,跪地叩首,说道:“陛下折煞微臣!”

刘秀挥手说道:“私下里,不必如此多礼,我们还想从前一样,有什么就说什么。”傅俊起身,跪坐回席子上,心中对刘秀的敬佩之情又加深了几分。刘秀的这一点,的确是很令人佩服,并不会因为身份的改变,而待人的态度前后不一。在他人生低谷的

时候,隐忍不发,不卑不亢,在他人生巅峰的时候,也不会目中无人,得意忘形。荣辱不惊四个字,说起来容易,但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世间真没有几个。

刘秀话锋一转,问道:“在隐山,可知偷袭你们的那些黑衣刺客是什么身份?”

邓奉接话道:“臣以为,对方很有可能是赤眉军的人,当时,赤眉军的兵马就在附近!”刘秀揉着下巴,沉吟未语。傅俊说道:“那些黑衣刺客,的确有可能是赤眉军的人!只是,有一点微臣颇感费解,黑衣刺客的行动,和赤眉军的大队人马有些脱节。当时,

黑衣刺客已经成功拖住我等,赤眉军兵马若能及时赶到,我等插翅难飞,可是,赤眉军的兵马却在十里之外!”

说起来,他总感觉两者之间缺乏联系和沟通。

刘秀看向龙渊,问道:“龙渊,有派人前去调查吗?”

龙渊点下头,说道:“陛下,属下有派人去做调查。”

“调查的结果如何?”

“在刺客的尸体身上,并未发现刺青。”

刘秀眯了眯眼睛,没有刺青,那么就不是四阿的刺客。不过,不是四阿的刺客,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不是赤眉军的人。他问道:“还查到了什么?”

龙渊摇摇头,说道:“刺客的尸体很干净,身上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至于那些逃走的刺客,属下还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刘秀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他乐呵呵地说道:“大家都一路辛苦了,我已经着人为诸位安排好了府邸,大家回去之后,好好休息!”

“谢陛下!”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和邓晨、邓奉、yīn识、yīn兴聊了几句家常,见刘秀呵欠连连,众人识趣的起身,向刘秀告辞。

刘秀也不挽留,等众人都离开后,刚才还面带倦意的刘秀立刻变得精神起来,两眼倍亮,兴致勃勃地直奔后宫而去。

他来到西宫,这里正是他为yīn丽华安排的宫殿。走进西宫,院中来回穿梭的宫女纷纷福身施礼,齐声说道:“陛下!”

刘秀也不理会众人,大步流星地走进西宫的正殿。看到正坐在大殿里端塌上的yīn丽华,刘秀这才放缓了脚步,一步步地走上前去。

“丽华!”刘秀轻声叫着yīn丽华的名字。yīn丽华抬起头来,此时她脸颊红晕,目光迷离,在烛光的映射下,更是美得不可方物。

“夫君……”刚才在女眷的酒宴中,yīn丽华也多喝了几杯,此时头脑有些晕乎乎的。她先是唤了一声夫君,而后感觉不妥,又改口道:“陛下。”

刘秀来到yīn丽华近前,跪坐下来,仔细地端详着她的模样,感觉比自己离开家时,她又瘦弱了一些。

他握住yīn丽华的柔荑,柔声说道:“我还是想听到丽华叫我夫君。”

yīn丽华有些朦胧的眼眸,变得清明了一些。她抬起手来,轻轻抚上刘秀的脸颊。在刘秀眼中,yīn丽华瘦了,而在yīn丽华的眼中,刘秀又何尝没有消瘦?

刘秀是个勤勉的皇帝,登基之后,皇帝的福他是没有享受到,操心的事反而更多了。

自他入住洛阳以来,每天几乎只能睡上三个时辰,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处理各种各样的政务和军务。

“夫君瘦了。”她喃喃说道。刘秀闻言,心头又暖又酸,将yīn丽华向自己怀中一拉,将她紧紧抱住。他的下颚抵在yīn丽华的肩窝,闻着她发髻的清香,他舒适地眯缝起眼睛,说道:“这两年,我不在家

,留下丽华一人,受苦了。”

yīn丽华没有说话,只是眼泪仿佛断线的珍珠,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

“丽华有怪我吗?”

刘秀的问话,一语双关,既是在问yīn丽华有没有怪他,让她独守空房这么久,也是在问yīn丽华有没有怪他,另娶了一房妻子。

yīn丽华缓缓摇头,说道:“夫君要做大事,要成就大业,丽华虽帮不上夫君的忙,但也不会拖累夫君。”刘秀动容,将yīn丽华搂抱得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更紧。过了许久,他幽幽说道:“我在河北,举目无亲,无根无基,刘玄虎视眈眈,王郎更是一心置我于死地,当时,真定王的支持,于我至关

重要……”

不等刘秀把话说完,yīn丽华退出他的怀抱,抬起纤纤玉指,抵住刘秀的嘴唇,柔声说道:“夫君不必向丽华解释,丽华都明白。”

刘秀拉下她的小手,再次把她搂抱在怀中,于她耳边呢喃道:“我在河北,每日都在想你,很想很想,是真的很想……

“我本想早些接你来河北,可我不敢,我怕刘玄会对你不利,怕接你是害你……”说到这里,刘秀的眼中也蒙起一层水雾。

yīn丽华再忍不住,双手环住他的腰身,小脸贴在他的怀中,嘤嘤地哭出声来。

刘秀在河北与郭圣通成亲,要说她心里一点也不怨恨,那是不可能的,除非yīn丽华根本不爱刘秀。

现在听了刘秀这番话,yīn丽华心中的怨啊恨啊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时的她,不再想其他,就是个与丈夫久别重逢的妻子。

刘秀抱着yīn丽华,轻抚着她的玉背,任她在自己怀中哭泣,泪水打湿自己身上的冕服。

“夫君以后不可再留下丽华独自一人!”yīn丽华在刘秀的怀中边哭着,边说道。

刘秀闻言,心都快碎了,他重重地点下头,哽咽道:“嗯!以后,为夫不会了!”

就在刘秀和yīn丽华相拥低语,夫妻恩爱之际,殿门外传来张昆的说话声:“陛下!”

yīn丽华身子一震,急忙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发现刘秀的衣襟都被她哭湿了好大一片,她的脸上露出紧张之sè。

弄脏了天子的冕服,可不是件小事,即便刘秀不怪,传扬出去,也对她的名声也很不好。

刘秀不以为意地向她摆摆手,而后问道:“张昆,什么事?”

“陛下,郭贵人身体不适。”

刘秀皱了皱眉头,沉吟片刻,说道:“等明早我再过去探望。”

yīn丽华小声说道:“郭妹妹身怀六甲,身体不适,可不是小事!”

刘秀当然知道郭圣通怀着身孕,身体不适,事关重大,可是现在他实在不想走。他拍了拍yīn丽华的手,说道:“宫中有太医,应该不会有大碍。”

看出刘秀不想走,yīn丽华心中很是甜蜜,不过还是说道:“陛下过去看看吧,万一郭妹妹有恙,有陛下在场,也更加稳妥。”

听yīn丽华不再称呼自己夫君,而是叫陛下,刘秀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yīn丽华好一会,最终站起身形,弯着腰身,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为夫去去就回!”说完话,刘秀转身,快步走了出去。望着刘秀离去的背影,yīn丽华的心里亦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她是既希望刘秀留下来,与自己一叙夫妻之情,又担心郭圣通那边真

的有变。

刘秀去到郭圣通的阿阁,来了之后,发现大姐刘黄也在,诧异道:“大姐还未走?”

他在洛阳也为刘黄购置了一座又大又气派的府邸,而且就在皇宫边上。

刘黄白了他一眼,不满地说道:“阿秀,今晚吃饭的时候,圣通的肚子就不太舒服,现在更是疼得厉害,你不在这里陪着圣通,去了哪里?”

刘秀含笑说道:“大姐,我在西宫!”

刘黄听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重重地哼了一声。

刘秀不解,问道:“路上,丽华可是有得罪大姐的地方?”

他不问还好点,这一问,更是让刘黄怒火中烧。她向左右看看,见刘秀身后还跟着一名宦官,不耐烦地挥手道:“你去一旁候着!”

张昆缩了缩脖子,站在原地没敢动,小心翼翼地看向刘秀,见后者点了头,他这才躬着身子,退到不远处。

刘黄走到刘秀身边,低声问道:“阿秀,yīn丽华和邓奉的事,你知不知道?”

刘秀一脸的茫然。见状,刘黄更气,愤愤不平地说道:“阿秀,这一路上,阿姐可看得清楚,yīn丽华与邓奉眉来眼去,我看他二人之间必有……”

她话都没说完,刘秀便摆手说道:“大姐别再说了!丽华与元之,虽是青梅竹马,但二人之间,清清白白,绝无大姐担心之事,此类之言,大姐以后不要再说。”

“阿秀,阿姐是担心你……”

“丽华之为人,秀心自知。”见刘秀脸上已显露出明显的不悦之sè,刘黄气不过地嘟囔了一句:“我看她就是只狐狸精,现在阿秀完全是被她迷晕了头脑……”

“大姐!”这下刘秀是真不高兴了,也难得的用极重的语气打断了刘黄的话。

看着刘秀眼中隐隐闪现的怒光,刘黄终于不再嚼yīn丽华的舌根子了,拉了拉刘秀的衣袖,说道:“好了好了,你不爱听,阿姐就不说了!走吧,走吧,我们去看圣通!”

刘秀看着刘黄,心中很是气恼,但又无从发泄,最后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走进大殿。

如果说刘縯于刘秀而言如同父亲,那么刘黄于刘秀而言就如同母亲。

小的时候,刘黄既要操持家务,又要抚养年幼的弟弟妹妹们,也的确很是辛苦。每个人都是有所长,有所短。刘秀的能力,可白手起家,平定天下,但对家务事这方面,却是颇感头疼,甚至常常感觉有劲也使不出来。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三章 家事难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