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7章

第7章

  几个人一时间都没说话。此时是凌晨一点左右,高原上的温度降到了最冷,哪怕穿着外套,也能感觉到浸骨的寒意,在往身体里钻。除了他们手里的营地灯和手电,整个世界都漆黑安静着。不远处,那人逃窜的那片林子,寂静一片,听不到半点动静。

  明韬猛地往后退了一步,也不知是想躲避众人,躲避那车,还是躲避黑暗,他的表情分明在笑,嗓音却颤抖着:“孤岛啊,这几乎就是个孤岛好吗?大半夜,没有车会来,与外界隔绝。刚刚一到这里我就发现手机没信号,电话也打不出去。现在轮胎也被扎了!走也走不了!那个公路连环杀手来了,他真的来了!”

  话音未落,他的领子被人一把提起,然后整个人被扣在车上。顾天成冷冷看着他,低吼道:“我说过你再提连环杀手吓她们,我就会把你丢出去!”

  明韬瞪大眼看着他,抬拳就想反抗,无奈顾天成比他强韧有力很多,稳稳把他扣那儿,吼道:“还不闭嘴!”

  明韬脸sè涨红,忽然间眼珠子一鼓,喊道:“我、我、我知道了!你,顾天成,你就是那个连环杀手!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里来,这条路是你开来的!现在我一说,你就恼羞成怒了,我戳破了你的孤岛封闭杀人计划对不对?我们会一个个被杀死,对不对?”

  尤明许简直听不下去了,吼道:“闭嘴!”

  宋兰也说:“明韬你冷静一下!别再胡说八道吓人了!东西是那个黑影偷的,尤明许都看到了,轮胎肯定也是他扎破的,跟顾天成有什么关系?他的箱子不是也被偷了?轮胎被扎还是他发现的。否则我们现在都还没注意到呢。”

  邹芙瑢虽然心惊胆战,也附和道:“是啊,你就知道吓人,一点帮助都没有。顾天成怎么可能是那个杀手?说不定……说不定我们只是遇到小偷了,你不要再说那些吓人了。”

  尤明许说:“她们说得没错。不管那是个小偷还是个什么,我们有五个人,他只有一个人。等到天亮,就会有车经过。只有几个小时了,我们不需要那么害怕。”

  这话很有说服力,众人神sè都稍缓。顾天成和明韬又对视了片刻,顾天成撤了手。明韬轻轻哼了声,紧绷的身体一松,连喘几口气。

  顾天成说:“车暂时没用了。我们先回营地去,再试试打求助电话,等天亮。”

  众人没有异议。

  明韬嘟囔道:“就算打通了,最近的州县开车过来救我们,也得几个小时。”顾天成冷冷看他一眼,他扭头不说话了。

  众人各怀心事,走回营地。原本在他们眼中,空旷、静谧、很酷的夜晚,如今却透着yīn冷、寂静。

  到了帐篷边,顾天成低声说:“你困就睡一会儿,我会值夜,不会再睡。”

  尤明许说:“我没事。”

  “如果害怕,想要聊天,就叫我。”他又说。

  尤明许背对着他,动作一顿,问:“喂,你对刚认识的女孩,都这么体贴吗?”

  他静了一下,答:“不是。”

  尤明许耳根忽然有些发热,一弯腰进了帐篷,嗓音悠悠传来:“我不用你守夜,你照顾好自己就好了。”

  然后,隔着帐篷,听到他含笑“嗯”了一声。

  尤明许脑子里还想着刚才发生的种种,心里也莫名有点糟乱不安,心不在焉地拉开睡袋,腿刚伸进去,突然全身一僵。

  然后,汗毛,从脖子后面开始竖立。整个身体如坠冰窟。

  她因睡相不好,所以买的睡袋挺大挺舒适。刚才出去的时候,睡袋凌乱,她也没太在意。此时猛地低下头,才瞧见睡袋里鼓起了一个大包,而她的脚,碰到的……冰凉的,柔软的,还有一点毛发,还有一点呼出的热气的,是什么……

  哪怕尤明许从小胆大包天,此时脑子里也一片爆炸般的空白,每一根骨头每一寸肌肤都僵硬如铁。她听到自己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猛地全身仿佛回血了,她立刻往睡袋外拔腿。可躲睡袋里那玩意儿比她更快,一把抱住了她的两只小腿。

  是人!是人的双手,冰凉,很大,还微微有点湿。可是很有力,很固执地抱着。她的脚一下子就踩到了一个胸膛里。

  尤明许猛地抬腿想踢,可那人依然比她更快,几乎是用身体压住了她想要踹人的腿,尤明许甚至还听到了“他”轻哼了一声,很闷的声音。紧接着那人的手飞快往上一摸,沿着她的臀滑到了腰间,一把按住。今天的情形实在太惊悚,尤明许措手不及,又被那人按在了地上。

  而她也惊呆了。

  因为一个人,从睡袋里钻了出来,露出了头。

  一个男人,紧紧环抱着她的腰,压着她的腿。他身上还有一点香味,尤明许脑子里只是一划而过,一时没细想在哪里闻到过。他的头发蓬乱,脸上还有泥。

  可尤明许看到了一双非常明亮、非常清澈的眼睛。因为隔得近,尤明许甚至看清他的睫毛黑茸茸的。可为什么,尤明许在这双陌生的眼睛里,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可怕的人眼里,看到了满满的委屈和恐惧?

  不等她伸手推开这个人,这个看起来至少二十好几的男人。他忽然眨了眨眼,嘴巴一扁,抽泣了一声,眼泪就掉了下来。

  尤明许整个人都懵掉了。

  当顾天成等人闻声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荒诞且香艳的一幕——

  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和尤明许身体缠在睡袋里。两人的身体几乎是紧紧交叠着,男人乍一看虽然脏兮兮的,可是难掩样貌俊秀,身材修长结实。睡袋缠在两人腰间,完全可以看到两人下半身紧紧覆盖着的轮廓,而男人的双手则牢牢搂着尤明许的腰身,脸还埋在她的胸口。那白皙的、棱角分明的脸,哪怕在尤明许的艳sè之下,也毫不逊sè。

  而尤明许居然没有或者没能把他推开,只是愣愣地望着男人的脸。

  于是宋兰等人也注意到了这强烈视觉冲击画面的唯一不和谐处了……

  男人在哭,很小声,很哽咽地哭着。整齐的牙齿咬在下唇上,眼睛里全是泪在打转。仿佛受了极大地委屈,可神sè又很倔强,嘴扁得很厉害。怎么看,都透着种……不太正常的感觉。

看网友对 第7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