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8章

第8章

  尤明许这时反应过来,吼道:“起开!”一把推向男人的胸膛。可他很高大,力气也大,刚推开又扑过来,一把抱住,那双大手似乎就黏在尤明许的细腰上,不肯动了。

  “别赶我走……”很低的,但是悦耳磁性的声音传来,“我听话……”

  尤明许:“……”

  她看着那双眼睛,那眼实在太干净清澈,这样对她一个陌生女人撒娇,居然天经地义,满腹委屈。他抱着她的手,也带着几分固执和任性,却没让她感觉到半点属于成熟男人的情~~欲。

  尤明许有点头大,也有点明白过来这人只怕不是个正常人……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装出来的。

  她还没来得及做别的反应,顾天成已冷着脸,大踏步走过来,一把揪起那人的衣领,一拳就要朝他的头招呼过去。

  尤明许:“等一下!”

  那男子尽管言语神态迟钝幼稚,身体动作却快得很,头一偏,居然精准避过那一拳,双手一撑就从睡袋里跳出来,拔腿就要往外跑。

  帐篷里本就狭窄,顾天成是伸手进来捉人的,见状就要抓他。尤明许一个翻身从地上起来,伸手就抓住了那男子的后襟。只是人已到了帐篷外,身子被迫一顿,顾天成已逼到他面前。

  尤明许也钻出来,明韬他们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那男子看一眼顾天成,竟吓得浑身一抖,低头就往尤明许身后钻,反手抓住她的手,脸死死贴着她的后背,身体也拼命缩着,仿佛这样大家就看不到至少一米八几的他,躲在了比他矮大半个头的而且纤细很多的尤明许后头。

  众人又是:“……”

  尤明许很难得的,感觉到茫然。

  起初这个人躲在她的睡袋里,几乎把她吓个半死。可此后种种神态行为,分明神智不全,一点都不会让她害怕。甚至他此刻躲在她身后,紧紧握着她的手,手心浸过来全是热汗,似乎真的非常害怕。他还把头贴在她的背上,这得弯多大个腰,才能贴上来,还轻轻地一下下蹭着,跟个小动物似的,蹭得她有点痒。仿佛这样就不会被顾天成抓住,被大家看到,完全的掩耳盗铃。

  然后他嘴里还极其快速的念着什么,非常快,完全听不清,只听到一段段含糊慌乱的哼哼。

  如果这人真是装的,那就装得太像了。

  明韬失声喊道:“他穿着我的衣服和鞋子!”尤明许不得不承认,刚才在他嘴里,也闻到一点残留的香肠味。

  刚才的失窃案,似乎已经水落石出了。

  邹芙瑢谨慎地站得离这人最远,宋兰则说:“所以刚才的事,都是因为我们遇到了这个疯子?全都是他做的?”

  大家都盯着那人,他却似乎更加紧张了,缩得更厉害,本来人高马大,却佝偻得跟个小老头似的。

  尤明许慢慢回过头去,那人察觉了,也抬起头,怯生生的回望向她。

  于是尤明许的心里又“噔”地一下。

  因为他又哭了!只是这一次,没有哽咽,眼泪无声的流着,嘴巴咬得很紧,脸sè因为恐惧而发白,可眼神还透着浓浓的倔强。

  这人小时候,一定是个很好看很别扭的小孩——尤明许脑海里忽然滑过这不着调的念头。

  不知怎的,她的心中忽然就释然了,放松了。也不去想这人是不是伪装,只是平静地盯着他。而他愣愣地望了她一会儿,似乎感觉到了她眼神里的安抚,那张苍白的、沾着泥迹的脸上,慢慢地、慢慢地绽开了个很浅的笑。

  他皮肤生得白,嘴唇上方还有一点刮干净胡子后的淡青sè,眉目乌黑明亮,鼻梁高挺,头发也是漆黑的。这一笑,便显得很单纯、干净、好看。

  尤明许愣了愣,心中疑惑更深。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时间地点,难道真的是……

  她忽然察觉到旁边有一道极其锐利的视线,盯着自己,转头望去,就撞上顾天成那黑漆漆的眼睛。他的目光有点沉,和之前的深邃都不同。暗暗的瞳仁,嘴紧抿着,竟是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目光就落在她被那个人紧抓的手上。

  两人视线一对,尤明许竟感觉到心脏滚烫地跳了跳。转念又一想:这人一举一动都带着股劲儿,真的很能撩得女人心猿意马。

  她避开顾天成灼灼的目光,却已听到他冷冷喝道:“你,过来。别缩在女人后面。”

  尤明许其实并没有就此轻信这个来历不明的傻子的意思,只不过想要仔细观察,一探究竟。听到顾天成发话了,她也就挣脱那男子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男子的反应似乎有些茫然,原地踟蹰了一阵,抬头看着尤明许,有点想再次上前依赖的样子,可是又不敢。

  其他人见状也往后退开,男子身边空出大片地方。几个人手里的营地灯、手电都开着,映得每个人的脸都幽幽的。气氛好像突然又紧张起来。

  “我跟你们说……”明韬的嗓音压得低低的,但在场每个人都听得见,“别觉得这个怪人好像是个低能儿,没有危险。食物是他吃的,衣服也是他偷的。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拿走了。他还知道破坏轮胎。你们知不知道,有种连环杀手叫做无组织能力的,就是他这种,脑子不太好的精神病,一冲动就随便杀人……我们不能就这么放他走。”

  “不让他走?”邹芙瑢难以置信地说,“难道还把他抓起来吗?”

  “对,把他抓起来。”这次回答的是顾天成,嗓音淡淡的,“不管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们只管把他交给警察,万无一失。”

  他讲话有分量,大家都不吭声了。

  尤明许心里也赞同,又看一眼那个孤立正中的年轻男人,他此时大概也察觉出众人没有善意,嘴紧抿着,双手紧握成拳,垂在身侧。背依然缩着,整个人很怂很窝囊的样子。

  突然间,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是对刚才大家的话,起了反应。他慢慢站直了,刹那间看起来又有点像个正常人了。然后他伸手摸了一下鼻子,说:“杀人……呵……杀人……杀了很多……杀了七个……”

  所有人都感觉到心头仿佛有一阵寒风吹过。四处何其安静,眼前脑子有病的俊俏男人,忽然就令人感到细思极恐。

  尤明许脑子里也晃了晃,之前明韬明明说四个,他说七个?

  “当心!”顾天成吼道,只见那人竟突然发了狠,脸sè极为执拗,转身朝邹芙瑢扑去。刚才尤明许和他身体贴近过,知道这人八成练过散打之类,而且经常健身,虽算不上一流高手,但是敏捷又有力。这一扑只吓得邹芙瑢魂飞魄散,“啊”一声尖叫。尤明许和顾天成已一左一右冲过去。

  那人的手刚抓住邹芙瑢的胳膊,要把她往怀里抱,顾天成已揪住他的后背。顾天成也是个狠角sè,一拳就重重打在他腰上。那人吃痛,闷哼一声,手松开了。尤明许连忙将邹芙瑢拉过去,护在身后。宋兰跑过来,拉着惊慌失措的邹芙瑢又往后退了几步。

  “去你~妈的!”明韬大喊一声,只听“哐”一声巨响,他手里的一块石头,已重重砸在那人后颈。尤明许眼皮一跳,下意识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那人晃了晃,倒地前,恰好与尤明许的眼睛对上。他的眼神变得茫然,伸手捂住自己的头,很痛的样子,紧蹙着眉。

  “为什么……打我?”他低喃道,倒地,昏迷过去。尤明许注意到,他脑后乌黑的发间,已经有血渗出来。

  剩下的众人,气喘吁吁,面面相觑。

看网友对 第8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