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9章

第9章

  尤明许盯着地上的人,只感觉到心怦怦跳,指尖还有些发凉。

  “没事吧?”

  她循声望去,是顾天成在问邹芙瑢。邹芙瑢的脸都是白的,紧紧抱着宋兰,勉强对他笑了笑:“没事。刚才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就落到这个连环杀手手里了!”

  顾天成说:“说什么话,难道我眼看着你们有人遭毒手?”邹芙瑢和宋兰全都是一脸信任感激的望着他,他却已不再多说什么,转身朝尤明许走来。

  两人目光一对,似乎就透着几分旁人察觉不到的含义。

  他走到她身旁,两人一起看着地上那人。明韬正在狂拍照、录视频,嘴里还不停念叨着:“我靠,这是我打晕的……我抓住的!他刚刚好像说,不止杀了四个,杀了七个,是不是?他要不是杀手,怎么会知道人数?比警察还多?”

  没人搭理明韬。

  顾天成问:“怕不怕?”

  尤明许摇摇头。

  顾天成脸上带了丝笑意,说:“你是很勇敢,刚才还保护别人。”

  尤明许慢悠悠地答:“说什么话,难道我眼看着有人遭毒手?”

  这态度不知为何逗乐了顾天成,他眼里泛起浓浓的笑意,嘴里却在教训她:“知道不能亲信人了吧?这人身上处处有问题,没想到真让我们撞见了连环杀手。你刚才还……敢和他靠那么近。”

  尤明许叹了口气说:“下回我会长记性。一开始他真的表现得很无害。”

  “真的会长记性?”他又问,有点轻懒的语气。

  尤明许嗤了一声,却不理他的逗弄了。

  这时明韬蹲在地上,抬起头,表情还有些不可置信:“我们真的……抓住了那个公路连环杀手?他真的是个无组织能力的狂暴杀手?居然能一路逃脱湘城警方和川藏警方的疯狂追捕,也是厉害了!”

  顾天成说:“是不是杀手,明天天一亮交给警察就知道了。”

  尤明许也点头。

  明韬望着身旁的昏迷者,说:“那现在怎么办?”

  顾天成答:“趁他没醒,我车上有备用绳,把他捆起来。”明韬打了个响指:“太棒了。”

  顾天成车上有捆户外绳索,刚才绑尤明许和明韬的自行车,并没有用完。他拿了过来,和明韬利落地把那人绑得紧紧实实。

  “接下来怎么办?”明韬问。

  顾天成看了看周围,说:“找个地方关起来,免得他醒了再闹。”又问:“谁有胶带?”明韬举手:“我有。”他飞快从包里拿来,顾天成把那人的嘴也给封住了。

  尤明许在边上看着,问:“明韬你随身带着强力胶带干什么?”

  明韬满不在意地答:“以备不时之需啊,你看现在不是用上了?现在把他关在哪儿?”

  尤明许也抬头望去,只见邹芙瑢已经躲回自己的小屋里去,宋兰在边上陪着她,两人还关切地望着这边的进展。

  尤明许说:“关进另一间屋子?”

  顾天成摇头:“不行,我之前看过,两间屋子锁都坏了。他跑了怎么办?”

  明韬:“给他绑树上?”

  顾天成说:“那只怕还会闹腾。”尤明许也说:“万一他醒了,就得时时刻刻看他挣扎,我不想看。”她和顾天成对视一眼,他的视线又落到不远处的车上,犹豫了一下说:“要不……锁后备箱里。反正我的车现在是废了的,也用不了。”

  尤明许和明韬都沉默着,没有出言反对。

  顾天成便和明韬抬着那人,丢进了后备箱里。尤明许在后面跟着。后备箱里除了点杂物,几乎是空的。那人虽然人高腿长,刚好塞下。

  看着顾天成把后车盖合上,又锁上车。尤明许想起了什么,说:“也不知道他把你的两个大箱子偷了,扔哪儿去了。”

  顾天成答:“是啊。不过都是些衣物,不值钱的东西,回头再说。”

  荒野里重新寂静下来,尤明许低头看了看表,接近半夜三点。距离天亮至少还有三个小时。

  她问:“要不要先想办法通知警方?”

  顾天成想了想,说:“这样,我待会儿试试打110,看能不能打通,把情况跟他们说。不过,说到底,他只是偷了我们东西,还是个疯子。并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一定是杀手。所以,警方会不会引起重视,我也不知道。再说这里这样偏僻,就算警方肯出警,到这里也天亮了。我看不管警察来不来,我们都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养好精神,明天一早,寻求救援,也把这个祸害给交出去。”

  明韬也说:“是啊,反正我们已经抓到人了,怕什么啊?明天一早,我们亲自把他押到派出所去。我再录个视频,上传到抖音,我靠,那得多高的点击量了,肯定爆!”

  顾天成嘴角一勾,明显讽刺地笑笑。尤明许则懒得理这小子。

  三人走回帐篷,宋兰对他们说:“我们晚上不睡了,我陪着芙瑢,等天亮。”邹芙瑢神sè已镇定许多,对他们点点头,又望向顾天成,双眼盈盈。

  顾天成却似乎没看到,只是说:“没关系,我守夜,不睡了。你们再休息一会儿。”

  明韬呵呵笑笑,说:“行,你继续当英雄。我反正是要睡会儿,明天养足精神。”钻进帐篷。

  尤明许望向顾天成:“那我也去睡一小会儿。有事叫我。”

  顾天成在自己帐篷里坐下来,说:“不会再有事了,放心睡。”他讲这话时,神sè有些疲惫,也有些温柔。棱角分明的脸上,目光深深。

  尤明许看了他一眼,弯腰进了帐篷。

  看到自己帐篷里乱糟糟的一团,尤明许倒是一愣。立刻想起刚才那个人不知怎么独独钻进自己帐篷,还跟只大型幼龄动物似的,抱着她不放手。其实有关那人的一切,尤明许的思路也很乱。但毫无疑问,他跟连环凶案一定有关系,当时才会有那么诡异的反应。

  可尤明许的脑海里,再次出现了那双眼睛。很清亮,黑白分明,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他就那么傻乎乎地望着她,眼睛里含着一丝讨好、一丝委屈,还有哀伤和倔强。

  无组织能力、精神分裂的……连环杀手吗?

看网友对 第9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