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零六章 寸步不让!

第三百零六章 寸步不让!

明明来之前就已经再三的提醒自己,甘师妹说得很有可能是真的,到时候一定要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

自己可是凤鸣门的掌门,一定要稳重,不能丢了身份!

但是现在,萍踪月却还是忍不住咕嘟咽了一口唾沫。

触目所及,那一张张粉嫩嫩的小脸儿认真严肃的让人喜爱……每一个……都是根骨绝佳,天赋异禀之辈啊。

嗯,看那跑步的姿势,那其中赫然有几个小家伙乃是天生的反宫骨?

所谓反宫骨,便是胳膊肘关节,可以前后同样幅度的弯折;一般人的手臂,只能往前弯折,往后一扳就会疼痛难当,使劲过大就会断掉,造成重伤。

而拥有反宫骨的人却可以直接往后折过去贴着肩,手臂的灵活度远远超越正常人,而这还只是拥有反宫骨之人最寻常的能力,因为举凡拥有反宫骨的人,一定还同时拥有无双刃,也就是手臂两边,较之常人多出一条韧带!

等于力量增加一倍!天生便是如此!

这种人,都是天生的练武奇才,百万人中亦难得一例。

可是在这里,刚才不过搭眼看去,居然就有好几个这种禀赋之人?而且资质在这五百孩子里面,还算不得最出sè的。

二十四位凤鸣门高层,这会却是集体的眼睛直了!

其中一个嘀嘀咕咕,低声道:“说不定这是九尊府刻意为之,将所有资质好禀赋佳的弟子,集中了起来,就组了这么一队……”

此异声甫起,却无人应和,就只一队又如何,这可是五百人,五百个资质禀赋尽皆极高的苗子,这样的人头数,纵观整个玄黄界,那也是其他门派难得聚集出来的好么?!

而众人又再往前走了几步,又听到侧面有喊着号子的队伍跑步而来,而且还是左右各有好几队,尽皆脚步整齐划一。

云扬在前引路,领着众人前行,但众人见猎心喜之下,在这处三岔路口停下了脚步,很有兴趣的看着跑来的三支队伍,再也不肯稍动。

这时,其中一队率先在众人面前跑过,整整齐齐的向着云扬行礼:“掌门师尊好!”

然后脚步不停的跑过去,并不稍留。

然后又是一队,跟着又是一队。

加上最初的那一队,已经过去了四队,整整两千人。

这时候,凤鸣门的二十四位高层,无有例外,眼珠子都红了,或者羡慕或者嫉妒莫不如是。

天才!

全都是天才!

特么的!

还是!

天哪……这要是有两个继承我的衣钵,我纵死无憾了……

看啊,一个个的多乖巧,小摸样儿长得多好,多有礼貌,多么懂事……

竟然是足足两千人……

然后,远处有更多的号子喊着跑来了……

二十四个人,每个人的两只脚都好像是钉在了路口一般,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正跑步前来的弟子们,又或者是转过去看着已经跑远的弟子们……

又是五百人!

还是五百人!

全都是整整齐齐的方阵。

及至后来,众人都已经麻木了。齐齐生出一种类似做梦的不真实感觉!

整整二十八个大队,一个大队五百人,二十八个大队是多少?

我我我哦……有些算不过来,我脑袋有些晕……

应该,好像,差不多是一万四千人吧!

一万四啊,我的老天爷!九尊府是怎么踅摸到的这些个孩子!

而且……

二十八个大队之后,居然还有,还有人数最少的一个队,从众人面前跑过。

这一队,只有一百二十五人。

不过就是前边诸队的四分之一。

但这一百二十五个……分明资质更好!

天哪……

萍踪月只感觉手心发热,霍然转头,看着甘天颜,斩钉截铁:“师姐,这件事情,我们完全可以与九尊府合作!”

凤鸣门的一位长胡子男长老此际两眼发直,近乎无意识的喃喃自语道:“当真是,当真是……那些孩子居然有好几个都是金肌玉骨,超过二十个先天之体……还有玄yīn之体,真yīn之体……反宫骨……无垢之体……居然还有无垢之体,我不是在做梦吧?!……嘶……”

他转头,对着萍踪月,胡子都在哆嗦:“掌门,咱们合共二十四人……要不……要不就一人教授一队吧,辛苦是辛苦一点,但是值得啊……”

萍踪月纵然心里激动,却也被这句话一下子惊回了现实:“一人一队?你有这么大胃口?”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凭身为掌门的自己都没有这么大的奢望,自己家这位长老可倒好,居然想要一锅端?

还真敢想啊!

但是……为什么不这么干呢?

依照原定计划,凤鸣门与九尊府合作,出师资力量,出动凤鸣门功法招式心法资源调教眼前的许多弟子,前景无疑可观,期许在数年之后,这些弟子有所成就之后,感念师恩,资源投效凤鸣门,以凤鸣门众长老的阅历见识掌控人心之把控度,怎地也该有相当的收获!

可是……这仍旧比不上直接将眼前这一万四千名弟子全部收入囊中来得更好吧?!

现在凤鸣门的最强力量已经来到了九尊府的腹地,山门护御之力再无发挥空间,九尊府上下就止于以本身战力应对凤鸣门最强阵容的局面,以凤鸣门对敌我双方战力的了解,说到覆灭九尊府高层,真心不是什么难事,云扬等人固然比之天运旗之争的时候又有进境,但最多也就是凤鸣门齐烈的水准,灭之……绝非难事!

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念,几乎所有凤鸣门高层都生出了类似的想法,在玄黄界这个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世界,如九尊府这样,坐拥福地洞天优质资源,还有如此之多的超天赋弟子,根本就是童子闹市耀金,更有甚者,这个童子背后还是没有大人撑腰的!

如此捷径在前,数名长老已经在心心念念,浮想联翩了!

不待掌门人萍踪月有所动作,甘天颜撇撇嘴,道:“你们一个个的可拉倒吧,我还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就算是将九尊府的高层全杀光,也难以真正取得这些孩子的心!””

她叹了一口气,道:“这边随处皆是天才我又不瞎,哪里会视而不见,我早就尝试过招徕了好么?只可惜这帮小家伙被九尊府方面洗脑严重至极,一个个忠心耿耿,至死不渝……九尊府高层对于这点可谓是极具信心的,人家直接让我放手招揽,招揽多少算多少,可我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多月啊,一个都没招揽来!再说句更到家的话,咱们真要是在这里与九尊府高层闹出什么矛盾,这帮小家伙九成九会在此后恨咱们一辈子,还想收人家当徒弟,做梦吧你……不,真被这些小家伙惦记上,这辈子之后可能全都要防着这帮小家伙的报复,齐烈那小子就是前车之鉴……我把这话说在前头,可别怪我言之不预。”

其他的几个长老闻言之下,登时一脸的郁闷。

这话不假!

光是看那一队队的弟子过来,每个孩子看着云扬行礼的目光,就知道那是发自内心的崇拜,发自内心的感激与孺慕,高山仰止!

甚至是狂热!

所以这捷径,显然非是真正的捷径,根本是死路,绝不可取!

而且还会将凤鸣门的名声彻底坏掉。

但否定捷径的同时,新的问题又来了,如果这些孩子只是对于云扬等高层的感激,倒也罢了。

完全可以用几年时间,水磨功夫扭转过来;但是……这崇拜与孺慕,却绝不是轻易就能够抹杀掉的好么!

那狂热更加不好办。

尤其是真做出了什么事,恨自己等人一辈子之说,显然是真实不虚,半点不假的。

那,既定的合作计划,己方的机会又有多少,最终能够取得多少弟子的投效呢?

这个问题,不但现实,更兼尖锐,而且不容回避!

纵然眼前弟子天赋再佳,若不能收为己用,始终是为人作嫁,岂合己方利益!

云扬淡淡笑着的声音传来:“萍掌门,我这些弟子,还不错吧?”

“何止是不错!”萍踪月咽了一口唾沫,道:“云掌门,咱们两家到底该当如何合作,之前甘师妹提了一嘴,但此事终究事关重大,我希望双方就这一合作事宜尽早进入商议议程才是正理。”

若是自己所见不假,刚才那一个小不点儿女娃娃,体质赫然便是与本门最高心法凤鸣九天神功最为契合的灵凤之体!

这个发现让萍踪月的眼神一下子就直了,自讨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小女娃收入自己门下。

“这事儿只怕难得一时解决。”云扬洵洵儒雅,道:“大家还是先请入内奉茶。咱们边喝边谈,双方高层尽都在场,双方合作契机已立,诚意亦具,后续不过末节。”

对于凤鸣门几个高层略有不怀好意的目光,云扬根本无视。

有董齐天在这里,凤鸣门若是真敢动什么歪脑筋,恐怕就会团灭在这里了……

凤鸣门二十四位高层一个个急的嘴上都起了泡,却还是点头不迭:“好,好。”

跟着云扬进入主峰大殿。

哎,现在几乎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不能反客为主,武力相向,不就范还是怎能着!

此时,洛大江等人正在门口等候,齐齐施礼致意。

没办法,因为江落落的缘故,九尊府所有高层集体矮了一辈,全都以前辈之礼对待凤鸣门诸人、

萍踪月率领门下齐齐还礼,纵然九尊府方面执礼甚恭,且以后辈自居,但那是人家给面子,九尊府现在亦是实打实的中品天运旗派门,更兼此次合作事宜的发起者与要害关键人,岂容己方有任何托大,双方尽都是面容和蔼,风采各具;

凤鸣门众人以萍踪月为首,齐齐注目于站在门口的洛大江等九个人,见其个个身材挺拔,器宇轩昂;目测其本身修为,尽比起天运旗大比的时候,还要更进一步,每个人都至少精进了一阶以上的进度!

凤鸣门高层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其余尽都有出席之前的天运旗竞旗之战,自觉很知道九尊府高层的战力水准,但现在观之,显然与自己原本认知大相径庭!

天残十秀十人合共出现九个人,就只少了一个史无尘,而九个人之中,却有六个人都是圣王三品巅峰级数,而余下的三个人,非是稍低,而是更高,赫然已经进入了圣王四品层次;其中修为最高的洛大江,更是已然臻至了圣王四品巅峰。

这样的修炼速度进展,端的是让人难以置信,不敢置信。

萍踪月心中叹息。

“这样子的天才人物,往昔被各大门派当作了磨刀石偌久,始终默默无声,波澜不兴,而今岂止是一鸣惊人,正是一飞冲天,登临顶峰……真不知道那些人现在知道了这几人的进度,会生出何等想法……”

“若是这个世界上的天才磨刀石,尽都如此,只怕就要人人都去争做磨刀石了?”

“倒是落落那丫头端的好眼光,好缘法,一眼就相中了洛大江,往昔自己跟甘师妹在在阻拦,险险棒打鸳鸯,错开这段大好姻缘……”

“而今合作……这所谓合作,骨子里根本就是本门眼红觊觎人家九尊府的弟子生源,来挖墙角的,一切说词不过借口罢了……”

由彼及此,萍踪月不觉生出一种不好意思的情绪,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请!”

“请!”

进入大殿,众人分宾主坐定;云扬并没有坐在属于自己的高高在上的掌门椅子上;而是选择与大家一起,坐在方桌对面。

九尊府主殿设有一张长长的大方桌,平日里便是作为众高层议事之用,即便坐个十几二十个人丝毫不显拥挤,但此际落座的人头数却有点超标,大方桌一边是云扬与洛大江等十个人,云扬坐在正中间,倒是不显拥挤,尚有富余。

而对面的自然就是凤鸣门的二十四人,人数实在是多了些,不免显得有些拥挤。

但现在没人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一个个都在沉思,思量着等会儿该当如何开口,如何才能争取到最大的便宜。

事已至此,双方合作之事早已定论,无须质疑。

接下来的问题不过就是,如何在合作之中,获取己方的更大利益而已。

云秀心等人此际充当茶童,进来奉茶侍候;当茶香弥漫而起的时候,众人的沉思也都随之结束了,纷纷抬头,满脸期许之sè。

云扬注目于萍踪月,俊秀的面容上遍布和煦温暖的笑容:“萍掌门,对于诸位前辈到来,我谨代表九尊府,表示欢迎。”

随着云扬一言甫出,彼方十个人齐齐顿首致意,举动尽是恭敬之能是。

对面以萍踪月为首的凤鸣门众人齐齐微微侧身,表示不敢受九尊府众人之礼,随后由萍踪月开口道:“云掌门真是客气。”

“之前,甘前辈曾经就本府师资力量不足,难免挂一漏万,耽误了许多弟子修为进度之事征询于我,我适时向前辈提议了我们两家合作的事情。”

云扬徐徐的说道:“前辈们等尽皆宽宏大量,尤其是对待落落和大江的事情上,雅量高致;慈悲为怀,尽是长者风范,云某早已万二分的钦佩,对于甘前辈全无避讳的指出本府缺憾所在,更觉亲切与可靠。”

他说到这里,展露出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所以,我们对于与贵门派合作,全无抵触之感;甚至还有些期待。毕竟本府的这些个弟子,几乎每一人都是资质上佳的修行人才,我们可不想因为一己之私耽误了任何一人。前辈们原意帮忙援手,我们自然是乐见其成。”

萍踪月微笑道:“云掌门仍是太客气了,事实上,对于贵我双方的这次合作,本门也是极为重视的,而既然是合作,自然是各取所需,所谓帮忙云云,不但谈不到,更是全然不存,我们凤鸣门在这次的合作中,非但有利可图,更是利益可观,占了九尊府的便宜才是真的。”

萍踪月很敏感的直接将云扬说的“帮忙”这一说给抹了过去,更直接将话挑明,将凤鸣门的立场放到了一个异常明显的明面之上。

听罢掌门人的一席话,凤鸣门其余二十三人人人脸上尽都略显古怪之sè,但随即便又转为平和。

掌门这番话直指关窍,将双方关系定各在合作之上,却是一针见血,有的放矢!

帮忙?

谁说来给你们帮忙了?

这个要是从一开始就认了下来,万一真成了帮忙……那岂不是赔死了?

我们就是希图利益而来,若是最终没有相当的利益……傻子才会来!

云扬哈哈一笑,道:“前辈等或者不知,这些孩子来历特异,而且每一个的身世都很凄惨,云某向来对每一个都是视若己出,较之寻常长辈之期待,更甚三分,期许他们彼时能够艺业有成,前途有望;不管将来他们最终成为了哪一个门派的弟子,都是好的,然而就现在来说,前辈等人的到来,于云某而言,那就是来帮忙的!”

“所以这一句谢谢,仍旧是必须的,这是身为那些弟子父辈的谢意,非关其他。”

云扬微笑道:“但刚才萍掌门直言合作,却也是咱们此次峰会的关键,虽然此次合作于彼于此都已视为定局。但这个合作,仍旧需要彼此拿出来相应的诚意。萍掌门,您说,是不是?”

萍踪月道:“这个自然。”

云扬呵呵一笑,突然转变了话题,道:“萍掌门如今亲身来到了我九尊府,虽然不过惊鸿一瞥,但总算略略看过本府的环境境况,恕云某冒昧一问,我九尊府的修炼环境,与凤鸣门相比如何?”

萍踪月脸sè登时显出一抹尴尬,却还是直接道:“九尊府之地钟天地灵秀,集聚灵气之充沛乃我生平首见,无论规模,还是灵气纯度,又或者范围氛围,都比凤鸣门更为优胜,若非亲眼目睹,绝难置信。”

关于这一节,这个认知,自然是让凤鸣门一干众人尽都感到脸上无光,但是却无人说话。

因为这没什么可说的。

自从进来之后,众人早就发现,这个九尊府的灵气氛围,实在是比凤鸣门山门那边要强出太多太多了!

彼此的灵氛差异程度,起码要差出三倍以上。

这是一人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却又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对这个现实加以否认,只能显得自己更加没有风度而已,全无实质意义。

“所以,关于栽培弟子的地点问题;以贵我双方合作伊始,全程都会在九尊府驻地之内进行;相信这一节,应该再无置喙的空间了吧?!”

他淡淡的笑了笑:“贵我双方的最初出发点,乃是为了弟子们的前途考虑,能够更好的接触武道,萍掌门,你可有任何异议么?”

云扬此言一出,凤鸣门上下尽皆一窒,凤鸣门以不希望耽误众多天才弟子为挖九尊府弟子墙角的立论点,云扬如今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同样以为众弟子修行进度说事,萍踪月纵然有心想要说将弟子带回去教导;但她终究是大有身份之人,实在无法红口白牙的抹杀良心说话。云扬说的没错;在九尊府修炼,继续进度效果至少也得是在凤鸣门那边修炼的三倍以上!

这对于弟子成长,无疑是大有好处的。

“不错,栽培调教弟子的地点就定在九尊府吧!”萍踪月与其他人对了对眼神,均是看到了肯定的目光,思忖一番,终于点头认可。

云扬登时将心中大石放下了大半。

因为按照云扬的计划,个中最最重要的,莫过于这个地点问题。

几乎可以说,只要能够确定调教地点着落在九尊府之中,全盘计划就等于成功了!

剩下的一应后续,其实都是无所谓的。

但是,云扬现在却仍有谈下去的必要。

“既然修行地点确定在九尊府,那么相关修炼的一切资源,诸如消耗的玄晶灵材,衣食住行物事等,自然也全然由我们九尊府来提供,这一节我之前就曾经向甘前辈有过承诺,现在仍旧有效,于此,萍掌门也该当无异议吧?”云扬呵呵笑道,意态悠然。

“这绝对不行,没有这样的道理!”萍踪月想也不想,立即反对。

非止萍踪月一人,其余二十三人也齐齐摇头,拒绝态度尽显无遗。

开什么玩笑?

若依照云扬所说的做法,单从财力物力的消耗上来说,凤鸣门自然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吃喝用住修炼资源全数由九尊府提供,己方不用多出一分一毫,看似占尽便宜,但事实上,却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九尊府与凤鸣门此次合作内容的主旨从来都不是资源,而是弟子;最终着眼点更是关于修为有成弟子的日后归属;甘天颜早已明言,目标弟子尽数被九尊府高层洗脑,归属感爆棚,现在还要衣食住行,玄晶灵材,所有资源都用九尊府的,日后还能有弟子跟你走么?

甚至凤鸣门高层早已达成共识,就是要以大量资源博取目标弟子的好感度,现在九尊府承诺资源全额供给,岂不是要扼杀自己等人想要给弟子施恩的机会吗?!

己方还凭什么笼络这帮小家伙的心?

萍踪月等人甚至已经开始想象,若是真按云扬所说的方式进行,自己等人在那帮小家伙的眼里,就是在九尊府混饭吃的……

自己将来要想带走目标?何异痴人说梦?!

是故在这一点上,凤鸣门的二十四人显然是同一个想法。

“经我们择定的弟子,无论他们日后会不会跟我们走,哪怕是最终集体要选择留在九尊府,但他们修炼过程中所需要的一应资源,都必须要由我方提供,供给比照凤鸣门的真传弟子,只有多,绝不会稍少!”

萍踪月话说得格外敞亮,手笔亦是极大。

凤鸣门真传弟子的待遇,毫无疑问是一等一的高,江落落就是凤鸣门真传弟子之中的女弟子之首,所享受待遇之高,异常惊人,说句不好听,若是洛大江没有九尊府这份机缘,仅凭个人积蓄的话,他连自己老婆都养不起……

云扬皱皱眉头,犹豫道:“人言为信,人无信则不立,我之前曾郑重承诺过甘前辈,贵方只需要付出师资之力就好,再说了,大家乃是一家人,何须计较这些细枝末节……”

萍踪月截口说道:“这不是一家人不一家人的问题,而是我们本身的职责所在,我们以真传弟子看待择定弟子,那他就是凤鸣门的真传弟子,无论他最终选择为何,至少在我等心中,他已经是本门弟子了,本门弟子修行所需物事,岂可假以外求?!”

口中义正言辞,心中更添腹诽:谁跟你是一家人?我们是来挖墙脚的,这修行资源正是我们展现实力,收买人心的妙法,岂能错过……

云扬又皱皱眉头,道:“这么一来,岂不显得我九尊府小家子气了……”

“云掌门此言差矣,我们来此的初衷就是为了不使优秀弟子埋没……我们不仅要负担择定弟子们的修行所需,便是我们自己的吃穿用度,也不须九尊府供给。”

萍踪月嫣然一笑:“亲兄弟尚且要明算账;更何况我们乃是两个中品天运旗宗门。”

云扬考虑了一会,兀自有些不情不愿的道:“如此就依萍掌门所言,不过……这事儿真不必高得如此清楚,斤斤计较显的太落俗套……至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让我们九尊府略尽地主之谊吧!”

萍踪月笑道:“此次跟九尊府合作,于本门而言已经是一份意外机缘,若是再行侵占,过犹不及,一应消耗抛费,我们都已经随身带过来了,无须云掌门费心。”

略尽地主之谊?

不需要!

任何一点点的便宜都不能占得!

这关系到收心的大问题!

此际,凤鸣门的其他二十三人都是对自家掌门的判断行事佩服得五体投地,有哪些脑子不是很灵活的,经过同门传音一个解释,也即时明白过来。

掌门就是掌门,有判断有决断,当机立断,立竿见影啊!

若是自己,恐怕三言两语之间,就已经落入了眼前这个云掌门的算计之中……

这小白脸一字一句的,哪哪都是坑啊!

相信只要让这家伙出一天的费用,凤鸣门说不定就要在九尊府的刻意渲染下成为打秋风的穷逼宗门了……

云扬无可奈何,失笑道:“萍掌门,您可真不愧是一派掌门啊……这这这也太……”

凤鸣门二十三人脸上都露出来与有荣焉的神sè,一个个尽显傲然意态。

哼,就你这点心眼儿,也妄想跟我们掌门斗?

“接下来,大抵就是住宿划分的细节问题了……”

云扬随手一指,道:“我准备在那边,单独划出一个区域,地方也许不是很大,大抵就只有百亩方圆地界,供给凤鸣门留下的前辈与择定的弟子们使用;关于这点,不知萍掌门您看够不够呢?”

“够了,足够了!”萍踪月对于这个问题不假思索的一口应承下来。

开玩笑,咱们凤鸣门连整个山门山头都算上,满打满算也就不过一千来亩地;实际上用作修炼的地方,也就是那么两百亩地。如今在这里一下子就给了一百亩?

这也太……宽敞了!

难不成是想我们将小半个凤鸣门搬来九尊府这边么?!

“那边已经盖好了房屋,设有单独的跨院,诸位可以自行挑选中意的房舍。”云扬道。

“好的,关于那边房舍的一应费用,包括建造所需,全都算我凤鸣门租用的好了,我一会儿与云掌门结算了。”萍踪月打定了主意,一切都不需要免费,大钱都花了,租房子的一点小钱又何须在意。

对于萍踪月的决定,一干同门也都是暗暗点头。

我一切都花钱买,半点也不占你们九尊府的便宜!

更从这个侧面,彰显我们凤鸣门有的是钱!

“也好。”

云扬道:“接下来,就是相关栽培调教弟子的数目问题了。”

“我们九尊府,共得弟子一万四千三百人;秀心他们这一批,乃是我等的入室弟子,不便算在诸位的挑选择定范围之列,关于这一点,诸位前辈该当没有异议吧?”

萍踪月闻言面现难以置信之sè,诧异道:“云掌门的意思是?”

甘天颜回去说的是,在九尊府挑选内门弟子之后,才轮到自己门派挑选;而关于这个说法,萍踪月虽然感到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因为这本就是正理,换成自己也会如此做法,但现在云扬这句话……

貌似另有变故,而且这变故竟是自己最乐见的状况吗?!

云扬淡淡笑道:“双方合作的基础,便是释出足够的善意,我的说法简单明了,除了秀心等六七十人之外,其他的弟子,你们都可随意挑选择定!”

这句话一出,凤鸣门众人顿时喜形于sè,无可掩饰!

这这这……这岂非是让我们优先择定目标弟子?

这……太好了!

“云掌门,贵方所释出的诚意真是……我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萍踪月客套一句,随即又道:“不过云掌门这么说了,我们再拒绝,反而显得不够亲近,我们就承了贵府的诚意,恭敬不如从命了。”

二十三位凤鸣门高层齐齐极力的板住脸,心中却笑开了花。

不愧是掌门人啊,该拒绝的时候拒绝的嘎嘣脆,但是该占便宜的时候,那也是毫不犹豫,甚至还直接敲死了话头,这个便宜是必须要占的啊!

这当口可不能客套,万一一个客套云扬顺水推舟了,那么可就哭都没法哭了。

云扬满脸和煦笑容:“前辈才是客气,合该如此,合该如此。”

太顺利了!

凤鸣门上上下下尽都是同样的感觉,甚至是生出了一种一切尽入我掌的微妙感觉。

“接下来,就是人选和人数问题了。”云扬哈哈一笑:“萍掌门,敢问贵派有多少人来到本府这边授徒?”

听得云扬此言,萍踪月首现犹豫踌躇之sè,缓缓转头看着各位同门。

却见一众同门一个个的尽都满脸期盼,甚至是迫不及待。

萍踪月顿了一顿,沉声道:“你们谁?……”

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听见二十三人整齐划一的说道:“我留下!”

这当口赫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半点犹豫之意,全然没有配合的异口同声。

“咳咳。”云扬实在没忍住差点兴奋的笑出声来,急忙咳嗽两声加以掩饰。

事情貌似尽展得太顺利,云扬不禁生出了一种一切尽入我掌的微妙感觉!

都是一切尽入我掌的感觉,就是谁的感觉为真,谁的感觉不实呢?!

…………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六章 寸步不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