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12章

第12章

  四周极静,静得尤明许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片刻的凝滞后,他直接松开双手,令昏迷的宋兰跌倒在地,然后再次一笑,很傻很纯净的样子,冲了过来!

  尤明许转身就跑,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逼近,恨恨地想:难道是在他看来,自己是更好的猎物?所以弃宋兰朝她来了?

  “别跑!”男人的嗓音传来,出乎意料的悦耳好听,只是此刻只会让尤明许觉得,又傻又坏。

  她根本不理他,全力飞奔,同时飞快观察周围环境,寻求逃脱甚至反击的机会。

  他追得很近,根本甩不掉,跑这么快,气息居然匀称有力,毫不急乱。以前经常跑步是吧?

  “姐姐……漂亮姐姐……跟我走,背你……”

  尤明许简直听得头发发麻,姐你妹!他看起来明明比她还大几岁!气急吼道:“做梦!”一扭头,正看到他有些受伤的表情,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唇轻咬着。尤明许心里骂了声娘,然后就见到他忽然偷偷一笑。尤明许心底一沉,暗叫不好,果不其然一脚踏空,踩到了地面一个小坑里。

  她站立不稳,眼看跌倒。一只有力的手,从背后伸过来,拦腰抱住。她落入那个宽阔、温热,却有点臭,还散发着血腥味的怀抱里。尤明许简直要疯,抬腿就往后踢。但她身体到底失去平衡,他虽然傻,身体反应却很快,一闪避开,在她耳边再次低低碎碎说着:“姐姐……不乖……打我……要打屁屁……”

  说完,长臂一翻,竟然就地抱着她坐下,将她面朝下压在了大腿上。尤明许何曾受过这样的耻辱,“啊”一声大叫,手肘一抬,就朝他胸口击去。这下他被打了个正着,满胸吃痛,哼了一声,然后也跟负气似的,大掌一下子拍下,重重落在尤明许的臀部上。

  “还……凶不凶了?”他涩涩地问。

  尤明许强迫自己冷静,深吸了好几口气,放软语气:“不凶了,你放开我。”

  他却想了想,说:“不行。姐姐打我,那个坏人也打我。姐姐不听话,绑起来,就听话了。”

  尤明许闻言就往外一翻,动作不可谓不敏捷。可他竟像早料到了,一把抓住,也不知道他哪儿翻出了一根束口带,捉住她的手,就系起来。尤明许双手被束在背后,目瞪口呆。他做这事儿熟练极了,抬手将她两只脚踝一扣,她连挣几下,没挣脱,他又给她两只脚踝系上一根。

  只是触摸到她的脚踝时,他愣了愣,因为女人的脚踝很细,也很白,一点毛都没有,和他不一样。

  “姐姐好香……”他垂下头,“我也想香香的……我现在……太臭了!”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水汪汪的,看起来一言不发就会又哭了!

  尤明许突然说不出话来。

  人绑好了,他好像也心满意足了,任由她狼狈地坐起来,只是双手双脚都动不了。而他单手托着下巴,望着她,眼睛里都是笑。

  尤明许瞟一眼他身后,平静了一下情绪,说:“行了,现在姐姐打不了你,放心了吧?”

  他很用力地点头。

  尤明许又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然而这问题却让男人愣住了,那红红的饱满的唇,微微张着,眼睛里刹那茫然。他慢慢地低语道:“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过了几秒钟,他抬头看着她:“我也想知道。”

  尤明许盯了他一眼,转而又问:“那还有个姐姐在哪里?”

  他的嘴立马嘟起来,牙齿还咬着下唇,一板一眼地答:“第三个姐姐,在树林里。我最不喜欢她。刚才的姐姐,第二不喜欢。”飞快看一眼尤明许,小声说:“你第三不喜欢。”

  尤明许:“哦?第三不喜欢,那就是最喜欢了。跟姐姐说,是不是你打伤了她们?”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她们……她们醒了,说是我打的,可我……可我不记得打了……”他的表情变得困惑而焦急,乌黑的睫毛颤巍巍的,尤明许眼角余光注意着他身后慢慢靠近那道影子,依然盯着他的脸,终于,他又掉泪了。

  尤明许静默瞬间,说:“我口袋里有纸巾,你来拿,擦擦眼泪。”

  他嚅喏了声,怯生生地抬头看她,目光中有些依赖,有些希翼。尤明许只当什么都没看到,身子一侧,把裤子口袋朝向他。他伸出手,慢慢摸过来。两人隔得有点近,近得尤明许可以看清他的眼睛里,清澈得什么都没有。

  她愣了愣。

  就在这时。

  埋伏已久的顾天成扑过来,手肘从背后狠狠勒住那人的脖子。于是尤明许得以清晰看到这傻子瞬间苍白凝固的神sè,嗓子里憋出几个字:“姐姐……跑!”

  尤明许只看着他们,似乎完全没听进去。

  顾天成在那人身后忍了这么久,求的就是一击即中。好在尤明许聪颖,令那人放松警惕,给他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偷袭机会。在那人呼吸艰难挣扎时,顾天成掏出匕首,直接插进他的身体。

  尤明许猛地瞪大眼,眼见他抽出染血的刀又要捅那人第二下,尤明许失声道:“不要!顾天成不要犯罪!”

  顾天成动作一顿,扭头看了她一眼。那平素沉敛的眼眸里,此时染着血性的光。

  他到底没再继续,咬了一下牙,把那人推倒在地,说道:“看看他都对你做了什么!”

  尤明许喊道:“他还没有伤害我!够了,顾天成!你冷静一下。”

  顾天成看她一眼,丢掉匕首,抬头望了望天,深呼吸几口气,然后蹲下。那人被插了一刀,此时躺在地上,痛苦蜷缩着,也不反抗,低低呻吟着。顾天成冷哼一声,从那人口袋里再掏出两根束口带,依葫芦画瓢,把他的双手双脚也束起来。

  然后顾天成转过身,神sè已平静。深深的夜sè在他背后,蔓延成同样沉默无边的背景。尤明许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他已成为这个夜晚,唯一自由的、没有任何束缚的、最后剩下的一个人。

  她望着他,也没有说话。

  顾天成走过来,在她跟前蹲下,伸手就把她抱进怀里。尤明许的心里忽然有些难受,也有些自嘲,一动不动,只是感觉后颈僵硬一片。她闻着他身上的气息,那和傻子如出一辙的血腥味,还有很清淡的香水味,汗味。而他整个人似乎也在这一刻倦怠下来,伸手轻轻摸着她的头发,问她:“怕吗?”

  尤明许说:“不怕。你不是承诺过,会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

  他沉默了一下,答:“是的,我记得呢。”他慢慢松开了她,起身。

  尤明许缓缓抬头,一瞬不瞬望着他的容颜。那是一种非常非常微妙的感觉,仅仅只是简单的起身,拍了拍双手,在旁边地上横着的一根断木坐下的动作,你却觉得,他身上有哪里改变了。气质改变了,亦或是他的神态。

  顾天成坐下来,双臂搭在大腿上,十指交握,望着她。那目光氤氲,仿佛隔着一层烟雾,不再像之前,清亮直接。然后他慢慢笑了,说:“明许,你看,终于都清静了。我们可以好好说话了。”

  尤明许的脑子里,仿佛也有一团白白的烟雾,在缓缓蔓延。那烟雾将她的脑海淹没,也快要胀进她的眼睛里。她定了定神,语气平和不变,像是什么都没察觉,问:“顾天成,你怎么不放开我?先替我解开手脚。”

  顾天成坐着不动,动作很随意地从口袋里掏出烟,再次抽上一支。烟雾里,微弱的红光里,他微微眯着眼,看着她。只这一个瞬间,他已像另一个人。轻蔑的、恶意的,高高在上的。

  “不用了。”他说,“我喜欢你这个样子。你不是个多听话的女人,可是我喜欢。你是我这一路,最好的收获,是老天爷的赏赐。我不会放你,直至我死。”

看网友对 第12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