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48章 乌云罩长安

0948章 乌云罩长安

长安城。

夕阳斜照,古老的城市沐浴在金sè的阳光中,壮观之中透露着历史的沧桑的气息。

之前林清华用法术将长安城变成了死牢,无边的黑幕笼罩四野。而现在,这座城市看小区风平浪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城墙上有大唐的士兵巡逻,甲胄鲜明,步伐整齐,给人一个精锐之师的印象。

城门还没有关闭,有贩夫走卒进出,有的忙着进城办事,有的忙着出城回家,这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宁涛微微皱起了眉头:“马大锅,你雀定……”

这声音不对。

当然不对。

他这一张嘴说话,舌头必然要动,趴在他舌头上的仙女顿时被抛了起来,然后又砸落在他的舌头上,翻滚了两圈,才用手抓住他的舌头固定下来。

“宁郎,你别说话呀,你这一说话舌头动来动去,我趴不稳,我怕撞到你的牙齿。”南门寻仙的声音,这声音有一种冰糖莲藕的感觉,牵着丝连着线。

那其实不是什么藕丝,是口水。

宁涛这才想起他和她正处在一种什么情况下。

他的嘴巴里虽然没有长眼睛,可他现在的神识何其强大。即便是不用眼睛去看,他也知道她正撅着肥肥的屁股,圆滚滚的肚子压在他的舌头上。还有一对大白兔,也紧紧的抵在他的舌头上,而他的口水……

被口水湿身是什么样子的?

他看不见,可他的舌头有感觉啊,在男女的世界里,舌头不一直都扮演着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角sè吗?而且,舌头还有味觉,她趴在他的舌头上,浸泡在他的唾液之中,她这人形仙丹是什么味道,他可是时刻都在品尝着的。

那味道有点甜。

那味道有点咸。

不过这味道他肯定是不会为外人道的。

马面移目过来,盯着宁涛的嘴巴看。

宁涛慌忙闭紧了嘴巴,有些风景他能看,别人不能看。

马面心有不甘,嘟囔了一句:“这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愚兄就是想看看弟妹在你的嘴巴里干什么。”

“唔鲁呜呜……”宁涛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

不过,他刚刚“唔鲁”完,他就感觉到舌头上有一双小手在揪他的舌头。

说了不让你说话,你偏要说话,不揪你的舌头,揪谁的舌头?

马面嘿嘿笑道:“弟妹,我宁兄弟的舌头老实不老实啊?他的舌头要是不老实,你告诉愚兄,愚兄给你做主出气。”

南门寻仙当然不会有回应。

宁涛尴尬的要死,他不想与马面瞎扯,抬手指了指城门,然后向城门走去。

马面追上了宁涛的脚步,往他身上的某个地方瞅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我靠,兄弟你带了两支枪啊,这次林清华死定了。如果你拔枪的时候千万要拔对,不要拔错了。”

宁涛:“……”

丹仙趴在他的舌头上,时时刻刻都与他保持着负距离的接触,他不石更才怪。可这也不怪他啊,这一路过来《你的经》念了好几次了,每次将自家兄弟镇压下去之后,用不了一分钟他兄弟又牛逼轰轰的站起来,雄姿英发。那肥妞妞的丹仙就趴在他的舌头上啊,舌头上,舌头上啊!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宁郎,我藏好了,你可以开口说话了。”南门寻仙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朵里响起。

宁涛小心翼翼的抿了一下舌头,她果然不在舌头上了。他的舌头解放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有点空荡荡的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不用抿舌头啦,我现在藏在你的耳朵里,一旦你找到林清华,要打起来的时候我就再回到你的嘴巴里,给你吃药。”南门寻仙的声音。

宁涛:“……”

这种吃药的方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好神奇,好炫酷,可他怀疑多吃几次的话他会得石更症。

距离城门越来越近。

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

宁涛却放慢了脚步,开口说道:“马大哥,这长安城看上去很正常,你确定我们回来的地方是林清华所在的那个yīn墟时空吗?”

他刚才想说的就是这个。

“弟妹呢?”马面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宁涛说道:“呃,她呀……在我的肚子里。”

他又补了一句:“她说这样药力更大,嗯,我们说正事吧。”

马面看了看宁涛的肚子,然后才开口说话:“我确定是林清华所在的那个yīn墟时空,错不了。我也奇怪这长安城这么安静,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宁涛和马面进了城。

一百五十米的朱雀大道宽阔无比,街上人来人往,一片热闹的景象。

暮sè苍茫,大明宫盘卧苍穹之下,金碧辉煌。

皇家的气派,皇家的威严!

马面呵呵笑道:“没事啊,一切正常,我看呐,一定是林清华那小子知道我要来,夹着尾巴逃跑了。这里是我的地盘,谁敢乱来?”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城门忽然关上了。

当!

当当当!

震耳的钟声在城门楼上敲响。

宁涛慌忙转身看向了城门。

一个传令兵骑着马往大明宫方向奔跑,一边挥舞马鞭,一边惊呼:“敌袭!敌袭——敌袭!”

大街上的新人、车马纷纷让道。

“敌袭?不会吧?”

“这里是长安城啊,谁敢打这里?”

“难道是有人造反?”

“对!肯定是有人造反!”

一片议论的声音,人人的脸上都满是紧张与好奇。

包括宁涛也感到奇怪,大唐盛世,万国来朝,大唐不去打别人别人就该烧高香了,谁有那豹子胆敢打长安?

忽然,西边的夕阳被一团乌云遮掩了。

天地间的光线顿时昏暗了下来。

宁涛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山雨欲来的压迫感,他想到了一个人。

难道是林清华来了?

可是,这次的情况不同,只是一朵乌云遮掩了夕阳,并没有出现遮天蔽日的黑云,更没有笼罩视野,隔绝八方的黑幕牢墙。看上去只是一朵乌云遮掩了夕阳的情况,很正常。

马面也抬头望着西边的天际,眉头紧锁,神sè凝重。

他显然也有同样的猜测和感觉。

轰咔!轰咔!轰咔……

震耳的脚步声传来。

长安城的守军出营了,奔向城头。

一百五十米宽的朱雀大街上的行人慌忙退散,地上掉了一地的瓜果蔬菜,一片混乱。

宁涛和马面也退到了街边,看着一队队大唐将士从面前跑过。

没过多久,大明宫的禁军也出来了,有骑马的骑兵,也有步兵,装备和气势比普通的守军要强得多。

随后,一大群金吾卫护卫着天子的銮驾往承德门跑去。

街边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额头触地,不敢看天子面容。

宁涛和马面没跪,两人各站在一根柱子后面看着往承德门跑去的添置銮驾。

那銮驾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身穿龙袍,丰神俊秀,器宇轩昂。大路两边跪了不知多少人,可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更没有任何表示。他盯着承德门的城门楼,神sè凝重。

他身上的龙袍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他就是当今天子李隆基。

他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丰腴的身姿。

这个女人宁涛一眼就认了出来,她就是华夏历史上的四大美人之一杨贵妃杨玉环。

宁涛还没有遇见过这个yīn墟时空的杨玉环,这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果梅妃江采苹坐在天子銮驾上,不知道她能不能认出他来?

想到梅妃,宁涛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愧疚来。林清华出现的时候,他只带着春梅逃走了,梅妃是生是死,也没有被林清华或者武玥抓到,他一点都不知道。

江采苹是一个梅精,可其实是一个战五渣,根本就不是武玥和林清华的对手,如果那两人要杀她或者抓她的话,她绝难幸免。

虽说这一去万事皆休,万物皆寂灭,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他和春梅的婚事还是梅妃做主的。他欠着她一份情,怎么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大胆!见了天子銮驾敢不轨,找死!”一声呵斥,一个金吾卫突然从队伍之中奔出,冲着宁涛和马面跑来。

他在一吼,又有一个金吾卫从队伍之中出来,奔着宁涛和马面这边跑过来。

天子銮驾上,李三郎仍旧目视前方,连看都没有看这边一眼。

不管是谁,在他的眼里大概都只是蝼蚁吧?

倒是坐在他旁边的杨玉环移目过来看了一眼,她的视线扫过马面,落在宁涛的脸庞上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也移开了视线。

天子銮驾奔向承德门。

宁涛和马面被两个金吾卫抓住。

马面正要发作,宁涛说道:“马大哥,不要伤他们。”

马面点了一下头。

“你说什么?找死!”一个金吾卫一拳抽在了宁涛的小腹上。

宁涛一点都不疼,可他很配合地弯了一下腰。

另一个说道:“可能是敌方细作,抓回去砍了祭旗!”

宁涛和马面被两个金吾卫押着往承德门走去。

轰隆隆!

天空深处忽然传来惊雷的声音。

一团乌云笼罩了下来。

PS:抱歉第二更有点迟,下午睡了一觉,爬起来都五点了。明天就好了,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继续开车。

看网友对 0948章 乌云罩长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