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种因得因

第五百六十二章 种因得因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这是黯杀人的伤口!刘秀立刻判断出来,这名黑衣人是被蓑衣汉子所杀。

他对许汐泠和花非烟说道:“你们留在房间里,哪都不要去!”说着话,他推出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他来到院子里,举目向屋顶上看去,黯已经站于屋顶上,在他的对面,还有三名黑衣人。黯没有穿蓑衣,也没有戴斗笠,手中提着两尺短剑。

站于他对面的三名黑衣人,和院中的尸体一样,都是黑衣黑裤打扮,手中各拿着一柄长剑。

其中一名黑衣人开口说道:“黯门主,大王有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请黯门主别让我等太难做。”

黯的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凝声说道:“看来,你们也只能带着我的尸体回去了,如果你们真有那个本事的话!”

黑衣人不再说话,三人齐齐跨步,向黯逼近过去。

刘秀没太听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大王?哪个大王?他向左右看了看,走到院墙的底下,身形蹿起,一跃扒住墙头,单脚在墙面上一蹬,人也随之跳到院墙上。

他顺着院墙,又上到屋顶,在距离黯和三名黑衣人十米左右的地方蹲了下来,静观其变。

现在已经是深夜,光线昏暗,屋顶上的四人很难发现躲于角落里的刘秀,但刘秀却能把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刚才说话的黑衣人率先发难,一剑向黯的面门直刺过去。他这一剑,直来直去,没有多余的变化,就是一个字,快!

黯抽身后退。

也就在他后退的瞬间,另两名黑衣人齐齐动了。其中一人一跃而起,仿佛一只黑sè的怪鹰从天而降,剑锋在空中画出一道长长的寒光,直向黯的头顶落去。

黯的反应速度极快,双脚向地上一蹬,人又再次向后倒掠。

这时,另一名黑衣人也到了,也是从天而降,一剑攻向他的头顶。黯的前力已尽,后劲不足,无力再退让闪躲,他将手中剑向上一挥。

当!

剑锋与剑锋的碰撞,只发出一声轻响。那名黑衣人受反弹之力,身子在空中如同陀螺一般旋转,但在他凌空翻滚的同时,沙沙沙的连刺向黯刺出三剑。

黯的身影后仰,扬臂挥出三剑。当、当、当!依旧没有太大的铁器碰撞声,双方的出剑都太快,剑锋与剑锋刚碰到一起,便立刻分开。

黑衣人由空中落地,另两名黑衣人越过他,继续向黯展开抢攻。

身在暗处的刘秀看得清楚,眼睛不由得眯了眯。这三名黑衣人,随便挑出一位,其武艺即便不如黯,但也相差不了多少。

现在他们三人合力战黯一人,要命的是,这三人的配合还异常之娴熟,场面上的局势,对黯而言已不容乐观。

在对方的抢攻之下,黯被逼得连连后退,最后他干脆从屋顶上跳到院外。

三名黑衣人紧随其后,如影随形般的跟着跳了下来,三把长剑,上下翻飞,攻向黯的周身要害。

双方于客栈斜侧的小巷子里,展开的以快打快的对攻。

即便刘秀拥有夜眼,视黑夜如白昼,但想看清楚他们的出招、收招、格挡、招架也很困难。只是转瞬之间,他们四人已经战了三十个回合。

随着一声稍大些的铁器碰撞声,纠缠在一起的四人,终于向左右分开。

此时再看他们,无论是黯,还是对面的三名黑衣人,身上的衣服都被划开好几条口子,只不过没有伤到皮肉罢了。

中间的那名黑衣人语气平静地说道:“黯门主,我们现在是在给你机会,只要你肯随我们回睢阳,那么一切都好说,如果你冥顽不灵,可休怪我等不再讲情面。”

黯差点笑出来,微微低垂着头,说道:“你们,又何尝对我对黯门讲过情面?”

“所以,他即便肯回睢阳,以后也不会放过我们。”

“我早就说过,不用和他啰嗦,我等只需取下他的首级,带回睢阳向大王交差就好!”另两名黑衣人一前一后地说道。

中间的黑衣人耸耸肩,说道:“黯门主,该讲的情面,我都已经讲了,是你自己非要自寻死路,现在可怪不了我等!”

这次他们的对话,终于让刘秀掌握到了大量的信息,也终于弄明白,这几名黑衣人出自何处。睢阳是梁国的国都,那么他们所说的大王,肯定就是梁王刘永了。

原来这些黑衣人都是刘永的人,不过很奇怪,黯门只是一个江湖门派,又怎么会招惹上刘永呢?

更奇怪的是,为了对付这么一个江湖门派的门主,刘永竟然派出这么多的高手,不惜追杀到了河北的魏郡,他们双方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

刘秀百思不得其解。正在他心里暗自琢磨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小巷子对面的屋顶上,又出现了一名黑衣人。

这名黑衣人没有进入小巷子里,而是无声无息地趴伏在屋顶上,看着小巷子里面的打斗,而后,他抬手摸向后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腰,从后腰摘下一只弩机。

这只弩机不同于寻常的弩机,体型要稍大一些,刘秀看得清楚,这支弩机是有三个箭头露在外面。

这么怪异的弩机,在当时极为罕见,就连见多识广的刘秀,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且说小巷子里,三名黑衣人再次合力攻向黯,这回黯也把真本事用了出来,双方的出招速度变得更快,有时候,铁器的碰撞声都是在一瞬间爆发出十几下。

双方的快攻对快攻,极为消耗体力和精力,一轮打斗下来,双方又战了五十多个回合,依旧未分胜负。

三名黑衣人的抢攻渐渐弱了下去,显得后劲不足,反观黯的攻势,依旧凌厉,把三名黑衣人逼得连连后退。

黯没有发现,三名黑衣人后退的方向,正是屋顶上潜伏的那名黑衣人的所在之处。同在屋顶上的刘秀可是看得清楚,眼眸一闪,已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这时,小巷子里的黯突然再次发力,一连攻出三剑,分击三名黑衣人的哽嗓咽喉。

三名黑衣人纷纷惊呼一声,抽身而退。

黯得理不饶人,晃身正要追击过去,埋伏于屋顶上的那名黑衣人敏锐地意识到机会来了,他的手指扣在悬刀上,弩箭的锋芒对准下方的黯,正要扣动下去。

猛然间,一支弩箭先向他飞射过来。弩箭的速度太快,距离也太近,那名黑衣人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弩箭便已飞到他的近前。噗!弩箭的锋芒正中他的太阳穴,将他的脑袋,由左至由的射穿,一箭过去,他的左右太阳穴各出现一个血窟窿。这名黑衣人在临死之前,还是扣动了弩机的悬刀。弩机

内的三支弩箭,一同飞射出弩匣,只不过飞射的方向出现了偏差,没有射向黯,而是向一名黑衣人的后背射去。

嗖、嗖、嗖!

不到十米的距离,黑衣人别说躲闪,头脑中连预警的反应都没有。

耳轮中就听噗噗噗连续三声闷响,三支弩箭,一同钉在他的背后,其中最致命的一击,是射在他后心上的那支弩箭。

这名黑衣人,声都未吭一下,向前扑倒,当场毙命。

另两名黑衣人大惊失sè,下意识地抬头向上看去。他二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黯接踵而至的一剑已然到了近前。

意识到不好,一名黑衣人再想收回心神,格挡黯的杀招,已然来不及了。要知道高手过招,稍微的疏忽和晃神都是致命的。

沙!黯的剑尖在黑衣人的喉咙处一闪而逝。紧接着,黑衣人的喉咙浮现出一条竖立的红线,过了片刻,他瞪着眼睛,身子直挺挺地仰面而倒。

剩下的最后一名黑衣人意识到大势已去,不想再继续恋战,他心知肚明,只剩下自己一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黯的对手。

他单脚一点小巷子的墙壁,身形一跃而起,想要跳到屋顶上逃走。可就在他身形快要蹿到屋顶上时,由他的头顶上方,一道寒芒猛砸了下来。

黑衣人心头大骇,忍不住惊呼出声,急忙把手中剑向上一横。

当啷!凌空劈砍过来的赤霄剑,砸在他的佩剑上,把黑衣人蹿起好高的身形,从半空中又硬生生地砸落回地面。

也就在他落地的瞬间,黯的剑已然到了他的近前。他没有看得太清楚,只看到一抹寒芒,一闪而过,紧接着,自己的喉咙一凉,身体里的力气被瞬间抽干。

他看着站于自己面前的黯,身子摇晃了几下,然后向旁踉跄两步,倚靠着墙壁,慢慢滑座在地。直至他坐到地上,猩红的鲜血才顺着他喉咙处的红线流淌出来。

解决掉最后这名黑衣人,黯的身形跳起,纵身跃到屋顶上,定睛一看,既看到了对面屋顶上黑衣人的尸体,也看到了这边屋顶上手持赤霄剑的刘秀。

只稍愣片刻,黯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收起手中的短剑,向刘秀拱手深施一礼,说道:“多谢金先生出手相救,今日之恩,伏某来日必报!”

刘秀也收起赤霄剑,向黯拱手还礼,含笑说道:“黯门主不必客气,只举手之劳罢了!”

黯苦笑着摇摇头,低头看着小巷子里的三具尸体,说道:“这便是我不愿与金先生同行的原因,结果,还是给金先生带来了麻烦。”

他不愿意把自己的私人恩怨牵扯到想不干人的身上,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身上的这些糟烂事,还是被眼前这位富贵公子给沾上了。

刘秀倒是不以为然,而是问道:“刚才黯门主自称伏某,不知黯门主可是姓伏?”

黯迟疑了片刻,还是点点头,说道:“在下姓伏名黯。”

江湖中,人们只知道他叫黯,是黯门的门主,但却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姓氏。对眼前的这位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不愿意有所隐瞒,难得的报出了自己的全名。

刘秀心动顿是一动,伏姓可不常见。他好奇地问道:“黯门主和平原太守伏湛伏太守同姓,不知黯门主和伏太守是?”伏黯淡然说道:“平原太守正是家兄!”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二章 种因得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