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14章

第14章

  顾天成说这些话时,神sè很平静,仿佛只是在说今天决定吃一个汉堡。夜sè陪伴在他身后,是一片安静寂寥的颜sè。于是尤明许忽然明白,大抵这世间所有惊心动魄丧尽天良的决定,都源自人长期沉默沉默再沉默之后的一句自语罢了。

  明明彼此只有十几秒的寂静,却恍如隔世。

  尤明许不去管掌心浸出的那层细汗,低头笑笑,说:“难怪……一开始我真的没有怀疑你,你表现得不太大情愿让我上车,还有明韬。明明我很接近你最钟爱的猎物类型。原来你是故意的,欲擒故纵。你要答应得太干脆,我反而会起疑心。”

  顾天成望着她,那双眼比初遇时还要深邃,一时间眼睛里仿佛闪过千言万语,有点兴奋,有点疼痛,有点警觉,有点迷恋。最终,归于背后山海般的沉寂。

  尤明许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但她并不很在意,也半点不慌乱。两人对视了一瞬,她慢慢往后挪了挪,让自己的身体更舒服地靠在背后的树干上。这时地上的傻子也不知不觉挪到了她的脚边,脸sè有点白,血流了不少。傻子和她一样,手脚都被束口带绑住。尤明许知道他受的伤并不致命,也不至于令他就这么丧失行动能力。但他现在神智如同儿童,只怕心理的恐惧远大于身体的伤痛,所以才萎靡成这个样子。这时傻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干脆把头往尤明许小腿上一靠,整个超过一米八的身体也蜷缩起来,完全依偎在她脚边,跟只巨婴似的。尤明许现在也没空搭理他,任由他靠着。

  顾天成的注意力全在尤明许身上,也没看地上的窝囊废。见尤明许还是那清淡的神sè,凤眸仿佛天生带着几分清澈疏离,菱唇自抿,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一路波澜不惊的女人,其实比他原以为的还要强韧镇定。

  “那你是怎么发现不对劲的?”顾天成淡笑着问,“就因为那两个大箱子?怪我考虑不周,没想到这傻瓜半死不活的,还能逃出来,被你看到空荡荡的后备箱。之前放自行车时,我已经说过后备箱是满的,只好随口说还有两个大箱子。”

  尤明许说:“那个不算什么。带两个大箱子出门的男人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我当时也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开始留意你而已。后来……”她顿了顿,直视他的眼睛:“古怪的事一件件发生,你表现得过于关心大家的安危,和之前的行为有些不一致。让我感觉到你有点在‘演’。”

  顾天成完全不生气,反而饶有兴味的样子。

  “不过……”尤明许话锋一转,“表演型人格,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明韬比你还严重。所以这也不算什么重大发现,只是令你身上的嫌疑又多了一分。真正让我觉得,你跟宋兰和邹芙瑢的失踪脱不了干系的,是你说的某句话。”

  “什么话?”顾天成几乎是立刻问。

  “‘那两个女孩’。”尤明许说。

  顾天成怔了怔,有些不明所以。尤明许一笑,说:“在宋兰和邹芙瑢失踪后,我们提到了她们好几次。每次,你都说‘那两个女孩’、‘那两个女孩’,或者顶多说‘她们’。你一次也没有说出她们的名字。只有说谎的人,才会这样。总是回避说出受害者的名字,习惯用代词来指代。怎么,你看了那么多犯罪心理学的书,没学会这一点吗?”

  顾天成的脸sè变得有些yīn鸷,沉默片刻,反而笑了:“竟然真的是这样,不用说出她们的名字,会让我感觉更轻松。我记住了,下次不会再犯。”

  尤明许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顾天成看得分明,不怒反笑:“你笑得什么意思?”

  尤明许不说话,神sè平淡就跟没听到似的,颇有些无赖装死的意思。顾天成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熄,笑了笑,起身。

  这时尤明许心中终于有了一丝紧张,随着他不声不响的靠近。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事到如今,竟然还能被这头禽兽的气场影响到。她觉得一切实在太可笑了。

  顾天成在她身旁蹲下,手搭在膝盖上,身上还是那淡淡的好闻的香水味。虽然这香水味,都是从地上的傻子警察那里掠夺来的。他的神sè看起来很平和,还很像刚开始认识的那个男人。

  尤明许恍若未觉,任由他盯着,自己注视地面。比较令她无语的是,地上的傻子……居然睡着了。抑或是晕了过去?只见他双目紧闭,还保持蜷缩姿势,枕在她小腿上,传来均匀悠长的呼吸声,还有点打鼾……

  “是不是女警察,都像你这样难搞?”顾天成轻声在她耳边问。

  尤明许只觉得心口一股梗硬的热气,翻滚了几下。她反而翘唇笑了:“哦,你打算怎么搞?”

  “很简单。”顾天成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她几乎是立刻偏头避开,他也不以为意,眼睛里反而泛起格外兴奋的笑,“你现在人在我手上,一时半会儿我看你的外援也不会到。那还不是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尤明许的神sè变得很冷淡,凤眼平垂,这个样子的她,看谁都有点蔑视的味道。她说:“说点实在的吧。你放了其他人,包括傻子。我跟你走。你也说了,我人已经在你手里,咱们今后的路还长,谁死谁活还不一定。我早知道你没有报警,所以已经通知了我的兄弟们。你的时间不多了,何必在这些人身上浪费时间。早点带我走才是正经。”

  顾天成却用那双黑sè弥漫的眼睛,深深望着她。只盯得向来粗狂的尤明许,心中都升起一丝可恶的焦躁。

  “你是真心的……”他问,“想要借被绑架的机会跟我走?还是只是在哄我,想要救了人质之后,再想办法抓我?”

  尤明许静默片刻,那黑翘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嘴角泛起一丝自嘲的笑:“你猜。”

看网友对 第14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