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1章

第1章

  天空灰白,云层浓厚杂乱,望不见一丝蔚蓝的天。这样的天空下头,是墨绿sè的连绵高山。高山之下,是一片深绿sè的树林。再往近处,就是深黄、浅黄、草绿和各sè花朵夹杂的大片草原。

  一条灰白的公路,就在眼前。

  天空飘着一点小雨,风开始大了。路旁有几只绵羊,不顾风雨嚼着草,抬头望向尤明许。

  尤明许没想到六月的藏地还会这么冷,她只穿了条防水裤,T恤外是件冲锋衣。长发束成马尾罩在头盔里。尽管身上冷,她的越野自行车还是保持均匀稳定的速度。

  前后左右一个人都没有。

  她又抬头看了看天sè,再低头看表,今天就这样,也许该找个地方休息了。

  但这片地区本就偏僻,居民稀少,只有一些驴友会走。她又骑了一阵,已是下午四点多,天更暗了,山边yīn沉沉一片。雨滴在变大。

  尤明许累了,也有些饿,就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从背包里拿出巧克力和香肠,慢慢吃着。

  她停了十几分钟,只有一辆车经过。本地牌照,很旧。开车的是位中年大叔。尤明许朝他挥手想要搭车,他跟没看到似地飞驰而去。

  尤明许也不在意,靠在路旁树下,继续吃着冷冰冰的香肠。

  又过了一会儿,远远驶来一辆摩托,摩托上坐着个长发年轻人。尤明许看着他不动,年轻人皮肤黝黑,穿着牛仔夹克,面相看着就有点鸡贼,那双眼更是绕着尤明许打转。

  他在她车旁停下,盯了她两眼,问:“去哪里啊?”

  尤明许这时听到汽车的声音,往后瞟了眼,又有辆汽车驶了过来。雨蒙蒙的,车灯亮着,一时间她看不清驾驶座上的人。

  她往前方扬了扬下巴,示意摩托青年自己的方向。

  摩托青年又问:“一个人啊?”

  尤明许笑笑,答:“不,还有几个同伴,他们在后面,我骑得快。”

  青年目光有点深,不吭声了,手按在摩托把手上,也不动。这时那辆后面来的车,从他们身旁经过,速度平稳不快。尤明许越过摩托青年,隔了缀着水滴的车窗,看到个年轻男人。皮肤挺白,轮廓也不像本地人。寸头,五官分明。他也穿着冲锋衣,黑sè的,微微竖起的衣领里,露出一小片脖子和喉结。挺帅,而且是那种带着坚硬男人味的帅。

  摩托青年也回头,打量了开车的男子几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尤明许把自行车头一抓,飞快跳上去就想走。哪知道摩托青年大概也是放羊打猎之类出身,又或者类似的事干过很多,反应也很快,身体偏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车头,另一只手就抓向她背后的包。

  竟是个打劫的。

  尤明许狠狠瞪他一眼,咬牙想要挣脱。两人立刻撕扯在一起。而前头那辆车已开出百余米远,只怕难以注意到身后的状况。尤明许把心一横,抱着背包,大喊道:“放手!你放手!救命啊……抢劫!救命……”

  摩托青年凶相毕露,一拳朝尤明许的脸打过来,恶狠狠地骂道:“想死!闭嘴别喊了!”尤明许反应比较快,极为狼狈地躲开这一拳。青年顺势擒住了她的手腕,倒是愣了一下,触手只觉得柔软滑腻异常,再仔细看她的样貌,心尖就颤了一下。

  脑子里有点气血上涌,青年想再干点别的了。他索性丢开摩托车,也不抢包了,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就往那几棵树后推,脸上似笑非笑地说:“你躲什么躲?我不抢了不抢了,这种天气,一个女孩子走这条路多不安全,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好不好?”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轻浮,又开始动手动脚,尤明许哪里有不明白的,心中厌恶鄙夷无比。可当下的情形确实危急得很,她一面拼命挣扎抵抗,一面用尽全力再次大喊:“车牌号川AXXXXX的大哥,救命!求你救救我!有人抢劫强~奸!救命啊——”

  摩托青年有点恼火,忍不住转头看了看,这才发现那辆车居然真的没走,停在前面了。他犹豫这一下,尤明许趁机挣脱就跑。青年低低骂了句,刚想追上去,却见那辆车居然掉了个头,“叭——”尖锐的汽车喇叭声突然响起,车笔直朝他们开来。

  尤明许踉跄跑了几步,一抬头,就看到黑sè轿车离自己只有十几米远了。驾驶座上那人紧盯着她,目光警觉而坚定。而他的手一直压在方向盘上,车喇叭声始终在持续,穿过雨帘贯穿公路,几乎响彻整片原野。

  尤明许的心头就这么一热,莫名的安全感涌了上来。她似乎看到那人朝她点了点头,一个加速,车转眼就要到眼前。

  尤明许回头,就见青年跳上摩托,一脚油门跑了。

  尤明许像根木头似的,抱着背包,呆呆站着。

  雨不知何时下得更大了,噼里啪啦落在地上,还有他的车上。他一个急刹,人从车里出来。尽管天sè灰暗雨水重叠,在两人周围乃至远方,蔓延成一片灰蒙蒙的模糊世界。尤明许还是看得更清,他约莫一米八高,一身冲锋衣裤,身材结实,面容温和干净。

  他看一眼尤明许,又往摩托车远去的方向望了几眼,露出几分凶狠神sè,但立刻收敛了,转头又望向她,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尤明许摇摇头:“我没事。谢谢你……谢谢你掉头回来。要不是你,我真的就完了。”

  他很温和地笑笑。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偶尔出手搭救的女孩,会长得这么明艳动人。在这么糟糕的背景里,那张脸也会叫人眼前一亮。他的目光在她脸上停了停,即刻移走,问:“你有没有其他同伴,要不要联系他们?”

  尤明许答:“我现在就一个人。本来有个朋友一块儿,昨天她家里临时有事,先回去了。我想把剩下的路走完。”

  男人没说话,手搭在车门上,随意地敲了敲。尤明许就看到有水滴沿着他削瘦分明的手背,无声滑落。

  他问:“那接下来,你一个人能继续骑吗?需不需要打电话叫警察过来?”

  尤明许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的靴子。冲锋裤腿扎进靴子里,线条帅气利落。她答:“我能不能搭你的车,到前面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我实在骑不动,也不想骑了。”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

  尤明许抬头,看到他微微皱了一下眉,那神sè居然是有点勉强的。但他的眉头很快舒展开,说:“好。”

  尤明许对他一笑:“谢谢!今天真的太感谢你了!”

  雨水纷纷从天而落,混一片迷蒙颜sè,而纤瘦的女人身处其中。他看着她两颗眼睛珠清澈动人,鼻子很秀气,一笑那饱满的红唇,竟有几分天生的性感味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看了两眼,心里竟有一丝莫名的焦躁。当她望过来时,他已移开属于男人的无礼目光。

  他开的是辆普通轿车,说:“后备箱装满了行李。”就帮尤明许把自行车系在了车顶上。

  狂风骤雨来临了。

  黑压压的云,压向山顶。天地间晕沉沉一片,车外只有轰隆的雨声,之前颜sè丰美的藏地景sè,仿佛转眼间褪去sè泽。只余一团好像能吞噬掉一切的yīn暗,能见度变得很低。

  他的车开得不快,偶尔也会有别的车经过。车里有暖气,尤明许脱掉外套,只穿紧身长袖,坐了一会儿,就感觉身体回暖。

  她偷偷望去,他似乎很专注在开车。刚才淋了雨,他把外套也脱了,里头是件深灰sè长袖,很衬他。

  过了一会儿,他问:“介意我抽根烟吗?有点累。”

  尤明许答:“不介意。能不能给我一根?”

  他这才有些讶异地看她一眼,眸中带了点笑。他伸手在中控台上抓了抓,摸出半包烟。尤明许向来知情识趣,直接拿起来,抽出一根先递给他。

  他接过,说:“谢谢。”

  尤明许自己含了根,他又摸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然后递给她。尤明许动作熟练地夹着烟,慢慢抽着。明明两个人依然话不多,感觉却比之前刚上车时要亲近熟悉了些。

  他说:“顾天成。我叫顾天成。”

  “尤明许。”她又扫了眼车外的雨,“要不是遇上你,我现在不知道淋成什么鬼样子了。”

  他唇角一勾:“小事。”

  尤明许问:“你是干什么的?”

  顾天成答:“IT。你呢?”

  尤明许:“服装,我做服装设计。”

  顾天成笑了笑,轻声说:“难怪这么好看。”

  尤明许听清了,不说话。也不知他说的是什么好看。他也安静着,就跟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似的。两人各自抽完烟,雨已小了些,她看了眼黑下来的天sè,问:“还有多久能找到休息的地方?”

  他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记得前年来,再开个把小时,应该能看到藏民的家。”

  尤明许说:“好。”抱紧双臂,靠在车椅里,过了一会儿,伸手擦了一下脸,然后按着额头。

  顾天成察觉了,问:“怎么了?没事吧?”

  然后就听到她把脸埋在胳膊里,闷闷的声音传来:“没事。就是想起刚才的事,还是有点怕。”

  她的嗓音很平静,平静中带着一点自嘲的笑意,还有半点难以掩饰的委屈。之前顾天成就觉得这个女人非常胆大镇定。上车后也没有任何哭闹失态,神sè如常地和他一起抽烟聊天。没想到过去这么一会儿了,她才后知后怕,终于也露出了几分属于女人的柔弱无助。

  侧眸望去,女人的长发已经散开,微微带着波浪卷,乌黑浓密。小脸躲在手臂后,下面是纤细的腰身和修长双腿。胸口的线条更是玲珑饱满。她从手臂后露出眼睛,那里头清亮流光,倔强生动。

  顾天成的心口就像被什么轻轻扎了一下。他抬头望着前方,这里是川藏交界处的荒原,天为幕,地为席。没有别人,远离城市。远离一切平凡、拥挤、勾心斗角和伪装。他却和这个女人,如浮萍般相遇,在同一辆车里,躲避风雨,温暖前行。

  尤明许和他目光交汇。他的神sè还是淡淡,嗓音却柔和了几分:“别怕。我一定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看网友对 第1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