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17章

第17章

  他却呆了呆。

  女人的手掌,和他以前接触过的,似乎不同。温热有力许多,没有那么细腻光滑,也不香,带着点泥土和树叶的味道。

  他更用力地吸了一口,然后在她的掌心蹭了蹭鼻子。好舒服啊。

  尤明许瞪大眼睛,手一抽,再一伸,就给了他一个巴掌。那些人隔得还远,她心中有分寸,也不担心被听到。傻子立刻捂住自己的脸,嘴嘟得老高,眉头拧在一起。尤明许是个很有审美的人,她实在看不下去一张比顾天成还英俊的脸,歪眉斜眼成这鬼样子,干脆扭头,懒得理他。

  不过,也不知道是职业习惯还是被打乖了,眼看着那行人渐渐走近,傻子一动不动,半点声音也不发出,和她一样。

  眼前的一幕是让人内心怒火燃烧的。

  顾天成走在最前头,双手插裤兜里,一脸淡漠,手里还牵着根绳子。绳子后面依次绑着明韬、宋兰和邹芙瑢三人的双手。每人和前一人大概隔了一米距离。明韬鼻青脸肿、嘴角有血,显然被狠揍过。宋兰和邹芙瑢也是伤痕累累、身上血迹斑斑,脸sè苍白,脚步踉跄。三人都显得畏畏缩缩,眼含惊惧。

  尤明许看了两眼,低头,指了指他们三人,又指指自己。再指指前头的顾天成,指指傻子。尽管没有言语交流,直觉告诉她,傻子能听懂。事实上他看起来也听懂了,因为他又怕又厌恶地望一眼顾天成,很挣扎的样子。

  尤明许笑了,摸摸他的头,用嘴型无声说:“听话。”

  他在她的手掌下,把嘴巴里鼓了几口气,脸皮都撑圆了,俊脸变成了一个球,勉勉强强点头。

  尤明许盯着他们,静气凝神。若是被顾天成发现,以人质威胁,她就会陷入被动。机会就是现在,攻其不备,让傻子缠住顾天成,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她扑出去,解救出那三人。然后她就可以转身好好收拾顾天成了。

  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是一恨。此时顾天成正从她面前不远处经过,到底是心事太重,又或者有了错误的预期和自欺,他始终盯着前方,没有看到他们。那张俊朗硬气的容颜,此时竟有些恍恍惚惚的。只是眼神依旧冷酷。

  尤明许屏住呼吸,双手紧扣地面,后脚稍稍抬起,如兽即将扑出。傻子似乎也被她感染驯服,尽管用很呆板的姿势,双腿蹲在地上,那双大手也握成了拳头,举起在脸的两旁。不知为什么,这模样让尤明许想到了憋足了劲儿的小鸡,或者小鸭子……

  就在这时。

  走在顾天成身后一米多远处,一直垂着头的明韬,也不知道是哪根筋跳了跳,若有所觉地转头,朝他们的藏身处,茫然望了望。

  六目相对。毫无遮掩地对上了。

  尤明许立刻竖了根手指在唇边,示意他噤声。哪知明韬睁大眼,目光闪了闪,那氤氲的眼眸,竟让尤明许心中一震,无法置信。然后明韬整个人仿佛触电一样,激动起来,大喊道:“他们在那里!在草丛里!把他们也抓起来,别让他们跑了!”

  顾天成脚步急刹,霍然回头。隔着夜sè和草叶,尤明许看清了他的眼睛。

  他也看清了她的。

  尤明许把傻子的手一握,扑了出去,直冲顾天成和明韬之间的那段绳索,要把三个人质抢过来。

  然而,晚了。

  顾天成能在两地杀六人,还逃了这么久,决断力和反应力早已融进已经冰冷的血液里。几乎是她扑出去的同时,他急速转身拔出匕首,眨眼就架在明韬脖子上。

  尤明许的脚步生生一刹,胸膛剧烈起伏,盯着她。

  他手里的刀锋已在明韬的脖子上划出细细的血印子,吓得后者腿都软了,想跪不敢跪,想躲躲不开。顾天成的手很稳,眼睛却望着尤明许。

  两人都静默了一瞬,他笑了,说:“扑?扑错人了吧?”指指自己胸口:“往这儿扑。”

  明韬三人大气也不敢出。宋兰担忧又含着一丝希望望着尤明许,邹芙瑢则明显被吓怕了,又惊又疑看着对话的两人。

  尤明许却忽然变了脸,又变成了那散漫慵懒的笑容,说:“说什么呢?我是怕明韬对你不利,他刚才在做小动作。”

  明韬颤巍巍地,眼睛还盯着匕首,喊道:“你……你才做小动作!躲草丛里干什么?”

  尤明许冷冷横他一眼,顾天成说:“是啊,咱们不是说好,你在原地等我。怎么跑出来了,还躲着,想干什么呀?”最后一句含着温柔的笑意。

  这下,明韬三人看尤明许的眼神,都变了。难以置信,面如死灰。

  明韬:“你、你、你竟然跟他是一伙儿的?雌雄大盗!再带个无组织能力的弱智杀手,天哪……”

  “明韬。”尤明许看都不看他,“有的人就是死于话多。”

  立刻安静了。

  “你不是也答应我,放了他们,跟我走?现在是要做什么?”尤明许问。

  顾天成神态非常懒散地把架在明韬脖子上的匕首,换了个方向,轻轻一拉,于是又出现一道细血痕,明韬流下了眼泪。

  “可我怎么觉得,你是来抓我的?现在我要是已经把他们放了,你是不是和这傻子警察一起,埋伏起来暗算我了?”

  尤明许看一眼身后跟出来的傻子,他满脸愤怒,眼神痛恨,双手紧握成拳,垂在身侧。瞎子都看得出来他满满的敌意。

  尤明许笑笑:“你乱脑补什么呢?我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

  顾天成只是望着她,片刻后,低头笑了,轻声说:“明许,你真的不要骗我。如果你骗我,利用我,离开我,我真的会很伤心,很伤心。”

  尤明许说:“我不会,真的不会。也许曾经有人让你伤心过,但那个人永远不会是我。”

  顾天成说:“那好,你让傻子警察过来,把他也绑起来。我就相信你。不然我现在就割穿明韬的喉咙。你知道我很喜欢这样,并且会割得很快很利落。血,会喷得很好看。”

  明韬:“快!快!快把他绑起来!”

  尤明许没动,却听到身后的傻子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姐姐……我不想去……”

看网友对 第17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