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18章

第18章

  尤明许面无表情,也不转头。

  顾天成已收了温柔的笑,此刻的脸sè冰冷得完全不负连环杀手的身份,他说:“我数五个数,5、4……”

  尤明许这才微笑着对傻子说:“弟弟,我们一起玩个游戏好不好?你看,你和他们一样,把手绑起来,排成一排,然后姐姐……来追你们。快过去,快去!不要被姐姐抓到。”

  傻子此刻的眼睛依然是清澈的,意外还有些空,空得就像天空,也像大海。因为有尤明许挡着,顾天成看不到他的脸。傻子垂下头,说了句话,声音轻极了:

  “你要是不管我,不然我就把尿尿的事说给好多人听。”

  尤明许神sè极其平静,也是很轻很轻地“嗯”了一声。

  傻子慢慢走向邹芙瑢,其实总共不过五六步距离,中间他又回头,望了尤明许一眼。

  顾天城嗤笑出声:“还挺舍不得的?”

  尤明许知道他心里一直厌恶傻子,不想再激起他的情绪,快步走过去,三两下把绳子系在傻子手腕上。傻子一直低头看着,不说话。系好后,她飞快握了一下他的手腕。手腕之下亦很修长结实,是成熟男子的身体。

  傻子只是怔怔望着他,那墨黑的眼眸深处,似乎飘过了一丝傻傻的笑意,但或者,什么都没有。

  “手举起来我看看。”顾天成命令道。

  傻子不动。

  尤明许站到一旁,说:“举吧。”

  他举起来。那个结打得不错,顾天成知道尤明许没有在这方面耍诈,笑了笑,说:“你过来。”

  尤明许越过四人,走到了离他半米远处,站定。

  他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放下了手里的匕首,下一秒,明韬就半软在地上。顾天成单手还是牵着那根绑着四个人的绳索,另一只手玩着匕首,又抬头看了看周围,说:“就这儿吧。”

  尤明许眸光定定。心想傻子真的说中了,他真的要这么做。

  顾天成说:“坐。”

  尤明许说:“你还要干什么?很快就要天亮了,就把他们扔这儿吧,会有人来救的。我们走。”

  顾天成说:“不慌。既然不想坐,过来,让我抱一会儿。”

  尤明许望着她,他眼神深幽。过了几秒钟,她走向前,他抬起握着匕首那只手,将她抱住。尤明许感觉到硬硬的匕首,就贴在自己后背上,纹丝不动。

  那三人都静默着,哪敢打扰。最后的傻子则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顾天成把脸往她脖子上靠了靠,感觉到那跳动的脉搏,也令他的心微微兴奋。他说:“想做我的女人,就要听话。你有没有杀过人?即使是警察,也没有杀过吧?你连我杀人都没见过,咱么今后怎么好好过日子?”

  说完,尤明许就感觉到他的唇碰了碰自己的头发。

  然后。

  顾天成头也不回,反手握匕首,抬臂就往刚刚勉强在站起的明韬脖间猛地划去。尤明许全身本就紧绷如弦,几乎是和他同时动了,一把抓向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摸上他的腰。但终究是被动了,身手施展不开,尽管她的手如同灵蛇般抓住了他,直接改变去势,令他的匕首偏了,划了个空,可她的人也全落进他怀里。他另一只手松开绳索,抓住她脑后的长发,尤明许心中暗叫不妙,头皮瞬间剧痛,他已yīn沉着脸,头猛地撞上来。

  以头撞头,尤明许个子比他小多了,身体更没有他强壮,连头都没有男人那么坚硬那么大,被撞得巨痛,一时间头晕目眩。他毫不留情,直接连揍两拳,把她揍翻在地上。

  尤明许痛的气都喘不过来了,挣扎着抬眼望去,就看到傻子双手染血,但绳索早已被割开,他居然很机灵,把还吓傻在原地的三人绳索一扯,那三人才回神,开始往旁边躲。他又高一脚低一脚跑着,捡起顾天成刚才掉落的匕首,转身就刷刷刷割断了三人手上的绳索。

  都不用他提醒,那三人转身跌跌撞撞就跑。甚至连宋兰,都只是回头看了地上的尤明许一眼,露出痛苦表情,含泪跑远。

  尤明许却勾起唇角,笑了。

  顾天成一脚踩在她后背上,只踩得她想要呕血,他冷冷的声音在头顶:“你终究还是没有选择我。那就去死吧。真以为你能抓住我?我已经杀了一个警察,又撞废了一个。你真的不算什么。现在,我就给你最快乐最难忘的经历。”

  尤明许却没理会他,抬头看见傻子放完人,手里还拿着她从草丛扑出来之前,偷偷塞给他的刀片,转过身来,满手满袖的血,眼睛都瞪红了,气喘吁吁。仿佛一头受伤的小兽,下一秒就要不顾性命冲上来。

  “弟弟你不要动。”尤明许说,“这是我和他的事。”

  顾天成眼皮都没抬一下:“别操心他,下一个是你。他们算什么,你才是我要的。我要把你切成一块一块,我要把你也吃了。你离不开我,这辈子都别想逃。”

  尤明许说:“你还挺会做梦的。我之前还想要相信过你简直瞎了眼。真以为自己偷袭得手了一招,就能干掉我了?去你~妈的打架我从来没输过谁!”

  顾天成到底是愣了愣,因她脱口而出的脏话,和隐隐改变的全身凶狠气质。他觉得自己有点不认识这个女人了。

  就是在这个瞬间。

  顾天成甚至都没看清她是怎么动作的,只看到她单手推在了地面上。她的动作实在太快,等他反应过来,人竟然已从他踩得死死的脚底,侧滑出去。不是他踩得不够狠,实在是太快。只这样简单一个动作,顾天成心头一震。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遇到高手了,她这一路装柔弱装得倒是干脆!

  顾天成抬腿就朝她的腰腹再次踢去。那里刚才已被他踢伤,他毫不介意让她彻底被踢坏掉!然而就在这时,尤明许抬头,不躲不避,竟伸手朝他的腿抓来。顾天成心中冷冷一笑,她怕是不要命了。

  哪里知道下一秒,就感觉到一双手非常轻巧地抱在了自己的腿上,怎么回事?顾天成甚至不清楚她是怎么卸力的,腿就落在了她手里。然后,他感觉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从那只腿传来,关键不在于力量大得多么惊人,而是用力的方向太要命,令他失去平衡,“嘭”一声往后摔倒在地。

  顾天成终于知道自己遇到了个什么高手。

  这女人玩柔道的!

  顾天成并不因此惊恐,反而感觉到一阵陌生的兴奋。他双手撑地想要弹起,却听到女人很轻的一声笑,居然放了手,任他起身。她也爬起来,两人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顾天成双手握拳,摆出搏击姿势,眉目冷酷无比。尤明许则依然娉婷站立,双手微微垂落,一双凤眸似笑非笑望着他。

  顾天成如同猛兽般扑了过去,一拳狠狠朝着尤明许面门挥出。尤明许仰头就倒,身体完成半弧,人却还立着,顺势抱住顾天成的胸,顾天成心知不妙,大吼一声,双掌往她背心垂落。然而晚了。

  女人的动作如流水行云一气呵成,在他的拳头落下前,人已经再次失去平衡。她直接将他放翻在地,然后她整个人腾挪如同猴子似的,跳到他头部上方,顾天成刚想起身,正中她下怀,她反手一把用手肘扣住他的脖子,然后整个人骑坐上去,将他死死压在地上,再也动弹不了。

  顾天成的俊脸涨得通红,奋力挣扎了几次,可尤明许就跟壁虎死的,稳稳贴他背上。如此反复,顾天成终于放弃,趴在地上,不动了。

  他把脸埋在泥土和落叶里,却笑了,说:“明许,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看在咱俩那点情分上,别把我抓回去,给我把刀,或者直接给我一刀。反正我回去也是死刑,死在这里痛快。”

  却听到女人淡淡地在上方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和我谈感情?妈的,还敢一路撩我。我脑子进水了才会让你如意,就等着回去面对那些受害者家庭,接受法律的惩罚吧!现在你那颗变态的心里,能多半点人而不是畜生的觉悟吗?没人能侵犯别人的生命,你我都不能。不过,在那之前……”

  顾天成还在呵呵笑,俊脸上已满是泥,突然间头皮剧痛,脑袋已被女人提起,他笑得更大声了,尤明许的脸上已没有半点表情,她提起他的脑袋,一把重重撞在地面上,他闷哼一声,鼻骨大概被撞断,血流了出来。

  连撞七八下后,顾天成满脸是血,眼睛半睁半合。尤明许这才满意,低下头,靠近他耳边,轻声说:“是不是比刚才更爽?嗯?”

看网友对 第18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