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百六十五章 约见酒馆

第五百六十五章 约见酒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听闻伏湛的话,伏黯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正是他平日里不愿意来平原城探望大哥的原因,见到自己就絮絮叨叨,完全不顾忌别人的想法和感受。

难道只因为姓伏,出自于伏家,这辈子就干不了别的了,只能治学,只能研究一辈子的《尚书》,哪有这样的道理?

伏黯皱着眉头说道:“大哥,黯门是毁于刘永之手,可大哥有没有想过,刘永为何要毁掉黯门,他堂堂的梁王,为何要和区区一江湖门派过不去?”

见伏湛停止了唠叨,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伏黯继续说道:“刘永真正的目的,不是黯门,不是我,而是大哥你!”

说白了,正是因为你的关系,黯门才被毁于一旦。后面的这句话伏黯没好意思说出口。

伏湛沉默了一会,说道:“大不了我这个太守不做了,告老还乡。”刘永打的主意,伏湛怎么会不懂?何况刘永已经好几次派人来平原,邀他到睢阳为官。

“辞官不做?”伏黯笑了,气笑的,说道:“大哥,刘永是什么样的人,你我兄弟都心知肚明,大哥真的以为,就算你辞官,告老还乡,刘永就会放过你了?”

刘永得不到的,他也不会让任何人得到,如果大哥执意不肯为他做事,那么到最后只会有一种结果,就是被刘永秘密除掉。

伏湛沉默未语,伏黯也沉默下来。过了半晌,伏黯问道:“大哥为何不愿意到睢阳为官?”

“或许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吧!”对刘永这个人,伏湛并没有多少的好印象,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再拒绝刘永。

伏黯话锋一转,问道:“那么大哥以为,刘秀如何?”

“刘秀?”伏湛一怔,不解地看着伏黯。伏黯说道:“如果大哥实在不想去睢阳为官,又想彻底摆脱掉刘永,那么大哥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去洛阳!”

虽说当今天下,有三个天子并存,可刘盆子是由赤眉军扶植起来的,他本身就是个傀儡,在赤眉军里,没有任何的地位和话语权,大哥不可能去给刘盆子做事。

至于公孙述,非汉室后裔,偏居蜀地一隅,占山为王,实难长久,大哥也不可能去投奔公孙述,那么剩下的,也只有河北的刘秀了。

听伏黯提到刘秀,伏湛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幽幽说道:“当今之天下,恐怕,也只有这位河北天子是一枝独秀,将来能成就大业!”

伏湛对刘秀的印象非常好,主要是刘秀的品行颇对他的脾气,为人仁善,性情随和,但做起事来,又从不拖泥带水,犹豫不决,而是雷厉风行,干净利落。

在刘秀的治理下,才短短一两年的光景,河北已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当初那么混乱,民不聊生,现在的河北百姓,安居乐业,百业复兴,这都是刘秀的政绩。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政绩在,将来天下的百姓,都会心向刘秀。得民心者得天下!虽然现在刘秀的势力并不是最大,只占据河北这一块,但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听闻伏湛的感叹,伏黯心中一动,问道:“大哥愿意去洛阳,投靠刘秀?”

伏湛苦笑,说道:“我与当今,远无渊源,近无交情,何况,洛阳现为天子脚下,人才辈出,即便我去了洛阳,只怕为未必会受到赏识。”

伏黯笑了,说道:“大哥,如果我说洛阳的天子十分赏识大哥,甚至为了大哥,不惜亲自前来平原,邀请大哥去洛阳为官呢?”

伏湛一怔,诧异地看着伏黯,过了一会,他摇头摆手,说道:“阿黯莫开这样的玩笑。”

伏黯收敛笑容,正sè说道:“大哥,我没有在说笑,这么大的事,我又岂能说笑?”

伏湛眨了眨眼睛,紧接着腾的一下站起身形,大声说道:“阿黯,你是说……”

稍顿,他向左右看了看,然后走到伏黯近前,小声问道:“你是说,当今现在在平原?”

伏黯一字一顿地说道:“不仅在平原郡,而且就在平原城内!”

“你……”

“大哥想问,我又是怎么知道的?不瞒大哥,这一路上,我是与当今同行!我与当今,于魏郡偶遇,然后一同来的平原城!”伏黯正sè说道。

伏湛惊得目瞪口呆,他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刘秀竟然来了平原城。他呆愣住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紧张地抓住伏黯的胳膊,问道:“那……那当今现在何处?”

“我让人把他们安顿在一家客栈。”

“客栈?这……这太失礼了!阿黯,你赶快去把当今请入府内,不,得我亲自去请!”说着话,伏湛风风火火的就要往外走。

伏黯暗叹口气,伸手抓住大哥的衣袖,说道:“大哥,你要去哪里请?”

“对对对,我还不知道是哪家客栈呢!阿黯,快告诉我,是哪家客栈?”伏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大哥!”伏黯忍不住加重语气,反问道:“难道大哥不知,现在的平原城,早已遍布刘永的眼线?即便是大哥的府邸,都不知有多少的仆人已被刘永买通了。”听闻这话,伏湛倒吸口凉气。伏黯继续说道:“倘若请当今入府,我感保证,用不上一时半刻,消息就会传扬来开,让刘永的人知道大哥欲投靠洛阳,不仅大哥有危险,当

今更有危险!”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伏湛热得发涨的头脑迅速冷却下来,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兄弟,然后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缓缓坐回到席子上。他点点头,阿黯说的这些不是没道理。

以前,他并不担心刘永向平原城安插眼线,甚至都不担心自己身边的人被刘永收买,他早就想好了,自己这个太守,能干就干,不能干,大不了就回老家。

每天种种地,闲暇的时候就教教学,也挺好的。

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刘秀在平原城啊,刘秀的命,可比他的命重要得多,绝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他吞了口唾沫,问道:“阿黯,你是怎么打算的?”

伏黯说道:“我想,不管大哥愿不愿意接受当今的邀请,都应该和当今先见上一面!”

伏湛连连点头,表示他说得没错。

可转念一想,他又皱起了眉头,说道:“阿黯,你也说了,现在府内恐怕就藏着刘永的细作,若请当今来府,消息恐怕想瞒也瞒不住啊!”

“那么就不请当今来府。”伏黯压低声音说道:“大哥可以和当今,约在一家酒馆相见,这件事,我可以来做安排。”

在当时,酒馆业已十分发达,为了招揽食客,酒馆通常会把酒坛摆放在门口,垒起好高,以此来做广告,同时还会找年轻貌美的姑娘做‘促销女’,在门前拉客。

汉代最出名的‘促销女’,当属四大才女之一的卓文君了。她和司马相如私奔后,夫妻俩盘下一家酒馆,司马相如洗盘子,卓文君就在店外揽客。

平原城作为郡城,又是商业重镇,城内的酒馆更多,大大小小,不下百家,约在人来人往的酒馆相见,看似危险,实则能更好的掩人耳目。

伏湛仔细想了想,认为伏黯的主意可行,他说道:“阿黯,此事一定要谨慎,务必要以陛下的安全为重!”

伏黯说道:“大哥不用担心,陛下对我有救命之恩,无论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都会竭尽所能,保护好陛下!”

伏湛惊讶道:“当今救过你?”

伏黯随时把刘秀搭救自己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伏湛点了点头,没有再多做叮嘱。

当晚,深夜,伏黯离开伏湛的府邸,先是在城内转了一圈,确认无人跟踪自己,他这才去往刘秀所住的客栈。

来到刘秀入住房间的窗外,他捡起一颗小石子,轻轻一弹。

啪!小石子打在窗棱上,发出一声轻响。

时间不长,窗户被推开,开窗的人正是龙渊,他向左右看了看,然后把窗户支起,伏黯快步上前,仿佛狸猫似的,身子蜷缩,一闪而入。

这时,刘秀已经从床铺上坐起,看到跳窗而入的伏黯,他笑问道:“雅文(伏黯字),今日可有见到令兄?”伏黯上前,躬身施礼,说道:“属下见过陛下!”而后,他直起身形,说道:“属下已经见过大哥,看得出来,大哥对陛下也是仰慕已久。我打算让陛下和大哥先见上一面!

“如此甚好!”

“明日,我会和大哥去往溢香楼,届时,陛下可以与大哥在溢香楼见面……”伏黯将自己的安排,仔仔细细的讲给刘秀。

和刘秀这边商议妥当,他又急匆匆的起身离去,将定好的安排,通知给大哥伏湛。

当晚无话,翌日,伏湛和伏黯结伴同行,去了平原城知名的酒家,溢香楼。

溢香楼是平原城的老招牌,据说已有上百年的历史,酒菜的价格都不便宜,但客人却是络绎不绝。

伏黯在平原城的时候,会经常来酒馆喝酒吃饭,伏湛则很少出入这样的场所。

即便身为太守,地方上的土皇帝,但他的钱财大多都用于救济灾民,自己家里真的没有多少的闲钱。看到太守大人难得的来到自家酒馆,酒馆门口的好妇(陪酒小姐)都愣住了,里面的掌管更是主动迎了出来,满脸堆笑,搓着手说道:“哎呀呀,今天是什么风把伏太守吹

来了,快快快,里面请、里面请!”

伏黯摆出一副江湖气息,说道:“今日我请大哥吃饭,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包厢空出来。”

店中的好妇和店小二可能不认识伏黯,但掌柜的可认识,知道这位是太守大人的亲弟弟,而且还是江湖门派的门主,哪里敢得罪?

掌柜的连连点头,赔笑着说道:“太守大人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小的肯定得为伏太守和二公子准备最好的包厢!”

伏黯闻言,满意地点点头,对伏湛说道:“大哥,我们进去吧!”

酒馆大堂里的食客不少,看到伏湛,人们纷纷起身,拱手施礼,问候一声伏太守好。

掌管的亲自把伏湛、伏黯两兄弟领上楼,带进一间最大的包厢,说道:“伏太守和二公子尽管点,今日所用之酒菜,皆由小的请了!”

伏湛肯来溢香楼吃饭,这已经是给溢香楼做了最好的广告,掌柜的乐得合不拢嘴。

不过伏黯可不领情,眼睛一瞪,质问道:“掌柜的以为,我伏黯连一顿饭都请不起?”

得!自己这马匹拍到马蹄子上了!掌柜的吓得一缩脖,连忙摆手,说道:“二公子误会了,小的可没有那个意思!”知道太守大人的这个弟弟脾气古怪,掌柜的也没往心里去,招呼小二,先上茶,再上酒上菜。然后又招呼来几名年轻貌美的好妇,来给伏湛、伏黯二人陪酒。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五章 约见酒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