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955章 一床制敌

0955章 一床制敌

大日葫芦收不了无字石碑,这算是正常情况。可有一样法器却可以当做盾牌来用,助他脱困,那就是他的天赐天生床。

天赐天生床一出来便与无字石碑撞在了一起。

宁涛刚好倒在了床底下。

无字石碑轰然镇压下来,虽然只是一块石碑,给那气势却如大山倾倒一般凶猛!

轰!

天赐天生床的床腿赫然弯曲,发出咔咔的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随时都会崩塌一样!

“把它交给我,我饶你一命!”无字石碑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它居然也想要丹灵!

咔咔咔……

天赐天生床的床腿出现了裂缝。

它真的要崩塌了。

一旦天生床崩塌,宁涛无疑会被压成肉饼,但却就是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他竟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七、六、五、四……”宁涛倒数。

他只有七秒时间杀你。

你只有一次机会杀他。

这是武玥给他的情报。

之前,他以为是林清华只有他秒的时间杀他。可是,现在看来实际却是无字石碑。

武玥口中的他是它而不是他。

不等他倒数到“一”,刚刚倒数到“二”的时候,天赐天生床上的压力骤然消失。虚空一下能量振动,然后再没有了动静。

“一……”宁涛还是把数倒数完了,又过了几秒钟,他小心翼翼的从床下探出了头去,瞅了一眼天空。

无字石碑已经消失了。

封锁长安城的火牢也消失了。

战场上的人有的表情呆滞的望着天空,有的瘫坐在地上,有的在哀号呼救。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而这个梦就要醒了。

宁涛从床下爬了出来,坐在床沿上,心中有余悸。他猜对了,无字石碑出手果真只有七秒钟的时间,可如果不是他带着天赐天生床这个法器,他连三秒钟都顶不过去。

这一劫算是度过了。

可是万一他猜错,这一次可就是万劫不复了。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天赐天生床的床腿上,四条床腿都有明显的裂痕,床板上也有裂痕,不过那些裂痕正在缓缓的自我修复着,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完好如初。

天赐天生床毕竟是他的天生法器,他强床就强。最初的天赐天生床根本就不可能抵御无字石碑的**,可他现在已经是半仙的境界了,而他的天赐天生床,也早就不是当初的那张入门级的床了。

“宁郎……”南门寻仙撑开了宁涛的嘴唇,又从他的唇缝间探出了头来,小心翼翼的向天空张望,“那块石碑……”

“它已经走了。”宁涛说。

他这一开口说话,舌头自然要动。

偏偏,丹仙正撅着屁股,趴在他的唇缝间眺望天空……

“嗯?”丹仙的的话没有说完就变了味道,变成了一个颤颤的,好像在忍受着什么难言的感觉的声音。

宁涛却是收获了一波丹汁,神秘花园的味道。他低头看了看,肉中枪虽然已经解除了战斗状态,可第二支枪却又进入了战斗状态。之前有战斗分析,发泄战斗的**和能量,在战斗已经结束了,能供他选择的渠道就只有一个了。

“那个……我到你的耳朵里去藏着。”南门寻仙与他本就有奇妙的精神联系,夫君身上的变化岂能瞒过她的法眼。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宁涛点了点头,然后吞了一口口水。混合了丹姿的口水对他大有好处,可副作用也是刚硬的,但总不能吐出去吧,那样就是暴殄天物了。

南门寻仙转移到了宁涛的耳朵中藏了起来,盘腿坐在他的耳朵里,小小的屁股压在耳道里。可就是这一坐,她也遇到了让她尴尬难受的情况。那就是宁涛的耳朵里也是有绒毛的,这一屁股坐下去不仅有点扎肉的感觉,还痒痒的。

好奇怪啊。

刚才都没有这样的感觉,现在却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嗯……”她轻轻哼了一声,想要爬起来,可是又浑身乏力一样,只是扭了扭,最终也没有爬起来。

“娘子你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吗?”宁涛的心灵来电。

南门寻仙的反应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被大人发现了一样,有点紧张,有点心虚:“我、我……我没事,我能忍受。”

“忍受?”

“那个,你的口水涂满了我的全身,我当然难受呀,我想去洗个澡。”南门寻仙的心灵来电。

“那好,我们去长安城里洗澡。”宁涛起身,拿着大日葫芦收了天赐天生床,然后探手一招,肉中枪也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南门寻仙说道:“不,不用去长安城,就去郊外找一条河吧。”

宁涛释放出神识,水波一样向郊外延伸,仅仅几秒钟的时间他就发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洗澡的地点,距离这里仅仅有几里地。

轰隆隆!

晴空雷动。

只要他一开神识,感知天地万物,就会触碰到那道屏障。

宁涛慌忙屏蔽神识,他已经确定了具体的位置,几里路,驾驭肉中枪飞过去也就一两分钟的事。

不过没等宁涛甩出肉中枪跳上去,马面就过来了。

战场上的恶鬼早就被他收了,一个都看不见了。战场上的尸体最多的是所谓的大冥王朝的活死人将士,其次是大唐的将士,最后才是大唐的百姓,他们的伤亡最小。

马面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娇娇弱弱,正是之前被林清华第一个用来要挟宁涛的梅妃江采苹。

宁涛冲马面深深一揖:“马兄,多谢了。”

马面咧嘴笑道:“自家兄弟客气什么?你实在要还我人情,将来给我种一亩地的鬼谷就行了。”

宁涛也笑了一下:“行,我给你种两亩地的鬼谷。”

梅妃江采苹来到宁涛的面前,给宁涛行了一个万福礼:“大恩不言谢,本宫请宁道友和马道友去长安城作客,以尽地主之谊。”

“这个就……”宁涛正要婉拒,脑海里忽然传来了南门寻仙的声音。

“宁郎,去吧,她也算对我有恩,我也想与她聚一聚,道个别。”南门寻仙说。

宁涛跟着就改了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马面问道:“贤弟,弟妹呢?”

他见宁涛说话正常,心中好奇。

宁涛打了个哈哈:“她去别处了,不用管她,她办完事情自己会回来。”

江采苹左右张望,微微有点激动:“春梅,春梅也在这里吗?”

宁涛说道:“她应该回梅斋了,回去就能看见她。”

有些事情不好解释。

比如,春梅就在他的耳朵里,他的绒毛让她不安分,一直动来动去。

他也有感觉。

他也难受,想回去解决问题。

“那我们就先回梅斋吧。”江采苹说。

不等三人动身,一队鲜衣怒马的金吾卫便跑了过来。

马背上的将军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恭敬地道:“陛下请两位大仙还有梅妃娘娘进宫一叙。”

唐玄宗一定是在马面打开地狱门的时候就逃到大明宫里去了,不然不会这么快就派人来请人进宫。

宁涛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家陛下,我们先去梅斋有点事,让他准备好酒菜,我们办完事就来找他。”

这口气!

如果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人头恐怕都掉在地上了。可宁涛这样说却已经是很低调了,如果没有他和马面出手相救,这座长安城早就变成一片废墟了。

“唯!”将军起身,倒退几步,回到战马旁边,上了马,又下了一个命令,“你们几个留下保护梅妃娘娘!”

“遵命!”一大群金吾卫齐声应答。

其中一个手眼利索的随即下了马,准备伺候江采苹上他的马了。

马面说道:“贤弟,那个女人怎么处理?”

宁涛知道他说的是武玥,林清华死了,那座无字石碑遁去无踪,现在就只剩下一个武玥和那支庞大的活死人军队了。按理,杀了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可他却受了她的报信之恩,下不了那个手。

明知道她是在赌,可她赌赢了。

愿赌服输,但这个输家却不是他,而是林清华。

“她……”宁涛往大冥王朝的大军撤退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头,还有卷起半空的浓尘。

百万大军撤退,那场面也很震撼。

就在这时,一个十字军骑士策马奔跑过来,没有下马,坐在马背上向宁涛低头,右手抚在心脏位置上,恭恭敬敬地道:“宁涛阁下,我家女王请你过去一叙。”

他用的是英语。

林清华一死,武玥就成女王了。

她的梦想达成了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

人的**是无穷的,一个梦想达成了,会有更多的梦想出现。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回去告诉你家女王,我这会儿没时间,如果她真的想见我,明天一早还在这里,让她在这里等我。”

“我会将阁下的话转达给女王。”十字军骑士调转马头也离开了。

宁涛其实很想去见见武玥,可南门寻仙一直藏在他的耳朵里也不方便。她想洗澡,而他想解决问题,这都需要时间。另外,他相信武玥不会离开,一定会来这里与他见面。

他有很多问题想从她的身上找到答案。

相信她也有很多问题想从他的身上找到答案。

PS:今日四更更新完毕,明天见。

看网友对 0955章 一床制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