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第718章 狸猫换太子

第718章 狸猫换太子

.

一条小径在树林里往前延伸,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什么地方是尽头。树冠挡住了原本就很微弱的月光,看不见宁涛和软天音的身影,也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痕迹。

三个追兵追进树林没多远就停了下来。

“不能让那对情侣逃走,他们会报警,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我们得找到他们,杀了他们。”穆勒说。

“我击中了那个黑人的背,他们一定跑不远。我擅长追踪,我一定能找到他们。”南造云子说。

沃夫冈说道:“你们在树林里搜索,我去外面守着,放置他们开车逃走。”

三个人在树林里分开,沃夫冈退出树林,穆勒和南造云子继续追踪。

树林里一片寂静,因为处在背风的位置上,安静得连一丝风都没有。

一棵树上挂着两个人,一个黑人青年,一个亚裔女人,正是逃出来湖畔旅馆的宁涛和软天音。

在宁涛的视线里,两只“灯笼”正从远处往这边靠近。两个活死人将他当成猎物,可在他的眼里两个活死人却只是在老虎嘴唇边扭着屁股挑衅的小驯鹿。

“还真是锲而不舍啊,就这么想杀我?”宁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软天音说道:“宁哥哥,你看见他们了吗?”

宁涛抬手指了一个方向:“那个南造云子和狄特里希的附身者追来了。”

“那我们还要逃吗?”软天音问,她没有主意,宁涛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宁涛沉默了一下,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在旅馆里我们不能动手,那样做会打草惊蛇,可他们追上来,还是两个人,既然他们那么想死,那就成全他们吧。天音,把符拔了吧,这片树林需要一点雾。”

软天音轻轻应了一声,伸手进风衣,却想起宁涛就在身边,一张脸啊莫名红了一下,那只手怎么也伸不进去了。

宁涛也有点尴尬,他说道:“我在树下等你。”

他从树枝上跳了下去。

软天音的手这才伸天宝法衣……

“那里有响声!”树林里,南造云子听到了宁涛从树上跳下来的响声,拔腿就往这边冲了过来。

穆勒紧随其后,他的手里举着一支手枪,保持着射击的姿势。

树林里突然泛起了一团薄薄的雾气,那雾快速扩散,越来越浓。

“怎么会有雾?”南造云子停下了脚步,举着手中的手枪,警惕地看着前方。那雾却还在快速往这边扩散,那感觉就像是有一台没有声音的鼓风机正推动着雾气往这边移动。

突然,她看到了雾气还没有扩散到的地方有一团凌乱的脚印,还有一点血迹。

“看你还往哪里逃!”南造云子冷笑了一声,提枪冲进了浓雾里。

穆勒犹豫了一下,可看到南造云子都冲进去了,或许是作为男人的尊严,他也跟着冲了进去。

大雾蒙蒙,加上黑暗,这片树林里的能见度几乎不到一尺的距离。

南造云子和穆勒并肩往前搜索,地上的脚印和血迹很明显,这给两人指引了方向。

树林里静悄悄的。

南造云子和穆勒顺着脚印和血迹往树林深处搜索了大约二十米的距离,地上的痕迹和血迹突然消失了。一棵树上留着一团看上去就像是锁一样的血迹,很是奇怪。

南造云子伸手蘸了一点血,然后将那根指头放进了嘴里,她舔了一下,然后说道:“血还是热的,他就在附近。”

穆勒举目四望,可四周全是白茫茫的雾,哪里有那个黑人和亚裔女子的踪影。

南造云子忽然大声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们躲在这里,我们不会杀你们,我们是警察,我们可以给你们看证件。”

“是吗?”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南造云子和穆勒慌忙转身挥枪。

一道人影突然猛撞上来。

砰!砰!

南造云子和穆勒几乎同时开了枪,两颗子弹也击中了那人的胸膛。

可是,那人中了两枪却没有丝毫停顿,双臂一张,抱住两人就撞在了那棵树上。就在那一瞬间,他嘴里叼着的一把钥匙捅进了画在树干上的锁形血迹之中。

一个漆黑如墨的窟窿凭空出现,南造云子和穆勒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撞进了窟窿之中,转眼就消失了。

浓雾消失了。

软天音来到了宁涛的身边,宁涛拉着她就走进了刚刚打开的方便之门中。

天道医馆里青烟袅袅,鼎上的人脸怒容满面。

这是因为南造云子和穆勒这两个活死人来了的原因,两人的前世都造下了滔天的罪孽。

前世之罪孽虽然与今生无关,可是南造云子和狄特里希都已经杀死了今生的灵魂,就连身体也已经经过了来自维特尔家族的血药改造,早已经不是原来的身体了。所以,无论是从灵魂角度,还是生物角度去看待这两个活死人,南造云子已经不是羽关晴美,狄特里希也不是面包师穆勒,只是身材和相貌特征一样而已。

南造云子和狄特里希从地上爬起来,惊魂未定地看着诊所里的一切。宁涛和软天音突然从方便之门中出来的时候,两人没有丝毫犹豫,挥枪就扣动了扳机。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

两颗子弹从枪口之中飞出来,干脆利落地掉在了地上。可以飞行百米甚至更远的子弹,这一次却仅仅飞出了七八寸的距离就掉在了地上。

嗡!

善恶鼎一声鼎鸣。

天道镇压的力量从天而降,两个活死人根本就没有再开第二枪的机会,同时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宁涛抓起处理药材的铡刀就向南造云子和穆勒走去。

软天音有些紧张地道:“宁哥哥,我……我去灵田浇水。”

她那么善良,不忍心看见残忍的事情,更何况是她深爱的男人要做的残忍的事情。

宁涛却说道:“先不急,你拔下那个女人的衣服,观察测量一下他的身体。”

“嗯?”软天音顿时愣了一下,她显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

宁涛说道:“刚好是两个人,一男一女,我们可以用yīn谷镇灵符把身体塑造成这两人的样子,只要过了明天白天,我们就可以以活死人的身份进入黑火公司的内部。”

这并不是他之前制定的计划,可战场环境千变万化,他的计划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这两个活死人给他提供了更好的选项,做一些顺应变化的改变也就成了明智的选择。

软天音这才明白过来,她冲宁涛点了一下头,然后跟着宁涛向南造云子走去,一边观察着南造云子的身材样貌。

“你们……是谁?”南造云子的眼中满是恐惧。

这一次她说的是汉语,非常标准。毕竟是臭名昭着的侵华日军的间谍,精通汉语是必然的。

宁涛淡淡地道:“我们是谁你不必知道,那也没意义,你只需要知道你是谁就行了。”

“我是……羽关晴美,日本国的合法给公民,我也是三菱重工的职员,你冷静一点,不要做出过激的事情,那样会给你带来麻烦。”南造云子的汉语越说越流利,她看上去也很镇定。

这份镇定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真的很强大。

宁涛掏出手机,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了“南造云子”这个名字,随后弹出了一大堆关于这个女人的资料。

他随便选了一条,点进去看了看,然后说道:“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第一女间谍,1909年出生在上海,你是土肥圆贤二的得力干将。你在神户间谍学校学习间谍技能,然后被派往上海。你通过sè诱**的将领获得情报,你所提供的情报为日军占领上海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你知道那一战死了多少战士和无辜的百姓吗?你还暗杀了许多革命志士,手段残忍……”

“你信口开河!我是羽关晴美,不是什么南造云子,你没有权利审查我!”南造云子振振有词地道。

宁涛收起了手机:“算了,你这种人杀一百次都不为过,我也懒得调查你做的那些事了,浪费时间。天音,拔她的衣服吧。”

“嗯。”软天音应了一声,开始拔南造云子的衣服。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拉开南造云子的连体衣的拉链的时候,她回头看了宁涛一眼。

自己的男人看见别的女人的身体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她似乎很好奇这个,可是她却看见宁涛背对着她和南造云子,连看都没有看这边一眼。

正人君子啊!

蚌家妹子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其实,宁涛对南造云子的身体还真是没有一点看一眼的兴趣。也倒是的,家里娇妻成群,一个个都跟仙女似的,这种庸脂俗粉怎么还能入他的法眼?

宁涛看着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狄特里希,声音冰冷:“狄特里希,至于你我也不想多说了,你从哪来我就送回哪里去。”

“你、你要干什么?”狄特里希根本就听不懂宁涛和南造云子说了些什么,他用英语说道:“不要杀我,我是无辜的。”

宁涛一脚踹在了狄特里希的脑袋上,狄特里希昏死了过去。

“宁哥哥,我记住她的身材和样子了。”软天音说。

宁涛这才转身过去,这才发现软天音她从南造云子身上拔下来的衣服都该在了南造云子的身上,遮得严严实实的。他忍俊不已,笑着说道:“你去灵田浇水吧,我干完活就来叫你。”

他伸手隔空一推,第一道经书法卷库的库门便打开了。

软天音犹豫了一下,忽然一把抱起南造云子身上的衣服便往刚刚打开的库门走去,一边说道:“那我……在里面换衣服,变好她的样子。”

自己给主公男人看,还是把南造云子留给主公男人看,她选择的是后者,脑回路果然与众不同。

白白生身且无遮无掩,南造云子其实绝对当得起美女这个称谓。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瑟瑟发抖,漂亮的眼睛里也泪花闪闪。

可是,宁涛的眼里却没有丝毫怜悯,更不存在什么怜香惜玉,就在软天音走进经书法卷库的库门的时候,他挥起铡刀照着南造云子的脖子砍了下去……nbsp;

看网友对 第718章 狸猫换太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