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第734章 苍天弄人

第734章 苍天弄人

巷子里也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在箱底上写了一些字,还有符文。

第一眼,宁涛都忍不住想骂人了我靠!你特么连纸都省了!

第二眼,宁涛就愣住了,无法移开视线了。

死符:以yīn发、yīn骨、yīn血磨灰为墨,辅以灵力,所画死符可屏蔽活人气息,入yīn府十二时辰。此符至yīn至寒,折寿七日。亦可医用,专治秃头和失明之症。

余下的内容就是画制死符的符文。

宁涛的心中一片激动,他的心里暗暗地道:“这不是和你的经一样吗,我到什么阶段,所经历之事,所处的环境是什么,天道医馆就会给我什么东西。”

你的经,他每到一定的境界会产生一句经文,每句经文对应的情况各不相同,用处也不相同。他开了这些库门,每一个库房之中又根据他在某个阶段的情况给他需要的东西。

上一次是拔符,他正处在元婴出窍的境界,他开库门得到的拔符能赋予他的元婴五斤之力。

现在他得到的是死符,他刚诛杀了尼古拉斯康帝,他有时间和条件进入过去时空寻找寻祖丹的丹灵,而死符却可以赋予他“过去之身”,在过去时空之中停留二十四小时!

就在刚才开门之前,他还琢磨要不要花8000诊金去开第三道丹药器材库的库门。突然发现这个情况之后,这个念头他连想都不愿意去想了。

他现在境界层次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很低,他现在去开第三道丹药器材库的库门,他得到的不会是好东西,很有可能是一个鸡肋的丹方。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等到灵力修为到了足够高的境界,然后根据情况来开门。比如到了渡天劫的时候,开一道库门,说不一定能得到帮助渡天劫的东西!

“死符,好瘆人的名字。”软天音打破了库房里的沉默,然后她又被一个字眼给吸引了,好奇地道:“宁哥哥,yīn发是什么?”

宁涛琢磨了一下说道:“我估计是死人的头发吧。”

“那yīn血又是什么?”软天音刨根问底。

宁涛又琢磨了一下:“应该是死人的血吧。”

软天音顿时皱起了眉头:“yīn发是死人的头发,yīn血是死人的血,那yīn骨自然是死人的骨头了,用这些材料磨成灰画符,还要折七日阳寿,这符也太邪门了吧?这天道医馆也忒小气了,你杀尼古拉斯康帝那么辛苦,甚至冒了生命危险,它却给你这样一张法符,我能找它评理吗?”

看似啰啰嗦嗦,其实是爱到了骨头里,见不得自己的男人吃点亏,如果是自己的男人吃了亏,她就敢怼天怼地怼空气。

宁涛忍俊不已,笑着说道:“不亏不亏,我正需要这样一张法符,你难道忘了我要抓丹灵的事了吗?我苦于只能看见过去的人和物,却不能触碰,能在过去时空里停留的时间也很短,几乎做不了什么。有了这死符就不同了,我等于是拥有了过去之身,还可以在过去时空待一天,这能做很多事了。”

软天音忽然想起了什么,激动地道:“既然这么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材料画符吧,三个主母闭关的地方不就有很多尸骨吗,还有头发什么的,至于yīn血,我们可以杀条鱼取点血,死鱼的血大概也算是yīn血吧。”

“那好,我们也该去神庙看看了。”宁涛当即收起了木箱子,领着软天音离开了经书法卷库。

路过大堂的时候,软天音停了一下,看着善恶鼎上的人脸,对它说了一句:“小气。”

善恶鼎笑容满面。

一道方便之门打开,宁涛背着一只箱子,抱着一只箱子,带着软天音来到了涅波娜的神庙之中。

三个妻子还在闭关,没有出关的迹象。

江好浑身冰封,地面结了厚达几尺的坚冰,她的头顶笼罩着一团青蒙蒙的妖气,晶莹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她的头顶洒落下来,隔着好远都感到寒气逼人。

青追的妖气化无角蛟龙,以前仅有一点龙鳞,现在龙鳞越来越多了。那蛟龙在虚空盘旋,缓缓游动,似在蓄力,要一飞冲天。

白婧的妖气所形成的龙形更加明显了,一样的蛟龙,但比起青追却要差得多,只是龙形清晰,还不见龙鳞。

软天音悄悄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宁涛也有同样的感受。如果三个妻子出关,他该怎么跟她们交代他和软天音的事?那样的情况,别说是面对,就是想想都感到头疼。

宁涛带着软天音离开了神庙,来到了旷野里,一一看过四个鱼妖还有殷墨蓝,这五个也都处在闭关的状态中,没有出关的迹象。

这种情况其实也正常,这次给他们的寻祖丹是完整的寻祖丹,丹力强劲。再加上他们自身的灵力修为也不俗,而越往高的境界突破难度就越大,闭关的时间也就更长。

看过五人之后,宁涛与软天音在旷野中找到了一具当年薛西斯的部下的尸骨,取了一点头发和骨头,随后他让软天音先处理头发和骨头,他又开了一道方便之门去了叙国。

软天音建议用死鱼的鱼血,他却觉得那过于儿戏了,不严肃。所以他还是去了叙国战场,找了一具尸体,从尸体上取了一些血液,然后又返回到了地下旷野之中。

软天音已经研磨好了yīn发和yīn骨,加上他带回来的yīn血,所有的材料就算准备齐全了。

宁涛取出一张符纸,蘸上“三yīn墨”,注入灵力,然后照着箱底的符文画符。

一张死符画好。

宁涛将它贴在了额头上,然后念诵法咒,灵力激活。

什么反应都没有。

宁涛将法符揭了下来,拿到箱子前一一比对。

没错啊,符文一个都不少,他也没有把符文写错。

他每一次得到一张法符都会研究一下,写错一个符文,运气够好的话还会得到一种错字版的不同法力效果的法符。可是这一次他每一那样做,那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宁哥哥,怎么会没反应?”软天音也是一脸懵逼。

宁涛想了想:“没画错,符纸也是顶好的天家符纸,如果说要出错那就只能是材料出错了。”

“看来是yīn血,死鱼血不行,得用死人的血。”软天音尴尬地道:“我出了个馊主意。”

宁涛说道:“我没去杀鱼,我在战场上取的yīn血。”

软天音讶然地道:“那就是对的呀,什么地方出错了?”

宁涛想了一下:“yīn骨也应该是对的,如果说材料出错,很有可能是……”

“yīn发?”软天音激动地道:“一定是yīn发!”

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额头上也汗涔涔的了。

他是说这次没有奇葩的法符名字,一切都很正规,可依照天道医馆的尿性,它怎么可能不坑人呢?

苍天弄人。

他忽然对这句话有了贯穿内心的感受,如果苍天不捉弄人了,那岂不是人人都平平安安,心想事成,世界和平?

这可能吗?

“宁哥哥,如果不是死人的头发,那yīn发又是什么?”软天音单纯,猜不到方向。

宁涛移目看着她,眼神奇怪,而且有点偏位。

“嗯?”软天音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宁涛。

宁涛硬着头皮凑到了她的耳边,忍着尴尬地道:“所谓yīn发,我猜……”

“啊?”软天音的一张俏脸顿时变成了熟透了的柿子。

宁涛搓着手,尴尬地道:“天音,你看这种情况……你能不能……那个……给我一点?”

软天音不敢看宁涛的眼睛,羞窘欲绝,可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一下头,声音小小的:“我……我去那边。”

宁涛点了点头。

软天音转身往一个石碓跑去,然后躲到了石碓后面。随后,那石碓后面出现了一片柔和如月华的清光。

那是蚌精的本命珍珠在发光。

宁涛一声叹息,苦笑着:“苍天弄人,这话诚不欺我啊,我不就是那个被捉弄得最惨的一个吗?”

软天音很快就返回来了,也不说话,拉起宁涛的手便往他的掌心之中放了一点东西。

“那个……谢谢。”宁涛拿着那种材料,感觉很不好意思。

软天音脸红红地道:“我……我什么都是你的,谢什么……你快试试,不够的话我还有。”

宁涛:“……”

换掉错误的“三yīn墨”,换上新的“三yīn墨”,宁涛又用指头蘸上墨汁,辅以灵力画符。

软天音站在旁边看着,拿着一块小石头,就着寻土砚轻轻为宁涛研墨,眼神里满是温柔。

一张新的死符完成。

宁涛将它贴在了额头上,念诵法咒,注入灵力。

轰!

死符突然爆开,化作一团黑气笼罩宁涛的全身,随后又有一部分进入他的身体。

冷!

难以言喻的冰冷,他感觉他的身上没有一丝温度,包括他的血液都是冰冷的。

他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他看到他的先天气场一片死灰,没有半点生机。

死符,其实就是他用七日的寿命兑换的一日的活死人的状态!

“宁哥哥?”软天音也发现宁涛不对头了,她几乎感觉不到他的身上有半点生命气息。

宁涛说道:“不用紧张,这只是法符的法力,死气入体,渲染和屏蔽我的生命气息。只要我念法咒,清除身体里的死气,我就能恢复正常。如果我不主动清除,我就能在特定的过去时空里待一天的时间。”

软天音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那我能用这种死符吗,我想和你一起进入过去时空去探险。”

宁涛说道:“现在还不行,贸然带你进入过去时空很危险,等我弄清楚之后再说吧。现在我们离开这里,我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去试一试以过去之身进入过去时空。”

“去什么合适的地方?”软天音问。

宁涛想了一下,笑着说道:“长安,我想去看一看大唐盛世。”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

如能亲身在长安的街头走一走,看一看,那是何等的美妙!

看网友对 第734章 苍天弄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