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待我有罪时 > 第20章

第20章

  尤明许当没看到,问:“头儿,带医生没有?”丁雄伟看一眼傻子,到底不和他们一般计较,点头,扬声喊道:“许梦山!”就带着手下们四散开去控制现场了。

  然后尤明许就感觉到那两根勾着自己尾指的手指,加重了些。傻子不发一言,很固执。尤明许心里哭笑不得,说:“你小狗啊你。”他只是抬眼看着她,定定的。尤明许收了笑,说:“松手,我是警察,我会保护你。但不能再粘着我了。”

  他低下头,手指忽然一动,原本两根手指,换做整个手掌将她那根细细的尾指握得很紧。尤明许愣了愣,他的手大而削瘦,就是凉得很。他轻声说:“明许,别丢下我。我谁也不认识,什么也记不得了。我会很乖的。”

  尤明许心想你什么时候记得我的名字了?她不说话,但也没有强行甩开他。两人这么静了一会儿,直至身旁有人说:“我看他再流几分钟血也死不了,你们谈完叫我。”

  尤明许的手指几乎是飞一般从傻子手心抽出来,因为实在出其不意,加上旁边有人说话让脑子轴轴的他分神了,居然真的让她成功逃脱。傻子呆了呆,抿着嘴,已是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瞪向来人。

  来人是个穿着警服戴着警帽的年轻男人,正是和尤明许一个队的许梦山。他身后还跟着个白大卦医生。见两人分开了,他也不废话,对傻子说:“这边坐下,医生给你紧急处理一下。”

  傻子不动,只是望着尤明许。尤明许有点头疼,隐隐也猜出为什么——他被撞傻后醒来,误打误撞跑进她帐篷里,第一眼看到的人是她吧?这是产生雏鸟情节了,把她当成妈了?

  她说:“听话,坐下。”

  傻子这才走到医生身边,在一根断木坐下。医生立刻查看伤势。

  尤明许问:“你们什么时候到西藏的?”

  许梦山答:“两天前。”

  “队里还有谁来了?”

  “能调动的都来了。樊佳也来了,在后头,这会儿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樊佳是队里和两人比较交好的另一名女警。

  “怎么才到?”尤明许笑着说,“老子差点被嫌疑人给yīn了。”

  许梦山长得高高瘦瘦的,眉眼平平,不苟言笑。此刻却笑了,说:“得了吧,你能被yīn?以为我刚才没看到嫌疑人被揍成的熊样?大雨塌方,很多警力被调走了,这条路根本不通,我们花了好大力气才能这么快赶来。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尤明许轻哼一声说:“难怪嫌疑人能在路上逃几天,是他命大。”

  两人又说了几句,傻子任由医生处理伤口,一直看着他们。他尽管不明白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又一个男人,跟尤明许是什么关系。但他感觉得出来,她此时跟之前每一刻都不一样,换了个样子,讲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她很放松,整个人都很松弛。她唇畔那一点漂亮的微笑,是发自心底的。

  那人是她很信任很熟悉的人,是她的同伴。

  这么想着,傻子忽然有一点点伤怀。

  尤明许也察觉到他的视线了,但是不太想理。和许梦山说话时,就能感觉到他一直傻乎乎的盯着。后来她就笑了,刚想转头看看这人到底有多执拗,却听医生“啊”了一声喊道:“哎,你没事吧?”

  尤明许和许梦山豁然转头,就见傻子已从断木上摔下去,直挺挺倒在地上,双眼紧闭,面sè苍白。他俩连忙跑过去,帮着医生合力将傻子慢慢扶起。医生探了探傻子的鼻息脉搏,对他的伤势心里也有了分寸,说:“可能是体力透支太大,失血又过多,晕过去了。担架!担架!是条汉子,撑了挺长时间吧,现在才晕。你们警察同志就是硬啊。”

  尤明许和许梦山对视一眼,这时担架来了,几个人把傻子放上去,有人抬到救护车上。尤明许和许梦山跟在后头,许梦山问:“他哪头的?我刚才还以为是个想要揩你油的受害者,竟然是自己人?”

  尤明许说:“还不确定。”又把傻子的来历和案件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他要么原来是个不太听指挥、可能还有点怪里怪气的警察……”说到这里她笑笑,“要么,就是个犯罪刑侦狂热份子,来凑热闹的。要么……他身上就还有另一段我们不知道的故事了。”

  许梦山:“有点意思。”

  看着救护车就要关上门,尤明许又看一眼躺着那人。那么大一只,此时昏迷了终于像个正常的年轻男人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尤明许就注意到,他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攥着,好像还想握住什么东西。其实他此时看起来真的是邋遢又潦倒,满身的血污,可尤明许居然看出了一种柔弱可怜的帅气。她看了一会儿,转头望向一旁。

  哪里晓得就在这时,有人赶来了。是他们的同事樊佳,身后跟着两个人。樊佳看见尤明许,露出惊喜神sè,和两人打了招呼,就对身后两人说:“这里是最后一个人,你们看看是不是要找的人?”

  尤明许和许梦山都愣了一下。按说这里还是犯罪现场,那一男一女,衣冠楚楚,一看就是不是警方的人,不该来的。樊佳递给他们个眼sè,小声说:“头儿让我带来的,上头的意思。”

  三人便不做声,站在一旁。尤明许首先看的是那个女的,三十出头模样,相貌很清秀美丽,穿着黑sè羊绒大衣,很有些知性气质。男的年轻些,只有二十四五模样,戴副眼镜,穿着户外冲锋衣,但也透出股斯文气。两人神sè都很凝重,隐隐还透出些焦急和憔悴。他俩还不失礼节地,匆匆跟尤明许和许梦山打了个招呼,走向救护车。

  尤明许忽然有种预感——

  傻子,就是他们找的人。

  果然,两人看清担架上的人,全都神sè大变,男的趴在担架旁,大喊道:“殷老师!殷老师!”连忙问旁边的医生:“他没事吧?他出了什么事?”

  女的则怔怔望着他,眼泪差点掉下来,喊道:“殷逢!殷逢!”

  尤明许三人皆是沉默。好在那男的看起来理智干练,喜忧参半地对女的说:“先去医院。”女的点头。

  医护人员刚要把门关上,尤明许忽然说:“梦山你跟车。”许梦山连缘由都不问一句,径直也跳上车。

  救护车很快走了。

  尤明许望了一会儿,又看向周围:明韬等人也都先后上了救护车,和她离得比较远,只隐约看到人影。旁边还停着几辆警车,顾天成必然被扣押在其中一辆车里。其他警察们四散开,在正片林子里勘探。天边已经亮了,还不断有警车从公路赶过来。

  这时樊佳笑着说:“我的小姐姐,你一出手就是牛逼,休个假,都能把连环杀手给逮着了!”

  尤明许只是笑笑,说:“他运气不好。那个……殷逢,什么人?”

  樊佳说:“殷逢啊,你没听说过?那么有名!咱们警局好多他的粉丝好吗?连局长都是!上个月刚上映的犯罪电影《捕心者》,看了没?”

  尤明许斜她一眼:“看了。”

  “好看不?”

  “好看。”

  樊佳点头:“他就是原著作家。著名犯罪小说家,好像还是大学教授,心理学研究员什么的,很红很红。就是不知道怎么跑这儿来了。那两个是他的助理和家里人,据说都在西藏找几天了,托了很多关系,连省里都惊动了。没想到……这么个大名人,落到咱们尤姐手里了。”樊佳把尤明许的肩一勾,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看殷作家还受伤了。你们不会是一块儿把嫌疑人抓住的吧?哇,那就牛~逼了……”

  她唧唧呱呱的,尤明许似笑非笑的,心里却想:作家,居然是个作家。

  还是写他们这一行的,难怪他会对案情和嫌疑人有所了解。只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为了积累写作素材?结果运气这么背被嫌疑人给逮住了?

  尤明许以极为优异的成绩从警校毕业后,就进了刑警队,和一帮兄弟混在一起,一干好几年。作家这种耍文弄墨的行当,离她来说很遥远。那家伙还是个知名作家,大名人?想到他小鹿似的一双眼,总是不安紧攥的拳头,还有明显已经被撞坏掉的脑子,尤明许心中有些唏嘘。命运大概就是喜欢这样突兀的转折吧,让你措手不及,甚至无知无觉。她又想:他的助理和家人都找来了,说不定会对他脑子恢复有帮助。等他醒了,大概就不会像之前那么惊惧委屈,那么没有安全感了吧。

看网友对 第20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