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六章山中贼都是青山贼

第五十六章山中贼都是青山贼

“原来是他。”

布秋霄若有所思说道:“听闻他早就已经到了破海境巅峰,今日看来确实不凡。”

他当然听说过这位青山适越峰之主,只是这位真人行事向来低调,这些年一直在闭关,二人没有朝过面。

何渭等宗派掌门默默点头,那些普通弟子则是根本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依然处于震惊与茫然之中。

青山宗居然还有如此可怕的强者?

近处的那片海面再生狂澜。

那艘青山剑舟飞得离海面极近,出现的剑光也极少。

海面下方忽然出现数十道yīn影,应该是西海剑派驯养的海妖。

一道血红sè的剑光破海而入,在海水里高速穿行,带出沸腾的水汽与无数道鲜血,然后折回。

隐约可以见到,那些yīn影已经崩解,正在向着海底沉落。

这道血sè剑光的威力自然不如广元真人以及那些长老的飞剑威力大,给修行者们带来的精神冲击却不稍弱。

数里方圆的海水都已经被染红,看着如无边的血池一般,画面极其血腥。

这次没有人发问,谁知道这道血sè飞剑便是传说中的弗思剑。

赵腊月如此年轻便到了游野中境,当初到底是怎么输给卓如岁的?

……

……

广元真人回到剑舟后便再也没有出来。

成由天、墨池、白如镜这些青山强者也是同样如此,便是赵腊月也只出了一剑。

只有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青山前代师长才会出剑,其余时刻依然由普通青山弟子作为主力。

越往西海群岛深处去,两忘峰弟子在斩妖除魔里炼就出来的剑道杀技越有发挥空间,飞剑如落雨般在海面上扫荡。

最令人生畏的是,无论西海剑派施展出怎样的手段,青山宗都能找到最合适的破解方法。

上德峰降雪,碧湖峰落雷,天光峰结阵……最简单的飞剑,却能拟成无数种神通,然后把西海剑派的法宝与阵法随意破之。

柳词真人与元骑鲸还没有出手,还有好些仙阶名剑没有现身,西海剑派便已经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就是真正的碾压。

看着海面上那一幕幕壮阔、却谈不上激烈的战斗画面,昆仑掌门何渭忽然问道:“打了几天了?”

布秋霄微微挑眉,说道:“等我们到了才开始的。”

知道太平真人出了死关,隐匿在西海的消息,一茅斋书生们的反应最快,到得的也最早。

青山宗明明可以提前开始攻击,却要等着别派修行者到来才开始,这说明什么问题?

这场战争,青山宗就是专门打给整个朝天大陆的看的,所以需要观众。

想明白了这点,各宗派修行者震骇无语。

西海剑派是百年来新兴的大派,曾经把无恩门这样的强硬角sè打压的极为凄惨,哪怕在云台一役后实力受到极大折损,但依然是世间有数的势力,青山宗却是说打就打,而且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这是何等样的自信?

十七艘青山剑舟向着西海群岛深处而去,剑光渐敛,留下满海疮痍,无数鲜血。

有海雨伴着天风来,落在海上与岛上,渐把血水洗静,掩住楼台垮塌时生起的烟尘。

看着这幕画面,各宗派修行者生出强烈的无力感。

“这就是战争。”

布秋霄看着海面上那些渐淡的血痕,看着那些凄惨的岛屿,沉默片刻后说道:“只有战争才能看出来一个宗派的真正实力。所以我对风刀教的评价向来很高,因为他们参加过战争,而且在战争里越来越强。”

这句话他是对苦舟里的一茅斋弟子说的,是为教诲。

在人间的战争里,将领的个人武力再强也没有意义。

在修行界的战争里,个人修行者境界实力的意义也不大,除非修至大乘或者说通天境,才能试着改变一下局面。

问题在于,放眼修行界,总共又有几个通天境大物呢?

青山宗就有两位。

令人绝望的是,青山还有四位镇守大人。

很多道视线下意识里望向高空。

在接近虚境的薄云之间,有艘巨船若隐若现。

那是中州派的云船,很多云梦山的强者在船里,甚至听说白真人都来了。

论及底蕴、修行强者、高阶飞剑与法宝的数量,大概只有中州派能与青山宗一较高下。

如果这两派之间开战,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没有人敢提出这个问题,但谁都在心里默默思考。

布秋霄看着那些若有所思的弟子,摇了摇头。

他觉得这种思考没有意义。

今天看过青山宗的声势与气魄,难道还有人觉得中州派有胜出的可能?

柳十岁没有想这件事情。

作为曾经的青山天才弟子,他当然认为青山肯定会赢。

不管是今天与西海剑派的战争,还是臆想中的与中州派的战争。

他站在苦舟里,看着那艘剑舟向远处驶去,叹了口气。

那艘剑舟的剑光最少,明显弟子极少,而且赵腊月就在上面,肯定是神末峰的剑舟。

青山镇压西海,他当然觉得骄傲,难免也有些遗憾。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么多事,他现在应该便在那艘剑舟里。

有低沉的嗡鸣声响起,剑镯在他手腕上不停震动。

青山伐西海,不二剑做为两忘峰主剑,当然想与同伴一道前去杀敌。

柳十岁摸了摸剑镯以为安抚,心想西海剑神不出现,青山必然全胜,我与你何必去?

如果西海剑神出现,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而你……肯定又会装睡啊。

是的,谁都知道这场战争青山宗赢定了,但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确定究竟青山宗会付出多大的代价,会死多少人。

因为自始至终,西海剑神都还没有出现。

雨水忽然消失,天风无踪。

海上却生起无数道潮水。

青山碧湖峰用的是潮水剑法,起势却不及其急。

西海剑派的至高剑诀里,也有一个潮字。

潮浪撼空而起,落在剑舟的表面,生出无数朵雪花。

最前方的那艘剑舟微微摇摆了几下,重新稳定住姿态。

天光峰弟子们收回飞剑,盯着潮水起处,如临大敌。

就连卓如岁耷拉着的眼皮也抬了起来,似有些兴奋。

让西海生出无数道潮水的是一把剑。

那把飞剑由很多截组成,就如禅寺里的宝塔,又像是潮水相互叠加。

剑名十二重楼。

当今世间要说到仙阶名剑,此剑必然排名在最前列。

两百余年前,此剑第一次被某人在沙滩上拾到时,与破铜烂铁也没有什么区别。

随着某人的境界越来越高,十二重楼剑的品阶也越来越高,现在已经是仙阶上品飞剑,较诸当年的初子剑也差不了多少。

剑随人起,那人自然更有名,更了不起。

那人给自己起了个道号叫做一剑西来。

同辈大人物们习惯简称为剑西来。

比较懒的前辈习惯叫他西来。

绝大多数修行者尊称他为西海剑神。

被称为剑神,可以想见此人剑道造诣之高,境界之深。

修行界对剑神其人的评价并不高,认为他性格yīn冷、沉默无趣、记仇狭隘,毫无仙家风范。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被公认为朝天大陆的最强者之一,可以想见他的实力着实是无可挑剔。

最近数十年,他的境界状态正在巅峰,柳词真人与他对剑也只能平分秋sè,而裴白发更是被他一剑斩落西海。

现在的西海剑神可以说是真正的朝天大陆最强者,与柳词、谈白这三位真人不分上下。

当年曾经有种看法,认为他这个剑神与刀圣一比,有些黯淡无光,现在这种看法也没有了。

十二重楼剑现于狂潮之间,青山宗谁来抵挡?

最前方那艘巨大的剑舟里,柳词站在舟首,衣袍轻飘,眯眼看着那把剑,没有出剑相迎的意思。

因为他没剑,而承天剑鞘今日是为另一个人准备的。

元骑鲸也没有出剑,依然安静地坐在船舱里,等着雾岛老祖的出现。

那只锦鸡拖着妖异的长尾,在船舱里不停踱步,焦虑地口吐人言:“那老鬼到底在哪儿?到底在哪儿?急死我了。”

元骑鲸看了他一眼,心知他担心的不是雾岛老祖南趋,而是另一个人。

……

……

剑光照亮海面,三道飞剑破空而至,围住了十二重楼剑。

这三道飞剑明**人,剑意如琉,明显都是仙阶飞剑。

云行峰的皆空剑。

适越峰的回日剑。

碧湖峰的八方剑。

赵腊月的境界太低,没有资格参与到这种层次的战斗里,所以弗思剑没有出现。

“青山宗真是骄傲,居然只让三位峰主出迎。”

何渭看着远处的画面,带着些羡慕与恶意说道:“就算广元真人能抵挡片刻,其余两人只怕会被瞬间杀死。”

柳十岁看了此人一眼,然后望向腕间,发现不二剑果然没有动静。

潮水渐落。

十二重楼剑后方的那道人影变得清楚起来。

西海剑神终于出现了。

面对三道青山名剑,十七艘青山剑舟,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惧意,还是像往常那般漠然木讷,就像石像一般。

“你想做什么?”

西海剑神望向十余里外那艘剑舟,音调毫无起伏。

柳词真人站在舟首,道袍轻飘,仿佛仙人,其声有若甘露般动听:“请家师回山。”

听到这句话,西海剑神看似平静,心里却叹了口气。

在原先的计划里,太平真人前来西海偷剑,会被他与玄yīn子联手杀死或擒获,再诱使青山里的那只鬼过来杀了。

谁曾想到他还没来得及出手,青山剑宗便来了,而且是……倾巢而出。

西海剑神面无表情说道:“你们青山宗没有看住他,让他逃了,来找我们做什么?”

柳词没有回答他。

一道明黄sè的卷轴自东方而来,悬于天空里,上面的墨字随海风而起,在阳光下清晰无比,落入所有修行者的眼里。

圣旨上面写明清天司与卷帘人已经分别查探清楚,太平真人就在西海,要求各正道宗派配合青山宗行事。

海风轻拂着水面,金光渐散渐聚,很是安静。

自然没有修行者会跟随青山宗向西海剑派发起进攻,哪怕是悬铃宗与大泽。

谁都明白青山宗不需要帮忙,只是需要伐西海的理由。

神皇便帮他们写了一张圣旨。

“没有证据,圣旨也是废纸。”

西海剑神面无表情说道:“青山宗自号正道领袖,今日却妄杀了如此多的无辜,我也不需要在场的诸家宗派作见证,我只想知道,你们将来怎么有脸去面对自己的列祖列宗。”

柳词淡然说道:“打开山门大阵,如果家师确实不在,青山自会谢罪。”

这话里的谢罪看似随意,但谁都能想到,如果太平真人确实不在西海群岛里,青山要付出的代价绝非死几个人这般简单。

敢说这样的话,表明青山确实有底气。

无数道视线落在西海剑神的身上,想知道他会如何选择。

西海剑神眼帘微垂。

当初他让苏子叶告诉太平真人初子剑在天璇岛上,就是想要把对方诱入西海。

问题在于,他自己都不知道太平真人这时候是不是在西海。

如果在,为何他不知道?

如果不在,柳词为何敢说这样的话?

自己真是不擅长yīn谋诡计的人啊。

西海剑神自嘲一笑,然后望向柳词平静说道:“想进来很简单,战吧。”

随着话音落下,西海群岛深处生出极森然的剑意,大阵被摧动至极处。

一道巨大的yīn影从海底缓慢上升,应该便是西海剑派的镇派神兽飞鲸。

各宗派的修行者们神情变得极为严峻。

西海剑派竟是摆出了玉石俱焚的作派!

这里已经是西海群岛的核心地带,西海剑派的山门大阵可以发挥极强大的威能。

青山宗就算再强,想要攻破这座山门大阵,也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死很多人。

如果一个宗派的山门大阵如此好破,玄yīn宗如何能在青山宗的眼光下苟延残喘至今?

西海剑神的意思非常清楚。

不管你青山宗有怎样的yīn谋,我就拿血与死亡来正面应对。

柳词沉默了很长时间,似在判断是否值得。

天地间一片安静。

西海剑神忽然感应到了些什么,霍然转首望向海里某处,脸上露出震惊与愤怒的神情。

他这时候才知道,柳词根本不是在判断得失,而是在等!

那边的海里有座岛,叫做少明岛,距离此间三百余里,看似寻常,却是山门大阵的阵枢所在!

伴着沉重的磨擦声,那座岛上的巨石缓缓改变着方位。

所有人都感应到了天地气息的急剧变化。

雨落时檐破,贼来时门开。

西海剑派的山门大阵……就这样开了!

群岛雾散,在阳光下显出真身。

少明岛上有座山。

山顶有处楼台。

楼台上有张寻常的老榆木椅。

yīn三坐在椅子里喝茶。

他模样清秀,甚至有些俊俏,带着可亲的笑容,似乎觉得杯中的清茶乃是世间最美味的事物。

感应到山门大阵开启,他似有些意外,望向岛外。

天空里有十七艘青山剑舟。

他端着茶杯缓缓站起身来,眼里流露出极其复杂的情绪。最终他的视线落在了柳词真人的身上,眼神渐冷,双眉渐挑,沉声喝道:“孽徒!你居然追到了这里,难道真要与为师不死不休吗!”

……

……

(贼好看!不是我吹,不管是打架、无耻还是装逼,这对师兄弟肯定都是最强的!)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六章山中贼都是青山贼 的精彩评论